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7 管束!

    不过一会,便见众人全在地上痛呼着,翻滚着,原本还得意洋洋的面容此时尽显苍白与痛楚。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看到这一幕,那院外围着的众人看向唐心的目光顿时就变了,他们原本就听说她不是简单的人物,不知从何而来,突然出现在宗门之中,却能直接成为内门弟子,而且在极短的时间里还成了成峰主的亲传弟子,这样的人物,又岂是一般人可以随便得罪的?

    如今看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让众名弟子哀嚎连连,更是心惊,对她又是敬畏又是尊崇,强者,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令人尊崇敬佩的。

    而一旁的洪权胜和杜棋则怔怔的看着她,洪权胜倒是回神回得快,迅速的来到她的身边,没个正经的扬起的笑脸冲着她嬉皮笑脸的道:“唐师叔!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又救了我一回了,这救命之恩当是以自相报,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人了。”说着,还朝她眨了眨眼睛,只是,那微肿的脸再配上那副神情,却是古怪得很,让人见了都忍不住的喷笑出声。

    唐心嘴角一抽,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杜棋,道:“把伤处理一下,如果下回有人敢对你们动手,就给我还回去,打不过,就找我。”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是透着一股冷意与威仪,她的话一出,周围的众人名弟子看向洪权胜和杜棋的目光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她言下之意,便是说他们两人是她的人了,谁敢跟他们过不过,得罪的,便是她唐明月了,估计,今日之后,就算有人想找他们的麻烦,也得掂量掂量了。

    “知道了。”洪权胜喜上眉梢,冲着一旁那还呆愣着的杜棋眨了眨眼,见她还愣着,便上前拉过她,对唐心道:“唐师叔,我们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说话吧!”

    “嗯。”唐心点了点头,瞥了地上的众人一眼,便与他们两人往外走去,来到了一处清幽的小道上,几人在草地上坐下。

    “唐、唐师叔。”杜棋好半响才缓过神来,诺诺的唤了一声,看着她的目光有着尊崇。在半年前,眼前的她还唤着她师姐,半年后,她却是唤着她师叔,她的成长,真的好快。

    唐心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从空间中取出了药给他们两人:“擦一下吧!现在宗门乱成这样,到处都是欺压的事情,到处都是以拳头武力论强大,我刚回宗门,这一天看下来,也是惊讶不已,刚刚去了炼丹峰,那里也是乱成一团。”

    两人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拿着那药擦了擦嘴角和微肿的脸,感觉到那股冰凉在脸上散开,原本火辣辣的地方缓和了一些,便也开口道:“现在都这样,宗门里太乱了,有的见无法约束,便下山去了,也有的峰主闭关未出,现在这事,门主又没回来,也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听说唐师妹回来了,特意来一见,唐师妹,许久不见,近来可好?”一轻清雅的轻笑声传来,几人听到那声音,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着锦衣蓝袍的男子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放于身前,迈着优雅的步伐往这边走来。

    “上官海棠?”唐心挑了挑眉,这个与傅凌天的名声一样响亮的男子,她也只在挑洞府那天见过一面,后来倒也不曾见过,没想到他倒寻来了。

    “唐师妹还记得我,海棠甚是欢喜。”他露出一抺儒雅的笑容,如星辰般的双眸,闪亮的看着她,迈步走向,来到她的面前,也学着她的样子,盘膝坐下,与她面对着面。

    看着面前坐下的男子,唐心眸光微闪了一下,问:“你最近一直都在宗门里?还是下山了?”

    “不久前接了个任务下了山,前两日才归来,一听唐师妹回来了,便过来见见你,没想到……”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转,眼中划过抺幽光:“短短几个月,唐师妹进步如此神速。”是的,她,让他很是惊讶,听闻她归来了,他不由的想来见见她,看看几个月的时间,她的修为有何进展,而且宗门最近又乱成这样,她又是何种心态和目光在看待着这宗门的事情,却不想,让他震惊的是,她的修为竟然提升得这样的快。

    如果他没记错,他记得,当日她出现在宗门时,似乎,还只是一名仙帝巅峰的修士罢了,如今,却已经是……

    “碰巧遇到机缘罢了。”她淡然的笑着,看着他,道:“上官师兄是宗门里的姣姣者,如今宗门这副模样,上官师兄难道没有点什么看法?”

    旁边的洪权胜两人一听,心下有些讶然,看向唐心,又看向上官海棠,隐隐的猜到她想说些什么,只是有些诧异于她的胆大,毕竟,宗门里,还有长老他们在,就算宗门里内乱,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宗门的弟子出手治乱,而她开这个口,莫不是想要整顿?

    “呵呵,唐师妹果然是聪明人,与我想到一块去了。”上官海棠毫不意外的笑了笑,道:“我等身为玄清宗的弟子,宗门之乱,又岂可袖手旁观让别的门派看了笑话?虽然说门主如今不在,但,长老们已经放了信号让门主回来,相信再过不了多久,门主自会归宗,而在此,我确实是想要集聚宗门的精英弟子和亲传弟子们,配合着各峰峰主,把宗门清顿一下。”

    唐心眸光微闪,定定的看着他,突然间站了起来,轻弹身上的白衣:“我已经让人请了几位长老去主峰,既然这样,上官师兄不妨一道去看看吧!”

    “好。”有些异讶于她的雷霆手段,毕竟,她才刚回来,却已经着手宗门的事,确实是让他惊讶,当即,也站了起来:“我便与唐师妹一道去看看,说起来,也许久未见傅师兄了。”

    洪权胜和杜棋见了,也跟着站了起来,道:“我们也去。”

    “走吧!”唐心看了几人一眼,便迈步往主峰而去。

    另一边,几名长老和执律院的长老和主事在听到说竟然是记成峰主座下的亲传弟子请他们前去时,第一个念头想的便是傅凌天,于是,他们几人商量了一下,便也一道前去,可到了那峰上时,从傅凌天那漠然的神情中才知道,似乎,叫他们来的不傅凌天,当下一个个都干瞪着眼。

    “怎么回事?不是傅师侄叫我们来的吗?”一名长老开口问着。

    “傅师侄?你师尊怎么样了?最近有没好点?”另一名长老则转而问着成峰主的身体状况。

    傅凌天看了几人一眼,依旧用着那淡漠的声音道:“我师妹今日回来,帮师尊看过了,说是中了千年引。”声音一落,便敛下了眼眸,没再说下去。

    “千年引?怎么会?这不是禁止炼制的古老药物吗?成峰主怎么会中了那样的药?”一名长老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岁数,见多识广,不可能没听说过千年引这三个字,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个不被炼制的药物竟然会面世,而且还让他们宗门中最为出色的峰主都不小心中了那药。

    “她能诊得出来,可有办法解?”一名沉默着长老眼睛微亮的看着傅凌天,毕竟,当日他们让炼丹师们为成峰主诊断,可却无人能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成峰主的那名弟子竟然知道,莫不是说,她的医术很是高明?

    “师妹没说,但,她说会想办法。”傅凌天说着,看向了一旁的三名记名弟子,道:“是师妹让你们请几位长老过来的吧?她可有说何时归?”

    几人见他问个话,当即恭敬的道:“唐师姐说她一会便归,想来,应该就快回来了。”

    “那丫头请我们来做什么?”另一名长老开口说着,看向了另外的几人,而旁边的几人,却并没有开口,而是各自思忖着。

    “咦?那丫头来了,嗯?那不是上官海棠吗?怎么他也来了?”一名长老看到那出现在不远处的几人,尤其是在看到前面的两人时,眼睛一亮,那两人真真好生出色,女的飘逸绝尘,男的清雅出众,而且两人还是绝对的实力派修士。

    听到他们的话,傅凌天也朝那几人看去,看到上官海棠与唐心一起来时,眸光微闪了一下,目光盯着他看了一会,便移开了,落在旁边的那抺白色身影身上。

    “见过几位长老。”几人齐齐一行礼,继而抬头看向了他们。

    “嗯,无须多礼。”几位长老摆了摆手,不甚在意的说着,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问:“是你请我们来的?是有何事?”

    唐心迈步走上前,来到几人的面前,开口道:“敢问几位长老,可知门主最快何时归?”

    一句话,却把他们给难倒了,门主在外,谁知他到底何时能归?再说,就算是看到信号,只怕要回来也得花不少时间,这时间的问题,他们还真不好说,只是,顿了顿,几人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便问:“你问这做何?”

    唐心微微一笑:“我今日归宗,却不想,几个月前还宗规甚严的玄清宗,短短的时间,竟是乱成一团,宗主外出未归,峰主有的闭关修炼,有的下山离峰,也有的重伤昏迷,宗内弟子竟到峰中抢掠东西,互相欺凌,着实令人震惊,虽我说只是一小小弟子,但,见宗门如此,却也于心难安难道几位长老就想因门主未归,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宗门内乱?被别的宗门看笑话?”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是听得几位长老羞愧万分。

    她说的事情他们自然知道,只是,却无法实施,因此才让宗门里乱成了一团,可这,他们又有何办法?这宗门内的弟子,不是有着一些峰主罩着,就是背后有着强大的势力和家族,他们罚轻了,他们却视规距如同虚设,罚重了,却又不好跟他们身后的家族和势力交待,着实是难为他们。

    而傅凌天听了她的话,敛下的眼眸抬起,朝她看去,问:“师妹想整顿宗门?让宗门恢复原来模样?”

    “师兄认为如何?”她看着他,问着。

    沉默半响,傅凌天这才吐出了一个字:“难。”

    是的,想要整顿宗门,让宗门内的弟子规规距距的行事,恢复原来的状况,确实是难,还是极难。因为如今主事的人都几乎不在,真正管事的人一个也没有,而且,有威摄力的人没出现,这个时候,除了门主站出来之外,无论是谁,只怕都不会有人心服口服,更不会有人去听从宗门之令,因此,想要整顿,让宗门恢复如常,只一个字,难。

    闻言,唐心却是轻轻的笑了笑,目光扫向那一旁的几名长老:“几位长老觉得呢?”

    几人闻言,也不禁拧着拧眉头,道:“确实不易,如今除了门主之外,只怕,无论是谁站出来,也无法令宗门的人信服,要不然,我们几人也不会如此束手无策了。”说着,几人不禁轻叹了一声。

    听到这话,她唇边的笑意越发的加深了,看向众人,道:“难?不难,有心,便可做到。”见他们听了她的话后,脸上浮现愕然的神色,她再度开口,道:“本来我一小小弟子,是不必费心这事的,但,宗门内乱,峰主中毒,以及我师尊重伤,这些事情只怕都是有所牵联的,如果我没记错,再过半个月,便是门派之间的切磋,虽说是切磋,但,天界几个宗派表面和睦,可谁又能说,他们不会趁着这个时候生事?如果什么事情都等到门主归来,只怕到时就算是门主归来,也做不了什么,因此,我建议,尽快整顿宗门,让宗门恢复原来的模样,几位长老乃宗门之长,自然责无旁贷。”

    听着她的话,众人一脸的怔怔然,可怔愕过后,却是一脸的凝重,因为,他们知道她说的不无道理,门派之间哪有长久的和睦?此时若不多加防备,只怕待惊觉时为时已晚,而且,宗门会在这会出事,确实让他们不得不担忧。

    “那依你之言,此下,应当如何?”一位长老当即问着,心中隐隐的有些期待,期待着,她的意见与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们记得,门主曾说过,此女,绝非泛泛之辈,饶是他活了几百年,也不曾见过一人与她那般的令人无法窥透,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一定的不可能。

    “明日让宗门的弟子全集合起来,不遵守宗门规距者,严惩不贷!”她微仰着头,目光直视着前方,清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仪,浑天而成的王者气息,尊贵异常,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着,及信服于她。

    傅凌天和上官海棠两人的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一身白衣的她,在她说话间,那眉宇间的神采与自信,还有那股浑天而成的威仪与尊贵的气息,竟是是他们感觉到她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就仿佛,她生来本就是凌驾于九天之上的神女,风华万千,令人仰望敬畏又震撼着世人。

    除了他们这几人,并没有多余的人知道,他们都在商量着什么,又说了些什么,但,几人中,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他们潜意识的以她为首,以她的话为令,听她的安排而安排……

    直到,次日,清晨,宗门的钟声响起,一声声的敲响着,震得众人心头发慌,也让原本各散懒的众名弟子心神一震,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起身往宗门集合之地走去。凡是宗门的弟子,自然知道,宗门的钟声响起是为召集号,一声声的钟声从高处传来,回荡在宗门的每一个角落之处,整整,九道钟声,当九道钟声落下之时,集合之地已经聚集了上万名弟子,这里,包括了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只是,外门弟子却站在另一处较远的地方罢了。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响起九道召集钟声?”

    “也不知是谁敲响了钟声,这大清早的,到底想做什么?”

    “宗门这几个月来都没敲过这钟声,怎么就今天敲响了?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能有什么大事?现在宗门里乱成这样,还能有什么大事?”

    “咦?你们快看,各峰的峰主都出来了,除了那些闭关的之外,剩下的几个都出来了。”

    “嗯,执律院的人也都来了,到底是怎么了?看那架势,怎么感觉有些不太一样?”

    “能出什么事?宗门门主又不在,以往主持大局的成峰主现在又昏迷着,眼下宗门里就沿个能主事的,而且其他的峰主有的不想管事的直接闭了关,有的下了山,今天这样也不知是谁在闹,到底是想干什么?”

    “别吵了,快看,几位长老也来了,咦?那是上官师叔和傅师叔他们,他们两人倒是很少见出现,这会也来了,旁边那个白色衣裙的不是成峰主的亲传弟子唐明月吗?她不是下山历炼了吗?什么时候也回来了?”

    倘大的广场中,站着近万名弟子,数之不久的众人,一眼扫去,看到那一个个冒着的脑袋,以及那一个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弟子。因为最近几个月没怎么管,内弟弟子在宗门中便也不穿宗站衣服,竟穿起了他们平时里的锦衣华服,如今一眼看去,还真的乱七八糟什么颜色都有。

    几名峰主坐在一旁的座位上,看了几名长老一眼,虚行了一礼,便也没怎么搭理。几位长老也没去理会他们,而是由大长老走上前,在底下众人的目光中,用着蕴含着灵力气息的声音说着话。

    “众弟子听着,无规距不成方,门主下山未归,成峰主又昏迷着,还有一些峰主闭关,一些下山历炼,如今宗门可说是一团乱,我们几人为宗门长老,实在是愧对门主重托,放任着这么久不管,今日敲响宗门的钟声,召集众名弟子在此,是想告诉你们,从今日起,如果谁不按宗门规距行事,一切严惩不贷!尔等可听明白!”

    蕴含着灵力的声音回荡在宗门的每一个角落,清晰的传入了众名弟子的耳中,听到这话,众人皆是一愣,继而有的更是嗤笑出声,紧接着,原本还静寂着的广场更是如同热闹菜市场一般,全在底下议论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些较为嚣张的弟子更是当面出言嗤笑。

    “长老,你莫要说笑了,眼下宗门何人来主事?宗规又由何人来执行?执律院的人不早被人打趴了吗?剩下的那些人也想管着我们?我们的师尊又没说我们什么,我们又为何要听令于你?想要堂堂内门精英弟子,久学成才,如今这般自在行事,才是我辈风格,说什么宗门宗规?那已经是可有可无之物,各位师兄师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挑衅的声音带着张狂,那名弟子似乎不惧于几位长老,就那样扬声大笑着。台上,后面的几位长老眯了眯眼,厉声喝道:“你是哪个峰下的弟子?精英弟子?就你这样也配成为我玄清宗的弟子么!”

    闻言,那男子一怒,当即提气一跃而上,上了那台上,微抬起下巴,一脸得意的道:“我乃青河峰林峰主的弟子!更是大家世族里的贵公子,如今不配成为玄清宗弟子了?”

    “放肆!”厉喝声从大长老的口中传出,他眯起了眼,黑沉着脸,一脸威严的怒视着他:“这便是你一小小弟子对宗门长老的态度?以下犯上!来人,给我拿下!”

    “你敢!”

    “我堂堂玄清宗大长老,有何不敢!”

    就在厉喝声下,两名执律院的弟子上前要将人拿下时,却传来了一声压抑着怒气的声音。

    “大长老,劣徒虽不才,却也是我林某人的弟子,大长老想要发威,又何必挑我青河峰的人下手!”原本坐着的一位峰主站了一起,一脸的怒容,来到那名弟子的身边,明显的便是要护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