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 釜底抽薪

    听到她的话,那三名没戴面具的男子脸色一沉,眸光中泛着愤怒与狠厉的光芒,其中一人更是低骂出声:“忘恩负义的东西!”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甘与愤怒,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如今,还落得现在这个下场。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该死!大哥他们一定也会中招的!”另一名男子紧拧着拳头,重重的在地上一锤,只是,身体没什么力气,这一击,看似力道十足,却是没什么力气。

    三人中那一名一直没开口的男子此时则看着唐心,微拧着眉头,目光泛着睿智的光芒,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似的,半响,这才开口道:“姑娘,你能进到我们风雨楼的内部来,想必也不简单,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你救我们出去,以后姑娘若是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我们绝不推辞。”

    听着这话,唐心笑了笑,眸光打量着那名说话的男子,那男子一身的白衣此时已经弄得脏乱不已,早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脸色苍白但目光却泛着睿智的光芒,饶是此时心急如焚,却还懂得跟她谈条件,不由的,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呵呵……”

    唐心轻笑着,见那铁牢中的众人紧盯着她,尤其是那三人,甚至以为他们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她不会拒绝,那样笃定的神情,让她眯了眯眼,道:“风雨楼也不过如此嘛,说真的,我从进来到现在,还真没看到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

    闻言,另一人咬了咬牙,开口道:“我们风雨楼是七个结拜兄弟组成的,只是我们怎么也没想到排行第二的那人会背叛我们,想将我们七人一同创建起来的风雨楼据为己有!”

    “排行第二那人,不仅想要将这里据为己有,还想杀了你们,灭口。”她似笑非笑的瞥了几人苍白的脸色一眼,慢慢的跺着步伐,走上前,敛起了笑意,带着正色的道:“一句话,我帮你们夺回风雨楼,以后,你们奉我为主!”

    “你趁人之危!”

    “你们别无选择!”

    三人憋着一口气,心下虽不服,却也知道,此时,他们别无选择题!如果不答应她的要求,风雨楼绝对会被夺走,而且他们楼中上下的人也一定会被杀死,想到这一点,三人相视一眼,咬了咬牙,道:“好!我们答应你!”

    她掌心一翻,一瓶药出现在她的手中,朝三人抛了过去:“服下调息。”说着,扫了那些黑衣人一眼,眸光微闪,便解了他们的束缚术以及穴道,从空间中拿出一根细小的铁丝,打开了那锁头,对那些人道:“你们跟我出来,把那些黑衣人替换下来。”

    接过药的三人看了她一眼,犹豫了片刻,便对众名黑衣人道:“听她吩咐。”说着,便服下了那丹药,盘膝调气。

    唐心瞥了几人一眼,也不在意,看着那些黑衣人站了起来,便先出了外面,后面的黑衣人跟上:“把这两人丢下去,留两个替换着。”说着,便带着其他人往前去,所到之处,她皆以银针先将对方定住,再让身后的黑衣人动手换人,既然那些人喜欢偷梁换柱,那她就给他也来一招釜底抽薪!

    夜色渐深,府宅中一片的平静,似乎,很是正常一般,然,就在这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杀戮却是在涌动着,似乎只等一个契机,便可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正当唐心带着众人换下那些黑衣人的时间,另一边,几名外出归来的男子正带着身后的二十几人掠进了梅花林,进了林后,为首的三人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俊朗的容颜。

    “嗯?今天怎么没见三哥他们?”其中一名男子挑着眉头说着,往里面走去。

    “也许在楼中吧!”另一名男子开口说着,也跟着往里面走去。

    而走在最后的那名较为年长的男子,则微微皱了下眉头,看了看周围,抿着唇不语。前面的两人见后面的人站着没动,便停下了脚步回头问:“大哥,怎么了?”

    “没什么。”空气中一丝血腥味也没有,而且院中护卫也依旧,看样子是他多心了。于是,便也迈步跟着走上前,这时,便见不远处走来的那一抺熟悉的身影。

    “大哥,四弟,七弟,你们回来啦?今天事情还顺利吗?”那锦衣男子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在前的两人的肩膀上拍了拍“没受伤吧?”

    “二哥,我们没事,今天虽然有些事耽搁了,不过已经处理好了,对了,三哥他们呢?怎么没在?”

    “三弟和五弟出去了,六弟在阁楼中整理剩下的手尾,应该也差不多快忙完了,走,我备了酒菜,等会叫上六弟,喝几杯。”锦衣男子笑说着,带着他们往前面亭子走去。

    几人在亭子中坐下,较为年长的那名男子沉声问:“二弟,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说着,一双眼睛直盯着坐在面前的男子。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还不就是这样,倒是今天有几个硬闯梅花林的,不过进不来。”说着,便端起了酒,对几人道:“来,干了。”声音一落,便自己便干了杯中的酒,另外的三人也端着酒杯,只是却还没喝。

    “去,到阁楼里把六公子请来,就说我们正在亭中喝酒,让他也赶紧来。”锦衣男子对着身后的黑衣人说着,那名黑衣人应了一声,面具下的眸光微闪,朝另外的几人看了一上,便往阁楼的方向而去。

    不经意间瞥见了那黑衣人的目光,年纪较长的那名男子朝身边的两人看了一眼,目光移到他们手中的酒杯上看了一眼,这一眼,极快,只有那坐在他身边的两人看见了,两人的眼底皆掠过一抺暗光,见他敛下了眼眸,把玩着杯中的酒,却没急着喝,神情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似的,心思一动,其中一人便抬起衣袖半遮着,饮下了杯中的酒,笑道:“二哥,今天应该都没什么事了,怎么三哥他们还出去了?”

    “你们又不知道他们,说风就是风,哪会跟我多说的。”锦衣男子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看到对面的人端着酒把玩着,目光在他手中的杯子上停留了一会,便道:“大哥,前段时间接的那个查找那名炼丹师的任务,我们也差不多完成了,要不明日就发出去?”锦衣男子说着,一边为他们倒着酒,酒壶放下后,又夹起了菜吃了起来,动作与神态,与平日是无疑。

    看了对面的人一眼,较为年长的男子只是晃着杯中的酒,仰头便饮了进去,却没开口。

    倒是排行第七的那人开口道:“说起来那名炼丹师我们虽找到了她如今的落脚点,但也观察过了,她似乎现在并不在那个宅子里,与其说任务完成得差不多,倒不如说只查到一半。”

    “七弟说得不错,对于那人的出身以及如今的身在何处落脚和背后的势力来说,我们一样也没查到,确实不能说完成,再查查看吧!总会有别的线索的,不急于一时。”那较为年长的男子说着,抿了口酒,又吃了些菜,而这时,旁边的一名男子却拿在手中的酒杯却是从手中脱落,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这酒……二、二哥你……”那男子脸色苍白的趴在桌上,一双眼睛尽是不敢置信。而另外的两人也一样,一个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酒杯,一个也无力的趴在桌上。

    “为什么?”较为年长的那名男子依旧挺直着腰,只是脸色不太好看,紧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浮现,似乎在压抑着愤怒一般,他一双厉目冷冽的盯着面前的男子,似乎想看看,是不是面前的人是别人假扮的,然,当他站了起来,仰天大笑时,他才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确实是与他们有结拜之谊的兄弟!

    这时,锦衣男子一改原先的面带笑容,浑身的气息一变,变得有些阴鸷,他缓缓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双手负在身后,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三人:“大哥,四弟,七弟,你们别怪我太狠心,要怪,只能怪你们太不识时务了,风雨楼是我们几人一手创建起来的,花了不少心血,你们以为我所想要只是二公子这三个字吗?我要的,是这整个风雨楼为我所用!”

    “你!你太令我们失望了!”排行第四的那名男子怒斥着他,拳头也是紧紧的拧着。

    “失望?呵呵,若不是当初见你们一个个实力不错,想要拉笼你们,你们以为我堂堂古家少主会跟你们结拜?”他眯着眼,厉目扫了向他们三人。

    “你是古家少主?”排行第七的那人怔愕的看着他:“前阵子古家一直派人来说服我们,想要我们为他们所用,莫非就是你的意思?”

    “不错,我是想收了你们,可惜,你们太不识抬举了,如今全都落在我的手里,既然不肯归顺于我,那么,我只有将你们全杀了!”狠厉的声音透着凛冽的杀气,也正是这冷血无情的声音,徹底的让三人寒透了心。

    “三弟他们在你手里?”一直沉默着的男子开口了,声音低沉得可怕,脸色黑沉,敛下的目光中蕴含着滔天的怒火,一身的杀气也在这一刻迸射而出,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碎落在他的手中,散成了灰飘落,他抬起了冰冷的眼眸,缓缓的站了起来,而这时,身边那两名趴着的男子,也一反刚才浑身无力的症状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那既熟悉又陌生人的,眼底有着一丝痛意划过。

    “你们是装的!”他眯起了眼,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三人,他们竟然防着他?明明看到他们喝下了酒,怎么可能会没事?

    “我从进来就察觉不对劲了,只是没想到,背叛我们的人会是你。”较为年男的男子冷着声音说着,手一动,锋利的长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周身的气息涌动,杀机四现。

    “只可惜,晚了,这里里外外都已经换上了我的人,你们今天根本逃不出去!”他尾音一沉,六名中年修士便从树后走了出来,恭敬的朝那锦衣男子行了一礼:“少主。”

    “四名炼神巅峰高手,两名分神三阶强者,你们以为能活着走出这里吗?”锦衣男子眯起了眼,冷冷的扫视着前面的三人,阴沉着声音喝道:“给我把他们三人抓了!如果反抗,那就杀无赦!”

    杀气凛冽的声音,冷血而无情,让三人的心一寒的同时,也划过了一丝的痛楚。目光掠过那六名修士,较为年长的那名男子眯起了深邃的黑瞳,一个闪身上前,就想要去抓前面的锦衣男子,只是,对方早在防备,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迅速的闪身退后,而那一旁的六名修士也掠了上前,朝三人发起了凌厉的攻击。

    一棵树叶茂盛的树上,唐心倚在那那绿叶之中,夜色和绿叶的掩饰下,她的身影无人察觉,无声无息如同与那棵大树形成了一体,这时里的黑衣人已经换上了他们的人,剩下那三人在地牢里调息,估计也快赶过来了,不过,那个古家少主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那六名实力不俗的修士听令于他,而那三人的警惕性倒也不错,竟然知道那酒中加了药,她在这里看得分明,那三人也不知何时发现不对劲的,看着是将酒喝了,实则上则是倒入了衣袖之中,其中那较为年长的那名男子喝进口中的酒,更是借着另外两人与那男子交谈时,尽数吐出,让她有些意外的是,那个七公子她竟然有点眼熟,似乎,就是数月前,那个在大街上遇到的那名俊朗的男子。

    “咻!铿锵!”

    那边,打斗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的清晰,她本想趁着这个机会先抓了那个古家少主的,不过见那三人明显的不是那六人的对手,此时节节后退,身上也挂了不少彩,其中,那七公子的实力在三人中算是较弱的,此时被两名炼神巅峰的修士攻击着,眼见其中一名修士一手形成爪状,以着掩耳不及之势朝他的脖子爪去,从那凌厉劲上来看,似乎想要一招取了他的性命。

    “七弟!”

    不约而同的两声惊呼声传起,因这一闪身,那两人皆被那些修士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与此同时,那七公子步步后退退后可退之时,眼见那爪子就朝他的喉咙扣来,心下一沉,却不想就在这时发出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唐心手心一翻,一枚金币出现在手中,掌心灵力气息涌动,金币飞射而出,带着凌厉的暗劲,直接射入了那修士的手爪之中,入肉三分,鲜血直流,凄厉之声顿时响起,在夜色下划过,惊得众人心头一跳。

    “咻!啊……”

    “什么人!出来!”那几名修士厉声一喝,顿时收住了手,朝周围扫去,能躲过他们的神识探查,能这样诡异的出手伤及他们,这暗处之人,绝不简单!

    那七公子躲过了一劫,也是一怔,却是迅速到一旁将两名兄长扶起:“大哥四哥,你们怎么样?”在看到他们嘴角溢着的鲜血以及那苍白的脸色时,神情不禁浮上了几分担忧与焦急。

    古家少主此时也盯着周围,想要知道那个刚才出手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这里面已经被他完全控制住了,这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如何潜入了这里?

    树上的唐心瞥了那受了伤的三人一眼,闪身从树站跃出,白衣轻扬,身形如鬼魅般的掠过,落在了三人的身边,看着他们三人那警惕的神情,她笑了笑:“放心,我不是你们的敌人,相反的,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是你们的主子。”唇角轻扬,她看着三人的神情,眸光微闪。

    她的容颜稍有变动,就算他们查到她炼丹师的身份,也猜不透,面前的她就就是他们在查的那个人。

    “大哥!”

    三道声音不约而同的从远处传来,只见,夜色下,那从地牢中出来的三人恢复了一身的修为,此时正迅速朝这边掠来。看到那三人的出现,那古家少主皱起了眉头,厉声对着黑衣人喝道:“把他们抓起来!”该死的!他们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明明他将他们打成重伤,如今怎么恢复得这般快?

    可,很快的他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些为他的命令是从的黑衣人,竟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就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看到这一幕,让他的心骤然一沉,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丝的不安:“没听见我的话吗?把他们抓起来!”他再次厉喝着,而那些黑衣人却也依旧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

    “哼!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他们早已经换上了我们的人了!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当初说好的结拜,福祸共享,可你却背叛了我们的信任!”排行第三的男子怒声厉喝着,眼中带着血红,那是愤怒所致,也是悲愤所引。

    “哈哈哈哈!逃出来了?哼!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翻得了天了吗?四名实力已经达炼神巅峰的高手,还有两名分神期的强者,要杀你们,轻而易举!”他阴测测的说着,目光盯着那一身白衣的女子,厉声道:“是你的出现加快了他们的死亡,本来,我还想着让他们好好的想清楚,如今,他们却因为你而必须死!动手!给我杀光他们!一个也不要留下!”

    蕴含着杀气的声音骤然响起,空气中的气息顿时一变,铺天盖地的杀气席卷而来,狂风猛然掀起,吹得周围的树叶疯狂的摆动着,那不远处的梅林枝头上的梅花更是散落了一地,漫天飞舞。

    “三弟,你们怎么样?”排行第四的男子见到他们飞掠而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也提起,只因那铺天盖地的杀气太过强大,他们几人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实力的差距太大,就算是拼死一战,只怕也无法伤入对方分毫。

    “我们没事,是她救了我们。”几人的目光看向了那站在他们身前的白衣女子,眼底,掠过了一丝复杂。另名的三人听了他们的话,也看向了那站在他们前面的她,神情莫测,不知在想着什么。

    “大哥,你受伤了,快,把这丹药服下,这个丹药修复能力很强。”回过神来,看着被扶着脸色苍白的大哥,排行第三的男子迅速将怀中的丹药拿出,倒出一颗给他服下,而这丹药,则是先前唐心给他们的。

    丹药下腹,顿时感觉一股热流在筋脉中划过,迅速的修复着受伤的内伤,那样诡异而迅速的修复速度,让男子一怔。旁边的三公子见状,解释着:“是她给的丹药。”

    唐心此时没空理会身后的六人,而是将目光落在前面的六名修士身上,在估量着他们的战斗力,再三评估,她知道以她一人之力想要战胜六人很难,但,若是叫出了她的契约兽那就不一样了。

    “小小女子,竟然也敢多管闲事!今天,就要你知道我们的厉害!”

    其中一名修士厉声喝着,突然间出手朝她袭去,唐心早有防备,此时见对方出手,脚下步伐一移,白色的身影瞬间一闪,不知何时握于手中的匕首却是轻轻的往那人的喉咙一划,只听一声闷哼,那名修士的身体一僵,猛的倒了下去,只见喉咙处腥红一片,鲜血的气息更是瞬间弥漫在这片空气之中,格外的剌鼻,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快得让人无法反应过来,甚至,就连在场的那两名分神级别的强者也没想到,那女子竟然一出手就取了一名炼神巅峰高手的性命……

    “你、你……”

    同样被那一幕惊到的,还有那站在她身后的六名男子,就在他们为她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她竟然将对方给杀了?那般诡异的速度,那样的身手,那样的冷冽,着实的让他们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