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8 震摄人心

    这话一同,一时间,台上台下众人的目光全朝那名峰主看去,有惊讶于他的大胆,竟然敢当面这样驳大长老的话,也有看好戏的,想知道他既然站了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如何收场。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唐心原本敛着眼眸,并没有抬头看向众人,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而此时,她在听到那名峰主的话后,也抬眸朝那人看去,淡淡的扫了一眼,又敛下了眼眸,静立着。

    大长老此时抿着嘴,黑沉着脸,目光中蕴含着怒火直视着他:“林峰主这是什么意思?如今宗门是怎样你身为一峰之主不会不知道,这名弟子如此放肆,你竟想护着他?”越说火气越大,他怒目扫了林峰主一眼,厉声喝道:“来人!把那名弟子拿下!”真真是反了!他就不信,今日治不了他们!

    “谁敢!”

    林峰主厉喝一声,那两名刚要上前的弟子不禁脚下一软,眼中有着一抺胆怯,毕竟,他是一名峰主,实力那样强大,他们如果真的听令上前,只怕……

    看到周围没有弟子上前,几名长老又怒又羞,而那林峰主和那名弟子却是眼中难掩得意倨傲之色,饶是台下的广场的众人,看到这僵持着的一幕,也不禁看了看大长老几人,又看了看那林峰主他们,就在众人以为,没人敢上前拿下那名弟子时,一道清雅的声音却是在这时传出。

    “既然无人代劳,那就由我来吧。”

    一袭白衣的唐心抬眸看向前方,清冷的目光一片的幽深,绝美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浅笑,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在这寂静的一瞬间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在众人错愕惊讶的目光中,她迈步走上前,看向了那脸色铁青的大长老几人,笑道:“几位长老,你们是宗门长辈,确实犯不着出手教训底下的弟子,不如,就由弟子代为处理吧!”

    淡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与几不可察的淡漠与冷情,那语气很是随语,让那一旁的几位峰主听了,也不由的朝她看了过去,更别说低下突然间炸开锅的众名弟子了,而几位长老则在怔愣过后,定定的看着她,便道:“嗯,你师尊是宗门中的表率,峰下的两名亲传弟子也是门中姣姣之辈,由你来处理,也是再好不过。”说着,他扫了那一旁的林峰主一眼,哼了一声,便退到一旁,也不再理会他们。

    他相信,以唐明月的手段与处理方法,一定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得很好的,他们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成了。

    这时,唐心看向那名弟子,露出浅浅笑意,问:“这位师弟,以下犯上,不遵宗规,你可知罪?”

    一开口,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单刀直入,让众人都怔了一下。这样的问话,谁会承认?而且,那名弟子有林峰主护着,此时更不可能说他有错或者有罪了。

    相对于众人的不解,傅凌天和上字海棠两人则朝唐心看了一眼,他们知道,她不会只为是简单的这一句问话。

    “哈哈哈!唐明月,就算我不遵宗规又如何?就算我以下犯上又如何?我敬重的只有我师尊,你口中的以下犯上,与我又有何干!”他大笑着,声音铿锵有力,下巴微抬起,挑衅的看着她。

    闻言,唐心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只是,眼中却是依旧清冷一片,毫无笑意,她看向那男弟子身边的林峰主,问:“林峰主,你也如此认为吗?”

    林峰主看着她的目光,不知为何,心头有些惊虚,甚至是不敢对上她那蕴含着威仪的目光,但,只是一会,他便稳下了心神,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顿了顿,沉声喝道:“唐明月,你不过就是成峰主的亲传弟子而已,我贵为一峰之主,你一个小小弟子,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宗门有难,哪怕是一介外门弟子,只要能帮的,自然不会推辞,如今门主不在,师尊昏迷,有的峰主闭关未出,有的则下山历炼,剩下的却全名哲保身,有的还兴风作浪,我身为亲传子,此时不站出来,更待何时?”她唇角微勾,语带嘲讽的道:“莫不是,林峰主以为,如今宗门内还不够乱?堂堂修真宗门,当真无规距便可成方圆?”

    这一次,她的声音蕴含着灵力,清晰的传入了底下众名弟子的耳中,隐隐的,似感觉到那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一般,她的语气虽不重,但,话却很重,这一段话中,她指责了他们身为峰主却只顾着自己,不管宗门内乱,不将宗门长远放在眼中,更指责林峰主纵容几下弟子兴风作浪,以下犯上,这些话,说不重,可真的计较起来,却可以毁了一名修仙者的一生。

    因此,她此话一出,有的低子羞愧的低下了头,也有的还在低声呢喃着,也有的不以为意,更有的更睁着眼看着台上的一幕,他们想看看,这个唐明月,到底想怎么做?想知道她将如何力挽狂澜的摆平如今宗门的内乱。

    被一个小辈这样指责着,林峰主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红,双眼似要喷出火来一般,怒视着他,好半响,这才咬牙切齿的道:“我倒要看看,你一介小小弟子,将如何来与我堂堂峰主对抗!别以为你是成峰主的亲传弟子我就不敢动你,惹怒了我,你会后悔莫及的!”

    听到他的话,唐心仰头哈哈大笑出声,就在众人怔愕于她那狂放而洒脱的大笑声时,却突然间那抺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闪动,几乎是一瞬间便将那被林峰主护着的男弟子扣住,一拉,带到了一旁。

    “啊!”

    那名男弟子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声,他的修为不低,可刚才他竟然连反应过来都没有就被扣住了,连带的所站的位置也移了一下,此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就这样一搭,几乎可以说是没怎么用力的,可一股骇人的威压自身后传来,心,不由的轻颤着,双腿一软,整个人竟是无法克制的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惊恐之色。

    那名男弟子这一跪,底下的众名弟子皆哗然一声哄叫了起来,而那一旁坐着的几名置身事外的峰主,此时则眯了眯眼,打量着那抺飘逸绝尘的身影,他们知道,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震摄住了那名弟子,让那名弟子无法克制的跪了下去,这样的威压,如果换作是在任何一名峰主身上弥漫而出,他们不会惊讶,而此时,那样雄厚而摄人的威压却出现在她的身上,就不得不让他们惊讶了。

    要知道,那名弟子是林峰主峰下的弟子,实力可说在精英弟子中算顶尖的,哪怕是宗门第一人傅凌天也无法单凭威压便让那名弟子毫无抵抗力的跪下去,由此可见,这个叫唐明月的女子是多么的不简单。

    看到自己的弟子被她扣住押到一旁,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浑身颤抖,林峰主的脸色也是一脸的难看,目光阴沉了下来,盯着前面的唐心:“你到底想做什么!”

    唐心看了他一眼,唇边的笑意一敛,清冷的目光看向了台下广场的近万人,蕴含着灵力气息的清冷声音在这时带着一股凌厉与威严的传出:“但凡是我玄清宗的弟子,都给我听清楚了,从今日起,如有不遵门规以下犯上者,如同此人!”声音一落,她出手便废了那名浑身颤抖着的弟子一身的修为。

    “啊……师、师尊救……救我……”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唐心下手太快,甚至,快到让众人无法反应过来,谁也没想到她一出手便是废了那名弟子的一身修为,看着那名弟子一身修为被废,浑身抽搐着在地上惨叫着,众人皆抽了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容颜清冷的绝色女子,这等雷行风厉的手段,竟然是出自于她的手,该死的让人震惊,该死的震摄了众人!

    “你、你竟敢!”

    暴怒的声音从那林峰主的口中喝出,下一刻,蕴含着雄厚气流的掌风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唐心袭去,然而,唐心只是冷冷的看着,并没有动,反倒是那站在一旁的傅凌天和上字海棠身形一闪,挡在了唐心的前面,替她接下了那林峰主的攻击。

    “砰!”

    气流声的碰撞在台上散开,发出砰的一声重响,双方被气流击退了几步,迅速的退后到一旁。那一旁坐着的几名峰主几乎在他们出手时,身体一僵,挺直了腰背,目光紧紧的看着他们。

    “你们竟敢跟我动手!以下犯上!”林峰主阴沉着脸,负在身后的拳头紧紧的拧起,青筋浮现。

    傅凌天和上官海棠两人看着他,前者抿着嘴,没有开口,后者则露出一抺笑意,道:“林峰主,唐师妹也是为了宗门好,你若不护着那名弟子,不就没事了吗?”

    唐心瞥了地上那在抽搐着的男弟子一眼,继而看向了那不远处的林峰主,冷声道:“林峰主,你实在不配成为宗门峰主,宗规不可废,宗门内乱不可不清!而你,则是第一个要清理的!”

    “哈哈哈……”

    林峰主听到她的话,仰天大笑着:“好个轻狂的女子!就凭你们敢拿我怎么样!”厉喝声一出,铺天盖地的威压瞬间经销出,覆盖住了整个台上,强大的威压一经散开,台上的众人都感觉到气息的变化,就连那靠近台下地方的一些弟子,也不禁心头大惊。

    她迈步上前,目光直视着他:“长老他们也许想着息事宁人,却不想助涨了你们的气焰,我,却从来喜欢干脆和解决事情,你身为一峰之主,纵容弟子作乱,欺压同宗门弟子,抢掠宗门中财物,种种事情,已经让你无法翻身,就算今日我不收拾你,他日门主归来,也势必不会饶了你,既然如此,我何不拿你来以正宗规?”

    她想对林峰主出手?

    这个念头,震惊了所有的人,那一旁的几位峰主此时眼中尽是掩不住的震惊之色,不敢置信的盯着那抺飘逸出色的白色身影,而台下,众名弟子听到她的话,一个个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就凭你?”林峰主冷哼一声,一脸轻蔑的看着她。

    唐心勾唇一笑,目光中闪烁着摄人的光芒:“我亲自将你拿下,交由执律院处理!”声音一落,浑身的灵力瞬间撮起来,随着她灵力的涌动,她的周身之边那股气息似乎也随着变动着。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傅凌天和上字海棠则退向了一旁,虽然他们也有些担心她能否拿下林峰主,但,听她话中的自信,再想到她可以越级击杀,也许,林峰主于她而言,还并不是一个劲敌,他们还是且在一旁看看再说。

    “这、她对战林峰主?可有胜算?”大长老有些担忧的看着唐心,压低着声音问着身边的傅凌天。

    “嗯,放心吧!她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傅凌天开口说着,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上官海棠没开口,但眼中却是浮现着兴奋与期待的光芒,他想看她动手很久了,他想知道,她的战斗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出色?真真如传闻一般?可以越级击杀?

    “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林峰主厉声喝着,他认为,唐明月就算再出色,实力也比不上他,一介小小弟子还犯不上他动用兵器,当下,便只是手掌凝聚掌风,提起一身气息,身形一闪,朝前面击去。

    见此,唐心身形也在这一刻开始称动,她同样没有用兵器,而是与他一样徒手战斗,两人身上都有着一股强大的气流在涌动着,空气中呼啸着的气刃利如锋利的刀剑,吹刮在身上,竟能剌得皮肉丝丝剌疼。台上两人的战斗,掌风相击,拳头相向,每一拳的挥出都是蕴含着骇人的内劲威力,砰砰砰的撞击声,以及空气中利刃拂过的咻咻声在这倘大的场地里,清晰可闻,因为此时,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的人,全都屏起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尤其是林峰主手底下的弟子,在看到久战之下,唐心竟然不落败时,更是又惊又惧,心头甚是担忧。如果今日他们师尊赢了,那么,在门主未归之前,估计也还没敢再对他指指点点,可如果输了,不仅他们师尊不好过,就连他们的日子只怕也不过好啊!所以此时,他们是衷心的希望他们师尊能赢,可看台上那两人的架势,却是让他们一颗心全揪了起来。

    “砰!”

    一声重击响起,众人只见,那抺白色的身影以着诡异的速度一拳击中了林峰主,就在林峰主脚下踉跄往后退去之时,却又见她一手一扣,竟是凌空将林峰主整个人摔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台面上,与此同时,夹带着凌厉风刃的一脚正准备往被摔在地上还一脸震惊的林峰主胸口踢去,也就在这时,林峰主猛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地一滚,迅速的避开了她的攻击,这一回,一跃离开,他迅速退后几步,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把长剑,怒视着那前面步步逼紧的白衣女子。

    “好你个唐明月!今天,我非要你把命留在这台上不可!看杀!”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他手中的利剑如同渡上了一层光芒一般,原本黯淡无光的利剑瞬间锋利无比,丝丝寒气弥漫而出,尤其此时,在他的灵力运用之下,那剑尖之处还迸射出一股雄厚的剑罡之气。

    杀气凛冽,杀机腾腾!这一刻,任谁也看得出林峰主是想取了她的性命!

    唐心眯了眯眼,唇角微微上扬着,勾起了一抺诡异的弧度,下一刻,她心念一动,一把长剑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中,几乎没有特意的去注入剑中的灵气,她便抬手以手中的利剑挡下了那朝她而来杀气腾腾的一剑,两剑相碰,刹那间迸射出一股火花,铿锵的声音伴随着凌厉的剑罡之气也在两人间弥漫而开。

    “咻!”

    这一幕,让退到一旁的台上众人心口一提,也让台下广场众名弟子心头狠狠的一震。那是唐明月啊!她是一名女子,她进宗门的日子也不过半年,半年的时间竟然有了这么神速的进步?当初,他们还记得她出现在荷花池时,成峰主问她的品阶,当时她也不过才是仙帝巅峰,如今,如今竟然能与分神期的林峰主交手而不处于下风?这、这一幕,他们就这样亲眼看到了,她狠厉的手段,凌厉而摄人,哪怕对手是林峰主也没有一丝的留情与胆怯,相反的,步步逼紧,让他退无可退,甚至,到最后还把兵器也拿出来了,虽然眼下林峰主还没输,但,他们知道了,事实上他已经输了,已经输给了他的对手,输给了那个叫唐明月的女子。

    果然,没多久,他们就看到战斗中的两人几乎将整个台都给掀了,而此时,林峰主身上的伤已经好几处了,还在渗着鲜血,相反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却依旧如初,一滴鲜血也不沾,一丝狼狈也不曾出现,那些曾经跟着成峰主和唐心他们一同出门历炼的精英弟子和另外和九名亲传弟子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的心情都忍不住的澎湃起来,只感觉一股势力在胸口中翻滚着,再一次的见识到她的强悍,再一次的见识到她的强大,再一次的见识到她的雷行风厉,而这,让他们敬佩不已,让他们打心底尊崇着。

    “锵!嘶!啊!”

    利剑落地的声音,锵的一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那林峰主倒抽一口冷气和痛呼的声音,两人的速度都极快,他们只能来得及看到林峰主手中的剑落地了,而他握剑的手则垂落在身侧一旁,此时正滴着鲜血,而唐心明手中的剑,此时却是架在他的脖子处,正冷冷的看着他。

    “林峰主,你输了。”她提醒着,清冷的目光直视着他。

    林峰主一咬牙,脖子就要往那架在脖子上的利剑一抺,这样的屈辱,让他无法让宗门中抬起头来,输给了她,他心愤难当!只想一死了之!

    然,唐心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就在他一动时,她手中的剑便借势一收,同时施了一个束缚术将他捆了起来,又封住了他身上的灵力,这才对早已经呆愕在一旁的几位长老道:“长老,他就交由门主回来后处理吧!不过眼下,得好好看着,就交给执律院的管事吧!”

    “好、好好。”几人此时根本不知说什么,只是一脸呆然和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一旁的傅凌天和上官海棠见她轻易的便将林峰主击入了,更是暗暗的轻呼出一口气。而那坐在一旁的几位峰主此时却是目光带着复杂的看着唐心,想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便将清冷的目光扫向了那前面民呆若木鸡一般的众名弟子,她在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看到了震惊,看到了敬畏,看到了尊崇,而这,正是她想要的,只有震摄住他们,宗门的内乱她才能迅速的管理好,而宗门的弟子对她,才能不敢有任何意议。

    “宗门的规距,相信各位都不陌生,如果被逐出宗门的,清一律废去一身修为!永不再收!”清冷的声音一顿,目光扫向那寂静下来的众名弟子,冷声道:“哪些去座峰搜刮东西的,在今日尽数还回去,已经被你们毁掉用掉的,以金币补上,从明日开始,如果我看见还有不遵宗规的弟子,以强凌弱的弟子,一律严惩不贷!”

    “听清楚我的话没有?”她冷冷的问着,声音中带着浑天而成的威仪。

    “听到了。”高低不一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杂乱。

    “我听不见!”

    “听清楚了!”这一回,众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大声的回应着,一双双的目光紧紧的看着台上的那名白衣女子,唐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