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 她会炼丹?

    后面,几位峰主挺直着腰,怔怔的看着那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看着她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光芒与威仪,此时,他们毫不怀疑,如果有人敢再站出来挑衅,敢不遵从她的话,下场一定会与林峰主一样,甚至,是与那名被废了一身修为的弟子一样,惨不忍睹。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第一次,他们不敢小瞧了这个叫唐明月的女子,第一次,他们知道她的手段竟是这样的雷行风厉,这样的震摄人心,也第一次,终于正视了她,而整个宗门的弟子,也在这一天,全都记住了一个名字,唐明月,那个风华绝代,以着雷行风厉的手段震摄着众人的女子……

    经过这一事后,宗门似乎又恢复了平静,那些原本作乱的弟子,一个个变得规距了,也不敢再犯,甚至,在众人散去后,全都换回了宗门的衣服,除了亲传弟子之外,没人再敢不穿着宗门衣服,有的弟子悄悄的将去别的座峰拿的东西还了回去,也有的留下了金币偿还,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便看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这让几位长老欣慰之时,却又感慨万千。

    次日,唐心在他们的主峰,再次为她师尊诊断着身体,又捣弄着药物,调配着,想要研究出千引引的解药,可一天下来,却总觉得不对,无奈之下,只能放下手中的事情,让傅凌天多照顾着师尊,她则下了主峰,到处走走,也让自己静下来想想,散散心。

    林中小道上,来回走动的弟子们清一律的宗门衣服,看到她时,皆恭敬的行她行礼,唤了一声唐师叔,她四处走动着,也没再看见有人暗地里惹事,便也渐放下心来,而在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唐师妹,好巧。”一袭蓝衣的上官海棠从一旁走了出来,面带笑容的看着她。

    “原来是上官师兄,上官师兄看来很是悠闲?”她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人。

    “呵呵,经昨日一事后,宗门里还真是清静了许多,说起来,这都是唐师妹的功劳。”他目光幽深,脸上带着笑意,神情有那么几分的看人窥之不透。

    唐心勾了勾唇角:“我也只是站出来出一分力罢了,再说,没有几位长老和上官师兄你们,宗门也不会这么快便平静下来。”她瞥了他一眼,道:“我正想去炼丹峰看看几位峰主,上官师兄可要一道?”

    “既然师妹诚心相邀,师兄便陪你一道去又如何?”他低低一笑,迈步往前走去。

    她嘴角微抽,看了看那前面的人一眼,迈步往前走去,与他并肩而行。

    两人来到炼丹峰,那几名炼丹师一见唐心,连忙欣喜的迎了上来:“唐师姐。”因辈分的关系,虽然几人年纪较大,却还是恭敬的唤她一声师姐,更何况,有了昨日的事情在前,如今对她,他们是打心底的尊崇,而且他们师尊所中的毒,此时还得全赖着她。

    “唐师叔。”旁边的十几名丹徒也恭敬的唤了一声,朝她行了一礼。

    一旁站着的上官海棠见状,挑着眉,摇了摇头对唐心打趣的笑道:“唉!想我上官海棠也是宗门新秀,可跟你站到一起,却是毫不显眼,无人注意啊!唐师妹,你生来莫非就是为了掩盖的光芒的?”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才看到了唐心旁边的他,也连忙行了一礼,赔笑着:“上官师兄莫怪,这不是因为看到唐师姐来了,我等兴奋万分。”

    唐心斜睨了身边的人一眼,对前面几人道:“几位峰主今日可有好些?”说起来,他们身上的毒她到现在还没解开。

    “师尊气息微转好,只是身上的毒……”

    “嗯,我去看看吧!”她点了点头,迈步往里面走去。上官海棠也跟着往里面走,眼角不经意间,瞥见了那一旁架子上摆放着的一些药材。

    进了里面,他看着她在给几个峰主把脉,他只跟在一旁,也看了看几位峰主的脸色,半响,见她起身,这才问:“他们中了何种毒?”

    “他们身上不止一种毒,而且这毒又显得有些奇怪,我没找到他们中毒的原因,一时间也无法解开。”她微拧着眉头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见状,他跟上前,迟疑了一下,道:“我也略懂医道之术,刚才观他们的脸色,再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到了些东西。”声音一顿,见身边的人停下脚步朝他看来,他这才道:“在外面的架子上,我见有黄铃草,那是一种有毒的药材,极其少见,放在架子外面与别的药材混在一起。”

    闻言,唐心眼睛一亮,大步往外走去,目光掠过刚才经过的架子,在上面仔细的看了看,果然,看到了一株本不应该出现的的药材混杂在其他的药材里面,她上前一步,拿起了那黄铃草看了看:“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查不出他们所中的毒,黄铃草再加上铁地龙,可不就是他们如今身上所中的毒?”她笑了笑,转过身看向身边的他,挑了挑眉:“你黄铃草极其少见,你怎么能一眼便在这些药材中认出它来?”

    “有很多的东西,别人没发现,不代表不会有人发现。”

    听到这话,她目光微闪,看着他,却只是一笑,并不再问,而是走向了一旁的几名炼丹师,道:“知道你们师尊所中的毒,要解倒也不难,我帮你们配齐药物,你们炼制成丹,这对你们而言,应该不难吧?”

    几人一脸愕然的相视一眼,继而,其中一人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唐师姐,如果是我们以往炼过的丹药,那应该是不难的,可,若是没炼制过的,只怕我们……”一味从没炼制过的丹药,又岂是那么随便就能炼制出来的?一个控制不好,解药也能变毒药,他们可不敢拿师尊所命当试验。

    唐心听了不由的拧了拧眉,很难吗?以他们炼丹师的品阶还无法炼制?

    其实她并不知,并不是所有的炼丹师都有她那般诡异得令人羡慕的天赋,别人想要炼制一味丹药,可是在经过反复的试炼记住火候控制一些时间,才能炼制出来的,哪像她,随便的一味丹药到了她的手里,一次不成,再炼两次便可以成功了。

    “唐师妹,他们确实是不敢炼制的,哪怕你配出了药材,可以他们如今的炼丹师品阶,让他们去炼制一味不曾炼制过的丹药,成功率几乎是不可见的,实在没有办法的话,请别的宗门的炼丹宗师来,如果是宗师的品阶,反复炼制几次应该会成功的。”上官海棠建议着。

    “这样啊!”她想了想,便对他们几人道:“那就我来炼制吧!省得麻烦。”说着,便走上前,对他们说:“你们峰的药材放在哪?带我去找一些。”

    几人闻言,皆愣了愣,就连上官海棠也不禁问道:“唐师妹会炼丹?”她是炼丹师吗?怎么可能?

    唐心扫了他一眼,却没说话,只是那神情分明就是在说,我不会炼丹我会开这个口?

    “唐师姐,这、这边来。”几名炼丹师怔愣过后,迅速的回过神,带着她往放药材的地方走去。

    半人时辰后,几名炼丹师面色复杂的将唐心挑出来的药材放到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看着上面摆放着的六十几味药材,他们动了动嘴唇,看着那一派悠闲一脸淡然的女子,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怎么说。

    任谁都知道,药材越多,炼制的丹药就越难,他们本以为也就只会十几味药材,谁知捡了半个时辰,竟然有六十几味的药材,这样的丹药,岂是他们炼丹出来的?而且,只怕,就算是炼丹宗师也没能轻易炼制出来,唐师姐,她行吗?

    看到那六十几味药材,在一旁候着的上官海棠也闪了闪神,看向了唐心,目光带着一丝的惊讶。她能炼制六十几味药材的丹药?似乎从她进了玄清宗,就没学过炼丹,难道是她以前学的?可以她的实力修为,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在炼丹修为上如此天赋?

    “那个,唐师姐,用我的炼丹炉吧!”其中一名炼丹师连忙将自己的炼丹炉拿了出来,他的炼丹炉在几人中算是较好的,虽然有些不太相信她能炼制出来,但怎么说,他们也得拿出最好的炼丹炉来,他们师尊的炼丹炉拿不到,也就只能勉强用他们的了。

    唐心看了看那炼丹炉,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这一处是他们平时炼丹的地方,周围倒也没什么多余的东西,就算有,也被丹徒清理了,她上前,打开丹炉看了一眼,便退后几步,手掌运起五行火焰点燃了炼丹炉,不过就是一道六十几味的丹药罢了,她还无需动用本命火源,五行火焰便已经足够了。

    一旁的几人退开看着,见到她熟练而自然的动作时,眼中纷纷闪过一丝诧异,再看着她将那些药材放进丹炉之中,看似随意,没有前后之分一般,却是看得他们心惊不已。稍懂炼丹的人都知道,一味丹药是否成功,各方面都不能出差错,就是在先放哪一味药材上面也不能有错,而看她的样子,却是那样的随意,随意到有时拿起一株药材后,想了想,又放了下去,拿起了另外的一样药材丢进炼丹炉,这样的炼制手法,真的是前所未见,令他们错愕万分。

    原本还觉得她也许真的会炼丹的几人,看到她那有些乱来的丹药顺序后,却是瞪了瞪眼睛,眼中难掩失望之意。怎么可能会炼制成功?这样的炼制手法压根就像是在弄着玩的,他们还真的是对她抱了太大的希望了。

    上官海棠轻轻一叹,摇了摇头,走到一旁坐下,让一名丹徒给他送来了一杯茶水,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本书,端茶在那里边喝着茶,边看书,那模样,就是对唐心的炼丹不抱任何希望了,权当看着她炼着玩的。

    “你说,唐师姐真的会炼丹吗?”一名炼丹师呐呐的问着身边的人。

    “看她动手倒是挺熟练的,不过,我可没见过谁那样乱丢药材进去。”

    “就是,你看她有时拿起一味药材后,想了想,居然又放下去,拿了另外的一味药材,有的药材在我们看来本应该提前放进炼丹炉的,她却留着后面,真不像是会炼丹的。”

    “唐师姐进了我们玄清宗似乎也没炼制过丹药,她不懂倒也正常,毕竟她的修为提升得那么快,怎么可能在炼丹上面有所突破?我估计她顶多就是刚接触炼丹不久,手法衣纯熟,但却对丹药的制作一窍不通。”

    “嗯嗯,言之有理,要不然,六十几味的药材她怎么会让我们只有炼丹师品阶的来炼制?”

    几人压低着声音在议论着,而那边,唐心听着他们的话,却只是笑了笑,并没多说,反而将注意力放在炼丹炉上面,一味药一味药的加了进去,看着药材被燃烧,冒出了缕缕药香,控制着火候,不紧不慢的等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因为她用的是五行火焰,并非本命真火,炼丹的速度要比平时慢上很多,原本守在一旁看着的几名炼丹师早就不知去哪里忙了,而上官海棠也不知换过了几杯茶了,谁也没怎么将她的炼丹放在眼中,只想着,她既然想炼着玩就由着她吧!反正她高兴就好,至于解药,他们便是得让别的宗门的炼丹宗师来炼制。

    然,直到几个时辰之后,一股浓郁的药香飘散在炼丹峰上时,那原本各忙各的几名炼丹师这才寻着药香而来,就连上官海棠也放下了手中的书,目光带着诧异的看向那不远处在忙碌的人。

    轰的一声,呼的一响,火焰熄灭了,炼丹炉也被打开了,唐心站在炼丹炉前,取出了里面炼丹的丹药看了看,由于不是用她的真龙鼎,也不是用本命真火,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并没有丹纹,也只能算是普通的上品丹药罢了,而其中还有几颗是中品的,见状,她挑了挑眉,越发的相信,自己的真龙鼎和本命真火还真是直接影响到她的炼制成效。

    “唐、唐师姐,是、是你炼丹成、成功了吗?”几人跑了过来,面带收愕结结巴巴的看着那站在炼丹炉前面的白色身影。

    唐心将目光从丹药上面移开,看了他们一眼,道:“嗯,解药炼好了,你们拿着喂你们师尊服下,因为他们身体的关系,服下解药后次日后醒,不过身体的恢复估计需要十来人。”她将丹药递给他们。

    其中一人颤颤的接过,看着那色泽明亮的丹药,他们咽了咽口水,看着她的目光难掩震惊和不可思议:“这、这是上、上品丹药!”

    “还有几颗中品的,不过给你们师尊用,还是用上品的好,剩下的几颗留着吧!可以当一般的解毒丹用,反正也没害处的。”她笑了笑,看向上官海棠,见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似在打量着什么一样,便问:“怎么?很是奇怪我会炼丹?”好看的唇角勾了勾,迈步往前走去:“走了!”声音一落,便已经迈不往峰下而去。

    上官海棠将手中的书收入空间,连忙跟了上去,留下了身后还没回过神的几人。来到唐心的身边,他一直则端详着她,好半响,见她面容淡然,唇角始终带着淡笑,并不将他的目光放在眼里,这才一叹:“唐师妹,你真是一个神秘得让人无法窥透的人啊!”

    “既看不透,又何须探究?上官师兄只要不是我的敌人,那我是什么人,于上官师兄又有何关呢?”她朝他看了一眼,道:“我要回去休息一下,上官师兄莫要再跟着我了。”

    上官海棠停下了脚步,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在想着什么,好半响,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前面,他这才再度迈步往前走去,漫步走在宗门内,看着规规距距的众名弟子,想到了昨日她震摄人心的手段,以及与她有关的以往事情,再到今日她那随手便可炼成的丹药,眸光越发的幽深着。

    唐明月,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虽然说他不会成为她的敌人,但,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越是与她接触,越是觉得她神秘莫测,越是想要去了解她。

    回洞府的唐心,却是在心下轻轻一叹,炼丹峰几位峰主的毒倒是解了,只是她师尊的千年引又当如何?一睡千年,却是她目前还没找到办法可解的一味药。

    “小姐。”竹衣见她回来,面带笑容的迎了上来。

    “竹衣,可有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东西?”她露出一抺笑容,看着前面的少女,不显眼的她,却有着一出手色的厨艺,倒是让她吃上瘾了。

    竹衣甜甜一笑,道:“有的小姐,你先坐一会,马上就有得吃了。”她虽然不知小姐何时归来,不过总会做着一些吃食等着,因为她跟在她的身边倒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

    “嗯。”她在洞府外面的石桌边坐下,看着前面的怡人的风景,心情也渐渐的放松下来,拿出了空间的酒,喝了一口,灵酒暖和着身体,也舒服上着身体的疲劳,她眯了眯眼,感受着轻风拂过脸颊的温柔,不多时,便见竹衣拿着东西出来,摆放在桌面上。

    “小姐,你尝尝,这是薄饼,可以包着这些菜吃的,这里有大葱,配着沾一些酱,味道很好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摆好几样食物。

    唐心看了一眼,笑了笑,走到一旁洗了洗水,这才道:“你倒是花心思了。”这种吃法在这大陆上倒是少见,不过以前她却是见过的,也吃过,只是好久不曾吃了,如今再见,倒也多了几分的胃口,当下,自己动手,用那薄薄的饼卷起了大葱,又夹了一些配菜在里面,包了起来,沾了沾那小碟子里面的东西,吃了一口,酥脆的感觉和丰富的口感在口中漫延而开,有肉的香味,也有大葱的香味,还有带着丝丝酸辣的酱味,在这会吃起来,还真的很是令人胃口大开。

    “不错,简单却口感丰富,甚合我口胃。”她吃了两卷,这才笑说着,看着面前的竹衣,她示意道:“坐下吧!”

    “啊?”竹衣一怔,愣了愣,傻乎乎的看着她。

    “呵呵……”她轻笑着:“坐下,陪我聊聊天。”

    “喔,是。”竹衣连忙应着,在一旁坐了下来,却显得有些拘束,毕竟这样同坐一桌,于她而言是不合规距的,尤其与她坐在一起的,还是如今宗门中最出风头最让人敬畏的人。

    见她紧张,唐心笑了笑,便问:“竹衣在宗门有几年了?”

    “回小姐,有十年了。”

    “可想修仙?”

    竹衣一怔,看着她,咬了咬唇,道:“想,可是……”她们是侍候的人,也是下人,哪里有资格修仙?而且,她们都可以说是与仙缘无缘的普通人。

    “你跟着我的时间虽然不长,不过倒也尽心尽力,为人低调本份,也没什么花花心思,我倒是挺欣赏的,跟在我身边但凡尽心尽力的人,我都不会亏待。”说到这,她笑了笑,从空间中取出了一瓶丹药来,放在桌上,道:“这个是给你的,可以帮你凝聚灵气,只要你能凝聚灵气,那么,便可以开始修炼凝聚诀了。”

    竹衣激动的看着她,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眼眶红了红:“小、小姐……我、我真的可以、可以修炼吗?”

    “怎么不可以?有时,很多的事情,取决于你的毅力和信心。”她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酒,站了起来道:“好了,我要去休息,谁来了也不要打扰我。”说着,便迈着脚步往洞府里面走去。

    竹衣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在眼中打滚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她颤抖的伸着手将那瓶丹药握住,护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