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 森林之行

    两天后的清晨,待命出发的众人一个个一身的劲装打扮,清一色的玄色衣服,精神抖擞,威风凛冽。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此时,以韦河为首的十九人已经站在城外候着唐心的到来,此时,只等她和欧阳修六人到来便可出发了。

    他们听闻要去魔兽森林时,第一的反应便是震惊,对他们而言,魔兽森林是一个极其凶险的地方,实力如果不够强硬,根本不可能进得到里面去,他们以前身为散修,虽然对着那魔兽森林中的灵兽有着向望,也想去历炼一番,看能不能再契约一头适合自己的灵兽,但奈何实力的问题,他们一直不敢蓦然进去,而这一次提出来的,却是他们刚立誓效忠的主子。

    此行,他们心中有着担忧,也有着紧张,却没恐惧,临行之际,心中更是隐隐的有着一抺的兴奋之感,那是一种潜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冒险精神,他们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主子来了!”韦河看到那不远处御剑而来的几人,开口说了一声,身后的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半空中的几人在众人的面前落下,为首的一人,是一名一身白色衣袍的俊美男子,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众人,众人不禁愣了一下,继而将目光转而落在那身后的六名一身黑色劲衣的男子身上,看了看,目光又落回了白衣男子的身上。

    “主子?”

    唐心勾唇一笑,似乎知道他们在疑惑什么一般,只是开口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我身后的六人,欧阳修,司空绝,易楠天,东方旭,闻人笑,沈从文,接下来的路程里,大家好好相处。”

    “是!”

    众人齐声应着,目光掠过那六名男子后,落在他们主子的身上,不得不说,一身白色衣袍作男装打扮的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淡然的气息,谈笑间透着一股洒脱俊逸的气息,而且浑身散发着摄人的风华,如果不是他们心知她是女子,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这看不出有一丝女子姿态的俊逸男子会是一名绝色人儿。

    “走吧!全体御剑而行!”淡然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下一刻,众人应了一声,便跟着她一同唤出了飞剑,踏上飞行往魔兽森林而去。

    为首的唐心立于飞剑之上,白衣墨发在风中飞扬,她半眯着眼,看着前面远方的景色,心思却是暗自思忖着。她师尊出门未归,她身为亲传弟子有自由的下山机会,而且时间长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下山前她也跟傅凌天交待了一声,此行也许会有几个月之久,不过却不用担心有人会为她担心。

    与此同时,她并不知道,远在飞仙界的沐宸风他们,正想着办法来天界。

    萧府中,自从天音醒过来后,休养了近一个多月养好了身体,知道是唐心救了她,而今她却被那魔神吸入了另一个空间中,心中内疚万分,见沐宸风他们四处的寻找可以去那一个叫作天界的大陆,她也发历研究着符箓之术,希望可以帮到他们。

    这一天,她在沐宸风给她找来记载着符箓的古书当中,终于找到了一个传送符箓,欣喜万分的她压不住内心的激动,抱着书本便跑出了房间。

    “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夫君!夫君!有一个古老的传送符箓之术可以送我们去到另一个地方!”

    兴奋的声音传遍整个萧府,前厅中,正与萧轩尔他们在商量着事情的沐宸风听到了天音的声音,心头一喜,猛的站了起来。旁边的玄月和八煞他们也不由的站起,看向了外面,萧轩尔听到天音的声音,也是一喜,连忙迎了上去。

    “天音,你真的找到办法了?”萧轩尔看着抱着书本快步跑来的娘子问着。

    “嗯,这本古书里有一个符箓之术,你们看。”她压下心中的欣喜,将书本放上桌面上,对着众人道:“这个符箓之术叫传送符箓,也叫传送阵符,只要将符箓贴在身上,心中默念着要去的地方,符箓就可以按着心中所想,将人传送出去,这是一种无限的传送符箓,无论相隔多远的距离,只要有一张符箓,都可以瞬间将人传送过去。”

    听到她的话,众人脸上难掩欣喜,沐宸风更是压住心中激动,问:“你现在可以制出这传送符箓吗?”三个月了,自从她离开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习惯了她在他的身边,没有了她的日子,他度日如年,短短的三个月就仿佛过了三万年一般,她独自一人在那天界,他在这边又担心着她不知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出了什么事,没人护着怎么办?而且两个孩子从没离开她这么久,这三个月来,经常在念着她,他是时刻都想着带着两个孩子去天界找她,可,三个月来,想尽了一切办法,却仍找不到半点办法,今天,天音的这个消息无疑是这三个月来最让人激动的消息。

    “给我点时间,我研究一下这个符箓的方法,这个比较复杂,成功率只怕也低,再给我些时间,我会尽快的学会制作这个符箓的。”她正色的看向沐宸风:“相信我,我一定会制作出来的!”

    “好。”沐宸风看着她,点了点头道:“你若是制作出来了,第一时间跟我说。”

    “嗯。”她拿起书本,对萧轩尔道:“夫君,玥儿就劳你多照顾着了。”

    “你专心研究那个符箓就行,别的不用担心。”萧轩尔露出温柔的笑容,虽然心疼她最近累得紧,可却也知道,她一日若没制出传送符箓送沐宸风他们去见唐心,她心里也无法安心。

    “好,我先回去了。”她说着,朝众人点了点头,便转身往外走去。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制作出传送符箓。

    看着她转身离开,沐宸风跟身边的几人说了声:“我去看看孩子。”便也转身走了出去。

    后院练武场中,三个小身影正认真的在那里练习着他教他们的招式,云曦和云笑两人在切磋着,馨玥则在一旁看着,学着他们的招式比划着,两人身上的小衣服已经被汗水沾湿,粉嫩的脸蛋上也因汗水而泛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饶是汗水湿了衣裳,两个小家伙却没停下来的打算,小脸上只有着认真而专注的神色。

    “咻!砰砰!”

    两人的身法很快,出手也很凌厉,小手带起的风刃发出咻咻的声音,拳头相碰时,更是有着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散发而出,两人过了数十招后,气喘喘的停了下来,云笑抬起衣袖擦了擦汗水,直接就在地上坐下:“哥哥,我们歇会吧!我好累了。”自从娘亲不见了,他们就开始天天努力修炼,因为他们不想让娘亲担心,就算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好娘亲,也希望有能力保护好自己。

    “妹妹,地上脏,不能坐,到桌边来坐。”云曦见她又随意的在地上坐下,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上前将她拉了起来。

    一旁的馨玥迈着小小的步伐爬到了石凳上,拿起水壶给他们两人倒了两杯水,只是一边倒一边看向他们,茶水满出来也没看见:“云曦哥哥,笑笑姐姐,玥儿给你们倒水喝,啊,水满出来了。”稚嫩的声音带着丝懊恼,她放下水壶,小手在溢出茶水的桌面一扫,将桌上溢出来的水全扫到地面上去,只是,却沾湿了她自己的衣袖。

    “玥儿,不能用手那样扫。”云曦见状,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训道:“要拿抺布,你这样会弄沾了衣袖,而且水要是太烫的话会烫伤手的。”

    “云曦哥哥,水是凉的,咯咯……”馨玥笑眯眯的冲他一笑,朝他扮了个鬼脸,跑到他的另一边,云笑的旁边:“笑笑姐姐,玥儿给你们倒水,乖不乖?”

    “嗯,乖,小玥玥最乖了。”云笑伸着手就要去捏她胖乎乎的小脸,谁知一旁的云曦见了,顿时脸色一黑,一手握住她的手:“妹妹,你的手刚碰了地上的灰尘,不能捏玥儿的脸。”

    云笑一见,也冲他扮了个鬼脸,手一动,手指间涌上了一股水流,她在一旁洗了洗手,这才捏了馨玥的小脸一把,笑嘻嘻的说:“这回干净了吧!”

    馨玥揉了揉小脸,扁着小嘴道:“都说了不要捏玥儿的脸了。”

    “好了好了,下回不捏。”云笑拍了拍她的头,在桌边坐下,双手捧着水喝了一口,眯了眯眼,看着对面的哥哥,道:“哥哥,我想娘亲了,我们好久没见到娘亲了,你说娘亲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在想我们?”

    云曦一听这话,小嘴也是一抿,他端着水喝着,半响才道:“娘亲当然会想我们了,爹爹他们都在想办法,我想,应该不用多久我们就能去找娘亲了,所以在此之前,我们要将娘亲和爹爹教的都学熟了,就算我们现在不能保护娘亲,但也不能让娘亲为我们担心。”

    “嗯嗯,那我们喝水后再来练,等见到娘亲,娘亲看到我们变厉害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说着,她笑眯起了眼睛,双手抱着茶水喜滋滋的喝着。

    站在院子外听着他们谈话的沐宸风眸光一柔,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心中尽是为人父母的骄傲,他们的孩子,确实真的很乖,而且也很聪慧,自从她去了天界后,两个孩子的修为在丹药的辅助下也大为提升,像他们现在的修为,在同龄中根本没有,就是比起他们当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让他们两人独自在外行走,他也完全可以放心。

    目光看向了天空之处,他在想着,她如今在做什么呢?可有遇到什么危险?身边可有人保护着?

    与此同时,似乎心有所感一般,正御剑飞行的唐心突然心间一动,脑海中想到了沐宸风和两个孩子,她的目光也落在了那远处的天空之中,她想,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过来的,与他们团聚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

    想到这,唇角微微的上扬着,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意。

    魔兽森林,位于一岭南一带,地势险峻,森林到底有多大,从来都没人走完过,也没人能规划出那里面的地图,一旦进了森林里,四面只有密林,路,没有前人开拓,只能靠他们自己走出来。

    御剑飞行了十天,除了停下休息之外,他们几乎没有逗留过,起程十天后的终于来到了那魔兽森林的外面,看着那茂盛的密林,看似平静,却是蕴含着无尽的凶险,由于很少有人进这魔兽森林历炼的原因,就算是在外围处,那些杂草也长到了半人高,树枝凌乱的生长着,偶尔有着一些鸟儿的鸣叫声和虫鸣的声音传入耳中。

    看着那前面的密林,唐心对身后的众人道:“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清晨再进林。”十天的御剑飞行,消耗了不少的体能,让众人休息一下也好,至于到了里面,估计想要真正放下心来休息的时间也不多。

    “是。”众人当即应了一声,准备在这外面休息,有的则在周围捡了些柴火,准备晚上可以烘烘火,有的则盘膝坐下调息,有的则靠在树下闭目养神。

    “陆修,白银,千面,还有赤,你们几人过来。”唐心唤着他们几人。

    “主子。”几人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她。

    看着他们几人,她开口道:“在众人当中,你们几人的战斗力是较弱的,但你们有自身的特长,不必刻意去战斗,只需要运用你们自身的特长协助大家便可,合作,永远比单独行动来得容易成功,你们可听懂我的意思?”

    “属下明白。”几人沉声应着,相视了一眼。

    “嗯,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进了里面,时刻都得给我警惕着。”

    “是。”几人应了一声,便在她的示意下,退了开去。

    欧阳修六人听到了她的话,不由的相视了一眼,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而这时,唐心转过身来,目光正好对上了几人的视线,她朝他们几人走了过去,在他们的旁边坐下:“明日便要进魔兽森林了,你们现在是什么感觉?”

    “有些紧张。”沈从文开口说着,目光看向了她。

    “我在想,我们一行二十六人进去,不知活着出来的会有几人。”易楠天开口说着,目光看向了不远处休息的众人。

    闻言,唐心唇角微扬,瞥了几人一眼,道:“我曾经一手训练了八名男子,在他们的修为只有筑基期的时候,我给了他们一个任务,八人一同进入了灵兽森林森林历炼,而在那个森林中,除了各种嗜血凶残的灵兽之外,还有圣兽以及神兽的存在,你们觉得,他们当中活下来的有几人?”

    欧阳修六人一怔,看着她,心知她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八人,定然不会按常理那般的死去,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无法存活下来的八人,却全活了下来。

    欧阳修沉默着,半响,道:“筑基期的修士实力太弱,一群七星级别的灵兽都可以将他们撕成碎片,主子这么说,难道是他们全活着走出来了?”

    想到八煞他们,她露出了一抺会心的笑容,道:“他们在里面呆了半年的时间,八人活着走了出来,身上虽然受了不少伤,不过却不是致命的伤,而且,在半年的时间里,他们八人交给了我八千多枚灵兽的晶核,其中一到九阶的灵兽晶核有七千多枚,一阶到九阶的圣兽晶片将近一千枚。”

    听着她的话,几人心中掀起了一阵震惊与难以置信,筑基期的修士有这么厉害?那几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而这个培养了他们起来的人,又该是多么的强大?她的神情不似在说笑,因为她说起他们那八人时,眉宇间流露出的是自豪的神情,就是拿他们如今的实力来说,也不敢说可以做到那一点,八千多枚晶核,在那短短的半年时间里,那八人杀了近八千多头灵兽!这样的实力,确实是让他们震惊!

    “他们修炼灵力的同时,还修炼武之力,以他们的身手,越级击杀不是问题。”

    “那他们现在在哪?他们又是怎样的人?”司空绝不禁问着,每一次,对那从没见过的几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他们现在在飞仙界,他们名震那边的四个大陆,人们称他们为,夺命八煞。”

    名震四个大陆?几人微怔,他们知道,除了天界之外,还有另外的几个修仙界的存在,而那些地方同样的有着不少的强者,夺命八煞?那八人竟然能名震修仙的世界,想必定是非凡之人,而今,令他们更好奇的是面前的这个她,她到底还有多少本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次日清晨,众人整装出发,往森林中走去,前面开路的是韦河和另外的两名修士,因前路杂草丛生,他们不时的利用手中的利剑削掉那些挡住视线的树枝和杂草,随着众人的走动,那些挡路的树枝被削断,那些杂草被踏在地面上,渐渐的,出现了一条小路来。

    林中因为树木茂盛的缘故,阳光并不充足,隐隐的透着一股阴寒之气,林中,似有着一些不知名的鸟儿的鸣叫着,让这荒无人烟的森林更晃阴森恐怖。

    渐行渐远,林中的灵气也隐隐的能感觉到比外面的浓郁了一些,而在此,却仍只是身处外围之中,他们在里面走了很久,看着头顶那透过树叶而斜射下来的阳光,可以看出,已经近正午时分,一个早上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对于他们来说几天不吃也没什么,更何况,他们每人身上都有辟谷丹,实在是饿了,就吃辟谷丹便可,毕竟在这里面不比外面,有时几天也不一定能碰到林中的灵兽,就更没有那些烤肉之说了。

    “到前面那里休息一下吧!”唐心说着,指着前面的那处地方,那里杂草较少,而且阳光也好一点。

    “是。”众人应了一声,便往前面走去,走了近一个早上,还是在这杂乱的林中行走,虽然说消耗不了多少体力,但偶尔歇下脚调整气息,能让他们就算在遇到灵兽时也可以以最佳的状态来战斗。

    众人到了前面那里,韦河则叫了几人跃到树上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其他人则坐下休息。唐心靠着树坐下,歇了歇脚,从空间中拿出灵酒喝了几口,而在她的旁边,欧阳修他们六人和赤他们几人也跟着坐在不远处,一路上,几人都是尽量的护在她的周围。

    “主子,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伙佣兵。”站在树上的一名修士开口说着,注意到那离他们不是很远的地方,一伙佣兵正在那边休息着,看人数似乎不少。

    “不用管他们。”唐心又喝了口酒,道:“这里面,人家不找我们麻烦,我们就不要找麻烦,闲事莫理。”

    “是。”

    然而,那边的那些佣兵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其中一名佣兵来到为首的锦衣男子身边,道:“公子,那边似乎也有人,不知我们过去问问,看他们当中有没精通阵法之术的?”他们是雇佣兵,负责保护着这里的几人进魔兽森林,可在这里走了很久了,却一直在兜圈,这林中似乎还设有阵法,这阵法若是过不了,他们也别想进里面去了。

    那锦衣男子发沉思着,点了点头,道:“也好,他们敢进来这魔兽森林,想必也是有本事之人,就过去问问他们当中可有精通阵法之人。”

    “公子,属下过去问就好。”一名中年男子来到他的身边,恭敬的说着。

    “嗯,去吧!不可轻易得罪人。”他交待着,负手而立,看着前面的阵法,沉思着。

    “是。”中年男子应了一声,便迈步往那佣兵所指的地方走去,当来到那不远处时,看到那些人竟然只有少少的二十几人,眉头不由一皱,魔兽森林何其凶险,这二十几人就想进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