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 门主归

    章节名:063 门主归

    “上官师兄,坐会吧!”本来打算带他去主峰的,不过想到他身上的伤,便来到了他们的洞府处。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傅凌天扶着上官海棠在桌边坐下,而上官海棠因受了内伤,此时虽然缓过气来,但那脸色却很难看,在桌边坐下后,他感觉到轻呼出气胸口也阵阵发疼,而不待他开口,那纤细白皙的手指便搭上了他的手脉,静静的为他把着脉。他抬眸看去,见坐在他身边的她微敛着眼眸,柔和的光线洒落在她的身上,浑身透着一股柔和圣洁的美。

    旁边的傅凌天瞥了上官海棠一眼,又看了唐心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让候在一旁的竹衣备上茶水,自己则端着茶轻抿着。

    好半响,唐心才收回了手,道:“伤到时辰位了,就算他服了丹药,也得三天才能恢复过来。”说着,从空间中倒出了一颗丹药递给他,一边交待着:“最近几天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先把伤养好最重要。”

    看到她递上来的那颗有着丹纹的丹药,他眼底掠过一丝诧异:“你炼的?”他见过她帮那几位峰主炼制丹药,知道她炼丹的品阶定是不低,他身上这伤就算是上好的丹药少说也得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而她却说只要三天便可,如今看到这颗丹纹药,心底更是怔讶不已。

    “嗯。”她应了一声,继而看向傅凌天,问:“师兄,那个辛尧是什么人?我看他的修为似乎不低。”

    傅凌天放下茶杯,道:“他是星剑宗的弟子,他师尊的名号与我们师尊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只是,他们的宗门与我们玄清宗素来并不交好,而这个人的实力确实非同一般,而且为人狠辣,手段残忍,上一次我与他交手时,两人不相上下,这一次我见他的修为似乎又提升了。”

    “那一年宗门之间的比试,虽然说点到即止,但凡与他对手的人,从比试台下来后也就只剩下一口气,而且,大多都废了,此人残忍的手段在宗门之间是传开的,再加上他的家族势力非同一般,也极少人敢跟他对着干,而且,天界风云榜上的百强榜,辛家的老祖在前十名中,这才是最为让人忌惮的。”上官海棠服下丹药后,也缓声说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可以感觉到胸口的痛意舒缓了不少。

    “风云榜上的前百名强者,能占到前十名的位置,那实力修为得多强?”她一手轻敲着桌面,若有所思的问着。

    “风云榜前十名的强者都是神王级别的,随便一个跺跺脚,都可以毁了一片天地底。”傅凌天沉声说着,眉头微拧着,道:“就算是门主在他们的面前也得低头礼让三分,这辛家的人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如果真的得罪了,那后果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神王?她眸光微闪,确实,神王级别的强者,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者,那样的强者就算是如今的她见了,也得仰望的,只是,让她礼让三分?不得罪她倒也罢了,如果真的得罪了她,就算她敌不过又如何?她照样不会手软。

    次日,正打算去主峰上炼丹的唐心刚出洞府,便见洪权胜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不好了,昨天你打伤的那人的师傅找上门来了,指名点姓要找你,说你要是不出去给他们一个交待,他就要带人冲进来了。”

    唐心顿住了脚步,眉头微微拧起,眼底有着几分的不耐烦:“这么说,是天河宗的峰主了?”这些人到底有完没完?明明过几天就是宗门大比了,偏偏这个时候来找事。

    “就是天河宗的峰主,还带了数十个弟子,说要讨回公道。”洪权胜见她甚至一点担忧之色也没有,不禁暗暗着急:“你不担心?那可是天河宗的峰主,而且他们说你将他弟子的腿给废了,治不好了。”昨日他在修炼并不知道,待去时事情也靠一段落了,因此也没见到昨天她是怎么对付那些人的,不过听说她手段利落,三两下的便将对方打趴了,还废了人家一条腿,本来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唐心瞥了他一眼,便迈步往前走去,心下则对于这些事情已经有些厌烦,真真是应了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而且还是没时停的。

    见她往外走去,身后的洪权胜便也迅速跟上,一边说:“我听说昨天辛尧也来了,那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你若是对上他了,可千不能下狠手,辛家的人可不是随便的人就能与之为敌的,要不然就算是你一时赢得了他,也得作做被追杀的觉悟。”

    唐心听着他的话,心下则在思忖着,辛家?一个百强榜前十的强者确实是非同一般啊!逢人都得对他礼让三分,还不得与他为敌?边走边想着,不多时,便来到了大门外,隐隐的听到那些吵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走了出去,见玄清宗的大门外站着几十名清一色宗门衣服的弟子,为首的则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那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沉而狠厉的气息,属于强者的威压自他身上弥漫而出,锐利的目光锋利如寒冰,阴狠而令人心颤,只是一眼,便知道,此人绝非善类,而且也绝不是一般的强者,至少,他的修为品阶,她便看不出到底是多少。

    “你便是唐明月?”那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阴测测的问着,锐利如刀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前面的唐心,眼中杀意一现。

    听到他的放,唐心眸光微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弄清她的名字,这人确实不一般,看来,他不仅知道她的名字,还这知道最近她在宗门的动静,是以当下以着这般阴鸷而狠厉的目光盯着她,是想杀了她?

    “我便是唐明月,你又是何人?”她微抬起下巴,无惧的迎上了他打量的目光。

    “哼!狂妄又愚蠢的臭丫头!老夫问你,便是你废了我徒儿的腿的是否?”阴鸷的目光紧盯着唐心看着,那负在身后的手已经紧紧的拧成了拳,似乎准备随时动手取了她的性命一般。

    “你徒儿带人到我们玄清宗闹事,还打伤轻践我门中人,怎么?莫非只准你们伤人,就不准我们还手不成?”她勾起唇角冷笑着,清冷的目光也落在那前面的中年男子身上,她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定比她高出很多,而且,看着似四十来岁,估计已经几百岁了。

    “大胆!”

    一声厉喝传来的同时,对方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威压猛的朝她袭了过来,唐心一眯,目光一眯,冷冷的看。威压,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对方就算修为再强,威压也给不了她任务压力与威摄力。

    “小小年纪手段狠辣,一手出就废了我徒儿的腿,竟然还敢在此扬声与老夫对质?哼!待老夫废了你两条腿再跟你慢慢算账!”说着,身形一动,竟是以着诡异的速度朝唐心掠来。

    唐心本来就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在注意着对方,此时对方身形一动,虽然极快,但她也能捕捉到一些,当下白色的身影迅速一闪,避开了他的攻击之时,正准备动手与他一战,便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笼罩在头顶,而空气中的气息更是一瞬间凝固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阻拦着他们两人似的,就在她怔愕之时,便听一道尤如从远方传来的声音蕴含着一股摄人的威压与魄力传入了他们的耳中,让他们准备动的手全都顿住了。

    “堂堂天河宗的峰主就是这般气度吗?以峰主的身份跟我玄清宗的弟子动手,还真是看得起我门中弟子。”

    短短的两句话,却蕴含着一股摄人的威压,虽然说话的人并没有现身,但他的神识却复盖了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不难想象,如果此时天河宗的峰主还敢动手的话,他一定会出手。

    天河宗的峰主也不是愚蠢之人,此时感觉到那空气中的能量波动以及那股摄人的威压,就知道那说话的人实力远在他之上,如果他因一时之气动手的话,只怕那暗处之人也会动手,到时就得不偿失了,因此,再三思量之下,他收回了手,目光看向玄清宗,蕴含着灵力的声音沉声问:“阁下是何人?”

    而唐心打从那声音传出时,便听出了那声音是属于何人的了,心下小小的惊讶了一番,因为,那声音是属于那名老者的,也就是这玄清宗的门主的,他是何时回来的?莫非是昨日?盼了这么些天,总算是把人给盼回来了,知道他终于回来了,心下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回,宗门的事情总算不用总是跑来找她了。

    “我乃玄清宗门主,你峰下那名弟子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天河宗的弟子与另外两个宗门的弟子上我玄清宗惹事,欺辱我宗门弟子,却反被我宗门弟子所伤,这是他技不如人,也是他罪有应得!阁下若是有任何不满,再过几日便是宗门大比,到时尽可在比试台上一较高低,犯不着此时在我玄清宗大门前生事。”

    低沉而蕴含妻压的声音悠悠传来,回荡在众人的头顶上,不仅仅玄清宗外面的人听到了这声音,就连玄清宗里面各处的弟子们也听清了那声音,也终于知道,他们门主回来了,玄清宗的门主,除了极少数的人见过之外,大部份的可说都没网际这,此时众名弟子心下更是有些激动,想看看他们宗门的门主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那天河宗的峰主听一说话的这人是玄清宗的门主,不禁暗暗的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怒火压了下去,冷声道:“好!既然是玄清宗的门主开口,那老夫便且先离去,待到宗门大比之日,哼!绝对会讨会一个公道!”阴鸷的声音一落下,他狠厉的目光冷嗖嗖的朝唐心扫了过去,带着身后的众名弟子转身大步往山下走去。

    “唐明月,你到大殿中来。”天空中,再度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唐心听到那话后,应了一声,转身往里面走去。门主终于回来了,她此时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问他,如今,正好解她的疑惑。进了里面便提气往大殿而去,不多时,便来一了大殿的门口,守着殿门的早知道她会过来,便笑着将她请进了进去。

    大殿中,一名老者坐在主位上,下面的几个位置则是几位长老坐着,此时,他们似乎在说着些什么,看到唐心进来,皆不约而同的朝她看来。

    “呵呵,丫头,来了?坐吧!”门主笑呵呵的抚着胡子,示意她坐下。

    “是。”她应了一声,走到一旁坐下,因为早就认识他,倒也没有太多的礼数,坐下后,她便问道:“门主是何时回来了?我师尊中了千年引,门主可知此药有没什么可解?”

    主位上的老者抚了抚胡子,眯着眼看着她,道:“我是昨夜回来了的,宗门的事情几位长老已经跟我说过了,你做得很好,你师尊中了千年引的事我也知道了,只是,千年引的药一直流传无人能解,从来都没人配制得了,这件事我就是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这里有本书古,你可以拿回去研究一下这,看看有没什么办法。”他从空间中摸出一本书来。

    见状,唐心怔了怔,便上前扶过:“多谢门主。”将那本书接过,她便收入空间中。

    “唉!我也没想到最近宗门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好在如今宗门的内乱压下来了,要不然,真不然如何是好。”他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又道:“过几日便是宗门大比了,你最近也抓紧时间修炼一下吧!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炼,我眼下有一事担心,便是到了宗门大比之日会很混乱。”

    闻言,唐心敛着眼眸,并没有动,只是静静的听着,因为她知道他所担以后并不无道理,只是眼下到了这地步,担心也是没用的,还不如直接迎上前去,堂堂玄清宗,就算如今刚平了内乱,但也不是别的宗门可以随便相欺的。

    “门主可知我师尊的伤是如何来的?他出宗门时,所办的事又是什么事?”她抬眸,看着前面的门主问着。

    “除了宗门交待的事情之外,他办的是私事,我并没有多问。”

    听到这话,她微微拧了拧眉,又跟他们说了一些宗门的事情,直到正午时分,她才起身回了洞府,回到洞府便拿出门主给她的那本书翻看着。

    另一边,沐宸风则在一处深山中静修着,他的修为虽然说早已经进入了淬神期,可到了这边才知道,这边了随处可见的便是这一类的修士,他本就有上一世的传承在身,修炼起来进阶的速度也快,因知道眼下自己的实力算不得真正的强大,便想着先将自身的实力提升起来再说。

    深山中,除了偶有野兽出没之外,极少有人走动,而这样的一个环境,也让他修炼起来事半功倍。短短的时间里实力便已经隐隐的要突破炼神巅峰,他从出空间中的一颗丹药服下,便调整浑身的气息,准备冲破那一个门槛,空气中,只有着呼呼的声音在传开着,气流涌动,树叶了摇得沙沙作响,而他,双膝盘着,双手一上一下的相对着,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空之中的乌云弥漫着,这一景象已经存在了有三日的时间了,直到今天,他才隐隐感觉到有突破的空间,果然,不多时,那头顶上的天空闪过一道闪电,轰隆的一声,一记天明他击了下来,狠狠的劈落在他的身上,那股汉寿主骨血的剧痛,让他紧紧的抿住了唇,一边转动着内丹,消化着那一记天雷所带来的灵力气息和感应着身体的变化。

    “轰隆!”

    “轰隆!”

    一连,两道天雷在相隔不久后又降落了,而随着最后一道天雷的落下后,沐宸风骤然睁开了眼睛,似乎能感觉到浑筋骨和手脉在经过天雷淬炼后达到了另一程的巅峰,他以内视看着,看着自己的修为节节攀升,直到修为品阶升至分神巅峰时才停了下来,一瞬间,他可以感觉到这次的进阶与以往同,刚进完阶,他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般,拳头一握,有着一股气流在拳头间弥漫而开。

    “阁下跟了这么些天,是不打算出现了?”沐宸风突然沉声开口,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寒意,深邃的目光直射着林中的某一处地方。

    “呵呵……公子好敏锐的神识。”低笑声传来,便见一名灰衣老者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走出,笑眯着眼,一手抚着胡子,一手背在身后,站在那树下看着不远处盘膝而坐的沐宸风。

    他自三天前便来了,当时看到这片正空中有此不太对劲,便想着进来看看,没想到,却遇到了这么个出色的男子在这里修炼进阶,他在不远处看得分明,那是分神巅峰的状态,而且,他居然是节节攀升而上的,这样的天赋,让他不得震惊,就算是他们家族中最出色的子弟,也断没有这样一进阶就是直达巅峰霸主修为的,因此,他可以很断定的说,这名男子绝对不简单。

    “老夫是皇甫家的长老,几日前过时,看到这里天有异象便留下一观,不料原来是公子在此进阶,公子想必是独身在外吧!以公子的实力,可以随侍老夫归皇甫家去,我家家主重视人才,定会以礼相待之,公子也可以挂我们皇甫家的供奉长老, 我们皇甫家在天界可说是有名的名门贵族,定不会辱没了公子。”老者露出最得体的笑容,真诚的看着他,是衷心的希望他能答应下来。

    然,沐宸风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便道:“没兴趣。”他堂堂玄冥真群会屈居人下,听人号令?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又从空间中倒出一颗丹药服下,双手调息,让自己周身的气息尽快的恢复过来。

    而那老者一充见他竟然拒绝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他,顿了半响,这才道:“既然公子无意,那老夫也不强求,告辞了。”他说着,看了那闭目休息的男子一眼,便转身离去。

    皇甫家是有名望的家族,而他也是堂堂长老,自然不会像一般人那样的做出招揽不成便杀之的事情。而此时,老者尚且认为是他放了沐宸风一马,不像别人那般的狠心下杀手,却不曾想,如果不是他没动杀心,此时他也绝对走不出这片深山老林。

    另一边,一处城镇中,一身破烂浑身脏兮兮的沐云笑一副小乞丐的打扮,小脸东一块西一块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原本那水嫩精致的小脸蛋,只有那双眼睛依旧闪亮而泛着狡黠的光芒,那条补了再补的裤子微卷着裤脚,脚下穿着的也是一双破烂的鞋子,露出了两个脏兮兮的的小脚趾,小小的身影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蹦蹦跳跳好不快活。

    没有人管她,她本身也不像沐云曦那样有洁癖,看见街边的小乞丐一身的脏乱,自己一时兴起,便也换下了一身小衣裙,穿上了小乞丐的衣服,这样一来又不显眼,也不用担心会遇到危险,而且还能四处玩,因此,她对自己的一身打扮,还是很欢喜的。

    只是,四处转了一天,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她朝周围看了看,便来到一处街角的小食摊,还没靠近那小食摊就被那小食摊的老板赶。

    “去去去,别影响我做生意。”那人一脸嫌恶的挥着手赶她离开,生怕她一来,让他原本客人就不多的小摊更没生意。

    见状,沐云笑眨了眨眼睛,一手摸了摸肚肚子,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道:“我是来吃东西的,我不是来搞乱的,呐,我有钱。”她伸出了手,摊开了手心的碎银子。

    本书由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