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 宗门之乱

    出了洞府,她往峰下而去,边走着,边思忖着,师尊出去是为了什么事?怎么会中了千年引?以他的修为又是何人能伤得了他?宗门突然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是巧合?还是阴谋?

    “啪!”

    “怎么?不服?你再瞪!我看你再怎么瞪!给我打,狠狠的打!”

    巴掌掴落的声音伴随着咒骂声传入她的耳中,一声声的咬牙的闷哼也伴随着那巴掌和拳头的声音而传出,她微微一拧眉,这里是他们的峰下,怎么会会有人这里闹事?还打弟子?短短几个月,宗门内就已经乱成这样了吗?

    往前走着,这才看见,在峰下那地方,七八名男弟子把两男一女按在地上,拳头和巴掌如雨点般落下,那被打的三人咬着牙,硬是不哼出声,只是噙着一双愤怒的眼睛盯着那七八名男弟子,看到那几名男弟子和那被按在地上的三人,她的脸色微冷,原因无他,只因,那七八名男弟子中,有四人是另外几个峰主的亲传弟子,而剩下的几个则是精英弟子,那被按在地上的三人,却是她师尊的记名弟子。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今日,这些人若是欺别人,她倒是可以不管,但,欺他们峰中的人,而且还被她遇见了,这样的事情,却是不能不管。

    “给我打!狠狠的打!”其中一名男弟扬声喝着,未了,自己还亲自上前踢了地上的男子一脚。

    “都给我住手!”

    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这让那几人都不由的一怔,抬头朝她看来,当看到一袭白衣清雅出尘的女子迈步走来时,几人眯了眯眼,而被按在地上的三人脸上皆浮现了怔愕,继而是羞愧。

    “原来是唐师妹啊!唐师妹,听闻你下山历炼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名亲传弟子露出了一抺笑容,双眼泛着幽光的看着那清雅出尘的女子。

    唐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视线落在那被按在地上的三人身上,见他们身上一片脏乱,脸也被打肿了,嘴角还带着血丝,在她的目光下,三人略有躲闪,微垂低了头,不敢对上她的目光。

    “还愣着做什么?虽说你们只是师尊的记名弟子,但,师尊的弟子,又岂是能任人欺压的?别人伤你们一分,你们就要还以十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只是,她说出来的话,不仅让被按在地上的三人怔住了,错愕的抬起了头,也让那一旁的七八名男子一脸的怔愕,盯着她,像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一般,未了,一个个仰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唐师妹,你莫不是以为,就凭他们三人也配成为我们的对手吧?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们了。”轻蔑的语气,不屑的眼神,扫向了那被按着的三人。

    然而,唐心并不看他们,而是将目光落在那被按着的三人身上,看着他们三人一脸的愤怒,一脸的不甘,一脸的羞愤,到最后,一咬牙,挣扎着挥开了那身后按着他们的几人,拳头一拧,挥向了前面的男子。

    “砰!砰!砰!”

    “嘶!啊……”

    三道拳头击落的声音伴随着几声痛呼声传出,那七八名男子本就没将三人放在眼中,更没想到他们三个记名弟子竟然敢对他们动手,一时间也没去注意,可就因为这样,竟然被三人的拳头击了个正着。

    “该死!你们想找死是吗?好,今日,我便成全你们!”几个被揍的男子怒喝出声,挥手就朝他们三人袭去,而在这时,唐心双手一动,几个束缚术瞬间袭出,将他们七八人捆了起来。

    “嘶!唐师妹!你做什么!”被束缚术捆住的几人不可置信的瞪着那一旁站着的唐心,不敢相信她竟然敢跟他们作对,而且还出手用束缚术将他们全捆住了。

    唐心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了的能量气息从衣袖中袭出,将那七八人拂倒在地面上,她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迈步走上前,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仪,道:“我师尊的人,可不容许别人随意欺凌,你们若在别处胡闹也就罢了,偏偏在我们主峰之下,今日若不教训你们,岂不是让人笑我们峰无人?”清冷的声音一落下,她瞥了那一旁的三人一眼:“还不动手?他们刚才是怎么对你们的,全都给我还回去,有仇不报非君子,日后若这般没用,别说是我师尊门下的人。”

    三人一怔,愣愣的看了她半响,猛然回过神来,眼睛一亮,当即应道:“是!”铿锵有力的声音带着一股兴奋,三人心中的热血被激了起来,心头因她的话而澎湃着,此时,得她令下,三人齐齐上前,一手揪住他们的衣襟,一手蕴含着一股灵力狠狠的挥下。

    “你们敢!”

    “有何不敢!”三人回以一记蕴含着内劲的拳头,拳头重重的击落,那几人怒喝的声音更是被咽了下去,取而出现的是一声声的闷哼和痛呼声。

    “我们师尊不会放过分你、你们……啊……”

    唐心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人挥着拳头狠揍着那七八人,束缚术之下,他们就算是有灵力,也无法自行解开,就算是有灵力护体,此时三人蕴含着暗劲的拳头却也能将他们伤得不轻,直到,一阵狠揍之后,那七八人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面,她这才走上前,来到了几人的身边。

    “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是宗门的弟子,今日,绝不会只是如此简单。”说话间,她手一挥,解了他们身上的束缚之术,这才对身后的三人道:“回去上点药,如果有人欺你们,打不过,就回去搬救兵,师尊虽然倒下了,可不是还有我的师兄吗?”说完,便没看那愣住的三人,转身迈步离开。

    三人看着她离开,愣了半响,相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还没缓过来的几人,这才迅速跟上了她。

    前面的唐心见几人跟来,停下了脚步,回头问:“你们跟着我做什么?不是让你们回去上药吗?”

    三人微垂下了头,没有回答她的话。唐心见状,便道:“也罢,跟着来吧!我正好要去炼丹峰看看。”说着,便迈步往前走着,而身后的三人一听,心中一喜,迅速的跟了上去。

    不知为何,从刚才她的出现,以及她的出手相护,都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他们还记得第一次相见时,他们的态度并不友好,甚至还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却不想,在他们三人被欺凌时,是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且还出手帮了他们,也许,她是冲着他们是师尊的记名弟子才帮他们,但,无论如何,她都是帮了他们,而她的那一番话,更是让他们心中羞愧万分。

    他们虽然说打不过他们那些真传弟子,但好歹也跟了师尊好些年了,就算真的动手,他们也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可却因为惧于他们身后的势力而不敢动手,因为他们师尊如今倒下了,也不知何时会醒,更担心那几人的师尊会因为他们而前来惹事,因顾前顾后,才不敢动手,也只有任由他们相欺。

    而她的话,却是让他们知道,就算师尊倒下了,她和傅师兄也会护着他们,护着他们的座峰,不会让人随意欺凌他们峰的弟子。不知不觉间,跟着她来到了炼丹峰的山脚下,看着前面的那抺白色身影停下了脚步,他们也停了下来,因为此时看到十几名弟子正从炼丹峰上下来,那些人说说笑笑,不知在说着什么,但有的手中却是抛着几个药瓶,直到走近了,才隐隐听清他们的话。

    “我早就说过来看看炼丹峰有什么好丹药了,你们偏不听,这不,看,这些可都是以前不曾拿到的,我就说是他们藏起来了,拳头一逼,瞧,不还得乖乖的拿出来吗?”

    唐心听了他们的话,不由的,眉心一拧,好好的一个宗门,怎么一乱,就乱成这样了?

    “咦?这位师妹,你是哪个峰的?”那十几人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唐心,顿时眼睛一亮,朝她走了过来。

    唐心淡淡的看着他们,视线在他们手上的药瓶上扫了一圈,道:“你们以拳头到炼丹峰拿取丹药?”

    “呵呵,师妹,你听到了?不错,这些东西可是以前不曾发给我们的,现在宗门乱,这些丹药不拿也是白不拿,不仅仅是你们,其他峰的人都去炼丹峰拿东西了,你们几个可是来晚了,好东西都让人拿完了,剩下的也就是那几个半死不活的人罢了。”

    唐心敛下了眼眸,道:“你们是宗门的弟子,既然知道宗门如今有难,又怎么可以趁机生事?”

    “师妹,现在整个宗门的弟子都这样,规距也得有人管着才能算规距,宗规也得有人盯着才会生效,现在宗门内,人人自危,谁管这事啊!再说,宗门门主又下山,不知何时归,成峰主又倒下了,剩下的峰主有的也不知因何时离开了,也有的依旧坐镇山峰,可这宗门这么大,谁管这些事?咦?不过,师妹,你看起来很是眼熟,你是哪个峰的?”说到这,那男子盯着唐心瞧,越看越觉得眼熟,却又记不起她是哪个峰的弟子。

    “成峰主座下,唐明月。”她看了面前的十几人一眼,迈步走上前去。而身后的三人则迅速跟上。

    “成峰主座下,唐明月?对了!她就成峰主不久前收的那个弟子,听说她原本是下山历炼去了,怎么突然回来了?那次的收徒大典我远远见过她一面的,没想到这会倒碰了个正着,还真别说,这唐师妹真是清雅出尘,宗门里的女弟子,还真没几个比得上她。”为首的那名男弟子喃喃的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当唐心来到炼丹峰时,看到的便是那十几个丹徒正忙着收捡周围的被扫落的一些药材,他们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有被揍过的伤,有的走路还一拐一拐的,有的嘴角还带着一丝鲜血,而那几个品阶并不高的炼丹师,此时则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喃喃的说着不知什么话语,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走近他们,他们几人猛的抬起头来,怒视着前面的唐心几人,大声的咆哮着:“滚!都给我滚!你们还想做什么?还觉得抢不够吗?这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你们还想做什么!滚!马上滚!滚出我们炼丹峰,滚出去!”

    看着他们红着眼眶,如发疯一般的怒骂着,神情激动,愤恨不已,她不禁心下一叹,好好的一个宗门,怎么短短时间里就弄成这样了?这些人,一个个都受了不少的打击吧!

    “我是成峰主座下的弟子,唐明月,刚历炼回来,听说炼丹峰的几位炼丹师都出了事,便过来看看。”说着,她声音一顿,见他们几人紧拧着拳头,没再朝她怒吼,这才道:“我对医术略有研究,想看看他们如今怎么样,你们带我去看看吧!”

    听到这里,不仅时下几个丹徒停下了手朝她看来,就是那坐在地上的几位炼丹师也怔愣的的抬起头看向了她,见她面带淡然,眼底却是一抺认真的神色,不像是在说笑,想来,她并不是来他们炼丹峰抢东西的,于是,便收起了戒心,垂低下了头,道:“连我们也看不出师尊所中所药,你又有什么办法?”

    “他们在哪?”

    闻言,几人相视了一眼,顿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看向唐心,道:“你随我们来吧!”便转身往后面走去,见状,唐心对身后的三人道:“你们不用跟着我,在这里等着吧!”这才跟着前面的几人走去。

    “没想到炼丹峰成了这副模样。”三人中,那女弟子此时也忍不住的唏嘘着。

    “现在宗门内乱,如果我们峰里不是有傅师兄,也会一样。”较年长的那人开口说着,继而低下了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如果门主回来了,也许,事情就不会太糟糕了。”另一人叹了一声,也开口说着。

    另一边,唐心跟着那几人来到了一处洞府中,进了洞府,来到了一间房中,看到了那里躺着的人。其中一名炼丹师开口道:“这位是我大师傅,他是一名丹圣期的炼丹师,只是,我们查不出他们怎么回事,与另外几位师尊一样,他们现在都无法开口,但意识还在,只是身体很是虚弱,有时一昏迷便是一天。”

    唐心上前,给他把了把脉,又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半响,这才道:“另外几人都一样吗?”

    “嗯,看着症状都一样,他们在这边,要不,你也来看一下吧!”说着,便带着她往另外的两个房间走去。

    唐心进了另外的两个房间,也替他们把了把脉,检查了一下,这才起身外出,来到外面,对他们道:“他们三人的症状确实是一样的,应该是接触了一种名叫金蔓藤的药材所致,只是,这种药材虽有毒,以他们对药材的认知,想必也是应该知道的,但,他们却中了毒,而且,这种毒是与金蔓藤的毒是相汇合的,可以说,他们还中了另外一种药,才导致他们出现了这样的症状,给我点时间吧!他们的问题应该不大的,只要知道所中的那一味药是什么,便可以解了他们身上的毒。”

    “当真?”几人又惊又喜,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知道。

    “嗯。”她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们记得他们当天都接触过什么,跟我说一下,也许,我可以早点找出问题所在。”

    “好!”几人连忙应着,与她来到外面,一边将当日他们师尊在忙的事情告诉她,包括他们所接触的药材和灵药,以及当天所炼制的丹药,都一一说了。

    一个时辰后,唐心和三名记名弟子一起走下炼丹峰,到了峰下,她看向身后的三人,问:“宗门的几位长老现在怎么样?还有执律院的人呢?”

    几人一怔,继而道:“几位长老倒没什么事,他们最近只是呆在主殿中,并没有出来,而执律院的长老虽然有意整顿宗门那些乱惹事的弟子,可犯事的太多,事情处理不过来,而且就算罚了,他们放出来后又会继续惹事,已经不将执律院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一些峰主还会庇护他们的弟子,这才让执律长老很无奈。”

    闻言,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帮我跑一趟吧!把几位长老和执律院的长老和主事请到我们主峰上去。”

    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几人还是点了点头,应道:“好。”说着,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她顿了一下,便迈步往前走着,打算去看看洪权胜和杜棋他们。洪权胜倒是不必担心他会混不下去,那家伙是一个极度精明的人,吃亏的事情是绝对跟他扯不上关系的,倒是杜棋,也不知怎么样了,还有她回来还同回洞府,宗门里闹成这样,她的洞府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想到这一件件的事情,不由的拧起了眉头。

    “放开!砰!”

    “混蛋!你敢跟我动手!”

    “给我打!好好的教训他!”

    “砰砰……嘶!啊……”

    当唐心来到杜棋所在的院落时,看到的便是那混乱的一幕,院外,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弟子,院内,却是混乱一片,十几名精英弟子围着洪权胜和杜棋两人动手,以多欺少,少的那方,自是狼狈,而周围,看热闹的弟子虽多,虽看到洪权胜两人被打得一身的伤,心下不忍,却也不敢去管这闲事。

    这一路走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少见了,可当看到他们被打,还弄得如此狼狈,唐心的脸色也不禁沉了下来,越发的觉得,宗门如今不处理好,只怕是不行的了,宗门内的问题,哪怕在这个时候没人出来管,也应该让人约束着,不能再放任着下去了,否则,这里面得乱成什么样?

    几个月前与几个月后的宗门,几乎是两个区别,这让她心中也冒起了一把火,真想整顿一下这里面的歪风邪气,她就不相信,在杀鸡儆猴之后,宗门的规距还会无人放在眼里!

    “都给我住手!”

    一声清喝传出,她冷冷的注视着那前面的十几人,此时的她,站在众名弟子之中,一身白衣,风华难掩,浑身弥漫着一股摄人的威仪,她的声音一出,周围的众名弟子迅速的退后了一步,给她让出了一条路来,不少人都认得她是在成峰主的亲传弟子,也知道她与洪权胜和杜棋两人走得比较近,此时看到她出现在这里,众人更是好奇,她会怎么做?

    “原来是唐师叔啊!”为首的一名弟子转过身来,看到她时,有一刹那的怔愣,继而又是一笑,看着她,道:“唐师叔有事吗?我们正在切磋,这应该不打扰到唐师叔吧?”

    双手被反扣着,身体被按弯了腰,嘴里尽是鲜血的洪权胜抬起被打肿的脸来,看到唐心,冲她一笑,这一笑,却是异常的难看,难看到让唐心皱起了眉头:“才一会没见,居然就弄成了这副模样,真没用。”声音落下的同时,她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袭出,轻易的便拂退了那几名扣着洪权胜的人。

    转而看向杜棋,她问:“没事吧?”她的身上虽有伤,却没洪权胜严重,但,那微肿的脸,却仍让她沉下脸来。

    “谁打的?”她眯起了双眼,清冷的目光扫向了那十几人。那十几名弟子在她的目光之下,一步步的后退着,眼底浮现了一丝惊慌,毕竟,她的强悍,他们是知道的,能被成峰主收为弟子,试为,又岂是一般人可比?

    “不说是吗?那就一起受罚!”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丝厉色,随着她声音的一落下,手中的银针袭出,射中了他们身上的痛穴,一时间,十几名弟子不约而同的惨叫出声,在地上打滚着。

    “嘶!啊……唐师叔……饶……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