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2 金莲圣主!

    唐心也停下了脚步,清冷的目光看着前方,韦河众人也瞬间警戒起来,盯着那从杂草丛中走出来的近百名修士。舒悫鹉琻看到那些浑身散发着杀气的修士,他们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一般的历炼者,应该是冲着某些人来的杀手或者死士。

    “你的仇家?”唐心挑了挑眉,瞥了身边的慕容玑一眼,那些人全盯着慕容玑,杀意腾腾,不是冲着他来的冲谁来?

    “看样子应该是。”慕容玑神色如常,似乎早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般,看向身边的唐心,歉意的道:“给你们惹麻烦了。”

    唐心勾唇一笑:“我的人进这里面就是为了历炼而来的,既然有送上门来的试验品,岂不正好?”清眸中掠过一丝的幽光,她扫了前面的百来人一眼,继而开口道:“这些人,就给你们练练手。”

    “是!”韦河众人齐声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准备战斗。

    “他们的实力很强。”慕容玑看着前方说着。

    “那又如何?”她将吹落脸颊的一丝发丝别到耳后,提气一跃,飞身掠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找了个位子坐下,一副看戏的模样看着那不远处的众人。

    “杀!”那百来人为首的那一名中年男子厉声一喝,他没有去管那飞身掠开的白衣公子,而是将目光落在慕容玑的身上,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的人全涌了出来,凌厉的朝他们发起了攻击。

    这些人本就是冲着他来的,因此,慕容玑不能像唐心一样置身事外的看着这场杀戮,再说,虽然说他所剩下的几十名佣兵和唐心的二十几人加起来也少不了对方多少人,但对方的实力却都很强,他雇的佣兵只怕皆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因此,他自己也只能拔剑应战。

    “咻!铿锵!”

    凌厉的剑气划过的声音以及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在林中传开,她坐在树上,隔得不远,因此能清楚的看到底下的战斗,她的那二十几人战斗速度提升了不少,虽然有的修为不及对方高,但胜在反应比对方快,而且也懂得相互配合,目光一一掠过,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就是这样。

    “咻!咻砰!”

    视线落在慕容玑的身上,见,与他交手的是那群杀手中为首的中年男子,她看不透对方的修士,但从那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威压可以得知,那人最少也是分神期的修士了,而且,应该不低于分神五阶。能慕容玑的实力虽然也不错,但,却也只是一名炼神期的修士罢了,若不是他那把剑是神器级别的宝贝,估计他早已落败了。

    分神五阶的强者,竟然派出来杀慕容玑?看来,这慕容玑的敌人也不弱啊!

    “嘶!”

    “慕容玑,乖乖受死吧!”那中年男修手中的剑划过了慕容玑的后背,顿时,衣裳被剌破,鲜血从那深可见骨的伤口涌了出来,染红了他背后的一大片衣裳。

    慕容玑咬了咬牙,目光越发的深沉,他握紧手中的剑运足了灵力的迎了上去,而那名中年男修同样的将灵力涌入手中的利剑之上,强劲的剑罡之气随着涌动,两人周围竟是站不住半个人,呼啸而起的凛冽狂风如同利剑一般,刮得脸颊生疼,只见在狂风之中,两抺身影一闪一动的交战着,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不断的传出,地面上,被剑气劈出的一道道剑痕可见那每一道剑流的凌厉,爆破的声音伴随着凌厉的风刃响起,震得众人耳膜生疼。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人过了几十招,慕容玑在拼尽了体力的对战中,灵力也渐渐的弱了下来,攻击的速度也变慢了,而这,正好给了那中年男修一个击杀的机会,只见他在击退了慕容玑的同时,凌厉的剑锋一转,一道肃杀的寒光从那剑刃上划过,剑罡之气涌动,下一刻,手起剑落,以着掩耳不及之势朝脚步还没站稳的慕容玑劈去。

    “公子!”

    跟着慕容玑的那名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惊呼出声,手中的剑挥开了前面的死士,下一刻,飞一般的朝慕容玑掠去,想要去挡那一剑,可,饶是他拼了命想要赶过去,奈何两者之间还有近十米的距离。

    眼见那一剑以毁灭的气势劈了下来,慕容玑不由的心头一震,脚下的步伐还没站稳,而在对方分神强者的威压之下,他想避开,可身体却像被压制着一般,竟是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蕴含着强大剑罡之气的一剑朝他劈落下来,这一刻,死亡即将到来,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离死亡是那样的近,清楚的感觉到以往他引以为傲的实力在这一刻竟然无法救到他自己,他并不怕死,但,就这样死去,他着实不甘!

    因为不甘,他双目死死的盯着那前面的中年修士,盯着他手中那蕴含着强大剑罡之气的利剑,盯着他那带着毁灭的一击,可,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耳边竟是传来了一道本不应该出现的声音。

    “铮!”

    那是一道蕴含着强大暗劲的一记琴声,只是一个声,却透着浑厚而古老的气息,如同远暮古钟声般的传入众人的心头,那一道琴声,在空气中掠过,带着一股无法估量的强大,凌厉而骇人的击向了那中年男修蕴含着毁灭气息的那一剑,当那一记琴声夹带着浑厚的暗劲击中那中年男修手中的利剑时,只听另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咔嚓!”

    锋利的剑刃瞬间断裂,剑刃碎落地面的同时,那名中年男修握剑的手被那股暗劲震得虎口生疼,就连脚步也不由的踉跄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断剑。

    而这一幕带给慕容玑的震撼,更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一幕,他清晰的看见了,可正因为看见了,正觉得是那样的不可思议!目光带着震惊与怔怔然的朝那不远处树上的白衣男子看去,只见,他坐在树上,腿上放着一架较小却古老的琴,他的一手还搭在那琴弦之上,此时,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愣着做什么?还不退开?”唐心淡淡的开口,看了那一脸震惊怔然的她的慕容玑一眼,视线移开,落在了那名中年男修的身上。

    “公子,快到这边来!”那慕容家的中年男子也从那一幕中回过神来,迅速的上前将慕容玑带至一旁,护在身后,再看向那树上的白衣男子时,眼中已经不复原先的轻视与不待见,取而出现的是感激之情。

    他知道,刚才这位姓唐的公子如何没有出手,他家公子一定会死在那一剑之下,他救了他家公子,是他们慕容家的恩人!

    其他的人在战斗中,并没有看到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听到那琴声的响起,朝唐心看去时,才知道刚才铮的那一声琴声是他们主子弹的,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见他们主子没事,击杀敌人的速度也越发的提升着,哪怕,此时他们的身上有的已经受了不少的伤,却依旧在战斗着。

    这时,那名分神期的中年男修也回过神来,他目光阴沉的扫了慕容玑一眼,见手中的剑已经断裂,便丢弃在一旁,继而将视线看向那坐在树上的白衣公子:“你是何人!”阴沉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凌厉的杀意,他盯着唐心的目光带着警惕与探究,因为刚才那一击太过凌厉,一般人的根本无法破得了他必杀的一招。

    “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她看着他,唇角微微勾起,笑得淡然,却又透着危险。

    “你什么意思!”他阴沉着脸,眯着眼盯着他。

    “活路,说出幕后主使人,再归顺慕容玑,死路,你可以放手一战,我敢保证,你,必死无疑。”

    “哼!区区淬神期的修士,就想杀得了我?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阴沉而带着杀意的声音一落下,他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条银色的鞭子,灵力一汇聚,瞬间朝树上的唐心击去。

    唐心看着他,坐着没动,然而搭在琴弦上的手指却是轻轻一拨,只见,她的手指间有着肉眼可见的浓郁灵气在涌动着,琴声伴随着灵力涌出,化成了一道道凌厉的攻击袭向了那中年男修。

    “铮铮……”

    “咻咻咻……”

    “砰砰砰……”

    琴声袭出的攻击全朝那中年男子袭去,以琴控制着灵力将空气中的风刃转化为杀人的利器,这便是她最近所学的那本音攻中的攻击之道,音攻,可杀人于无形,因以琴弦相应,哪怕她的修为比对方的弱,也可以将自身的威压以及灵力转为攻击。

    退至一旁的慕容玑一脸怔愕的看着那一幕,以音为攻,而且还能攻击分神强者,甚至,将空气中的灵力与风刃转化为杀人的利器,这样的攻击之术,是他不曾见过的,毕竟,以往所见就算有见到修习音攻者,却也无法将音攻之术学得这般的奇特,强大,他从没听说,一个淬神期的修士有能力去对战分神强者,而他,竟然做到了。

    饶是有神器级别的鞭子在手,此时,那名中年男修也有些应接不暇,音攻除了攻击之外,那专门袭向他的声音更是让他的耳膜生疼,脑海尤如在裂开一般,在战斗着的同时还要承受着那样的剧痛,他已经渐渐的坚持不住了,可

    ,就此死在这里他却极其不甘!死在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淬神期修士手中他不甘!

    逃!战不赢,他只能逃了!眼角瞥见,他带来的人竟然一个个的倒下了,这样惨烈的败战是他以往不曾遇见的,身上被风刃所伤的伤口在痛着,在流着鲜血,越发的剌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恋战了,若此时不逃,只怕他也要死在这里!

    看到他没有再攻击上前,而是选择了步步后退,唐心眸光一眯,按在琴弦上的手转了一个音符,然而就在这时,那名中年男修却是恶狠狠的丢下了话语。

    “今日之仇,我一定会报的!”他的目光盯着唐心,显然,这话是对着唐心说的。而就在他的声音一落下的同时,一道光芒闪过,那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空间遁轴?”唐心手微顿,眯了眯眼。

    “咻!砰!”

    那一边,随着最后的一名死士的倒下,战斗也停了下来。唐心看去,见她的人正拭擦着刀剑收回腰间,一个个目光烔烔的看向了她:“主子,任务完成!”

    “嗯。”她唇角微勾,淡淡的应了一声。

    这时,慕容玑缓过了神,走上前来,来到树下朝树上的唐心行了一礼:“多谢唐公子相救之恩,公子恩情,慕容玑此生铭记在心。”一个九十弯的鞠躬表达了他心中的感激之情。

    树上,唐心静静的看着他,半响,收回目光,问:“可知那人是什么人派来的?”

    慕容玑一怔,道:“原本是不知,但,有分神期的强者和有空间遁轴,心中已经隐隐有数,只是还得再确实一番。”

    “把伤口处理了,找个地方休息。”她看向韦河他们。

    “是。”韦河众人一应,迅速的走到一旁,熟练的将自身的伤口包扎好,包扎不到的则让身边的人帮助,这些天里,他们在这里面做得最多的除了杀就是包扎了,如今看着这一身的伤,已经显得有些家常便饭的感觉了。

    慕容玑这才年向佣兵们,却见,只剩下不到三十名的佣兵了,相反之,那些正坐下包扎伤口的修士虽然身上有伤,却一个也没少,看到这,他眸光不由的微闪了一下,心下暗暗的震惊。

    那些死士的实力很强,而他们,明明比不过那些死士,却将死士全杀死了,他们却是一个也没少,这样的战斗力,不得不说,让他很是震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唐心带着他们在林中历炼,到最后,甚至她自己干脆找了个地方盘膝修炼,让韦河带着众人去历炼,每一回他们的出去,总能带回击杀了的魔兽晶核,他们的战斗力在提升着,也越么的自信。而慕容玑,则跟在唐心的身边,就连他的人也一直守候在一旁,见他盘膝进阶,也不打扰,只是在不远处静坐着,注视着他,打量着他。

    一个月后的某一日,服下了丹药的唐心在调息中感觉自己的修为又要提升了,心下微动,在自己的身边设下了结界,吩咐了慕容玑他们不要打扰到她,便迅速的进入了调息的状态中。

    “公子,这唐公子真的很厉害,他的修为提升似乎很快,一个月前才淬神期五阶,可现在你看他一身的气息,明显就是要冲炼神期的节奏了,真的是修炼的鬼才。”跟在慕容玑身边的中年男子惊叹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对这位姓唐的公子可说是打心底敬佩着,他无论是在领导能力上,还是在战斗能量上,又或者是进阶的天赋上面,都有着别人无法相提并论的天赋,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他们慕容家的该多好?

    “嗯,他确实很厉害,一个月突破炼神期,不是鬼才又是什么?”慕容玑看着那结界中的人,那样的绝代风华,那样的飘逸出尘,那样的尊贵不凡,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轰隆!”

    天空的云层凝聚着,乌黑一片,闪电层中,一记惊雷轰隆的一声击落了下来,底下,唐心承受着天雷的淬炼,提息运气,将体内的气息汇聚着涌向丹田之处,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那一道门槛。

    “轰隆!”

    第二道天雷的劈落,她的身上灵力的涌动似乎变得越发的浓郁了,因为她的进阶,空气之中涌动着灵力弥漫着,也因此处是林中深处,引来了一些的魔兽盯着他们。

    慕容玑一见森林中的魔兽因这一大片浓郁的灵气而涌了出来,当即吩咐身后的众人迅速警戒,不要让魔兽靠近他们这边,以防

    防碍到她的进阶。

    然,他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别说唐心在进阶时身体气流的强大涌动,就是她所设下的结界,一般人也破不了,更何况随着她的进阶,她身体里契约上古神兽的威压也隐隐的弥漫而出,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那些因灵力的浓郁而寻来的魔兽不敢靠近她半步。

    “轰隆!”

    第三道天雷的劈落,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体弥漫而出,那是她背后的金莲圣光,沉寂了许久的金莲圣光不知何于度出现了,而当这股金色光芒的出现,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强大而剌眼的光芒让人根本无法直视,也看不清那光芒里面的景象。

    金色的光芒中射向了天空之处,没入了云端,在天空中形成了一道令人无法忽视的金色巨光,万里金光不仅仅引起了这森林中魔兽的注意和历炼者的注意,还让天界各地的强者都看到了那股金色的光芒。

    遥远的一处地方,云雾弥漫的高山之处,一名发须皆白正在冥修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那道剌眼的金色光芒,整个人当即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激动与欣喜,喃喃的道:“万丈金光,重现天界,仙者至尊,金莲圣主,她,终于出现了……”

    清玄宗门中,宗主看着那道没放入遥远却没入云端的金色光芒,也不禁激动的喃喃出声:“是金莲圣主……金莲圣主终于出世了……仙界终于有救了……”

    与此同时,在天界圣殿的顶殿之中站着一名白衣男子,男子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发丝,俊美出色的容颜与清冷淡漠的神情让他看起来仿佛高高上上的谪仙,而他,浑身的气质俊逸出尘,淡漠中透着平静,站在高处,白衣银发随风扬起,确实有着仙人之姿,此时,他看着那道万丈金光,淡漠平静的目光中不禁浮上了怔然与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和欣喜,负在手后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嘴唇微动,喃喃的低语着:“唐心,你终于来了吗?”

    四名老者匆匆而来,来到白衣男子的身后,看着那天边没入云端的那万丈金光,语带激动的对男子道:“圣子,万丈金光重现天界,是仙者至尊,金莲圣主归来了!圣子,金莲圣主已经出世,圣殿要马上派人去寻!”

    “嗯,我亲自带人去找她。”男子开口说着,看着那天空中的金色光芒,心中百感顿生。又要见面了吗?一别多年,她如今可好?

    而此时,在森林中,金光中的唐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她的衣袍完整如常,已经能控制着金莲圣光的她虽然不知为何沉寂了这么久的金莲会重现,但,今日重现,隐隐的感觉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金光万丈,只怕引起的轰动不小。

    她调整了身体的气息,内视一番,见,她的实力竟然直接跃至炼神巅峰的状态,莫非,是她体内的金莲作用导致进阶速度一连的提升?虽然不知为何,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提升的修为太快,身体也会吃不消,看来,短时间里她只能先调整体内气息,让这修为稳定下来。

    相比于她的镇定与淡然,那在不远处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慕容玑众人此时却是内心震撼不已,一个个盯着唐心看,说不出半句话来。他们久居天界,自然也知道一些传说,万丈金光,重现天界,仙者至尊,金莲圣主!他,竟然就是金莲圣主!古老的传说中,仙者中的至尊强者金莲圣主!他们竟然就与他在一起,在这森林中相遇了,而且,还亲眼看到了那万丈的金光从他的身体里发出,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刻,饶是很是淡定的慕容玑,此时看着他也变得不淡定了,他一路上都在猜测着,他到底是谁?竟然能以着淬神修士的修为对战分神强者,竟然能带出那样拥有强硬战斗力的修士,他的强大,他的自信,他的狂妄,他的傲然,他的清冷,在这一路上他一一见识到了,可,却不想,他竟然就是那传说中的金莲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