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 何人进阶!

    唐心的视线掠过面前的众名佣兵,眸光微闪,不紧不慢的道:“烤肉是有,只怕,你们没那个命享用。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你小子说什么!”

    为首的那名佣兵厉声喝着,五指夹带暗劲就朝面前的唐心击去。只是,饶是他的攻击再快,饶是他的修为在唐心之上,想对唐心动手,也不可能占得到便宜。众人只见白色的身影微微一侧身避开了他的攻击,脚下步伐一移,反手扣上那佣兵的手往后一折,一脚踢出,那名佣兵团长整个人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

    “嘶!”

    “团长!”只听那些佣兵们惊呼一声,身形一动想要上前,可就在这时,一把匕首已经架上了他的脖子,惊得众名佣兵不敢轻举妄动,唯恐那泛着寒光的匕首往脖子处动脉一压,他们的团长就一命呜呼了。

    僵住的,还有那名被唐心踢跪在地上的佣兵团团长,他瞪着眼睛盯着唐心,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一个不放在眼中的小子给扣住了,还让自己处于这样的危险当中,那把架在他脖子处的匕首散发出来的寒气让他不敢乱动,因为他清楚的明白,那绝对是一把经历过无数杀戮的匕首,只要轻轻一划,他一定会当场毙命!

    与佣兵不同的是,唐心身后的众人却是双目闪亮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眼底皆有着毫无掩饰的敬佩与尊崇,确实,她一介女子,却这般的出色,试问,跟在她的身边,他们身为男子,内心深处又岂会没有想要变强的冲动?

    “你说,我是就这么一刀划下去好呢?还是切了你的胳膊好?”漫不经心的声音在那名佣兵的耳边传起,听在他的耳中,却如同夺命的鬼魅,令人心头一惊。

    他皱起了眉头,明显的能感觉到白衣男子手中的匕首压他脖子处压下,一阵剌痛传来,似有温热的鲜血流出。毕竟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他稳住了心神,收起了轻视之心,沉声道:“你若杀了我,你们二十几人,只怕得全给我陪葬了!”

    “是吗?为什么不是我们把你们全给杀了?”

    匕首往下压着,鲜血流得越猛了,而原本有恃无恐的佣兵团团长,此时脸色也不禁微变,因为他感觉到了杀意,这个人,他是真的想杀了他!

    “放开我们团长!”

    那些佣兵厉声喝着,一手搭上腰间的剑上,杀气迸射而出。他们也没想到这个白衣男子竟然这般的大胆,真的敢伤了他们的团长,看他那架势,压根就不惧他们的威胁,这二十几人个,竟然有这胆识?是无知?还是真的自信可以取他们性命?

    “想活命吗?”她俯下了身,问着那跪在她旁边的佣兵团团长,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你想怎么样?”那佣兵团长沉声问着,微抬着脖子,不敢乱动,那匕首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若是他一动势必会直接划破脖子处的动脉,到时,必死无疑!

    “那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

    听到这话,那佣兵团长一怔,顿了一下,道:“今晚是我们不对,我愿意用我空间戒指里面的财宝道歉。”

    “只是你?”她挑了挑眉,目光看向了前面的那些佣兵。

    那些佣兵一见,目光微闪,看了看他们团长,又看了看唐心,最后一咬牙,一个个都将从空间里拿出财宝来:“我们的也给你,放了我们团长!”他们空间的有着金币,也有杀了魔兽所得的晶核,也有一些是掠夺一些较弱的佣兵所得的财富,只是,没想到会拱手送人罢了。

    唐心身后的众人看着那些佣兵一个个掏出财宝放在前面,形成了堆五光十色的小山,眼底不由的掠过一丝怔愣,看向自己的主子,嘴角微抽了一下,这也太强了,敢情他们进来除了历炼之外,还能拦路打劫?那团佣兵这是不是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拿了他们的财宝,又伤了他们的团长,他们会乖乖离开?若是一战,以他们这二十几人只怕也少不了一番的苦战吧!

    “赤,把东西收起来。”唐心说着,神情依旧,仿佛没看到前面那一伙佣兵杀人般的目光一样。

    “是。”赤上前,将那堆五光十色的财宝收进空间戒指中,而后来到唐心的身边。

    “看在这些财宝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一命。”她说着,收起了手中的匕首,提起那佣兵团长直接推上前去。

    “团长,待我们杀了他们!把东西抢回来!”一名佣兵面露凶残,双眼盯着唐心他们,杀气腾腾,按在腰间的手一动,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就要上前,却被那名佣兵团团长挡住。

    “团长,他们欺人太甚了!”那名佣兵怒火难平,不明白为何他的团长要拦下他。

    “团长,他们只有二十几个人,实力也高低掺杂,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不能放过他们!”

    “对!团长,不能放过他们!我们的财宝岂能就这样拱手送人!”

    一个个的佣兵愤愤的说着,怒气高涨,杀气骇人,如同被惹毛了的野兽一般,准备随时扑上前撕了对方。

    然,那佣兵团团长却是一手摸了摸脖子处还在流着的鲜血,一手拦着那身后的佣兵,一双泛着精明的目光盯着前面的白衣公子看,见他神色如初,不见半点惊慌与恐惧,反倒是他身后的众人此时已经做出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他目光微闪,看着那名白衣公子,沉声问:“你就不怕,本团主让人灭了你们?”他,到底有什么自信的地方?以着仅仅的二十几人,而且明显的实力都不知他们,竟然敢将他们身上的财宝搜刮一空?

    唐心唇角微勾起一抺弧度,笑得淡漠而冷情:“如果我是你,我会带着他们迅速离开,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闻言,那佣兵团的团长抿着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思量再三,还是挥手示意,命令众人:“整队离开!”他在外行走多年,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见过,唯独眼前这人,他看不透,而且给他一种很是危险的感觉,他相信,如果他真的敢让他的佣兵对他们下杀手,等待着他们的,一定会是死亡!

    “团长!”

    “走!”他阴沉着脸,扫了身后的众人一眼,厉声喝着。那些佣兵一见,心知他主意已定,只得愤愤的跟着他转着身离开。

    随着他们一伙人的离开,韦河众人却是轻呼出一口气来,他们不知道主子为何那般自信,但,他们知道,如果真的战起来,那对他们而言,一定会是一场惨战,甚至,会是一场死战!

    听到身后众人轻呼出一口气的声部,她转过了身,扫了众人一眼:“很紧张?”不待众人开口,她又道:“二十六人对上他们百来人,一人也不过五六个对手,有什么可紧张的?哪怕他们的实力比你们的强,你们也不能有一丝的惧意出现,我希望,等你们出了这魔兽森林,不要说一人对战五六人,就是一人对战百人,于你们而言也是件轻松的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沉声应道:“是!”以一敌百?他们真的可以做到吗?不知道未来有不能做到,但以他们眼下的实力而言,以一敌五都是问题。

    仿佛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一般,唐心负手而立,看向了那林中漆黑之处的那一双双的幽绿色眼睛:“既然吃饱了,也休息够了,那就活动一下吧!把火堆灭了。”

    众人一听,顿时紧绷起了身体,应道:“是!”几人上前扑灭了火堆,其他的人则在火堆灭掉的同时,将神识释放而出,调动了身上的灵力气息,也就在火堆灭掉的同时,那一直对他们虎视眈眈的暗处魔兽全朝他们涌了过来,除了有狼之外,还有别的一些魔兽,数量到底有多少,夜色下,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在一瞬间,他们就被嗜血的凶煞之气所包围了。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杀戮在夜色下进行着,那是人与魔兽的嗜杀,是鲜血的洗礼,是浴血的奋战,这一场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夜,这一场战斗,唐心也参与其中,杀红了眼的众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杀了多少的魔兽,只知道,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天边升起,当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当他们将最后的一头魔兽杀死之时,所看到的,是一个个浑身染满鲜血站在一堆数不清的魔兽尸体当中的战士,那是一个个浑身散发着浓郁煞气与杀气的战士,在那堆魔兽尸体当中,他们的身影,显得高大无比。

    他们的身上,或深或浅血肉模糊的伤口,在战斗中凌乱散落的黑发,被魔兽撕裂了的衣襟,无一不在告诉着人们,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浴血的战斗,一场凶险的嗜杀。

    当清晨的阳光照亮他们的眼前,众人的目光掠过了那一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的叠起,一堆又一堆的跟小山似的,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而当他们看到那一身白衣沾染鲜血的主子,看到她一身的鲜血,众人眼底却是掠过异色,因为她身上只有鲜血,没有伤口,那便说明,她身上的血,全是魔兽的,而她,在昨夜那凶险万分的嗜血战斗之中,竟是一点伤也没有,一点伤也没有?那是怎样的一种战斗力?她以着淬神期的修为独自一人是如何在这些魔兽当中不受一点伤的?

    因为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这一次,众人学会了信任,学会了配合,这也让他们全都活了下来,虽然身上都有着深浅不一的伤口,虽然此时都狼狈不堪,但,他们却是活着的,站着的,没有人比他们清楚,在昨夜的那一场撕杀中,他们攻击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他们的战斗力提升了多少,几乎是身体潜在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不想死,就只能在魔兽杀死他们时先将魔兽杀死!于是,他们的战斗速度,他们的攻击力道,一一的提升了。

    见众人目光如炬,浑身战意凛冽,身上的气息还没散去,那股从心底深处激发出来的煞气弥漫在他们的身边,而今,他们一个个身上伤痕累累,却依旧笔直的站着,眼底有着一抺兴奋与激昂的光芒浮动着,看着他们的样子,她终是露出了一抺笑容来:“你们,很好。”

    短短的几个字,却叫众人心头怒放,有着欣喜,有着激动,有着兴奋,有着骄傲,因为她的一句称赞,他们竟然感觉这一身的伤都是值得的!得到她的一句认同,他们竟是无法压抑心中的亢奋与激动。

    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底,她再度开口道:“将战利品收了,找个地方疗伤,趁着这个机会,你们把品阶冲一下。”

    “是!”这声音中带着人掩的兴奋与激动之情,众人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利落的将魔晶挖了出来,那是他们的战利品!

    转移了阵地,收好了魔晶后,唐心带着他们来到那一处闻不到那魔兽血腥味的地方,对众人道:“就在这里休息吧!先帮重伤的包扎伤口,你们几个,过来拿药。”她从空间中将药物分发给他们,让他们互相包扎一下身上的伤,而她则在周围设了一下结界,以供众人好放心休息。

    她的药,可以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伤口,只是赤和陆修以及沈从文三人的伤,伤得较重,就算是用了药也没能很快的恢复过来,她来到他们的身边看了看他们的伤,见三人除了一些外伤较深之外,内伤也不轻,而且几人身体的要害险些被魔兽的爪子穿透,她的药虽有效,不过最快也得七八天才有恢复过来。

    “青鸾,出来。”

    随着她声音的落下,从她的身体飞闪出一道光芒,众人一怔,抬头看去时,只见上古神兽青鸾展翅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看到那巨大的青鸾,众人眼中不禁浮出现了震惊之色。

    “那、那是上古神兽青鸾!”上古神兽青鸾,是一只治疗神兽,它的战斗力并不惊人,相反的,治疗能力却是神奇非凡,只是,他们主子怎么会有上古神兽青鸾?

    欧阳修几人是见过她有两头超神兽的人,此时看到她竟然还有一头上古神兽青鸾时,一时间也难以缓过神来,谁来他们,为何她的契约兽一只只都是那样的强大?白纹虎王本就是虎中之王,更别说还是两头已经进化为超神兽的白纹虎王了,而今,竟然还有一头上古神兽青鸾,哪怕这青鸾的战斗力并不惊人,但它的治疗能力却可以说是神效的,虽然知道他们主子来历非凡,可当一次次的看到她唤出来的契约兽和超乎常人的战斗力时,真的是一次次的被震撼了。

    “主人。”青鸾盘旋在半空,微低下了头,看着唐心。

    “帮他们三人治疗一下。”

    “是。”青鸾应了一声,来到那三个正瞪着眼睛看着它的人类面前,飞在半空,翅膀一拍,肉眼可见的一股幽绿色带着淡淡莹光的气息洒落底下三人的身上,渗入了他们的伤口,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也在那些幽绿色莹光的治疗下,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这一幕,看得周围的众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古书上虽有记载,上古神兽青鸾有治疗的能力,可这样的事情,以后也就只是听说过那些传下来的传说,如今,他们却是亲眼看见了这样神奇而诡异的一幕,那些伤口,真的在那些幽绿色莹光的治疗下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原本脸色苍白的三人,也随着伤口的愈合脸上渐渐的恢复了血色。

    将三人的伤治好后,青鸾便再度回到了空间之中,混沌空间就是另一个天地,一个极其适合契约兽生活的地方,几年来,她的契约兽都一直在那里面生活着,提升着实力。

    “真的好了,这不可思议了!”陆修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脸上难掩诧异之色。

    沈从文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竟是一点疤痕也没有,不禁暗自乍舌,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有幸见到上古神兽中的治疗神兽青鸾,而且它还帮他疗伤了。

    “赤,把丹药分下去,一人一颗,这里可以让你们修为提升的丹药,能突破几阶,就看你们的潜力了。”她看着众人,道:“周围已经设下结界,你们可以放心进阶。”

    “谢主子!”众人顿时激动的道谢着,接过了赤分发下来的丹药,看着手中那散发着阵阵药香的丹药,那上面的丹纹,让他们知道,这颗丹药绝对是在外面买不到的,而他们的主子,竟然就这样一人给了他们一颗,二十几颗珍品丹药啊!这可是有价无市的珍品啊!

    众人按奈下心中的激动,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当即便服下丹药后盘膝运气,将自身的灵力调动起来,一时间,一个个的身上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灵力气流的涌动让这片林子里充斥着一股与别的地方不同的灵气。

    唐心看了众人一眼,便跃至树上休息,虽然说设了结界,但她还得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毕竟,这里面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若是大意,往往极有可能会丢了性命。

    而她的担心也确实并非没有道理的,因他们杀的那些魔兽离他们虽然有一段距离,血腥味随着风吹远比,引来了林中的一些高阶魔兽,原本闭目养神的她外放的神识察觉到了正往这边靠近的危险,当即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们在进阶的原因,周围的灵力比别处的都要充沛,引来了林中的一些魔兽,还有一些是顺着那些血腥味而来的,她睁开眼看去时,杂草丛中微动,几头魔兽的嘴里染着鲜血,似乎还有血肉沾在嘴角处,只是,那几只魔兽却在看到另一处的草丛中的动静后便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反而是渐渐的后退。

    见状,她眸光一转,扫向另一边,那里,两头狮子半蹲在草丛中,正看向她,以及,那盘膝而坐的二十几人。看到两头狮子的品阶时,她眼中划过一抺亮光,九阶圣兽,竟然是两头九阶的圣兽,只差一步便可提升为神兽,而这狮子,为火焰狮,又似乎是变异的,与她以往所见的火焰狮略有不同,不过看那巨大的身形和浑身的威压,就可知道战斗力也是极为惊人的,让他们契约了倒是不错。

    她的目光从那两头狮子身上移开,落在了盘膝而坐在那树下修炼的二十几人身上,不可否认,他们让她很是满意,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哪一方面,都是极其不错的,领悟力也强,只是,他们到现在也没契约灵兽,如果有了灵兽的话,战斗力可提升十倍不止。想到这,她神识一动,以神识与白纹虎王交流着:“你去这森林中看看,给我带二十几只九阶以上的圣兽回来。”

    “主子要帮他们找契约兽?是不是什么种类的都可以?”白纹虎王问着。

    “嗯,见得了人的就行,不过实力最低要九阶圣兽,如果神兽你也有办法让它臣服跟你走,呵呵,那就带回来吧!”她轻笑出声,想着以它如今超神兽的威压,就算是神兽也不敢在它的面前放肆的。

    “好。”白纹虎王应着,化做一道精光从她的身体里出来,稳稳的落于地面,昂着头,迈着脚步走向了那两只因它的出现而趴在地上低着头的狮子:“带本王去找九阶以上的圣兽!”它直接在两头狮子的面前命令着。

    两头九阶圣兽一听,看了看它,又看了看那树上的人,最后点了点头,带着白纹虎王往林中而去。

    天空中,突然间风云变色,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骤然而起,吹刮得树叶沙沙作响,一记惊雷从空中劈落了下来,轰隆的一声,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