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 夜探风雨楼

    这极快的一幕,让那十几人都没反应过来,唯独那名伸出手的人,却是一脸的青白,瞪起了一双眼睛像是看着鬼怪一样的看着唐心。想他白银神偷出手,哪次有失手?本以为这次了也是手到擒来,却不想竟然被抓了个正着,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速度是挺快。”她唇角微勾,看向了那一脸青红交加的男子,放开了扣着他的手。

    而众人这也才反应过来,想必是他想顺手牵羊,却不想被逮了个正着,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扫动着,眼底皆有着几分的怪异。

    “你怎么察觉到的?我从他们身上拿下的东西他们都没察觉,你怎么会察觉到的?”白银神偷好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对于这一次的失手,如果不问个明白,估计他今晚会睡不着觉,往后也会怀疑自己的身手。

    原本在一旁看好戏的众人一听他的话,嘴角的笑意一僵,迅速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东西,这一看,一个个却是怪叫了起来:“白银!你竟然偷我的东西!”

    “我手上的空间戒指怎么被你拿的?”

    “还有我腰间的玉佩!”

    “臭小子!我怀里的几瓶药!”

    一声声怒骂从众人的口中传出,一双双的眼睛带着愤怒的瞪着那白银神偷,而他却是一双眼睛只看着面前的唐心,他偷他们的东西他们都没察觉,就算是从他们身上拿下东西,对方也没感觉到,可他还没近到她身,怎么就被发现了?

    见他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唐心笑了笑,道:“你的手法很高明,我也只是凭感觉罢了,一般有人靠近我身边都会知道的,你当然偷不了我身上的东西。”她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几人,道:“你们几个的本事确实不错,我很满意,如果你们决定追随于我,那,便只准进,不准出,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们好好想想,等会给我答案。”

    说着,她不再看向那几人,而是转向了那些拥有战斗力的人,道:“韦河跟我说过,你们的战斗力不错,但,我的身边所需要的不仅仅只是战斗力不错的高手,我要的是忠心于我的属下,一旦你们选择归顺于我,那么,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忠心,如果不能做到,此时离开还是有机会的。”

    看了那沉默着的众人一眼,她再度开口,道:“我极护短,若成为我的人,别人欺你们一分,我会还之十分,而这前提便是,你们能得到我的认可。”

    听了她的话,其中列中男子开口道:“唐姑娘,不可否认,我们会聚集在这里,主要是因为韦河说你是一名很出众的炼丹师,而我们也须要丹药,因此才来的,想我们都是炼神级别的高手,虽说是散修,但战斗力一点也不比宗门的那些人差,我们可以归顺于你,但你若想要我们真正的臣服,你也要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才行,在这世界上,只有强者才让能我们打心底臣服,奉他为主。”

    闻言,她笑了,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确实,人,不会瞎从,他们若是二话不说的就臣服于她,那才有鬼呢!既然敢把话说出来,那么第一关,他们算是过了。

    “很好。”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面前的众人身上,道:“我们就来最直接的吧!直接比一场,如果我赢了,你们立誓归顺于我,如果你们赢了,那么,想要什么丹药,我都会奉上,如何?”

    众人一听,心下一怔,继而相视了一眼,见她眼底净是认真的神色,不似说笑,不由也凝重起来,她难道真的有那个本事?心下虽有怀疑,却仍想要试试,毕竟,这无论输赢,对他们来说都有好处的。

    “好!怎么比?”

    “当然是战斗力了。”她勾唇一笑,眼底有着诡异的光芒在闪动着。

    一旁的韦河和赤听到了她的话,不免有些同情的看向了那前面的众人,跟她动手,就是不死也绝对会剩下半条命的。

    “好!我先来!”其中一名汉子迈前一步,沉声喝着。

    然,唐心看了他一眼,却是道:“不,一起上。”炼神级别又如何?对付他们,于她而言还真的是没什么难度。

    “什么?”众人一怔,一脸愕然的看着她。

    “我说一起上。”她拔出了匕首,反握在手,勾唇一笑,眸光看着前面的十四人,对一旁的几人道:“你们几个退开。”

    白银神偷几人相视一眼,便退到了一边,他们也想看看,是不是她真的有那个本事,以一对十四?而且还是不同品阶修为的修士?她当真这般自信?

    十四人听了她的话,脸色不太好,这样的话语不是自大就是看不起他们,原本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的众人,此时都沉下脸,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沉声问:“你确定要以一对我们十四人?”要知道,他们十四人加在一起的应战斗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她却这般的激怒他们,着实可恶!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不要输得太快就好了,记住,全力以赴,否则,你们会很后悔的。”清眸中闪动着自信的光芒,那眉宇间的神采,让那十四人也正视了起来。

    “好,如果,我们便得罪了!”十四人沉声一应,为了不让她小看了,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当即,声音一落的同时,提气运起体内的灵力气息,下一刻,皆拿出了手中的兵器,低喝一声朝她掠去。

    看到  看到他们一个个战意凛冽,唐心眯起了眼,反握匕首的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灵力气息,而她的身上也因为灵力的涌动,此时白衣轻飘,甚是美丽,然而,下一刻,在场的人都没能看清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只感觉众人眼前白影一闪,原本还站在原地的唐心却已经掠向了那十四人的中间,刀剑相碰时,只听见铿锵的声音传出,不多时,便见其中一名修士反手被她扣住,一脚从后面踢出,将那人踢向了外面。

    站在一旁的韦河几人定睛一看,那名修士一拐一拐的站了起来,几乎是本能的,他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那里,有着一道伤痕,不深,却渗着丝丝血珠,怔愣间低头看到自己的胸口,只见那里也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脸色刷的一声变得惨白,那样短的时间城,她竟然能做到如此,如果刚才她那一刀剌下去的话,此时,他已经死了,想到这一点,他不禁震惊的回头看去,然而,那名白衣女子却穿梭在众人之中,身法诡异而绝妙,下一刻,又有人被丢了出去,只是这一回那人脖子上没受伤,但一只手却被缷了下来,还被踹了一脚,在胸口的那处地方,同样的也有一个利刃划破的口子。

    “这……”

    两个就已经被踢出的修士相互看着,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本能的,迅速的朝那战斗场中看去,只见,一个个的修士被打败在地上,除了一张张的脸被拳头揍了几拳之外,他们的身上,致命之处皆有着被匕首划破的口子,看到这一幕,他们心中激起了一股难言的震撼之情,要知道他们是散修,在外面跑的时间多,面对的危险也多,战斗力就是同级别的人也不一定能轻易就赢得了他们,而如今他们十四人竟然全败在她的手里,而且还是群战的情况下,这、这也太让他们难以接受了!

    一旁的韦河和赤早已经一脸的见怪不怪,主子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识过的,这一回看样子还是下手轻了的,要是她下狠手,他们少说半个月下不了床。

    相对于他们两人的淡定,千面郎君几人则瞪起了一眼睛,嘴巴也因震惊而大张着,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一幕,虽然不知她是如何动的手,但确实,她真的将他们都给打趴了,而且,除了拳头的重击之外,他们的身上致命之处皆被匕首划过,反观着,她身上的白衣却依旧如初,十四人联手,竟然连她的一块衣角也没碰到,这也太过诡异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这样难以置信的一幕?

    将众人打趴后,唐心收回了手,身上的气息也敛了起来,擦干净匕首后便将匕首收起,看着那一个个还没回过神来的修士,她问:“如何?”平淡的两个字,透着一股摄人的威压,原本怔愣着的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心中一个激灵,猛的回过神来,当即皆朝她跪了下去,恭敬而带着敬意的道:“属下愿意追随主子!从这一刻起,忠心不二,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地同诛!”声音一落,众人所在的地方皆浮现了一个个古老的图阵,化做一道光芒进入了他们的身体,其中也有一缕进入了唐心的眉宇间。

    一旁,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白银神偷几人也来到众人的前面,朝她跪了下去:“我等也愿意追随主子,忠心不二,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地同诛!”

    “嗯,起来吧!”她看着众人,道:“你们的身手虽然不错,但却不是最强,如果不希望死在别人的手里,提升实力应当视为当前最要紧的事。”说着,手一翻,两个瓶子便出现在手里,她递给前面的其中一人,道:“一人两颗,在适当的时候服下,可以帮助你们迅速提升修为。”

    “谢主子!”众人难掩兴奋的谢着,只是,相对于他们的兴奋,唐心则显得淡然了点,她看了看众人,道:“你们现在只能算过了第一关,下一次我会来验证你们的实力提升,如果依旧没有明显进步的,那么,我还是不会留下,而到那时,不能被留下的,下场只有一个。”

    清冷的声音在这一刻透着丝丝的冷漠,也在众人的心中无形中形成了一股压力,压下了他们刚刚升起的兴奋,看着面前主子认真而冷漠的容颜,众人当即应道:“主子放心,我等必不辜负主子厚望!”她很强,而他们若想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的属下,也必须变强!

    “赤,你把他们带回唐府安顿,另外,陆修你过来一下。”她看向那名精通阵法的男子。

    “主子。”陆修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

    “回到府中,先将地形熟悉,然而在周围布下阵法,我要的是别人无法轻易闯进去的阵法,你可听明白?”她看着他,神情清冷,言语中的深意,众人皆心知,她这是想要看看他对阵法的了解到底有多深。

    “属下定不会让主子失望!”陆修当即应着,心中也涌上了一股激昂之情,他的战斗力不是很好,但是对于阵法,却是极为精通,就是一些宗门的峰主,也不一定能比得过他,而且,他的阵法多为自己研究改造而出,看似与别人的一样,但实际却是暗藏乾坤,杀机处处!

    “很好。”她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对韦河道:“你跟我去个地方。”

    “是。”韦河应着,跟着唐心离开了院子,往另一方而去,而赤则在他们走后,对众人道:“走吧!我带你们回去。”说着,便提气而上,御剑往他们府中而去,身后的众人也连忙跟上。

    另一边,唐心和韦河来到了那洛水城的梅林处,两人却并没有靠近,而在是打量着前面的景象。

    “主子,这里莫非就是风雨楼的根据地?似乎布有阵法。”韦河盯着前面看着,微皱着眉头,阵法,他并不熟悉,要知道这里有阵法,把陆修也带来就好了。

    “是不是风雨楼的根据地还要进去看了才知道,不过,以梅花为阵,最乱人心神,这个阵法想进去不容易。”

    “要不我回去把陆修带过来?”

    “不用了,你在这外面候着就好,不要轻举妄动,我进去看看。”她倒是要看看这个风雨楼到底是何在在掌管,如果能收个现成的,绝对比自己花精力去培养来得快。

    听了她的话,韦河一怔,道:“主子要一个人进去?可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还不知道,独自进去,实在不妥。”

    “无妨。”她说着,见四周没人,提气一跃,便往那前面的梅林走去。

    倘大的一片梅林,似乎看不到尽头,此时太阳已经渐渐下山,而这片梅林之中,除了那入眼的梅花之外,似乎还有着淡淡的烟雾弥漫着,走入其中,如置身于仙境之中一般,她在里面走着,身后的梅树却像是会动的一样,每走过一个地方,身边的梅树都会转动,移换了位置,不经意间触动了阵中机关,暗处,几枚她暗器飞射而来,同一时间,她身形一转,侧身避开了那些暗器,闪身跃入前面的梅林中,身后的暗器似乎一停,但,身边的梅树却依旧在变动,而这一回的变动,是全朝她撞了过来,见状,她脚尖轻点,白衣轻拂闪身掠过,击中了其中一棵梅树,瞬间,所有的梅树都静止不动,就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了一般。

    看了那静止的梅树,她唇角微勾,衣袖轻弹,拂去了那落在身上的梅花,这才迈步往前走着,这一回走了不久便看到前面出现的那一处亭子,周围青草映目,景色怡人,青青绿树与前面的粉色梅林相映衬着,竟有着一番别样的美丽,让她一时间也不禁放慢了脚步,欣赏着这里面优美的景色。

    “可惜,天色太暗了,若是白天在这里欣赏,定是别有一番风味。”她低声呢喃着,迈步走上前,忽的看到脚下草地的一道细小的丝线,不由的挑了挑眉,退开了一步,蹲下一看,只见,那丝线连着别的地方,而线上所触,似乎连着不远处的一个铃铛,见此,她笑了笑,抬脚跨过,朝里面走去,打算先不惊动作何人,先看看这是里面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敛起一身气息,如同鬼魅的身法在这里面四处晃动着,她避开了这里面暗处的守卫,来到了一处阁楼中,见那里高达三层的阁楼前面,正挂着风雨楼三个字,门,紧关着,守着门的是两名黑衣男子,戴着面具,她看了一下,实力是仙帝巅峰级别的,看到这实力,不禁挑了挑眉,似乎这天界的修士仙帝巅峰的随处可见,换做是在飞仙界,却是极少的。

    看了那风雨楼一眼,她正打算入内,却见一名锦衣男子从另一边走来,而那守门的两人见到来人,则恭敬的唤了一声:“二公子。”

    “嗯。”锦衣男子应了一声,推开门便走了进去,一脚迈了进去后却突然回身点住了两人的穴道,当即,那两人依旧站直着身体,保持着那面容,却是一动也不能动,而在这时,那名锦衣男子则开口道:“把人换上。”声音一落,又从后面冒出了两名黑衣人顶替了那两人的位置,而那原先的两人,也不知对方出于什么原因,此时并没有杀他们,只是被一名黑衣男子扛着往另一处而去。

    看到这一幕,唐心眸光一闪,并没有跟着那个锦衣男子,而是跟着那个扛着两名黑衣人离开的人,悄然无息的跟在那人后面,只见,那人所经之处,一些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虽然看见,却没说话,她心知,估计那些没开口的也已经被人替换下了,来到后院的一处地方,那人将两名黑衣人丢了下去,对着站在院中的两名黑衣人道:“把他们关进地牢。”

    “是。”两名黑衣人应了一声,打开了旁边的机关,只见那院中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入口,其中一名黑衣人把人扛了就带下去,不多时,又再度回来,关上了地牢的门,依旧站在原地。

    “里里外外都已经换上了我们的人了,三公子以及五公子和六公子也已经在地牢里了,你们守好这里,如今只等大公子,四公子以及七公子三人归来,切记,不可大意!只要等主子夺了这风雨楼,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那名黑衣人冷着声音说着,瞥了那两人一眼。

    “是!”两人再度应了一声,笔直的站着。

    暗处的唐心听了这话,眼底眸光微闪,她怎么感觉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赶上人家内讧了?莫非,这风雨楼是由七人组成的,而这七人当中,排行老二的那人想要独占这风雨楼?朝那离开的人看了一眼,她手心一转,两枚银针咻的一声射出,击中了那两人,两人只闷哼了一声,便笔直的站着,见状,她从暗处走出,脸上带着一抺笑意:“嗯,这是不是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走上前,打开了那机关,地牢的门被打开,她迈步便走了进去。

    顺着楼梯口而下,见这里面竟是出奇的大,墙上有着火把,照亮了这地牢中的一切,空气不通,透着潮湿的气味,她将目光转向那铁牢之中,见,大约百来人全被关在里面,清一色的黑衣,戴着面具,而其中,有那么三人显得有些特别,特别的奄奄一息,其他人似乎穴道被点,身上还被施了束缚术,此时一双双的眼睛看着她,却开不了口,倒是那奄奄一息的三名男子皱着眉,盯着她打量着,半响,其中一人开口了。

    “你是什么人!”

    明明是一句质问的话,却偏偏因有气无力而显得气势不足,男子容颜很是出色,似乎受了不轻的伤,而且一身灵力也被封住,唇角还带着血迹,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旁边的两人相互靠着,一双眼睛也紧盯着她。

    她勾唇一笑,道:“闲人,只因听说这风雨楼消息无孔不入,好奇着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今日便进来看看,却不想正好碰见了一出大戏。”清眸中带着几分的笑意,端看着他们众人,道:“我刚听外面的黑衣人说,似乎里里外外已经换上了他们的人,而且抓了三条大鱼了,现在正等着另外三条自己跳进来,然后就要一锅煮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