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3慕容府

    看到众人那一脸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她眸光微闪,站了起来,弹了弹衣袍,目光扫过众人,淡淡的开口:“你们看到了什么?”声音平静而不起半点起伏,状似不经意间的问语,然,众人却是知道,她这话中的深意。

    “我、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佣兵们一个个齐声说着,摇了摇头,虽然面前公子如玉,但,他的强大,他的冷冽,他们皆见识过,尤其在知道他竟然就是金莲圣主之后,更是打心底对他有着一股尊崇的敬畏之意,此时对上了他的眼睛,纷纷低下了头。

    慕容玑面带复杂的看着他,这一刻,心中掀起的震惊还没完全平复下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真不敢相信,这人就是金莲圣主,一个进阶,他竟然直接跃上了炼神巅峰,这样的天赋当真金莲圣主莫属,而这样的实力在天界而言,还是太弱了,如果有人想要取他的性命,他的身份一旦暴光,随着而来的便是无尽的杀戮。

    仙者至尊,就为是这短短的四个字,便会有无数的强者想要将他杀死,凌驾于他之上。

    “公子,此处已经不宜久留。”半响,慕容玑还是开口了。因为他看到韦河他们已经归来。

    唐心瞥了他一眼,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视线落在那正往这边而来的众人身上。而众名佣兵随着他视线的转开,只感觉那复在他们着头顶上的威压瞬间一收,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不禁暗暗的轻呼出一口气。

    “主子,没事吧?”韦河带着众人走了过来,看了慕容玑他们一眼,视线落在唐心的身上。

    “主子,此处不宜久留。”欧阳修上前一步,目光看着唐心,沉声说着。他们虽然都没问刚才金光的事情,但他们隐隐的都猜到了些什么,那万丈金光太过耀眼,只怕,会有人寻着过来,而这里已经不能久留了。

    众人的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没人知道他们此时心中的激动与兴奋,虽然已经极力的压制住,但那眼中激动与尊崇的神情还是怎么也掩不住。

    “嗯,出林吧!”她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看向了慕容玑,道:“走吧!就去你慕容家。”

    慕容玑心头一喜,当即道:“好!”说着,这才一众人迅速的转移,往森林外而去。

    行走在森林之中,众人大步而行,队伍整齐,一个个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势,也不知是他们身上的威压太过凌厉还是怎么,一路上,偶尔有魔兽出现,却不敢靠近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又迅速的跑开。

    他们走了一整天,没有一分的停留和耽搁,眼见就要出内林的边阶,天色也暗了下来,见状,这才让众人找了个地方休息,而唐心则看着头顶上的天空,眸光微闪着,突然间,林中的某一个地方传来了一声虎啸,那声虎啸蕴含着强大的威压,震得那些佣兵们一个个心头大惊,纷纷握着兵器警惕的朝四周围看去。

    而唐心则面向林中的某一处,负手而立,她看着已经暗下来的森林,感应到了白纹虎王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而,那随着朝这边而来的一股强大的威压也几乎笼罩住了整片天空,覆盖整片森林。

    “怎么回事?这股强大的威压是怎么回事?”

    “好像有魔兽朝这边而来了!而且至少是圣兽以上的级别!”

    佣兵们有些惊慌,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威压越发的靠近,只感觉呼吸也变得有些窒息。这样的威压,绝不是一般的魔兽拥有的,天界的魔兽几乎是变异兽,实力的强大与威压的雄厚根本不是别的大陆可以相比的,此时,那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袭来,饶是他们都有不俗的实力,却也不免有些心惊。

    难道是因为金莲圣主的出现才让那些魔兽暴动起来的?

    而此时,站在唐心身后的众人也警惕的看着周围,他们也感觉到了那股威压的强大,似乎,所来的魔兽不少,而且,品阶还不低!如果战斗,势必会是一场苦战,但,如今的他们,不惧!

    慕容玑也不禁拧起了眉头,眼中有着一抺担忧,难道是因为那金光的出现才引来了魔兽的暴动?听着那些声音由远及近,不难发现所来的魔兽不少,而且,品阶也着实不低。

    众人中,此时也唯有唐心是一脸淡然的负手而立,她的眸光半眯着,看着前方,只见,在那夜色中,一双双的眼睛从那林中走来,随着那些话魔兽越来越近,而他们这边又点上了火堆,因此,很清楚的便能看清那林中走来的魔兽。

    “嘶!天啊!那、那是白纹虎王!那是突破神阶阶断的超神兽!”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看到了那在前面带路的白纹虎王,硬生生的被吓到了。而随着那一声惊呼声响起,后面的众人在看清那魔兽的品阶和数量时,皆倒抽了一口冷气。

    “九阶魔兽!怎么会有这么多!而且前头还是一只超神兽!这、这可如何是好……”

    一名佣兵惊呼着,如果是低品阶的还好一些,可竟然是九阶圣兽!而且还是经过变异的,天知道那九阶变异圣兽的战斗力是多恐怖?别说他们加起来不到百来人,就是再翻几倍的人数,也不是这些魔兽的对手啊!

    倒是见过白纹虎王的欧阳修几人在看到熟悉的那只超神兽后,眸光中闪过一丝怔愕,继而看了前面的主子一眼,又看了看那些九阶圣兽的数量,想起了她的话,她说,要带他们来魔兽森林中契约魔兽的,而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提升实力,虽说有遇到圣兽,却很少遇到九阶以上的,此时,看到那超神兽,再看超神兽后面的那二十几只魔兽,心头有着感动,有着暖流,也有着苦涩,哪怕是他们的家族,也不曾为他们做到这份上,而她,却是早早就为他们打算好,这样的主子,怎么能让他们不死心塌地。

    “那、那超神兽过来了!”一名佣兵脸色惨白的看着那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上前的白纹虎王,虽然很是心惧,去了仍握着手中的剑,做出准备战斗的姿势,尽职的守护着他们的雇主,慕容玑。

    慕容玑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也在见到白纹虎王上前时迅速的挡在他的前面,紧抿着的唇不难看出他的紧张。而慕容玑则看了看那些魔兽,又看了看一脸镇定淡然的唐心,除了最初的怔愕之外,倒也一脸的平静,只是那深邃的目光却是流动着不知名的幽光,心思百转,无人得知。

    白纹虎王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在慕容玑那些人的身上停顿了一会,强大的威压震摄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它来到唐心的面前,趴在了她的身边,蹭了蹭她:“主人,我回来了。”

    唐心露出一抺笑容,伸手抚上了白纹虎王的头,看向了那些魔兽,目光从那些魔兽身上一一掠过,她走上前,来到了那些魔兽的面前,而那些魔兽不知是感觉到她身体里上古神兽的气息还是惧于她身边白纹虎王的威压,一只只乖乖的趴在地上。她的目光朝头顶上看去,夜空之中,树木之上,一只浑身雪白的冰雕盘旋在上空,低低鸣叫了一声。

    见此,她眸光微闪,见那只冰雕已经是神兽级别,便唤道:“欧阳修。”

    “属下在。”欧阳修沉声一应,走上前一步。

    “那只冰雕为三星级神兽,属性冰雪和风属性,与你倒也般配,冰雕归你。”她负着手,看着那头顶上的那只冰雕。而那只冰雕已经是神兽级别,神智已开,自是听懂了唐心的话,本来们冰雕一族本就骄傲,从不与人类契约,但,这个人类不同,那只超神兽已经跟它们说了,虽然不是直接与她契约,但,成为她手底下的人的契约兽,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顺着她的话看向那名叫欧阳修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倒也满意,便收起了翅膀,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停落在欧阳修的面前看着他。

    欧阳修一怔,看着面前这只冰雕,心中有着难言的激动,冰雕有多骄傲他是知道的,哪怕是分神巅峰的强者,只怕冰雕也不会低下这个头,如今竟然会肯与他契约。他压下心中的激动,沉声道:“谢主子。”说着,看向了面前的冰雕,伸出了手,念动了契约的咒语,只见,一滴鲜血没入冰雕的眉心,一道光芒分别射入冰雕和欧阳修的眉心,浮现后又没入眉心,最后,光芒消失,契约完成!

    这一幕,看得众人又是羡慕又是激动。一个个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些魔兽,无论是哪一只,最低都是九阶的圣兽,而这些九阶圣兽,是主子为他们准备的!

    “烈焰雄狮,出来。”唐心看向那头一星神兽,在她的目光之下,那头脖子处如同披着一条豪华披肩的烈焰雄狮迈步走了出来。

    众人屏着呼吸,心头却是扑通扑通的跳着,想着,主子会把这头烈焰雄狮给谁?

    “闻人笑,这狮子归你。”

    “谢主子!”闻人笑难掩激动的上前,脸上露出了一抺大大的笑容,继而也上前契约那头烈焰雄狮。

    “司空绝,那头风豹子归你。”

    “谢主子!”

    “沈从文……”她的声音再度传起,给欧阳修他们几人各挑了一头合适的契约兽,最后,目光看向了赤,道:“赤,那九阶贪狼归你。”

    “谢主子!”

    “韦河,那头三星神兽铁甲斗兽归你。”

    “谢主子!”

    继而,她看向了剩下的众人,道:“你们通过了这次的历炼,这些契约兽,每人一头,各自挑选适合的吧!”

    “谢主子!”众人齐齐一应,声音中难掩激动与兴奋,得她一声令后,当即上前,挑选适合自己的契约兽,不一会,众人各自契约完,一只只的契约兽也全都认了主,威风凛凛的站在他们的身边,那一幕,着实是让那一旁的佣兵们都好生一阵羡慕,就连慕容玑也不禁心下微动,羡慕于他们能有这样的一个主子。

    “各自休息。”她看了众人一眼,将白纹虎王收入空间,自己跃到一棵树上,倚着树枝闭目养神。

    然而,这一夜,除了她以外,相信众人都是睡不着的,哪怕是最近一直没怎么休息好,这一刻,也是激动而兴奋的,这样的心情持续了一夜,到了次日,就算众人昨夜并没有休息好,却也一个个看起来精神抖擞,神采飞扬,而那些佣兵们,则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只差没跪下求唐心把他们给收了。

    十天后,他们来到了慕容家所在的城镇,天龙城,入城,一袭白色衣袍的唐心身后,跟着的是欧阳修他们六人,再往后,跟着的则是韦河他们,他们排成了两排,队伍整齐一致,众人的身上已经换下了新的玄色劲衣,只有欧阳修几人所换的依旧是黑色劲装,脸上也戴上了面具,从十天前,他们背上面具的那一刻起,他们在外的身边,便只是她的影子。

    这些日子的相处,让韦河众人知道,欧阳修他们六人与他们是不同的,因为,主子对他们比他们还要严格,主子亲自训练他们,指导他们,而且,虽然说契约兽的实力都差不多,但,众人心下都明白,为主为他们六人选的契约兽,比他们的都要强,都要出色,再者,别看他们一身黑色劲装,但在这一行二十几人当中,也只有他们有资格穿黑色的劲装,虽然,他们几人的实力甚至比不上他们,但,他们却不得不这承认,他们的潜力比起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容玑看的身边的人,眸光微闪。想十天前,他让剩下的几十名佣兵皆服下了一颗丹药后,那些佣兵竟然将他们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却独独记得他们是他的雇佣兵,他当时问了他,他说,让那些佣兵们服下的丹药,名为忘尘丹,不会让人记忆全无,却只会丧失她所引导忘记的那一部分。

    “你先去把佣兵们都安顿了,把剩下的金币付齐,那些死去的多给一倍的金币慰给他们的家人。”慕容玑对着身后的中年男子吩咐着。

    “是。”中年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看了一旁的唐心一眼,便带着众名佣兵离开。

    “唐公子,前面就是我慕容府了。”他看向身边的唐心,做出了请的手势。

    “嗯。”唐心应了一声,便与他一同迈步往前走去,不多时,来到了慕容府的大门前,见那大宅气势磅礴,门风显赫,虽然路上闻人笑跟她说起这慕容家算得上是一大家族,因为天界风云百强榜上,就有慕容家的一位老祖。

    门前的护卫一见慕容玑,当即恭敬的唤了一声:“公子!”

    “唐公子,请。”他带着唐心往里面走去,而后面的人,自然而然的跟了进去,不过进去后,慕容玑则停下了脚步,对唐心道:“唐公子,我让人带他们去休息一下可好?”

    “有劳了。”她说了一声,朝身后的众人看了一眼,众人便停下了脚步。

    “公子,公子你终于回来了!”一名老者匆匆跑来,脸上尽是难掩的欣喜之意。

    慕容玑看向来人,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何叔,你帮我安排他们下去休息,准备些酒菜招待着。”

    “好,老奴马上让人准备,公子,老爷一直盼着你回来,你快去看看吧!”

    “知道了。”慕容玑应了一声,与唐心一同往里面走去。

    而那老者则在慕容玑走后,敛起了神情,语气平淡却不失礼数的道:“各位,请随我来吧!”说着,便走在前头,带着众人往另一边走去。

    “公子。”

    一路上,往里面走,每一个见到慕容玑的都朝他行礼。两人来到最内室,那里,还有两名中男修守着,看到慕容玑回来了,连忙行了一礼:“见过公子。”

    “我父亲近来如何?”他开口问着,眼底有着一抺担忧浮现。

    “自从公子走后,老爷每天都有喝药,只是,老爷的身体却是一点起色也没有,三天前已经陷入了昏迷,神智也不清了,只怕……”那两名中年修士叹了一声,却没再说下去。

    闻言,慕容玑心头一揪,快步走就进去,来到里面,看到了那床上的人,看着他瘦得皮包骨的身体,奄奄一息的气息,只觉得心头压着一块巨石,压得他无法喘过气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那枯瘦的手,低低的唤着:“父亲,我回来了。”

    身后,唐心静静的站着,朝里面看了一眼,便走上前去,道:“我看看吧!”

    “唐公子,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慕容玑站起身,恳求般的看着唐心。

    “你放心,既然来了,自是不会白跑一趟。”她说着,走上前在床边坐下,伸出了手,把上了他的手脉,细细的诊断着,慕容玑在旁边看着,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的站着。

    半响,唐心这才放开了他的手脉,站了起来,道:“把你父亲的外衣脱了,把背翻过去我看看。”

    他一愣,迅速回过神来:“好。”声音一落,上前将他父亲的外衣脱下,正准备把他父亲的身子转过来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便几声喧哗的声音。

    “我听说老六回来了?还带了人回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

    这道声音传来,慕容玑的手也不由的一顿,回头看向了来人。与此同时,唐心也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几名锦衣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修士,而说这话的,则是一名较为年长,容颜上与慕容玑有几分相像的男子口中说出,男子目光阴狠,隐隐透着一股狠厉。

    “见过各位公子。”那守门的两名修士见他们直闯进来,也不敢拦,只能退至一旁。

    “大哥,你看,果真是老六回来了,怎么这一回来就带着这人来看父亲?父亲现在病重,又岂是寻常人想见就能见的?老六也太不懂事了。”另一名锦衣男子斜睨着眼看着慕容玑,眉眼中尽是挑事的挑衅。

    “就是,老六,你说要出门帮父亲找灵药,现在可找到了?我们可是等着你的灵药回来救父亲。”另一名锦衣男子也开口说着,只是,那眉宇中却无担忧之色,反而有着看好戏的神色。

    唐心看着那几人,除了那几个说话的之外,一旁还有几人站着只看不语的,她见状,也没开口,只是扫了众人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

    而慕容玑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冰冷的越过众人,只看向那其中的一名锦衣男子,沉声道:“大哥,我在外遇到了一位朋友,他精通医术,我便请他来为父亲诊断。”说着,他声音顿,道:“父亲病重,你们莫要在此吵闹,先出去外面谢等着吧!我一会就出来。”

    “呵呵,老六,莫非你离家几个月,不知道家中如今谁当家不成?你竟然敢叫我出去?”那锦衣男子冷笑着,目光一扫,伸手指向一旁置身事外的唐心:“就这么一个不知哪里来的小子,你竟然敢让他给父亲诊断?你别忘了,就是丹圣也没办法了父亲的病,就这一个小子?不过就是骗吃骗喝的罢了,让他给父亲看病?我不准!马上把人给的轰出府去!”

    唐心淡淡的瞥了那走她面前漫骂的男子一眼,视线盯着那指向她的那手指,不紧不民是的开口道:“我劝你,还是把手收回去的好,要不然,代价可是有点大呢!”不紧不慢的声音,透着几分的慵懒,煞是好听,可,只有清楚她的人,才会知道,她越是这样,越是危险。

    “嗯?代价有点大?哈哈哈……小子,你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在这里威胁……啊……”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起,惊得众人心头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