正文 064 开宗门!

    “那你坐这边来。”见她有银子,那小摊的老板这才把她领到角落处的小桌子去。

    云笑倒也不甚在意,坐下后,双手趴在桌面上,眨着一双眼睛看着那热腾腾的面食,不多时,见那小摊的老板便利落的给她端来了一碗,闻着那香味,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她扬起了笑脸,便拿着筷子开动,吃完后,把银子放在桌上,便也离开了这里,她要去找爹爹和娘亲还有哥哥,所以不能在一个地方玩太久,这里没有听到有哥哥他们的消息,那么他们定然不会在这里。

    小小的身影独自行走,乞丐的装扮看不出她的真面容,任谁见了,也只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乞儿,出了城门,往山道上走去,嘴里咬着一根狗尾巴草,边走边哼着小曲子,脚步轻盈,好不快活。

    “嗯?死人?”眼角瞥见那山道的下坡处,一抺倒在草丛中的身影,隐隐还能见到那人手上的鲜血,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放轻了脚步,往山坡处走去。

    “喂?死了没?”她用捡来的树枝戳了戳那躺着的人,见没反应,这才伸着小手去推她,当看到那人翻过来的面容时,她咦了一声,眼中有着一丝的诧异。

    那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身上的黑衣有几处被利器划破的裂口,苍白的脸色毫不妨碍她好出色精致的容颜,嘴角带着血迹,由其是,她的胸口处有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奄奄一息的气息仿佛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遇到我,算你命大。”云笑哼了哼,解开了她身上的衣服,然后从空间中取出了止血的药物酒了上去,又拿出干净的布条帮她把伤口包扎起来,小手探了探她的手脉,眼珠子转了转,又从空间中拿出一颗治内伤的药丸塞进她的嘴里。

    她娘亲让他们两人跟着她学医术,她哥哥倒是学得比她好,她嘛顶多就只有半桶水的功夫,把了把脉,只知道她伤得很重,反正她娘亲给他们备下的在丹药可以救命的,见是这个人,喂她几颗倒也无妨。

    她坐在旁边,嘴里还咬着狗尾巴草,一双眼睛则骨碌碌的转动着,时不时的打量着那容颜姣好的女子,时不时的又朝周围看了看,好半响,才见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见状,她一喜,连忙凑上前去:“你醒了?”

    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想还有睁开眼的一天,宁洛歌看着蹲坐在她面前的小乞丐,眸光闪过一丝怔愣:“是你救了我?”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说话也显得没什么力气。

    “嗯嗯,你运气好,碰见我了,你还记得我吗?”沐云笑眨着眼睛,笑盈盈的看着她。

    “我们见过?”她没什么记忆。

    “见过啊,就在两天前,你还给了我碎银子呢!”她笑盈盈的说着,看着面前的女子,那一日她走累了,蹲坐在大街的一处好角落处休息,谁知这路过的女子竟然给了她银子,愣得她盯着她看了好半响,才想起自己一副小乞丐模样,可不就是小乞丐嘛?不过肯给银子的人倒是少,因此,这个人她倒是记得她。

    经她一提,宁洛歌这才想起,两天前她似乎是随手给了一个小乞丐一些碎银子,只是没想到,这个小乞丐竟然会因此而救了她。怔了怔,她扶住地面坐了起来,看到自己的胸口已经包扎好,胸口处的剧疼似乎也缓解了不少,心底有些讶异,她当时伤得多重她自己知道,可怎么……

    “我的伤……”

    “我帮你包扎的哦!累得我出了一身汗,我还将我娘亲给我的丹药给你吃了呢!果然,我娘亲的药都是极好的,这么快你就醒过来了,嘻嘻。”她笑眯着双眼,看着面前怔愣的女子,问:“我叫沐云笑,你呢?”

    “宁洛歌。”她轻声说着,轻缓了缓气,道:“多谢你救了我。”虽然,她不明白,一个小乞丐,怎么会丹药在身?

    “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啊?上回我好像见你也是穿黑衣,你真奇怪,怎么会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一点都不像女孩子。”她又盯着她身上的衣服看,原本就是这样一身黑衣,让她看不出这倒在这下面的是一个女子。

    宁洛歌敛下了眼眸,沉默着没有开口。

    见状,沐云笑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屑,道:“既然你醒了,那我也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等等。”她出声唤出了她,见她停下脚步回头看来,她顿了一下,道:“你救了我一命,我跟着你吧!可以保护你。”

    “啊?”

    宁洛歌微低下了头,神色带着一丝的冰冷,道:“我的父亲是宁家的家主,我排行第三,大家族里面勾心斗角,我的娘亲被我父亲的妾室害死,我本要为我娘亲报仇,可我不仅近不了那女人的身,还被她派来的人追杀,宁家我是回不去了,你又救了我,让我随行保护你吧!”

    听到这话,沐云笑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那你父亲呢?你父亲不管你吗?”

    “他?呵!他又岂会将我放在眼里?如果他有把我当成他的女儿,又岂会让那女人害死我娘亲,又对我下暗杀令?”她冷笑着,双手死死的拧成拳头,眼中迸射出的是无尽的恨意。

    云笑虽然说很聪慧,但对于这些事情却是半懂半不懂,因为她身边就没这样的事情发生,见她一脸的冷意,眼底也是恨意昭然,她眨了眨眼睛,道:“原来还会这样吗?真奇怪,我爹爹对我娘亲就极好,他最最爱的就是我娘亲了,然后就是我,嘻嘻,我舅舅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才不会娶太多女人,就算我爹爹说的,这世上的女人都没有一个比得我娘亲,有我娘亲一个就够了,他才不会要别的女人。”她笑盈盈的说着,言语中,神采中,满满的尽是对她爹娘的孺慕之情。

    看着微怔的她,沐云笑来到她的身边,好奇的问:“你真想跟着我?我可是小乞丐呢!”

    “你是贪玩出来的吧?从你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你不是乞儿。”跟她相处了这么一会,她自是知道,这个小女孩不是乞丐,应该是贪玩跑出来的,于是,顿了一下,又道:“你一个孩子在外面不安全,我的修为虽然不算很强,但保护你是可以的。”

    “那你不回去报仇了?”

    “不,我会回去,但不是现在。”现在回去,那就是去送死,她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岂能不珍惜。

    “嘻嘻,那好吧!你跟着我就跟着我,还可以跟我做伴,要是你报不了仇,以后找到我爹爹娘亲,可以让他们帮你,我爹爹娘亲可是最最厉害的人。”说起他们,她眉宇间的神采又飞扬了起来。

    见她竟然想也没想的便应下了,她不禁迟疑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怕我跟着你,会惹上麻烦吗?”

    “嘻嘻,你是说会被追杀?那会很有趣的。”她一点也不将那危险放在眼里,就算她打不过,不是还有金龙跟着她吗?完全不用担心她会有危险。

    闻言,宁洛歌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轻缓了口气,这才站了起来:“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到下个地方,我易容后再走。”

    “哇,你也会易容啊?我娘亲也会易容!”她眼睛一亮,便对她说:“那我们快走。”她上前牵着她的手,仰着头看着微怔的她,笑盈盈的道:“洛歌姐姐,你以后就叫我笑笑吧!”

    冰冷的心一柔,如同一抺温柔划过一般,她心微动,看着那张脏兮兮的小脸,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好。”牵着她的小手往前走着,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些人竟然会那么快找到,听着那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她神色一冷,松开了沐云笑的手,对她道:“笑笑,你躲到那边的草丛去。”

    沐云笑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只是她却没有走开,而是回头看向了那朝这边而来的几抺黑色身影,八人,皆是蒙着脸,手中持着泛着杀气的长剑。

    “快走!”她推开她,冷声喝着,脚步一挡,整个人挡在她的面前。

    沐云笑眨了眨眼睛,看着挡在她面前的她,又看了看那八名黑衣人,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洛歌姐姐吃了。”她拿出一枚小药丸塞到她手里,让她服下,这才移着脚步往一边的草丛而去,只是,并没有走远,而是捡了一些干草,点燃着又拿着树枝在那里捣弄着。

    八人靠近,将宁洛歌围了起来,其中一人冷哼出声:“三小姐,我们送你一程吧!”说着,厉喝一声:“动手!”八抺黑色身影瞬间移动,凌厉的攻击猛的朝宁洛歌袭去。

    宁洛歌面容带着冷意,手一动,一把长剑也出现在她的手中,手中灵力一运,泛着寒光的利剑迎上了对方的剑,虽然身上受了伤,但服了丹药让身体好了很多,只是这样一来一扯动伤口,胸口处又似乎渗出了鲜血,剧痛让她脸色泛白,握着利剑的手也有些微颤,再加上,这派出来的八人实力皆在仙帝级别,其中一人还是淬神阶段的,几人围攻她一人,自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烟,从草丛中弥漫而出,随着轻风的吹拂,飘散在空气中,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在闻到那烟后,微拧着眉头朝那草丛看去,只看到一个小乞丐坐在那里拨着火堆,小脸脏兮兮的,压根就是一随处可见的普通乞儿,便也没将她放在眼里,继续对付着那名宁洛歌,看到她身上又添了几道新伤,他冷笑着:“三小姐,你不用抵抗了,明年今日,便是你的祭日!”手微动,长剑直逼前面的身形微晃的女子,可就在这时,他只感觉到一阵无力,甚至连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模糊起来。

    “不好!”他低呼一声,手中长剑一转,剌向地面,支撑着自己微晃的身体,强忍着不适摇了摇头,想要看清那前面的景物,可就在这时,听到一声笑意盈盈的稚嫩声音传来。

    “晚了。”

    沐云笑从草丛跃了出来,不知何时,手中已经握着一把匕首,此时的她小脸上的笑容一敛,如同收割生命的鬼魅一般的将匕首划过那些人的脖子,只看见那抺小小的身影穿梭在那几人的身边,不一会,便将八名黑衣人全给杀了,利落的身手,冷厉的手段,让那因体力渐失而跌坐在地上的宁洛歌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草地上,多了八具尸体,而他们清一色的都是一刀封喉。反观之,沐云笑正在其中一名黑衣人身上擦拭着她手中那把精致的匕首,又将匕首收起,来到宁洛歌的身边。

    “洛歌姐姐,笑笑吓到你了吗?”她眨着眼睛,小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

    “你……”她想问,你一个五岁大的小孩,怎么会有那般诡异的身手?怎么会杀起人来毫不犹豫?怎么会那般的不可思议?可,看着眼前这张脏兮兮的小脸,她动了动嘴唇,却是说不出话来。

    “嘻嘻,是不是觉得笑笑很厉害?其实我哥哥比我厉害多了,我就一直没打得赢他。”她双手托着下巴,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声:“我们都是爹爹和娘亲教的,可是哥哥就是比我厉害。”

    看着她一脸的纠结,宁洛歌嘴角微抽搐了一下,好半响,这才道:“你已经很厉害了,至少,我从没见过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有你这般身手。”她捂着胸口,脸色微白,感觉到胸口的伤口在渗着血。

    “又流血了?我看看。”云笑见她脸色苍白,便解开她的衣服,果然,见那白布条上渗着鲜血,当下便拆了开来,再度洒上一些止血的药,又重新包扎着:“洛歌姐姐,我们走吧!”

    “嗯。”她点了点头,在她相扶之下站了起来,一大一小两抺身影渐渐的远去。

    与此同时,在飞仙界萧府中,玄月和墨以及八煞等人却是一直守在萧府,嘴上虽然什么也没说,但眼底的焦急与担忧却是掩不住的,因为天音制作出来的符箓只有三张,三张符箓给了他们父子三人,而他们却不能跟着一起去天界,又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心中自是焦急万分。

    萧轩尔走出厅,看到他们院中的几人,便走了过去,道:“墨,冷煞,你们不回去看看吗?这几天都在这边,云汐和筱筱她们那边也得多顾着点,其实他们几人要去天界我倒不会怎么阻止,不过你们两个已经成家了,我相信,唐心也希望你们留下的。”

    “只有他们去了那边,我们又如何能在这边安心?”墨沉声说着,道:“小雨那里不用担心,有小雪他们陪着,在这边也安全,就算我没在她的身边,也不用担心她会有事。”

    “嗯,筱筱也是。”冷煞也应了一声,道:“如今只有主子他们去了那边,又不知他们遇到了什么事,就算是留下来,我们也无法安心,倒不如尽快去寻他们。”

    一旁的玄月看向萧轩尔,问:“天音的符箓可有制出来?”

    “这几日她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那种符箓的制作比较难,失败的居多。”萧轩尔叹了一声,看了看他们几人,也知道是劝不住他们的,只是道:“我去看看天音吧!如果她有新制作出来的,便给你们拿来。”说着,便迈步往后院走去。

    “你们说,那种符箓用了会不会又分散各地的?那是一人一张符箓的,我现在倒是有些担心那日他们父子三人没在一起,而是各落一处了,如果真是这样,云曦和笑笑会不会有危险?”

    “你忘了云曦和笑笑有青龙和金龙跟着了?就算是落单了,也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只是他们两个才五岁。”

    “主子当年五岁时也很厉害。”

    “没错,云曦和笑笑是沐宸风和主子的孩子,结合了两人的天赋,更是非同常人,他们两人如今的修为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主子当年。”

    “嗯,说得也是。”

    几人一人一句的话着,想到那两个出色的孩子,脸上神色皆是一柔。他们是看着他们长大的,看着主子教他们修炼,看着他们成长,两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就跟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样。

    “玄月。”

    正当他们在说着话时,便听见萧轩尔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看去,见天音也跟着走了过来,几日不见,她的神色带着一丝的疲惫,看到她眉宇间的疲倦,几人不由的有些歉意,他们只顾着想要去天界,却没注意到天音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住最近这样的劳累。

    “玄月,我刚制出一张传送符箓,只是最近身体有些吃不消,可能得休息一段时间了,这张符箓我和夫君商量了一下,觉得让你先用,其他人的容过段时间我再给他们制作。”天音说着,将制作出来的传送符箓拿给他。

    “多谢了。”玄月接过那张传送符箓,朝她点了点头,看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便道:“我知道你也想将传送符箓制作出来,只是,这种符箓不似一般的符箓,除了消耗精神力之外,还消耗灵力,你也多注意休息吧!再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大家虽然都等着,但也不急在一时。”

    “嗯,玄月说得不错,天音,累了就多休息吧!不急在一时,有玄月过去,我们也放心一些。”天煞也开口说着。

    “是啊!要是主子知道你为了她累坏了自己,只怕也会说我们,现在有玄月先过去,我们不急在一时,而且我们都相信,不用多久,我们一定可以去到天界的。”地煞也跟着开口着。

    听到他们的话,天音露出了一抺笑容:“谢谢你们。”她看向玄月,道:“玄月,你若见到唐唐,帮我跟她说一声,等我制作出足够的符箓,等我研制出可以来回自如的传送符箓,我便会过去找她。”

    “好。”玄月点了点头,握着手中的传送符箓,对众人道:“我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便走。”

    “嗯,玄月,你若比我们先见到主子,就告诉主子,我们不久也会过去的。”冷煞众人齐声说着。

    “嗯。”他点了点头,便转身往院落走去。

    另一边,玄清宗

    这一日,是几大宗门的比试,大清早的各大宗门的人便已经来到了玄清宗的大门前,这些人当中,不泛是来找事的,尤其是,天河宗的人更是打着报仇的目的而来的,几大宗门间看似平静,实则已经暗涌连连,这一次的宗门大比,更像是打破平静的一次开始。

    因为时辰未到,玄清宗的大门此时还关着,而此时,那候在外面的众个宗门的人有的却已经沉下了脸来,看着那前闭着的宗门,脸色阴沉难懂,目光隐晦暗沉。

    而在里面,此时由唐心带头的一众核心弟子,正迈步往这边而来,宗门直到比试场的道路两旁,此时整齐的站着清一色宗门衣袍的弟子,一路延伸,个个挺直着腰杆,目光直视着前方,因为唐心下令,三天的宗门大比门中弟子若是给宗门丢脸了,一律门规侍候,因此,没人敢在这时出意外,毕竟,唐明月三个字现在在宗门中的威仪,一点也不逊色于门主,现在,宗门的弟子对门主可以说是敬重,敬仰,但对于唐明月,更多的是敬畏。

    一袭白衣飘飘,浑身散发着摄人气息的唐心身后跟着众名核心弟子,她来到大门前,看着那紧闭着的大门,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仪的传出:“开宗门!迎客!”

    随着她蕴含着威仪的声音一传开,两扇气势磅礴的大门也缓缓的打开,发出了嘎吱声音,随着宗门的打开,那外面的各宗门的人,以及宗门内的人,也在这一刻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