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 归宗!

    慕容府上下,原本以为活不了多久的慕容老爷,竟然在几日后醒过来了,消息一经传开,慕容府中有人喜,也有人愁,而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回的慕容老爷子在知道是唐心救了他后,顾不得还虚弱的身子,便让慕容玑扶着他亲自去拜谢。舒悫鹉琻

    “唐公子。”慕容玑扶着他父亲来到清辉园,园中,见那几名身着黑衣的男子正跟那白衣公子不知在说着什么,见他们来了,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他们看来。

    欧阳修几人退到唐心的身后站着,看着慕容玑他们父子,视线掠过慕容玑后,落在那老爷子的身上,见他的脸色虽然苍白,气息却已经好转,刚刚他们正跟主子说,这慕容老爷子已经没事了,唯恐掺杂到慕容府的事情当中去,正商量着离开呢!

    “唐公子,我是特意来多谢你的,唐公子的大恩,我慕容府定不会忘记,若是他日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定当不会推辞,在这,请受我一礼。”慕容老爷子推开了慕容玑,朝唐心郑重的行了一礼,因心怀对唐心的感激,他以我自称,礼数上,更是敬重万分。

    见此,唐心唇角微扬,上前扶起了他,道:“慕容老爷子言重了,既然慕容老爷子已经无大碍,我们也差不多要离开了,正好就此拜别。”

    “唐公子要走了?”慕容玑一怔,看向了面前的人。

    “嗯,我们还有事在身,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些时日了,自然得回去了,慕容老爷子的身体已经逐渐恢复,只要好生调养,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闻言,慕容玑深深的看了唐心一眼,对他父亲道:“父亲,您身体刚有起色,不宜走动太久,这样吧!我让人送您回去,唐公子这里我会亲自送他们。”

    “好。”慕容老爷子点了点头,看向唐心道:“唐公子,好生保重。”

    唐心笑着回以一礼,便看着两名护卫走了进来,扶着他往外而去。

    “唐公子今日就要走么?真不多留几日?”

    “不了,早走晚走也是要走,何不现在走。”她笑了笑,道:“相信接下来的日子里,慕容府会有些麻烦,听闻慕容府中有老祖一位,我想,慕容公子不妨让令尊请一请这位老祖,如若不然,以如今慕容府的现状,指不定还真的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言尽于此了,慕容公子,后会有期。”她拱手一礼,便迈步往外走去。身后的六人则迅速跟上。

    慕容玑见状,眸光微闪,看着几人的身影,便也迈步跟了出去。韦河众人已经在前两日便离开了,而今这里,也就剩下唐心和欧阳修几人了,几人行,倒也一身轻松,到了慕容府的外面,唐心停下了脚步,回头对慕容玑道:“慕容公子,不必送了。”

    “慕容玑在此多谢唐公子提点之情,珍重。”他拱手一礼,看着前面的白衣公子。

    唐心笑了笑,便带着欧阳修几人离开,渐行渐远,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前……

    城外,唐心看着他们几人道:“你们也回去吧!把我交待的事情查清楚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去找你们,嗯,如果有很紧急的事情想找我,也可以派人送信到玄清宗去,我在那里名为唐明月。”

    “是,主子多保重。”几人微怔了一下,沉声说着。

    “去吧!”她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几人见状,这才朝她行了一礼,转身飞掠离去。

    看着他们几人离开,她看着周围的景色,轻轻的一叹:“要是两个小家伙也在这边就好了。”说着,摇了摇头,迈步往另一个方面走去,可就在她走没多久,却感觉到身后有人追了出来,浓郁的杀气扑面而来,几乎是瞬间便将她包围在其中,感觉到那股凌厉的杀气,她停下了脚步,挑了挑眉,扫了那些突然出现的修士一眼。

    “你们是什么人?拦我去路,有何事?”她看着那从众名修士当中走出的那名中年男子问着,神情不亢不卑,不见一丝惧意,反而举止言行间,透着一股淡然与慵懒。

    “便是你救了慕容家的那个老家伙?”那中年男子眯着一双阴狠的目光盯着唐心,威严的声音有着一股上位者才拥有的威压。

    听到这话,唐心心下一阵了然,原来是因为慕容家的事情而找上她的。连她今日离开也知道,看来,他们是派了人盯着慕容家的现状了。笑了笑,她道:“是我救了慕容老爷子,那又如何?”

    “能解了那老匹夫的毒,治好他的伤,你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若是愿意归我西门家,为我西门家所用,那么,我们将以礼相待,奉为贵宾,若不能为我西门家所用,下场只有一个!杀无赦!”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威胁与利诱皆用上了,此时,若是不从,那么下场便是死!

    然而,唐心听了他的话后,却是轻笑出声:“呵呵……”她好笑的看着这中年男子,轻笑一声后,她玩味的看着他:“看样子,你是西门家的当家家主了?西门家与慕容家在这城中可说是两大巨头,势力相当,两家也同样有老祖坐镇,而且,似乎听说,西门家的老祖与慕容家的老祖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盘的,多年前一战,落得个两败具伤,莫非,沉寂多年,又打算重新出手了?”她笑了笑,看着他阴沉着的脸色,声音一顿,道:“只是,你们两家的恩怨,拉上我,又算是什么意思?堂堂百年世家的家主,竟然亲自带人在半路拦我去路?西门家主倒是看得起我啊!”

    “这么说来,你是不愿归顺于我西门家了?”

    “区区西门家族,我,还没放在眼里。”她微抬起了下巴,眸光带着挑衅的光芒,看着那前面的西门家主。此时,她虽孤身一人,但气度非凡,浑身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威仪与自信的气息,饶是那西门家主见了,也不禁眯起了眼,暗忖着,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今日,他不肯归顺于他们,更是不能放着他离开!

    “既然不肯归顺,那便杀了!”阴测测的声音夹带着冰寒的狠厉与杀气,他的声音一落,周围的十几名修士咻的一声瞬间出手,手中利剑猛的朝唐心袭去。

    一句话,轻易的便决定了唐心的生死,那西门家主负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那目光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似乎,并不觉得面前的白衣公子可以从他手底下的修士手中活命,然而,他的淡定维持不了多久,那脸色就骤然一变。

    只见,原本负手静立的唐心在周围那十几人攻击向她时,突然动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阳光下泛着森寒的光芒,手起刀落,血溅当场!她的身法和手法都很快,几乎快到无法捕捉到,只看到她独自一个人穿梭在那十几名修士当中,凡她经过的地方,必倒下一名修士,十几名实力并不算弱的修士,就这样毫无悬念的被秒杀了,至死,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双双的眼睛瞪着大大的,惊恐的看着前言,直到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咻!砰!”

    最后的一名修士倒落在地,十几具尸体倒落在唐心的脚下边,空气中,浓郁的鲜血气息在弥漫着,而那些倒在地上的修士,他们的尸体上,不是喉咙处被划破了就是胸口致命处被一刀剌穿,很是干脆利落的身手,狠厉非常,一击必杀,看得那不远处的西门家主脸色顿变。

    “你……”惊骇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内心中,如同掀起了无法压抑的波涛的般,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竟然手起刀落,轻易的便收割了十几条性命而且还鲜血不染白衣!那样的身手,快而狠厉,太不可思议了!他不是只是一名医者吗?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

    “西门家主,你还想拦着我吗?”她握着手中的匕首,匕首上,还滴着点点鲜血,触目惊心,也异常的骇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见过不少场面的西门家主当即便沉下了脸,皱起了眉头,眼中的轻蔑之意已经收起,取而出现的是凝重之色。拥有这样的身手的人,又岂会是一般人?而且此人还精通医药,就更断然不可能是默默无闻之辈了,只是,在此之前,他确实不曾听说过有一个这样的人物出现。

    “你惹不起的人。”她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拿出一块布将匕首上面的鲜血拭擦干净,这才将匕首收了真情为,迈步往前走去。

    皱着眉头的西门家主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见他收起匕首,迈步离去,他眯了眯眼,手掌暗暗的凝聚一股灵力气息,眼底掠过一抺狠厉的杀气,下一刻,身形一闪,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抺白影击去:“受死吧!”这个人太过诡异,他断然不能放他离开!

    唐心往前走着,脚下步伐不紧不慢,似乎没感觉到身后凛冽的杀意一般,直到那道攻击就要击中她的背后,她才突然间一闪身,瞬间移到了对方的身后,一掌击向了对方的背后。

    “咻!砰!”

    “嗯!”

    凌厉的掌风掠过,只听砰的一声,手掌夹带着掌风击向了那西门家主的身体,下一刻,只听前面那人闷哼了一声,整个身影踉跄的往前扑去的同时,一口鲜血也从口中喷出。

    nbsp;“噗!”

    鲜血洒落,点点溅开,没入了地上的泥土之中,那西门家主脸色大变,猛的回身的同时,正想直起身子,却感觉到胸口的剧痛传来,身子一挺起,像是有什么被撕裂了一般,嘴角又渗出了鲜血,脚步再度踉跄着,一手捂住了胸口,往后倒退了几步,双目死死的盯着前面步步逼紧的唐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她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的往前走去,看着前面那人一步步的往后退着,目露警惕之意,她勾起了唇角,笑了笑,只是,笑意却是不达眼底:“西门家主,背后偷袭,你说,我应该回以怎么的一个大礼?”

    而此时,因听了唐心的话,察觉到了那话中的杀意,心,竟不由自主的一颤,生平第一次所感觉到的惊惧,竟然是来自于一个这样的小子,一个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小子,却是将他逼入了绝境,如果在此之前,有人说他也会有这样的一天,他绝对不会相信,但现在……

    “惧了?”看着他惨白着的脸色,看着他双腿竟在颤抖着,她不禁嗤笑一声,轻蔑而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想不到堂堂西门家主,竟是个胆小怕死之辈,只不过,杀一个像你这样的人,还真的是污了我的手。”看着他微不可察的轻呼出一口气,她又勾了勾唇角,冷笑着:“不过,若不给你点教训,岂不让你以为我好欺?”声音一落,她身形瞬间一闪,下一刻,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扣住了他的命门。

    “你、你想做什么……”命门被扣,他浑身僵硬着,无法动弹半分,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了下来,让他无法反抗半分。

    “做什么?当然是废了你。”清冷的话语透着冷意,只见她手一动,一手拍向了他的天灵盖,一时间,只听惨叫一声,浑身的灵力猛的外泄而出出,原本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的西门家主,竟在灵力外泄后迅速的衰老,变成了六七十岁的老者,随着唐心的一甩手,他整个人也无力的跌坐于地面,趴倒在地面上,身体颤颤发抖。

    看了前一刻还威风凛冽气势汹汹的对着她的人变成了这副模样,她冷笑一声,道:“记住了,有的人,是你绝不能惹的,若是惹了,后果,你无法承受!”衣袖一甩,不再看地上的人一眼,便迈步离去,留下了身后那一地的尸体和血腥,以及那个趴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到最后又昏迷过去的老者……

    一切,又似乎随着她的离开而变得平静,只是,唐心并不知道,因为她废了西门家的当家家主,当那西门家的老祖赶来时,看到那死去的十几人和被废的当家家主,彻底的被激怒了,将人带回西门家后,更是直接奔向了慕容府找他们算帐,险些掀了整个慕容府,到最后还是因为惊动了慕容府的老祖,因他的出面两人似乎又大打了一场,最后才停歇下来,而那位进入了天界百强榜的西门老祖也因怒气难平而发出了一道追杀令,追杀那姓唐的白衣男子。

    相对于这边的混乱,唐心却是恢复了本来容颜后御剑回到了玄清宗,一出门便是几个月的时间,她自己也没想到一耽搁便会是这么久,进了宗门,意外的碰见了洪权胜。

    “我的姑奶奶,你可终于回来了!”洪权胜快步的朝她走了过来,忙道:“你怎么一出去就这么久?你知不知道宗门里出大事了!”说着,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不禁朝周围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他们这边,连忙压低了声音:“快,一边走,我跟你说一下。”

    见他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的挑了挑眉,问:“出什么事了?说吧!”

    “不久前出现的万古金光,你看见没?”洪权胜边走边问着。

    她眸光微闪,道:“嗯,看见了,怎么了?”

    “怎么了?你竟然不知道?天界一直都有传,万丈金光,重现天界,仙者至尊,金莲圣主,因为金光现,现在天界各处的人都知道金莲圣主出世了,纷纷在寻找他的下落,我听说,我们宗门门主也下山去了,就为了去寻那金莲圣主,还有的就是你师尊半个月前回来了,只是不知怎么的弄得一身的伤,如今昏迷不醒,宗门内门主不在,宗门的几位峰主又因为手底下的弟子的事情闹了起来,现在宗门可说是一片乱。”

    她皱了皱眉,问:“我师尊现在怎么样?宗门的炼丹师没帮他看一下吗?还有我傅师兄呢?有他在,应该不会放着师尊昏迷着的。”对于傅凌天的为人,她还是信得过的。

    “问题就在这里了,宗门的高阶炼丹师也不知怎么回事,一个个都病得下不了床,连他们自己也无法为自己医治,又怎么可能去医治别人?而剩下的一些炼丹师品阶较

    低,却是查不出问题所在,现在宗门里看着是一片平静,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罢了,内里已经乱成一锅了。”他继续压低着声音说着。

    “怎么会突然这样?宗门里出了这样的事情,门主怎么就放心出去?可有派人找门主回来?”

    “似乎是发了信号了,只是不知何时归,先别说了,你去看看你师尊先吧!”

    “嗯,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问:“宗门里出了这么多事,你和杜棋还好吧?”

    “我们虽然是门中弟子,却不属于任务一峰,几峰之间的事情也不关我们的事,只是,几个峰的弟子却是经常比斗,一个不小心就是弄得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眼下也没个管事的出来说,就这么由着他们去。”

    “我先回峰里看看我师尊,晚点再找你们。”说着,便提气飞掠而行,往主峰掠去。

    她回到主峰,直接往她师尊的洞府而去,来到洞府处,看到傅凌天抱着剑站在外面,微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一般,她走过去,唤了一声:“傅师兄,我回来了。”

    突然间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傅凌天猛的抬起头来,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连忙迎了上去:“师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刚回来,听说师尊出事了?现在怎么样?”

    “你进来看看吧!”他看了她一眼,便带着她一同进了洞府。

    洞府里面的一间房间里,床上,只穿着白色中衣的成峰主昏睡着,气息微弱,脸色暗淡无光,她看了一眼,便走上前,把了把他的脉博,半响,问:“傅师兄,你给了什么师尊吃?”

    闻言,傅凌天眸光一闪,看了她一眼,继而道:“是续气丹,因为眼下无人能为师尊治疗,我又正好有一颗续气丹,便让师尊服下,宗门时的炼丹师也不知怎么回事,全下不了床,我已经让人去请别的宗门的炼丹师前来相助了,只是,师尊当日回来也是撑到了极限,我这阵子为他续气,却也只能让他还有口气在。”

    她叹了一声,道:“师尊不仅内伤严重,而且还中了千年引,只怕治好内伤容易,要让他醒来却有点难了。”她没想到,把脉脉出来的竟然是,他的身体里有千年引的药,那可是一种极偏的药,怎么会流出来的?又是什么人调配的?意欲何为?

    “千年引?那是何物?是毒吗?我没在师尊的身体里察觉毒液。”傅凌天眉头微拧,看着昏迷着的师尊,心下复杂万分。

    “不是毒,却是一种让人沉睡不醒的药,这药听说是没有解药的,中了千年引者,会一直沉睡着,无知觉。”说着,她看向傅凌天,道:“师尊的内伤我可以医治,只是这千年引……”

    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傅凌天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先帮师尊治好内伤,保住性命最重要,至于那千年引,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不可能制出了这样的药却无药可解,宗门长老已经发了信号让门主回来了,门主见多识广,也许他知道也说不定。”

    她点了点头,从空间中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了她师尊的口中,让那丹药顺着喉咙滑下后,又以灵力运行,让那丹药的药效早点挥发出来。

    “师兄,不必太担心,师尊会没事的,我去炼丹峰那边看看是怎么回事,师尊这里就劳你多照顾了。”说着,起身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