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初战!

    “什么人!”一名修士喝着,警惕的看着那名朝他们走来的中年男子。

    “这位道友,在下可否拜见一下你们带队的那位队长?”中年男子拱手一礼,礼数周正,倒也没有放肆的行为。只是心下却有些疑惑,刚才一瞥,只有一抺白色身影最为显眼,可那人却极为年轻,而且修为也弱,其他的修为都要比那名白衣男子高,还有那六名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虽然一个个气势凛冽,绰绝不凡,却又不太像是领队之人。

    那名修士瞥了他一眼,沉声道:“你等着。”说着,便往唐心所在的方向走去:“主子,有名修士求见,可要一见?”

    “不见。”她闭目养神,连眼睛也没睁开的说着。

    “是。”那名修士应了一声,便走向那名中年男子所在的地方:“阁下请回吧!我们主子不见。”

    那中年男子一拧眉,目光看向了那名白衣男子,顿了一下,问:“这位道友,不知你队中,可有识得阵法之人?”见那修士警惕的看着他,他解释道:“是这样的,前面林中似乎设有阵法,想要进森林就得先过了那个阵法,我们困于此处几个时辰了,一直未能得进,因此我家公子才命我过来相询,若是道友队中有识得队法之高人,可否带我们一同进林?”

    话说到这份上,其实已经是很礼下于人的了,只是,那名修士却不卖帐,沉声道:“阁下请速速离去!莫在此逗留!”说着,便不再看他。

    那中年修士见状,只得转身离开,往回走去。回到他们歇脚的地方,这才来到他主子的身后,道:“公子,属下没有问到话。”他垂低着头,不敢看他。

    “对方是些什么样的人?”男子负手而立,目光看着前方。

    “他们看起来不是佣兵,而且人数也少,只有二十六人,为首的是一名白衣公子,只是,那白衣公子的修为似乎并不高,而且在同行中还有不少是淬神期的修士。”

    “哦?”听到这话,男子转过身来,看向了不远处,露出了一抺笑容来:“既然如此,我倒要亲自去拜会一下。”说着,便迈步往那边走去,而那名中年男子则迅速的跟在他的身后。

    走近,便看到了那二十来人各居一处的休息,也有几个在树上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的目光很快的就被那抺白色的身影给吸引了,因为那人真的很是出色。他旁边坐着的六名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有着不凡的气质与容貌,可与那人一比,却如同周边的几颗星星衬托着中间的明月,他静静的靠在那里,却是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气息,虽然对方的实力看起来只有淬神期,不过,他给他的感觉却是此人绝非池中物,也许,他是压下了他的修为的。

    “在下慕容玑,因要进这魔兽森林寻一味救命良药,只是此行中无人精通阵法之术,因此斗胆,想与公子结伴同行。”蕴含着灵力的声音传出,不用那修士通传,便能清晰的传到那树下之人的耳中。

    唐心睁开了眼睛,清眸一片平静之色,看着那站在不远处的锦衣男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男子身着紫色锦袍,腰系着四指宽的玉带,容颜俊朗,目光如炬,眉宇间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仪,此时,正对上她的目光,坦荡荡的任由她打量着。

    半响,唐心不紧不慢的开口,声音透着一抺淡漠:“阁下队中既然无人精通阵法之术,趁现在速速离去不是正好?若不然,再出林去寻找精通阵法之人,才是上上之道,否则,进得了林,岂不困死林中?”

    “公子有所不知,家父此时命悬一线,多耽搁一分,便多一分危险,在知道这里有阵法之时,在下已经让人回去调一名精通阵法的修士过来,只是来回路程较远,就是最快也得几日之后。”说着,他朝他拱手弯下了腰,深深的一鞠躬:“还请公子帮忙,他日若有需要慕容玑的地方,定当义不容辞。”

    闻言,唐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轻弹衣袍,道:“陆修,看看是何种阵法,破了。”

    “是。”陆修当即往前走去,跟着过去的还有韦河。

    “多谢公子。”慕容玑露出了一抺笑容,回头吩咐道:“让人整装过来,准备进林!”

    “是。”中年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看了那前面的白衣公子一眼,这才迅速转身离去,不多时,便带着近百人过来,紫袍男子的身后。

    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多数为佣兵,因此,队伍很是整齐,其中只有几个是穿着劲装的,看样子是那紫袍男子身边的人。她淡淡的收回目光,落在前面,看着陆修在那里破阵,不多时,只听几声爆破声传来,前面的那树林似乎微微变动了一下,与先前确实有着一些不同。

    “主子,阵法已破,可以走了。”陆修回到她的身边说着。

    “嗯,走吧!”她说着,也没理会那慕容玑一行人,便带着自己的人往前走去。

    慕容玑看着他们一行人走在前面,眸光微闪,这时,旁边的中年男子压低着声音开口道:“公子,他们很不简单,那阵法复杂诡异,那名男子却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柱香的时间便破解了。”

    “莫要多言,走吧!”慕容玑沉声说着,迈步往里面走去,跟在那二十几人的身后,而后面的佣兵也连忙跟上。

    往前面行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硬感觉周围的气息略有不同,耳边除了风吹过树叶和杂草摇动的声音之外,似乎,还有着灵兽的低吼声从深处传来,唐心带着众人走了近一个时辰,回头一看,见那后面的人还依旧跟着他们,不由的眉头一皱,却没开口,依旧往前走着。

    “呜嗷……”

    越发清晰的声音传来,耳边一听,似乎能听见那杂乱的奔跑声,众人顿住了脚步,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应该是狼群。”韦河沉声说着,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前面的杂草丛,那里,半人高的杂草丛在涌动着,沙沙而响,像是有什么正从那边奔来一般。

    唐心跃上了一棵大树,看着那正从前面不远处奔来的狼群,约莫四五十只,她眸光一闪,对底下众人道:“七阶风狼,约四五十只,你们解决了。”

    “是!”底下众人沉声一应,准备随时进入战斗。

    而后面的慕容玑见状,正想让身后的佣兵帮忙,却听那树上的白衣公子冷冷的话语传来:“慕容公子,你们应该离开了。”唐心站在树上,直视着他。

    慕容玑一怔,继而回过神来,拱手道:“公子小心。”说着,便带着众人往另一方向掠去。他进这里面是为了寻药而来,确实没时间一直跟着他们,既然他不用他们帮忙,那他们便先行离去。

    “呜嗷……”

    四五十匹灰色的风狼似一般风般的掠了出来,前脚飞扑而起,张开了狼嘴,露出了锋利的狼牙朝他们咬去,速度之快就好像众名修士若是反应稍慢半拍,便会落入狼口一般。

    唐心在树上看着,七阶风狼,这本应该没什么战斗力的七阶风狼,却是与她在飞仙界所遇到的不太一样,单单体形便大了两倍,每一匹风狼都近乎半人高,身形更是近两米,来了这天界几个月,还是第一回看见这边的灵兽,在这天界这边,他们大多称灵兽为魔兽,因为它们凶残而嗜血,而且也非常的强大,战斗力惊人不容易收服,也正因为这样,这边的很多修士都很少契约灵兽,一个是太强大的收服不了,一个是太弱的不想契约。

    她在高处看着,看着底下众人与狼群的战斗,因为风狼身形较大,就是一对一的对战也显得有几分的吃力,更何况,眼下他们是一人将近对付两头风狼,有的动作慢了半拍,身上被风狼锋利的爪子抓出了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她朝赤看去,一身玄衣的赤身上有着几道伤口,此时正被一头风狼扑倒在地,狼嘴一张就朝他的脖子处咬去,她眸光一闪,凝聚着灵力的手微动,手中的风刃却没击出,而是在等,如果就这么败给了一头七阶风狼,那不得不说,她得重新考虑他们有没那个资格留在她的身边,有没那个资格跟她一同进入魔兽森林。

    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时,赤双手扳住了风狼的嘴,手中的剑掉在一旁,他直接抬起头张开嘴咬上了风狼的脖子,鲜血如泉水般涌出从他的嘴角垂落地面,原本拼着要咬上他的风狼慢慢的放弃了挣扎,生命力在流逝,直到最后,双脚无力的一蹬,奄奄一息的趴在他的身上。

    赤迅速的推开身上的风狼,捡起一旁的利剑迅速的一个转身砍向了那扑上来的另一头风狼,此时,胸前沾满了狼血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嗜血的狠厉,一剑挥出砍杀了一头风狼的同时,一脚飞踹而出,将一头又扑上来的风狼踹了开去,转身的嗜血,透着一股狠劲。

    见状,她勾了勾唇角,看向了另一边,欧阳修她双手汇聚着灵力一拳击飞了一头风狼,身边的闻人笑一记火球术飞袭而出,在那风狼身上炸出了一个洞,司空绝以周围的木藤缠住风狼,沈从文则以水柱攻击风狼,那射出的水柱形成了利刃射进风狼的身休,也是瞬间毙命,东方旭与易楠天两人背后相抵,将自己的身后交给了对方,专心的攻击着那前面以及左右的风狼,因为几人的合作,他们几人的实力虽比不上那十几名炼神期的修士,身上却是一点伤也没有。

    反观着,其他的人战斗力虽然很强,但身上却多多少都挂了彩,陆修和千面郎君他们虽然说战斗力比不上另外的十几人,但也在这场战斗中并没有被伤到致命的地方。

    林中嗜杀的气息很重,浓郁的狼血透着一股腥味在林中弥漫而开,一具具的风狼尸体倒落在地面上,有的被拦腰砍断,有的被砍掉了狼头,有的身上被轰炸出烧焦的洞口,有的被利剑剌入狼腹流血而死,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风狼一匹匹的倒下,而那底下的二十几人,微喘着气站在那堆风狼的尸体当中,身上玄衣沾满了血,经过这一场战斗,他们有的已经弄得一身的狼狈,有的伤得很重,但唯一让唐心觉得欣慰的便是,他们一个个都活着,都笔直的站着。

    “第一场战斗,虽然胜了,却是惨胜。”

    树上的她,清冷的目光看着底下的众人,将他们的狼狈,将他们身上的伤,看在眼里,只是此时的她已经敛起了眼底所有的情绪,剩下的只有冰冷,只有冷漠:“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二十几个人,只有欧阳修他们几人身上没有伤?”

    此时,听到她的话,众人这才注意到,欧阳修他们六人的身上虽然有的溅了鲜血,但,身上一道伤口也没有,比起他们的狼狈,他们整洁得不可思议!明明,他们的实力只是淬神期,为何却在众多风狼的攻击下毫发无伤?

    看着众人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他们垂下了眼眸,她冷冷的开口:“欧阳修,你告诉他们,你们怎么做到的。”

    欧阳修迈前一步,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一人力弱,两人力强,我们相互配合,将背后交给身边的兄弟,放心的击杀前面的危险,不担心背后有杀机。”因为,背后有他们信任的人守护着。

    闻言,众人心头一震,猛的抬头看向了他们六人,最后,一个个面带愧色的垂低下了头,他们的主子,用最现实的一场战斗给他们上了一课,这一课,是他们从前都不曾去想过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他们心中一阵复杂,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每个人只顾着自己,因此要顾着四面的攻击,可一个人就算反应再快,又怎么可能顾得过来?

    “谢主子教诲!”众人回过神来,齐齐的抱拳一礼。

    “把晶核挖出,将风狼的牙给我切下来!”她站在树上,冷声吩咐着。

    “是!”众人当即一应,虽然不解为何还要切下狼牙,但还是照做了。收好了晶核和狼牙的众人跟着她转移了地方,来到一处闻不到风狼血腥味的地方才停下将身上的伤口包扎。

    唐心站在一旁看着,看着他们包扎好了伤口,这才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他们没有休息的时间,这点伤,只要不死,他们就得继续往里面冒险,而这一战,只是第一战,后面等待着他们的危险要比这一战凶险万分,如果他们无法适用,等着他们的就只有死亡!

    几日后的傍晚,他们一行人在林中行走,前面的韦河听到有水流的声音,当即顺着水声寻去,发现了石缝处有一个小泉眼,正冒着清水,他连忙来到唐心的面前道:“主子,前面有一处水源。”

    “那就歇会吧!”她说着,朝那前面走去,欧阳修几人跟在她的身后。

    看到那泉水旁边的小草有被踩压过的痕迹,她顿下脚步,朝泉眼周围看了看,见前面的韦河正弯下腰掬了一把水正准备喝,当即开口道:“等等。”

    韦河抬起头来,问:“主子,怎么了?”

    唐心没有开口,而是走上前去在泉眼边蹲下,掬了把水闻了闻。而身后的司空绝则看着周围被压的小草,道:“这里应该不久前有人走过,周围的草有被压的痕迹,泉水在这里面可遇不可求,但也不能随便喝。”

    听到这话,韦河也听出来了问题所在了,当下看向唐心,见她掬了把水她后又拿出了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丸捏碎酒入那泉眼之中:“这水确实被人下了药,虽不是致命的药,却会让人在短时间里失去意识。”

    韦河心头一震,在这凶险万分的魔兽森林中短时间失去意识,随时都有可能被窜出来的魔兽撕了,到底是什么人这般歹毒?竟然在这水中下药!

    “现在可以喝了,水中的药,我解了。”她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

    身后的众人一听,这才松了口气迅速上前,喝水的在上游,洗脸的在下游,又装了一些水后,这才在旁边坐下歇歇脚。

    “韦河,你带几个人捡树些树枝回来,赤,还有司空绝你们几人跟我来,其他的原地休息。”她说着,便迈步往前面走去。

    被点名的几人相视一眼,迅速的跟在她的身后而去。而剩下的人则在原地休息,不知道他们几人是去干什么,直到,听到不远处的林中传来了类似野猪般的惨叫声时,才站了起来,本想去看看出什么事了,可又想到她让他们在这里等着,过了一会,便见那出去不久的几人扛着几头野灵猪回来了。

    “处理干净架火堆上烤,今夜在这里休息,明天再起程。”她吩咐着,让人将几头刚杀的野灵猪处理干净,架在火堆上翻烤着,由于近来这些天都没吃什么东西,此时看到烤肉一个个都觉得干劲十足,迅速的帮助,七手八脚的便将几头野灵猪架好翻烤,到最后唐心又拿出调味的料洒了上去,香味顿时弥漫而开,闻得众人口咽口水。

    夜色渐下,林中鸟虫的鸣叫声伴随着二十几人说说笑笑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开,因为要在这里休息,陆修在周围设下了防护结界和简单的防御阵法,这才放心的跟着众人一起吃着烤肉。

    “主子,我们进了这森林几天了,而这里似乎也只还是外围地界而已。”一名修士说着,一边撕着烤肉大口大口的吃着。

    “越往里面越危险,你们提高警惕,遇事不要大意。”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酒,这众人中,也只有她敢在这里面喝着酒,而众人也不敢多说一句,毕竟,她可是主子,再说,就以她那实力,就是独自一人在这森林里面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事,自是不用为她担心,相反的,他们则不同,他们要担起守护的责任,她若真的喝多了,他们也能保护着她。

    “呜嗷……”

    林中暗处有着一双双幽绿色的眼睛在盯着他们,那是狼群的眼睛,只是,那些狼群却不敢靠近他们,除了周围有结界和阵法之外,他们这里还有火焰,狼惧火,自然不敢靠近。

    只是,狼是不敢靠近,正当他们吃得正欢时,黑夜中却有着无数的火把靠近着他们这边,隐隐的还能听到说话的声音传来,而且听那声音,还似乎是冲着他们来的。

    “团长,那香味就在前面传来的,似乎还设了结界。”一名汉子的声音说着。

    “结界?破了就是了!”带着傲漫的声音传来,坐在火堆边的唐心众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那里手持火把的人正在破他们的结界。

    “主子,我只设了简单的防御结界,可能会被他们破了。”陆修开口说着,看着面前的她。

    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后,看向几个火堆边坐着的众人,问:“都吃好了没?”

    “吃好了。”众人齐声应着。

    “嗯,把烤肉收进你们的空间。”她站了起来,看向了那破了结界正在破阵法的那些人,简单的阵法,确实很容易就被他们给破解了,不多时,那一伙近百来人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

    “咦?竟然只有二十几人?你们胆子不小啊!就这么几个人也敢进这魔兽森林来。”为首的那名满脸胡须的汉子扫了唐心众人一眼,在见到二十几人大约的实力与修为后,眼底掠过一丝轻蔑,语气也越发不客气,他看向前面的唐心,道:“小子,你们这里谁带队的?我们闻着肉香过来的,你们的烤肉呢?拿出来给我们填填肚子!”

    那近乎命令的语气,让二十几人不约而同的沉下了脸来,冷冷的盯着那为首的汉子,身上杀意顿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