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两个孩子的到来

    时间,在平静中流逝着,宗门里的人安份了不少,炼丹峰的几位峰主也在服下丹药后,渐渐的恢复过来,只是,眼见宗门之间的门派大比就在眼前,主持大局的门主却还没归来,这也让几位长老心下忧虑不已。

    花了好些天的时间,也研究不出千年引如何破解,这一天,唐心来到了几位长老的殿落,宗门中的弟子已经对她十分熟悉,一看到她的到来,连忙将她迎了进去。

    “唐师叔,你找几位长老吗?他们在后殿那里。”那名弟子面带笑容的说着,眼中带着尊崇与敬佩。

    “嗯,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她摆了摆手,迈步往里面走去。

    后殿中,几位长老不知正说着什么,看到唐心进来,几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丫头,你怎么过来了?找我们有事吗?”因为她,宗门才恢复了平静,他们对她是又欣赏,又疼惜,这样的一个人才,是他们宗门的弟子,是他们宗门的骄傲。

    宗门中的弟子或者不知道,其他的峰主也许也不知道,但,他们几人却是很清楚的,一些当日与她一同跟着成峰主下山历炼的核心弟子,以及那些精英弟子,一个个以她为首,听她号令,要不然,宗门那些内乱的弟子,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全都不敢再搞小动作?她当日在台上的震摄是一回事,台下幕后的操作,如果不是手段强硬,宗门弟子又岂会真的臣服?虽然那些核心弟子都没说什么,但,他们却是知道,他们已经承认了她的强大,心服口服的听她的命令行事。

    “长老,最近几天我一直在研究我师尊所中千年引的解药,只是一直都没有突破,今天我是想问一下,当日我师尊下山,是因为什么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本来他好像是在闭关修炼的。”她也不客气,走上前便在座位上坐下。

    “这个我有听门主提起过,似乎除了门主交给成峰主的一个任务之外,好像当时成峰主也有私人的事情在身,只是没想到他回来了却弄成这样,现在他昏迷着,门主又没在,具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我们还真不知道。”大长老叹了一声,又道:“我知道你也尽力了,千年引的解药岂是那么容易解的?等峰主回来了,问问他有没什么办法或者知不知道何人精通这一类的药物,说不定也有一线机会。”

    门主?她已经知道那个指点过她音攻之术的老者就是门主了,只是,他奔着金莲圣主跑出去找她,却又不知她就在他的宗门里,这段时间,她在研究千年引的解药之时,更知道这天界中流传的金莲圣主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只是,如今她十二将魂珠还没找齐,实在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再说,前两天欧阳修他们传来消息,天界魔修确实有些不寻常的举动,似乎有什么厉害的角色出现一般,她当时第一个念头便是,天魔的出现!天魔的实力之强大,是眼下的她无法对抗的,而且,她也知道,门主他们想要找到金莲圣主,多多少少也跟天魔一事有关。

    “最近有消息传回来,天界各处都有人在找金莲圣主的下落,门主这一趟出去也不知有没收获,但,宗门大比就在眼前,最近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定,前几个月我们宗门的内乱传了出去,我担心一些与我们宗门不对盘的会趁机生事,眼下宗门里也没什么人可以重用,丫头,你就多费心一点,让核心弟也们多注意一下,切不可在这段时间出现什么问题。”

    “放心吧!上官师兄和傅师兄他们都会盯着,不会让底下的人生事的。”说着,她站了起来,道:“那我先回去了。”说着,便往外走去。

    回到主峰,看到傅凌天在那里练剑,她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目光的焦点却似乎并不是在他的身上,而是透过他,在想着她的两个孩子和沐宸风,想着她的胖子哥哥和爹娘……

    而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沐宸风和两个孩子在前两日用天音制作出来的符箓终于来到了这天界,只是,不想出了些小小的意外,本来父子三人是在一起的,可在传送落地时,却让他们父子三人分散了三个地方。

    天界某一个城镇中,一身黑色衣袍的沐宸风抿着唇,冷着一张脸走在大街上,找了个酒楼坐下点了些酒菜,便将目光看向那人来人往的大街。

    天音制作出来的符箓只有三张,而每一张只能一个人用,他们父子三人便一人一张,却不想,落地的地点却是不同的,当他来到这天界时,身边除了他之外,两个孩子根本不知去了哪里,这让他皱了皱眉后,又渐渐的松开。虽然心下有些不放心,但,以他们两人如今的修为,再加上有青龙他们跟着,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发生的,再者,两个孩子精得像人精,吃亏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的,因此倒也放下心来,打算先弄清楚这边的一些情况,再找找他的女人和孩子都在哪里。

    天音能制作出这种符箓,相信再过不久,待她制作出新的来,八煞和玄月以及墨他们也会跟着过来的,如今只有自己一人,想在这边立足,最为重要的还是建立起一股势力。

    他敛下了眼眸,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心下暗暗思忖着。而在这时,耳边听到酒楼中的人在议论着金莲圣主,听到这几个字,深邃的目光不由的划过一抺幽光,别人不知道金莲圣主是谁,他却是知道的,除了她,又能有谁?只是,她在何处出现了?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她背后的金莲圣光不是好些年没出现了吗?

    “当时听说是在魔兽森林出现的,只是当一些看到金光出现的修士赶去时,却已经不见那金莲对主了。”

    “最近各处都有人在找金莲圣主,可惜,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长着什么样,要不然,找起来倒是会容易一些。”

    “就因为天界流传金莲圣主是仙者至尊,就连风云榜百强榜上的强者都已经派人在找金莲圣主的下落,要知道,如果真的跟金莲圣主一战,而且又赢了他的话,那可是比金莲圣主还厉害的人物了,名扬天界呢!”

    “哈哈,金莲圣主既然是仙者至尊,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打败?我倒觉得那些人肯定不及金莲圣主的,再说,你们瞧瞧,现在各处的人都在找,可却连金莲圣主在哪都没找出来,由此可见,金莲圣主绝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位公子,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正当沐宸风听着那些人的话,想着唐心现在在做什么时,一道娇媚的声音突然传来,伴随着而至的还是一阵香风,顿时让他深邃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悦的光芒,脸色也冷了几分,抬眸朝面前的人看去。

    “公子,就让我们姐妹几个搭个桌吧!”另一名娇美的女子也开口笑说着,也不顾他说什么,便拉开椅子,想要往桌边坐下。

    酒楼中原本在聊天的众人,听见那几道娇柔的声音,不禁朝那声音看去,当看到那是几名美艳迷人的女子时,更是多看了几眼,羡慕的看向那一身黑色衣袍的俊美男子,心下暗叹着,果然是人长得好看,女人也会自动送上门呐!

    那几个女子,身上穿着各不相同的衣裙,而那衣裙却是比时下的女子穿得要暴露,几人脸上的神色也带着魅惑之色,眼波流转间,自有一股迷人的风情,这让一众的男子看得双眼放光,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然,沐宸风在扫了面前的几人之后,那冷峻的容颜和浑身释放出来的寒气却是令人退避三舍,尤其是那几人身上的一阵香风,更是让他的眉头拧了起来,此时见那女子竟然想在他的面前坐下,掌风一运,在那女子往椅子上坐下之时,击退了那椅子,让她一个不察整个人跌坐于地面上。

    “啊……”

    那娇媚的女子惊呼一声,整个人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她抬起头,美目带着错愕的看着那名俊美的男子,没料到他竟然对她们这样的美人这样的冷情,在他坐下之时,居然以掌风推开了椅子,让她跌坐在地面上。

    “滚!”

    冰冷无情的声音透着一股冷冽,那深邃的目光,冷酷无情的面容,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帝王威压,让那原本还想说什么的三名女子不禁颤抖了一下,咬了咬唇,不甘的往另外一桌走去,边走着,还不时的回头看着他。

    酒楼的客人们也眨了眨眼睛,一脸错愕的看着那个黑袍男子,送上门的女人,他却不解风情的冷声喝退了,着实是让人惊讶,不过,原本众人见他坐在一旁,倒没怎么注意到他,此时被那几名女子一搅,这才注意到那黑袍男子真不是长得一般的好看,那俊美却不失刚毅的容颜,几乎是一大特色,毕竟很多的男子容颜不俗,俊美却没有刚毅,而他,两者二合为一,出奇的协调,让人看了他一眼,几乎很难再忘记。

    而且,那人神色冷酷,先前时倒没怎么注意,此时,身上却有着一股令人难以靠近的冷冽气息,而他们注意到,当他轻晃着酒杯,将目光投向远处,像是思忖着什么时,那神情却又变得柔和,而且身上的那股冰寒之气也似乎消息无踪,这样的一名男子,容颜出色,气势强大,直觉的他们认为他一定是大有来头的,绝不是可以随意招惹的人物。

    沐宸风又倒了杯酒,自顾自的喝着,放下酒杯,吃了一些菜,直到,酒足饭饱之后,结了账,这才起身离开。而就在他起身离开后,那不远处的三名女子盯着他,看了看,其中一人压低着声音问着:“师姐,好个男的好生出色,难道就这样放他离开?”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急切,几分的不甘。

    三人中主首的那名美艳的女子目光闪了闪,再三思忖后,这才道:“那个人不太好对付,只怕,我们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再说,刚才他那目光看向我们时,分明是带着杀意的,在我们合欢宗的弟子的魅惑眼波之中还能做到那样面不改色,此人绝不简单,还是作罢吧!俊美的男子又不止他一人,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赔上了性命。”

    没错,这三人便是合欢宗的女弟子,她们以男人为目标,一路上看到看得上眼的男人一般都不会放过,而大部份的男修们都无法抵挡她们的娇美和魅力,对于她们自己勾人的魅力她们还是很自信的,刚才那个男子绝对可以说是她们至今为止,见过最为出色最为俊美的男子,可,她们不是初出宗门的无知女子,知道那个男人绝对不简单,要真的蓦然动手,只怕,到时吃亏的会是她们,因此,她们不敢赌。

    而在离这里几千里远的一个城镇中,一身粉色小衣裙的沐云笑蹦蹦跳跳的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些好玩的东西就上前把玩着,再往前走着,来到一处包子铺时,闻着那热腾腾冒着香味的肉包子,她咽了咽口水,从空间中摸出一枚金币便上前,脆生生的唤着那个在忙碌着的老者:“老爷爷,我要买肉包子,嗯,买两个就好了。”说着,便将金币递上前去。

    “呵呵,好,小娃儿等会。”老者笑眯着眼,看着那粉嫩嫩的小女娃,长得精致而可爱,又见她拿着一枚金币,便道:“来,这两个肉包子也花不了多少钱,爷爷送给你吃,你一小女娃没个大人跟在身边,不可能拿着这金币到处晃,知道不?”看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长得又粉嫩,又没个大人跟在身边,老者便多说了两句。

    听见不收钱,沐云笑当即笑眯了一双漂亮的眼睛,脆生生的道谢着:“谢谢老爷爷,老爷爷真是好人呢!”说着,便将金币收了起来,接过老者递上来的包子,朝老者挥了挥小手:“老爷爷我走了。”她娘亲和爹爹都说,小孩子得带钱在身上,而且,不管他们花不花,有钱在身边能傍身,而且,还让他们自己打理着钱财,只是,都是金币,像一些小东西确实是不用金币的,想了想,她打算等吃了包子后,去把金币换成一些碎钱放在身上,这样才安全。

    那一日他们用那符箓来到这天界找娘亲,可是当她落地时,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哥哥和爹爹都不见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她胆子大,她不怕,而且,娘亲以前跟他们说过,娘亲五岁时,也是自己一个人到处跑的,后来才遇到了舅舅他们。

    “只是,不知娘亲在哪里呢?爹爹和哥哥又在哪里呢?”眼珠子转了转,继而扬起了盈盈笑意:“算了,反正他们不在我就自己玩,自己找他们去。”说着,朝周围看了看,喝到一处门边坐下,拿出热腾腾的包子便吃了起来。

    嗯,好在哥哥没在这里,要不然,看到我坐在这门边,一定又会说我了。

    “呵呵,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你家大人呢?怎么没跟你在一起?”

    正在笑笑伸直着小短腿坐在门槛边吃着包子时,头顶上便传来了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她抬头一看,只见那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瘦瘦的,身上衣服也也是破旧的,模样长得也很难看,而且这一笑,咧着一嘴黄牙,此时正笑眯眯的看着她,那模样,还真跟娘亲跟他们说起的黄鼠狼有些相像。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扬起了笑脸看着面前的人,用着软糯糯的声音娇憨的说道:“叔叔,我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玩的,爹爹他们不知道我在这里。”

    听到这话,那男子眼睛一亮,笑容更深了几分:“呵呵,原来这样啊!小妹妹,叔叔知道哪里有好玩的,叔叔带你去玩好不好?”似乎怕吓到她了,他放轻的声音,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好人’。

    “不好。”她摇了摇头,一脸正色的道:“娘亲说,不要随便跟不认识的陌生人走,会被卖掉的。”

    男子嘴角一抽,从怀里拿出了几颗糖粒递上前:“叔叔有糖,给糖你吃要不要?”

    “不要。”她又摇了摇头,道:“娘亲说,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会被下药拐走的。”

    这回,男子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他看着她,笑呵呵的道:“叔叔是好人,不是坏人。”

    笑笑歪了歪脑袋,看了看他,问:“叔叔真的是好人吗?不是人拐子?”

    “真的吗?叔叔真的是好人?”

    “当然是,叔叔是好人!”他拍了拍胸脯,一脸的保证。

    “叔叔,我在那边看到一些好玩的,你给我买吗?”她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啊?买、买东西?”

    “嗯嗯,娘亲说,好人会买给我的,帮笑笑买喜欢的东西,笑笑会很开心的,一开心,笑笑就会跟他玩了。”她笑眯着眼睛看着他,脸上尽是天真可爱的笑容。

    男人看了看她那粉嫩的脸蛋,咬了咬牙,道:“好,你想买什么?走,叔叔带你去。”

    “呵呵,这边这边,笑笑要玩泥公仔呢!”她连忙站了起来,小跑着往前面跑去,一边挥着小手喊着:“叔叔,你快点跟过来。”

    于是,在转了一圈之后,那原本满脸笑容的人拐子此时却是苦哈关一张脸,看着空空的钱袋,一阵的肉疼。而走在前面的那个小女孩,却是满脸的笑容,手里还拿着一些小玩意在玩着,笑得十分开心。

    “小妹妹,这回可以跟叔叔走了吧?叔叔都给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了,乖,跟叔叔走。”他说着,伸着手就要过来牵笑笑,却不想,笑笑一躲,便闪开了,一边回头道:“我没说要跟你走啊!再说,娘亲说了,不认识的人,不能跟着走的。”

    闻言,那男子咬了咬牙,道:“你不跟我走?”

    “笑笑为什么要跟你走?”她不解的歪着脑袋,看着他,突然间,小嘴一扁,漂亮的眼睛不知怎么的一红,脆生生的喊着:“你是拐小孩的,你想卖掉我,呜呜,娘亲……娘亲你在哪里?笑笑好怕,有人拐子想要卖了笑笑,呜呜……”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突然间,一个穿着粉色小衣裙模样粉嫩可爱的小女孩扁着小嘴哭喊着,顿时,吸引了周围众人的目光,一时间,众人全朝那个男子看去,目光带着打量与探究。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男子一脸的铁青,而后又稳下心神来,一边赔笑着,一边走向笑笑想要抱起她,一边对众人说:“呵呵,误会,误会,这孩子是我家的,正闹别扭呢!”说着,冲着笑笑道:“乖,跟叔叔回家去。”

    “你胡说,你才不是我家的,你穿的衣服那么破烂,怎么可能跟我是一家的?你是坏人,你是坏人。”她扁着小嘴,红着眼眶,一边避开那男子抓过来的手。

    “就是,那女娃娃长得那么可爱,怎么可能跟那人是一家的?说谎也不打草稿,不会真的想拐人家小女娃吧?看那小女娃衣着不凡,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怎么就一个人出来了?真不安全。”

    “就是就是,小女娃,快回家去,不可一个人出来,会被坏人拐走的。”

    “你还不走?真想拐人家孩子?看那女娃子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小心你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到时小命不保!还不快滚!”

    周围的人一声声的说着,有的劝着笑笑快回家,有的则喝着那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男子离开。而笑笑,拿着衣袖揉了揉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冲着那个正不甘的瞪着她的男子扮了个鬼脸,一蹦一跳的拿着手里的玩意儿钻进了人群里,几下子便不见了身影。

    ------题外话------

    亲爱的们,票票何在?不要大意的丢过来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