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 妙手回春

    “如何?”她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惨白着一张脸的人,那人原本指着她的手此时已经诡异的垂落着,似乎,被折断了。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你、你竟敢……”锦衣男子惨白着脸,嘴唇颤抖着,只是,这回却不敢再指向面前的白衣公子,而是厉目怒瞪向慕容玑:“这就是你带回来的朋友?慕容玑!马上把人给我轰出去!”

    慕容玑看了他一眼,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来人!”声音一落,不知从何处跃下来两名黑衣男子,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

    听到他的话,锦衣男子面上一喜,挑衅般的看着唐心,可,他脸上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听到慕容玑接下来的话后,转而化成了愤怒与狠厉。

    “把大公子请出去!”

    “是!”两名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直接上前对锦衣男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大公子,请。”

    “慕容玑!你敢!”

    两名黑衣男子见状,当即一左一右将他架了出去。旁边的众人一见,一个个面面相觑,看着目光锐利而蕴含着威压的慕容玑,原本到嘴边的话却是不敢说出来。

    “几位兄长,也请你们到外面等会。”慕容玑看向了另外的几人,语气平淡,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好,我们倒要看看,六弟请回来的这人到底能不能把父亲医治好,六弟,你要知道,如果父亲出了什么差错,你要承担的是什么后果。”其中一人眯着眼阴测测的看着他,冷笑了一声,衣袖一甩,便也迈步往外走去,剩下的几人见状,也跟着冷哼一声,迈步走出。

    “把房门关上,在外面守着,谁也不准进来。”慕容玑扫向守门的两名中年男子。

    “是。”两人应了一声,这才将门带上,守在外面。

    唐心看了那些人闹了一回,目光看向慕容玑,带着几分的玩味:“看来,慕容公子在府中的说话权还是居于人上的。”

    “让唐公子见笑了。”他说着,这才上前,将他父亲翻过身去,让他露出背后来,继而,站在一旁,对唐心道:“麻烦唐公子了。”

    唐心走上前,看了那后背一眼,拿出几根银针在后背的几个穴道上扎了几下,便见所扎之处,浮现了一抺原本不曾出现的漆黑,她将银针拔出,见手中的银针泛着漆黑的光芒,她眯了眯眼,道:“不仅内伤很重,而且还身中两种毒,如果不是这两种毒在抗衡着,估计早死了。”

    “需要什么药材?我让人马上准备。”

    唐心来到桌边坐下,一旁的慕容玑将他父亲盖上被子后,当即拿出笔墨纸放在他的面前。见状,她挑了挑眉,看了他一眼,拿起笔,沾了沾墨汁,在纸上写下了二十几种药材的名称,道:“把这些药抓齐了,两碗水熬成七分,你父亲身体里两种毒,这药只能缓冲,至于解毒的药材,我会给你准备好。”

    “好。”他将那药方接过,唤了一声:“叶,你亲自去抓药,亲自熬好了送来。”

    “是。”一名黑衣人闪身出现在他的身边,接过药方,看了唐心一眼,便往外掠去,快得如同一阵风。

    “慕容公子手底下能人不少。”她勾了勾唇角,站了起来,负手而立。

    “因出门寻药,担心家父出了意外,因此,安排了不少人暗中保护着。”

    唐心看了他一眼,也没再多说,只是道:“明日我再过来帮你父亲治疗。”说着,便往外走去。

    慕容玑看了床上的父亲一眼,这才跟着往外走去,来到外面,那些人还在外面等着,见他们出来,一双双的眼睛全扫向了他们两人。

    “何叔,带唐公子去清辉园休息。”慕容玑看向那名候在一旁的老者。

    “是。”

    管家何叔上前一叔,对唐心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唐公子,请随老奴来。”清辉园,那是招待贵客的地方,一般的客人还没有资格住进那里,而公子却安排这位唐公子入住清辉园,想必,这位公子非同一般,当下,也不敢有一丝怠慢之心。

    唐心迈步跟着那老者离开,留下了身后的众人怒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后,那按捺不住慕容府二公子这才阴测测的开口:“老六,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你竟然安排他住进清辉园?”

    慕容玑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二哥,他是什么身份你们不需要知道,但,记住一点,如果你们想活命,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他,绝对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低沉的声音带着警告之意,目光扫过众人,见他们一个个一脸的不以为然,顿了一下,又道:“我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们,但,如果真的得罪了他,惹出了什么麻烦,就不要怪兄弟我冷眼旁观了。”

    “哼!不过就是一个臭小子,能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六,你带回来的人,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他若是乖乖的不惹事还好,如果他真的在我们慕容府惹出什么事,到时,别怪我们让他走着进来,横着出去!”另一人也厉声说着,全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慕容玑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衣袖一甩,迈步就要离开,走了几步,脚下步伐一顿,沉声吩咐着:“从今日起,没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父亲,如违令者,重刑侍候!”说着,便迈步离开,不理会那身后的怒瞪着眼的众人。

    “慕容玑!你好大的胆子!现在慕容府还不是你做主,你竟然敢这样!你、你……”

    清辉园中,唐心让人奋了水沐浴,泡在水中,她眯了眯眼,舒服的靠着,脑海却是飞快的盘算着。她出来也几个月了,帮慕容玑的父亲医治好后,她就得回宗门看看,如今她的实力虽然说已经提升到了炼神巅峰,但短时间里升得太快,却是不稳定的,还得静下心来修炼才行。

    “主子。”院子外面,传来了欧阳修几人的声音。

    唐心靠在水桶里,泡着澡,眯着眼,道:“我要慕容府的信息,包括,那位慕容府的老祖。”

    “是。”外面的六人相视一眼,留下了两人,另外的四人则往外掠去。

    “其他人都休息了?”唐心的声音再度从房间里传来,传入了站在院子外面,沈从文和闻人笑的耳中。

    “主子,慕容玑让人备了不少酒菜,大伙正在吃。”闻人笑开口说着。

    房里,唐心泡了一会,便起身穿衣,不多时,整理好的她迈步走了出来,在院子里坐下,道:“去把韦河给我叫过来。”

    “是。”闻人笑应了一声,迅速转身离去。

    沈从文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目光中闪烁着尊崇的光芒,心下暗想着,她这般的出众,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什么样的男人才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不多时,韦河和闻人笑一起进来,韦河来到唐心的身边,朝她行了一礼:“主子。”

    “韦河,我交待你一些事情,你给我办妥了。”她倒着茶,轻抿了一口。

    “主子请吩咐。”

    “你们十九人组成一个佣兵团,名为狼牙,让人特定制几套佣兵服,玄色的,上回让你们收着的狼牙,刻上字后戴于佣兵服上,作为狼牙佣兵团的标记,另外,我有一个计划,这里面写得很清楚,等我离开了你按上面的去办,到时,我要看到成果。”她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是!”韦河当即双手接过,将东西收入空间中。

    她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韦河见状,这才恭敬的转身离开。

    夜色下,清辉园中,唐心听着欧阳修他们禀报着慕容府的一些事情,她拿着酒葫芦喝着酒,一边静静的听着,半响,这才勾了勾唇角,笑道:“这慕容府的老祖既然那么厉害,怎么闭关了却不知这府中发生的事?慕容玑的父亲如今是掌权者,却也落得这般奄奄一息命悬一线,那慕容老祖倒是好忍耐性,当真是不大乱不出关,如果慕容家真的败落,莫非,等他到时出来就能重振慕容府不成?不过据你们的消息分析,这慕容家得罪的人根本就是想要借同慕容家府掌权人的死,逼慕容老祖出来呢!只是,对方这计划,似乎让我不经意间给破坏了。”

    “主子,估计再过不久这慕容府就会大乱,我们应当尽早离开。”欧阳修看着她,沉声说着。如果到时慕容玑的父亲没死,那么慕容家的敌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一定会再出手,既然阴的不行,估计就会明着来了,他们与慕容家并无相交,实在是没理由赴这趟混水。

    “嗯,确实,我只答应救慕容玑的父亲一次,还了小灵儿吃了千年莲子的惹下的麻烦,慕容家的事情有他们自己去解决,与我们不相干。”她又喝了一口酒,看了他们几人,道:“你们几个也坐下吧!在这里面现在是安全的,来,给你们尝尝这些酒。”

    几人闻言,相视一眼,便应了声是,走上前,在桌边坐下。

    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了另外的一瓶酒,把桌上的杯上摆上,对他们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给我酿的酒,名叫三杯倒,喝了三杯,必倒无疑,所以,你们顶多只能喝两杯,倒下吧!”说着,把那瓶酒递给他们谁自己倒,又拿出另外一瓶:“嗯,这瓶就可以多喝,不会轻易醉的,这些都是灵酒,喝了之后回去,晚上修炼一下,对你们的修为也有帮助。”

    “谢主子。”他们的面具是露出嘴唇的,因此,不用取下面具也能喝酒,先是倒下了那名为三杯倒的酒,闻着那浓郁的酒香,司空绝已经率先抿了一口,入口醇厚的感觉让他眼睛顿时一亮:“好酒!”

    另外的几人也抿了一口,入口的浓郁酒香透着一股醇厚,而且当中灵气极为浓郁,顺着酒滑入喉咙,在身体里流转着,只感觉身体里划过一股暖流,丹田处异常的舒服。

    “当真好酒!”另外的五人也不禁赞了一声,他们也算喝过不少酒的人了,可却没喝过这样的酒,确实是奇特。

    唐心笑了笑:“那是,这酒天下间,也只有那人会酿,当初离开,好在让他给我酿了不少,再喝几年也没问题。”说着,酒好葫芦一昂,又喝了一口。

    见她的喝法,沈从文不禁问:“主子,既然说是三杯倒,为何你喝了这么多却不醉?”

    “呵呵,谁说不会醉?我第一回喝这酒时,就中了他的招,只是后来喝惯了这酒,已经渐渐习惯了,现在喝多少,我都不会醉。”她摇了摇酒葫芦,看着头顶上的夜空,想起了沐宸风那家伙,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几分。

    几人见状,更是好奇她口中的他,到底是谁?莫非,是主子心系之人?看主子脸上的那抺柔和,可是极少出现的,此时她在想的那个人,对她一定很重要吧!

    “主子,你口中的那个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吧?”不知觉的,沈从文问出了心中的话,话出口,身边的几人皆朝他看来,才惊觉自己越距了。

    然而唐心却并不在意,收回了目光,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笑道:“嗯,很重要,他叫沐宸风,是我的夫君。”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两个孩子可还好了?从来都没离开过她这么久,他们一定也很想她吧!

    “夫君?”这下子,不仅仅沈从文,就连欧阳修向人也不禁低呼了一声。

    “怎么样?很奇怪吗?”她好笑的看着他们几人。

    “不是,我们只是震惊,毕竟,在修仙的世界里,修仙者一般都成亲得比较晚,有的甚至到了四五十岁都还没成亲,就是最快,估计也是三十来岁左右吧!”他们是没想到她已经成亲,毕竟,像她这样拥有如此强大修为的人,不是一般都应该将心放在修炼上的吗?为何会早早就成亲了?

    “呵呵……”听了他们的话,她轻笑着,道:“我不仅成了亲,还有一对龙凤胎,这会过去了半年了,他们也满五岁了。”想到两个孩子,她心中不禁一叹,就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她的两个孩子。

    这回,几人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双双的眼睛愕然的看着面前的主子,如果她不说,绝对没人会相信她已经成亲了,更别说还有一对五岁大的孩子,此时,让他们心中倍感好奇的是,那个叫沐宸风的男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能入得了她的眼,想必,那人定是十分出色吧!

    “对了,他们如果来了这天界,一定会打听我的消息,你们回去后也给我注意点,看看有没他的消息。”以她现在之名,他想找到她估计还真有些难,而且,这天界太大了,想要找到她,只怕他也得下一番功夫,不过,她相信以他的能力,他们终有相见的一天,而且,有他在,两个孩子也会很安全的。

    “是。”几人缓过神来,应了一声。

    夜,渐深,欧阳修几人喝了几杯酒后,便也随着离去。而唐心站在院中,看着头顶上的星星,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两个孩子粉嫩嫩的脸蛋。

    “希望不要隔太久吧!不然,两小家伙长得太快,我会认不得的……”低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思念,她在院中站了一会,才转身回了房休息。

    次日,慕容玑早早的便来到院中。唐心打开门走了出来,瞥了他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慕容公子起得倒是挺早。”

    “不知唐公子昨晚可歇好了?”他回以一笑,温和的问着。

    “还好。”她走上前,问:“昨日喝了药了?”

    慕容玑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看向唐心的目光更是带丰敬佩与一丝激动:“唐公子果然是妙手回春,今日我父亲的脸色缓了一些,脉博的跳动也稍微有力了。”这一点,让他不得不佩服,一贴药下去,竟然能有起色,他的医术果然是非同一般。

    “唐公子,我已经命人备了早点,公子吃过后再去帮我父亲看看吧!请。”他做出请的手势,侧身站于一旁。

    “嗯。”唐心淡淡的应了一声,与他一同迈步走出,来到了一处亭子,那里的桌面上,已经摆上了七八样精致的点心,除了除点之外,还有熬好的粥点和小菜。

    唐心看了一眼,便笑道:“慕容公子倒是熟悉我的口胃。”她往桌边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类似粉菓的点心吃着。

    “与公子同行也有些时日了,略知公子习性。”他笑了笑,衣袍一撩,也在桌边坐下。

    唐心吃东西时,不喜说话,因此,打一坐下,便不再开口,她每一样点心都尝了一遍,又吃了一碗的粥,这个早饭吃了很多,也吃得较久,因为她举止优雅,吃东西时不紧不慢,时间便这样慢慢的耗过去了。

    慕容玑则吃了一些后便停筷,静静的等着,直到,见他终于吃饱,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道:“唐公子若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可以跟在下说,我让府中厨子中午准备。”

    “我对美味的食物不挑。”她说着,便站了起来,道:“走吧!”说着,便迈步往前走去。慕容玑也起身跟上。

    慕容老爷的房间里,唐心帮他把了把脉后,便用银针排毒法帮他排毒,那垂在床边的手臂处被唐心划破了一道口子,随着他体内的气血流行,乌黑的毒血从那道口子涌了出来,滴落在放在床边的那个盆子里,慕容玑在一旁看着,看着那乌黑的毒血一直涌了出来,流了那么多,他甚至担心他父亲身上的血会流光了。

    目光看了看那坐在床边扎着银针的人,眸光微闪了一下,却仍忍住了没问。他相信他一定有他的办法。只是,看着那乌黑的毒血滴了那么多,看着他父亲的生命力像是在渐渐的变弱,他的心也微提了起来。

    “慕容公子若是不忍再看,也可以转过身去的。”

    扎着针的唐心头也没抬的说着,对方微变的呼息,告诉了她他心里的起伏,按理说,这慕容玑不是一个心慈心软的人,这么一点事情也会揪心?她着实是想不出,这床上躺着的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慕容玑这般的将他放在心中,父亲?有时父子之间更像仇人,而像慕容玑这般对待的,他倒是极少见,毕竟,慕容玑的父亲有不少女人,也有不少儿子,慕容玑只是他众多儿子中的一个罢了,就这样的一个父亲,慕容玑却将他放在心头上,为他担忧,为他不忍,看来,他是真的很重视他的这个父亲,而这样的一种感情,是她所不理解的。

    他看了唐心一眼,问:“唐公子,人体的血液也是有限的,我父亲的身体本就虚弱,流了这么多,会不会……”

    “放心,死了也能把他救活还你。”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人分不出是真是假。却让慕容玑提着的心微放了下来,只是,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眉头还这忍不住的皱着。

    血,一直在流,从最初的涌得凶猛,到最后只有渗出,而,当乌黑的鲜血渐渐的变成了鲜红的颜色时,那床上的人也几乎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唐心见状,这才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丹药塞入了他的口中,掌心一运灵力,化解了那颗丹药的药效,又收起了他身上的银针,把了把他的脉博,这才对一旁的慕容玑道:“你过来把这伤口包扎了吧!”说着,便起身走到一旁,把双手泡进了那洒着花瓣的水中,洗了洗。

    慕容玑见状,连忙上前把那道伤口包扎好,又盖上他身上的被子,这才看向唐心,问:“唐公子,这毒是解了?”

    “嗯,毒是解了,剩下的也就是那内伤了,只不过,刚解了毒他现在还不适合用药,我刚让他吃下的丹药可以调解他的内伤,我这时有几副药,三日后你再让人熬了给他喝,至于明日,这里面有一颗丹药,让他服下便可。”她从空间中将东西拿出来,放在桌面上,便转身走了出去。

    慕容玑拿起丹药一药,不禁一怔,眼中有着不可思议:“这是……”

    ------题外话------

    妹纸们,票票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