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雪焰莲子

    见状,她眼中划过一抺亮光,他们当中有人突破炼神阶段进入分神期了!顺着那记惊雷看去,原来是韦河进入分神期了,短短的三个多月时间,他竟能进步如此神速,不得不说,很让她惊讶。

    旁边原本坐着的众名修士因那记惊雷而回过神来,见是韦河突破境界,当即起身让开,毕竟那分神修士的气息太过强大,他们若不退开会在那威压之下气血反噬,只是,欧阳修他们退开之际,却发现还有两人也坐在那里不动,定睛一看,两人身上的气流涌动很是浓郁,周身气息弥漫而出,看样子也是快要突破了,这个发现,让他们又是震惊又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修为越高,进阶就越难,尤其是这炼神阶段挡住了很多修士的修仙大道,有的就是花了几百年也无法突破,而今,他们几人竟然一举突破数阶,直接进入另一个境界?

    “咦?我也进阶了!进了两个阶级!”一名修士后知后觉的缓过神来,才知道自己的修为也提升了!

    “真的!我也进了三个阶段!是刚才的丹药吗?要不然能这么厉害!”另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看着自己的修为一下提升了三个阶段,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而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其他修士也从韦河几人的进阶中回过神来,探查了一番,也都发现自己的修为提升了,虽然不如韦河他们三人一样一下跃上分神,但有的进了三个阶级,有的进两个阶级,也有只进一个阶级的,虽然如此,众人却也激动万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阶,他们相信,将来,他们的修为一定会更上一层楼,他们的实力将会越来越强大,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跟了一个了不起的主子!

    “轰隆!轰隆!”

    森林中的惊雷声传得异常的远,在这魔兽森林里面历炼的修士们遥遥的看着那远处的那片酝酿着惊雷和天空,以及听着那一道道的雷鸣声,不禁暗自诧异,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魔兽森林中进阶了?

    慕容玑众人出了那片密林,此时正站在某一处的杂草丛中,听着那一道道的惊雷声,不禁也暗暗的诧异:“一连九声惊雷,莫非,是有三名修士进阶了?”看着那天空中涌动的乌云,以及那所在之地,眼底掠过一抺暗光。

    “能进这里面来的修士实力皆不低,又能在这里面进阶,想必实力应该突破分神级别了。”站在慕容玑身后的中年男子沉声分析着,看着远处那片乌云,眼底有着一丝的羡慕,修为越高,进阶越难,这是每一个修士都知道的,正是因此,看到这一连三人的进阶,才会心生羡慕之意。

    与此同时,另一边,一些佣兵听到了那轰隆的雷鸣声,也不禁朝那传出惊雷的方面看去,眼中有着诧异与好奇,好奇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面进阶了?这般动静,估计会引去不少的魔兽吧!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唐心看着韦河他们三人调息完毕,成功的进阶成为分神期的强者,虽然说都只是刚进分神期,但战斗力与实力的提升却是不容忽视的。

    “主子!”三人难掩内心的激动,朝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嗯,你们三人能一举突破分神,确实很不错。”她露出了一抺笑容看着底下的三人,他们的实力越强她越是满意,虽然现在只有他们三人成为分神修士,但,她相信,不用多久,其他的人也一定会突破,成为分神强者。

    “如果不是主子的丹药,我们不可能这么快进阶,主子大恩,我们永不敢忘。”

    “行了,既然都突破了,那就整队,继续前行吧!这里因你们进阶灵气大涌,估计再过一次魔兽就要涌来了,还是早些转移比较好。”她从树上跃了下来,走向了他们众人。

    “是。”众人应着发,当下迅速排列好队伍,往森林中而去。

    唐心走在众人当中,如今前面带路的则是韦河三人,她在想着,虽然让白纹虎王去找九阶以上的圣兽,不过,估计短时间里也不会找到那么多只的,既然如此,倒不如继续往森林里面走,到时,相信白纹虎王会带着契约兽们跟着寻来的。

    其他的人,并不知道,唐心已经为他们准备好契约兽,只等着他们通过历炼之后,便可直接契约,直到,当他们某一天跟着她准备出林时,在看到那一群九阶以上的圣兽时,一个个愣是瞪大了眼睛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一次,因众人的实力大涨的原因,信心高涨,心情激昂,更是很快的便出了这片密林,而出了密林,他们所见到的便是一个斜坡,顺着斜坡走下去,除也那些半人高的杂草之外,所踩着的地面似乎有着不同,就像踩在泥沙上面似的,一踩下去,有的甚至整个人陷了进去。

    “不好,这是泥沙流!”一名修士惊呼着,见自己陷进了大半个身子,想要出来,可越是挣扎,陷得越快。

    “把手伸来!”另一名修士伸出了手,握上了那名修士的手,一用力,将人从泥沙中拉了出来。

    唐心见状,对众人道:“直接提气而行,不要踩着地面。”说着,自己便先提气而起,朝前面掠去,越过了这片泥沙之地,旋身落下后,这才看向了身后的众人,见他们一个个脚尖轻点,踏风而行,越过了那片泥沙地,这才继续往前走着。

    “嗡嗡……嗡嗡……”

    “什么声音?”前面的韦河听见那细小的声音传来,似乎还有些杂乱,又像是由远及近,正朝他们这边而来,警惕的朝周围看去,可周围却是半只魔兽也没有见着,不禁一拧眉头,想要仔细听听那嗡嗡的声音到底从何处而来,这时,却听后面的一名修士大喊着。

    “是毒蜂的声音!我听人说,这魔兽森林里有毒蜂,如果被蛰到毒素进入五脏六腑那必死无疑!快走!快!”

    唐心眉头一拧,当即喝道:“走!”声音一落,带着众人往另一边掠去,只是,那毒蜂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们,一大群约有数百只紧跟在他们的后面而来。

    “不好!那毒蜂还在后头跟着!”

    唐心放慢了速度,对众人道:“往前奔,别停!”而她自己却是渐渐的慢了下来,落在了众人的身后。众人一见,不禁也停了下来,惊呼着:“主子!”毒蜂数量太多,跟它们根本无法战斗,只能尽量的避开了,而且,这后面的一些看起来就只是一个个峰窝的毒蜂,如果是毒蜂王带着毒蜂出来,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

    看到她自己放慢了速度落于后面,众人脚下步伐一顿,同时迅速的转过身来,朝她跑去。她是他们的主子,又岂能让她冲于危险前头?就算她再厉害,可以一人之力对付那些毒蜂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你们……”唐心一怔,看了众人一眼。

    “主子,我们不惧!”众人的声音铿锵而有力,目光烔烔似火,盯着那前面的毒蜂,有的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剑,有的运起了火珠之术,有的凝聚了风刃,只等着那毒蜂近来便发起攻击。

    唐心见状,唇角微微一扬,道:“好!那就灭了这些毒蜂!”

    “是!”众人得令发,沉声一喝,见那毒蜂半弯着尾部飞上前来,一个个瞬间出手,有的利剑飞砍而上,将那拳头大小的变异毒蜂一分为二,有的用火球之术攻击,将那些毒蜂烧焦。

    见此,唐心一手也凝聚了火焰,一团火焰在她的手中窜起,呼的一声,伴随着她手中掌风一涌而袭向了那些毒蜂,巨大的火焰在燃烧着,一举灭了近乎一半的毒蜂,合众人之力,那拳头大小的毒蜂一只只的掉落地面,剩下的一只却又惊恐万分的往从中飞去,危险解除,众人不禁轻呼出一口气来。

    “主子,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这些毒蜂是有蜂王的,蜂王厉害无比,如果它带着它的子民来攻击我们,只怕到时就危险了,此处已经不能久留!”韦河看着地上的毒蜂尸体,沉声说着。

    “嗯,迅速转移!走!”声音一落,她与众人一道提气往林中掠去。

    半个月后,当他们来到了森林中的一个沼泽池边,竟意外的看到了那慕容玑一行人正守在那沼泽池旁,不知在盯着什么,由于相隔较远,前方又被挡住,看不清,还没走近,他们便发现了他们的来到。

    “公子,是我们进森林时遇到的那位公子。”中年男子在慕容玑的身边低声说着。

    原本负手盯着前面沼泽池的慕容玑,在听到这话后,不禁回过身来,见果然是他们一行人,而且,看样子,一个不少不止,他们的实力还提升了,原本只是炼神阶段的修士,竟然有三人已经成为了分神强者,看到这,心下瞬间明白了过来,想必那不久前进阶的九道天雷,应该就是他们几人了,只是,他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阶成功?不得不说,就连他都诧异非常。

    “公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慕容玑露出一抺笑容,朝唐心拱手一礼。

    唐心看着他,正想开口,却不想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清香味,而在她空间中的药灵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下子自己从空间出来:“嗯?好香好香!主人,好香的味道。”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出了空间的药灵竟一下飞上前去,直接越过了前面的慕容玑众人,朝那沼泽池而去。

    见状,她微怔,问:“那池中有什么?”药灵在空间中呆了那么久,一直也没说要出来,怎么突然间就跑出来了?那股香味是什么?竟然能吸引到她?

    慕容玑这才反应过来,猛的一回头,却看到那那朵好不容易找到,守了近半个多月只等它开花的千年雪焰莲正缓缓的绽开,一股浓郁的清香正从那莲花中散发了出来,而那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小东西飞了过去,竟是趴在了那千年雪莲里面,而在这时,原本平静无波的沼泽池却猛的窜上了一条蟒蛇吐着舌头张开着蛇嘴咬上了那朵千年雪焰莲。

    “不!”

    “灵儿!”

    两声惊呼不约而同传出,前者是慕容玑,后者是唐心,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攻向了那蟒蛇,慕容玑为的是他等的就是这千年雪莲中的莲子,而唐心则是为了救药灵,两人的攻击丝毫不差的击中了那条蟒蛇,原本窜起的蛇头被两道风刃硬生生的削了下来,那蟒蛇的身体直接掉进了池中,这一幕,发生得令人措手不及,却也解决得让人错愕万分。

    那是一头九阶圣兽级别的蟒蛇,竟然就这样被两人一击就给杀了,雷行风厉的手段,着实是惊呆了众人。

    而药灵却像没察觉到危险一般,趴在那千年雪焰莲中啃着什么,发出了一阵阵细微的嚼动声。而听到这那嚼动声的慕容玑更是脸色一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趴在千年雪焰莲当中的那抺小小的身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唐心见药香没了危险,心下微松了一口气,想那贪吃鬼竟然吃得那么欢,甚至连刚才险些被那头蟒蛇给吞了头也没抬一下,更是让她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引得药灵那般的兴奋?只是,很快的,她就看到慕容玑那苍白的脸色,看到他那难看的神情,见此,她微微一拧眉,看向了药灵。

    这个叫慕容玑的男子带着剩下的这些佣兵守在这里,从他们破烂的佣兵服来看,估计他们也经历了不少的凶险,为的就是这一株东西吧!从慕容玑刚才出手来看,那沼泽池中的那株药材,理应是他的囊中之物,可如今,似乎被药灵给吃了。

    朝那株药材看去,只见,那株药材生于水中,长出水面,如同水莲,却又不同,因为那莲瓣雪白中却又有着火焰的纹理,雪白与火焰的红相交着,她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样的一株药材,叫什么来着?

    眸光一凝,脑海中灵光顿现,对了,这株似莲非莲的药材,叫雪焰莲,千年才开一次花,一次只结一颗莲子,传,服用了雪焰莲的莲子,可以延年益寿,可以治疗内伤,也可解奇毒,总的来说,这雪焰莲就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圣药。

    她隐隐记得,这个慕容玑说他的父亲危在旦夕,估计是等着这千年雪焰莲回去救命的,现在可好了,他们好不容易进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这府雪焰莲,如今却被药灵给吃了,而正当她在思忖着要怎么处理眼下这情况时,却听慕容玑的声音传来。

    “我父亲遭人暗算,身受中伤还中了奇毒,就算是丹圣也没办法治好他的伤,只能用丹药维持着他的性命,因听那丹圣说,也只有千年雪焰莲的莲子可救我父亲一命,因此,在打听得知这里有一株千年雪焰莲,而且开花之时也就在段时间,我便匆匆带人赶了过来,却不想,近百名佣兵死伤一半,在这里守了半个多月,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他看向了那只吃下雪焰莲子而趴在莲花上休息的小东西一眼,苦笑着:“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公子!”那名一直跟在慕容玑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脸的悲戚之意,怒目瞪向了那趴在雪焰莲上休息的药香,眼中杀意顿现:“待我杀了那只小东西!要不然就将那只小东西抓回去放血,也许,也许可以救得到老爷。”

    慕容玑摇了摇头:“没用了,赤焰莲子一进腹药效便会消化,已经没用了。”

    看了他们一眼,唐心走上前,站在沼泽池边,唤道:“灵儿,回来。”

    “主人!”药灵吃下了千年雪焰莲的莲子,心满意足的飞了回来落在她的肩膀上:“主人,那个真的好好吃,好香,味道真的好好,灵儿现在浑身好舒服呢!”它坐在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脸颊边蹭了蹭。

    闻言,她不禁一叹,神情带着几分的无奈,看向了慕容玑,道:“慕容公子,我的小宠吃了雪焰莲子,真的是很抱歉,毕竟那是你们先找到的,而且以你的实力,我相信如果不是灵儿突然跑出来的话,那雪焰莲子会是你的,雪焰莲千年开花,只结一莲子,我也没办法找颗还给你,不过,令尊的事情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慕容玑一怔,看向他,问:“连丹圣都没办法,公子又怎敢这样说?”莫非,他是炼丹师?但,这不可能,一般炼丹师不会这么年轻,而且,就算有也不会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然,唐心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令尊还可以维持多久的生命?”

    “服下丹药开始,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从家里出来,到这里面,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了,如今还有两个月。”

    “嗯,我们还要在这森林历炼一段时间,既然还有两个月,那么,除去回去的时间,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一个半月后,我随你走一趟吧!在此之前,你可以先出林等我,也可以跟着我们,我可以向你保证,令尊一定不会有事。”她看向他,一脸的正色。

    听了他的话,慕容玑怔了怔,说不错愕,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面前这白衣公子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而眼前的这个人,却又偏偏给他一种不说大话的感觉,而且他能感觉到,他在说这话时,那话中的自信与坦然,就好像,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一般。

    “你、当真可以?”他眼中带着复杂,犹豫着,要不要信他,他本想着,没有了那雪焰莲子,救不了他父亲,他也要赶回去在最后的时光里陪伴在他父亲的身边,找出伤害他父亲的幕后凶手,杀了他为他父亲报仇,可如今,眼前这个男子的话,却让他心中有了一丝的犹豫,如果信了他,他便会留下来,等着他与他一同回慕容家,可这样一来,如果他根本没办法,那……

    唐心瞥了他一眼,道:“这世上,没有我救不了的人,只有我不想救的人。”

    傲气十足的话语带着一股浑天而成的自信,听在众人的耳中,在众人的心中激起了一阵难以平复的涟漪,欧阳修和韦河他们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打心底涌起的尊崇与敬意,一个个挺起胸膛,眉宇间难掩自豪与骄傲的神情,目光炬炬似火的看着她,他们的主子,一个带领着他们走向强者巅峰的女子,他们为成为她的属下而感到骄傲,为有她这样一个主子而感到自豪!

    内心因他的话而震撼的又岂止他们,就连慕容玑,此时看着面前这散发着自信神情的男子也说不出半句话来,他的话,打散了他最后的一丝犹豫与不信任,莫名的,他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的期待,也许,他真的能做到。

    “既然这样,我跟着你们一起历炼吧!”他也想看看,眼前这个白衣男子,到底,有多强?

    唐心勾了勾唇角,转身吩咐众人:“走!”声音一落,迈步便往林中走去,而这一回,除了她的二十几人之外,跟在后面的,还有慕容玑剩下的那五十来名佣兵,而慕容玑,则在交待了中年男子后,便提气上前,走在唐心的身边。

    “说起来,我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呢!”边走着,他看向身边的人,问着。

    “我姓唐。”她看着前成,迈步而行,只说了姓,却没说名。

    “唐公子,你肩膀上的那只小东西,是何物来的?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灵兽。”他的目光落在药灵的身上,眼中有着一丝的打量。

    “偶知所得的一只小宠,养着玩的。”她淡淡的说着,似乎,并不想多谈药灵的事情。

    慕容玑朝他看了一眼,顿了一下,便也不再开口,目光也跟着落在前方,只是很快的,便发现了有一丝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