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试身手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又过了两日,有了老者的指点,唐心将那本音攻不懂的地方解开了,里面的音符也学熟悉了,便跟傅凌天说了一声,自己便下了山,往城中而去。

    这次下山她打算去洪家看看,看看洪家的情报网是不是与传闻的一样,无孔不入。如果达不到她所要的要求,她则要迅速建立一个情报网,除了要查魔神的事情之外,十二颗将魂珠也还差几颗,这边不比飞仙界,没个情报网成不了事。

    进了城,直接往宅子而去,提气跃入宅中,当即便听一声厉喝。

    “什么人胆敢擅闯!”雷格厉喝一声,拔出剑正准备动手,却在看到来人时脸上涌上了欣喜的神情:“主子!”

    “嗯,最近怎么样雷格。”她露出一抺笑容,朝他看了过去。

    “最近属下都跟赤修炼,他们现在应该在后山林中,韦叔则出了门还没回来。”

    “嗯,你去叫他们过来吧!”她说着,便转身进了厅。雷格得令后,迅速往后山掠去,不多时,便听到几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小姐,小姐你总算回来了!”第一个跑进来的是阿满,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来,她兴奋的来到厅中,看到那坐在主位上的绝美女子时,眼睛泛着耀眼的亮光,欣喜的迎了上去。

    唐心看了她一眼,见她的修为虽然提升得不算快,却也比她走时高了一些,便也点了点头,露出一抺笑容来:“嗯,看来阿满这阵子也有下功夫,实力提升了,不错。”

    得她一名夸奖,阿满笑眯了双眼:“我天天都跟着哥哥他们修炼的,哥哥也说我很厉害,而且我身体现在也很好,小姐看我是不是长胖了一点了?”她笑眯着她,伸开了手在她面前转了转。虽然说她是她救回来的,不过因为她待她极好,她也从来不怕她,反而有着一种如亲人般亲切的感觉。

    “是胖了一些。”她笑了笑,看向了后面进来的三人,目光在赤的身上掠过时,挑了挑眉:“赤突破了?”

    “前不久及了主子赐的丹药,突破淬神级别,如今是淬神三阶的实力。”赤恭敬的说着,站在一旁。

    “淬神三阶,你的天赋果然不错。”她满意的看了他一眼,她当初进阶是到五阶,而他则一下跃到三阶,虽说有丹药相辅,天赋也占据了大半数。微顿了一下,她又开口道:“上回我交待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赤顿了一下,开口道:“韦叔收拢了约有十几名淬神级别的高手,我只见过一回,至于他们如何在哪,只有韦叔知道。”

    “联系他回来,我在这里不会久留。”她一手轻敲着桌面,淡淡的说着。

    “是。”赤应了一声,走到外面放了个信号。

    “对于情报世家洪家的信息,你们了解了多少?”

    雷诺顿了一下,上前一步,开口道:“回主子,属下打听到洪家虽然说是以情报起家,不过近年来却大不如前,其中因为内宅纠纷而导致他们在管理上有不当之处,倒是有一个极其隐秘的风雨楼崛起不久,但其情报的速度和信息却不逊于洪家,只是属下多番打听,也没打听到这个风雨楼的具体地点。”

    “哦?一个崛起不久的风雨楼可以与洪家并肩?风雨楼?这名字倒是不错。”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眸光微闪,不知在想着什么。半响,便问:“那如果要向他们买消息,又从何处入手?”

    “城西美人楼。”

    “美人楼?那是什么地方?”她挑了挑眉,看向雷诺。

    “那是一处青楼,听闻要买消息都是直接去那里谈的,属下、属下只打听到这里,没进去。”他微垂下头,面色有着几分的不自然。

    闻言,唐心勾起了唇角,起身道:“知道了,你们下去吧!”说着,便起身往自己的院落走去,美人楼?风雨楼?幕后会是什么人?心中还真有几分的期待。

    夜,悄然无声的来临,大街上却仍一片的热闹景象,来来往往的路人,街边的小贩的叫卖声,以及孩童的嬉笑声,汇成了一片的喧哗,一处香气弥漫在的楼前,站着一黑一白两抺身影,白衣男子俊美不凡,神情透着几分的慵懒之意,唇角噙着一抺淡淡的笑容,正抬头看着那楼前的三个大字:美人楼。眼尖的,在那三个字的一角看到了一朵小小的暗金色梅花。

    这正在打量着那牌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换了一身男装的唐心,而身边跟着的那一身黑衣的人,则是赤。从没来过青楼的赤,站在唐心的身边身体都有些紧绷,冷峻着一张脸,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只不过,要出门前,两人都已经易过了容,此时的容颜虽然出色,却不是他们本来的容颜。

    “哟!这位公子,怎么站在这里不进里面呢?我们这里什么样的美人都有,公子,进来看看吧!”一名性感貌美的女子迎了上来,身上一阵香风,呛得唐心微皱起了眉头,见她那伸过来的手要朝她挽来,清眸一扫,那女子讪讪的收回了手,却在一旁陪笑着。

    唐心迈步走了进去,而身后的赤则紧跟在她的身后,那些女子将要靠近,他寒着脸,冰冷的目光一扫,顿时让对方退开了三步之外。

    见两人如此,那些女子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领着他们上了楼,进了房间后,又换来了一名三十来岁的美妇人,那人一身红衣,眉眼间透着一股勾人的妩媚之色,不同于少女的青涩,那是一种成熟的风韵,举手投足间皆有一股勾人的魅力。

    看到那名美妇人,唐心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神情莫测,不知在想着什么。

    “公子是第一回来吧?好生面善。”那美妇人扭着腰肢走了进来,要看到白衣公子那俊美的容颜之后,便走上前,脸上带笑,亲自为他倒下了酒:“公子不知想要什么样的美人相陪呢?清纯的,性感的,温柔的,小家碧玉的什么样都有。”

    “你便是这楼中主事之人?”唐心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美妇人,这个美妇人不简单,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青楼老鸨。

    “奴家的死鬼姓叶,这里人人都唤我叶九娘。”美妇人倒着酒,目光看了那站在唐心身后的赤一眼,媚眼一抛,笑问:“这位小哥要不也来一杯?”

    赤冷着脸,直接无视了对方,连应一声都懒。

    叶九娘也不在意,目光又落在了唐心的身上,一双媚眼直勾勾的打量着。心下隐隐猜到了此人来的目的,却没开口。毕竟,这白衣公子如此俊美,身上气质又那般出众,一点也不像是寻欢作乐之人,既然不是寻欢作乐,那就应该是冲着别事而来的,只是,买卖消息的交接处极其隐秘,这人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唐心端起酒杯,动作极其的优雅,她轻晃着杯中之酒,又闻了闻那酒香味,这才轻抿了一口,问:“听闻如果要找风雨楼打听消息,便来这美人楼,不知可是这样?”她的声音透着几分的慵懒,半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美妇人。

    听到这话,叶九娘妖媚的笑了笑,问:“公子说笑了,我们这里可是美人楼,不是什么风雨楼,什么消息不消息的,这九娘却是没听说过。”

    “哦?是吗?”她显得有几分的漫不经心,勾唇一笑,道:“那看来是我信息有误,本来还想着,打听一下这风雨楼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不是真的能无孔不入的收集到所要的消息呢!看来,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呵呵,怎么会呢!公子既然来了,就不妨叫上几个美人,让她们好好的侍候公子一夜,岂不美哉?”美妇人妖媚的笑着,只是眸光中的流动的光芒,却是透着丝丝的精明。

    唐心笑了笑,道:“给我备上一桌酒菜,还请九娘相陪便好。”

    “呵呵呵,原来公子想要九娘作陪啊?好好好,九娘马上吩咐丫头们上菜。”说着,扭丰腰肢站了起来,三步一回头的朝唐心抛着媚眼,这才转身出了外面。

    “主子,她会说出有关的信息吗?”站在后面的赤看到九娘离开后,便开口问着。

    “她会。”唐心勾唇笑着,晃摇着杯中的酒,笑得高深莫测。

    不多时,几个丫环便上了酒菜,那叶九娘也扭着腰走了进来,娇笑着:“公子,九娘推了其他的客人,来陪你了。”

    唐心笑了笑,对赤道:“你去门外守着,不要让人打扰了。”

    “是。”赤恭敬的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见状,叶九娘眸光微闪,扭着腰肤走上前:“公子莫不是有什么悄悄话想对九娘说?”她在唐心的身边坐下,提起酒壶,给她倒了酒。

    “相邀九娘品酒畅谈,也不枉了今夜良宵。”她笑着,手中洒杯一举,示意她饮酒。

    叶九娘笑了笑,也端起酒杯道:“九娘敬公子一杯。”说着,便也一杯饮了下去。正当她以为对方是想要灌醉她好从她口中得知什么信息时,却听到对方自顾的抿了一口酒,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最近闲来无事学了首曲子,九娘可有兴趣一听?”她抬眸看着她,唇边带着慵懒的魅惑笑意,那一眼,那一笑,竟是看得叶九娘有片刻的失神,待回过神来时,掩唇轻笑着:“公子天人之姿,竟让九娘看呆了。”说着,美眸朝她看了一眼,又道:“能听公子一曲,也是九娘之幸。”说虽如此,心下却是在思忖着他的用意。

    闻言,唐心一笑,起身走到了榻上盘膝坐下,从空间中拿了琴放在腿上,抬眸看了那走过来的叶九娘一眼,手指轻轻的往那琴弦上一拨,悠扬的琴声便在屋中传开,琴声低低似美人吟,轻柔而悦耳,划过心头,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琴声再转,一变,悠悠似轻风拂过双耳,像极了慈母低喃的声音在脑海回荡……

    听着那琴声,原本目光还清明的叶九娘,一双美眸竟是渐渐的变得迷离,身形也慢慢的在地上坐了下去,怔怔的看着那坐在榻上弹琴的唐心。

    而唐心,手指间的琴弦拨动,却是夹带着一股淡淡的灵力气息,而股气息伴随着琴声从她的指间传出,却是尽数的朝面前的叶九娘而去,她抬眸看了那坐在地上的叶九娘一眼,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半响,停下了手,她坐在榻上,看着那地上的叶九娘,问:“风雨楼在哪?”

    “我只是美人楼主事,没去过风雨楼,也不知在哪。”毫无意识的便说出了她所知道的。

    唐心挑了挑眉,再问:“那有人要买情报如何与风雨楼联系?”

    “将信息送到洛水城梅花林外便可。”

    “你的主子是何人?如今他在何处?你又是如何联系到他的?”

    “是三公子,公子行踪飘忽,偶尔会来楼中,平时都是风雨楼中的人前来。”

    “可知风雨楼中有多少人?”

    “不知。”

    “你既然是风雨楼的人,怎么会不知?”

    “我属于外围成员,只处理外面的事,没有权力知楼中的事。”

    唐心看了地上的叶九娘一眼,问出的问题,估计也就只有那个洛不城梅花林这条信息有用了,其他还真没什么用,不过这个叶九娘是风雨楼的人,却连风雨楼也没去过,看来,保密工作做得还真不错。收起琴,起身便走了出去,洛水城梅花林,嗯,看来得去那里看看。

    外面的赤见她出来,当即便跟在她的身边离开,而等到他们离开后,那坐在房中地上的人也还没清醒过来,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恢复了正常,却又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间皱起了眉头。

    回到宅子中时,月已经上了枝头,而韦河也已经回到了,见到唐心回来,连忙欣喜的迎了上去:“主子。”他看到赤的信号后便迅速的赶了回来,想到定是她回来了,自上回她离开后已经过了近两个多月,终于又见到她了,见他们两人的容颜都有些不一样,心知他们定是易容了,毕竟,对于他这个主子的本领,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嗯,进厅里说吧!”她看了他一眼,便迈步进了厅,韦河和赤则迅速跟了进去,雷诺和雷格则守在外面,阿满则为他们端上了茶水,而后也静静的站在一旁。

    “主子,这阵时间有十八名散修愿意归顺于我们,我将他们安置在了另一处的院落中,主子可想要一见?”待她坐下后,韦河便将她上回走时交待的事情说一下。

    “实力皆在淬神级别?品性如何?可有各方面的特长?”她抿了口茶水,淡淡的问着。

    “实力与我相当,他们都是以往我在外面认识的散修,我将主子是炼丹师的事情告诉他们,他们也说了,自愿跟随主子,只是希望主子以后可以帮助他们提升修为,十八人中,其中有几人身怀特长,一人有白银神偷之名,凡是他出手的想偷的东西,从没失手,一人精通易容之术,人称千面郎君,在散修中也相当有名,一人精通毒药,有毒老之名,还有一人精通阵法,其他的在战斗方面也很是出众。”

    听着他的话,她倒是来了几分的兴致,道:“你安排一下,明日我过去看看,若这些人当真如你所说,收了也无不可,只要入了我的眼,想要升阶丹药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是。”韦河应了一声,眼中有着难掩的喜意,想了想,又道:“主子,最近有不少人在打听你的消息,我听说有的人甚至花了大价钱请洪家的人和风雨楼打听,如果他们两家一起查的话,主子在这里落脚不知会不会被他们查出。”

    “这事不用担心,就算查到了这里也查不出我的什么消息的。”她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道:“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是。”几人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唐心坐在厅中,又抿了一口茶水,半敛着眼眸,思忖着。坐了一会后,她才起身往院落中走去。

    次日,她带着赤跟着韦河来到了另一个院落之中,进了院落,便见十几人有的在院中切磋着,有的在桌边喝着茶,有的则在对弈,有的则不知在捣弄着什么,看来了来人,十八人皆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目光在赤的身上掠过后,便落在一袭白衣的唐心身上,韦河他们认识,赤这个第一次见,至于那个白衣女子,应该就是韦河口中之人了,听韦河说起这人时的敬佩之意,他们也不由的仔细的打量着她,因为听说她的实力不过还没进入炼神,此时一看,果真只有淬神级别。

    唐心并没有易容,而是以着本来的容颜出现在这些人的面前,此时,她正一一打量着对方,同样的,她知道对方也在打量着她,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回相见,见他们十八人当中,有的看起来二十多岁,有的三十多岁,也有两三名四十来岁的,不过一身的气息,倒是都很沉稳,不难看出,这些人的实力都应该很不错。

    “主子,他们便是我所说之人,这一们是白银神偷,这一位则是千面郎君,这位则是……”韦河一一介绍着,唐心也顺着他的介绍而记住了这些人,让她诧异的是,白银神偷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俊朗男子,而千而郎君也是一副二十多岁的模样,不过那张脸到底是不是他的本来容颜,那就有待考察了,毒老则是四十来岁的那名汉子,一身宽大灰色衣袍,一副憨厚的模样,却是与毒字相沾,倒是很让她诧异,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而那名会阵法的男子,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面容属于大众脸,很容易让人遗忘,而他本身的存在感也很低,站在那里,如果不出声,很容易让人给忽略了。

    听完了韦河的介绍后,她点了点头,走上前一步,道:“相信你们也从韦河的口中知道我,今天我来是想看看,你们是否如韦河说的那般有本事,想成为我的人,没有真本事我是不收的,而当你们决定跟我开始,如果对我不忠,后果,也绝对会是你们无法承受的。”

    十八人听了她的话,眸光皆是一闪,其中,千面郎君开口笑问:“你当真能帮助我们提升修为?”韦河跟他们说了一些她的事情,但并不全面,而今天第一次见她,虽然感觉到这个容颜绝美的女子不简单,但仍有疑问,她当真有自信让他们心甘情愿臣服于她?

    唐心扫了他一眼,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本事入得了我的眼了。”

    听着她狂妄的话语,众人却是心头跃跃欲试,相视了一眼,那千面郎君笑道:“我除了是炼神级别的修为之外,易容术上也有些造诣,而且,不仅仅是易容术,易了容模仿人连同声音,我也能做到一丝不差。”说着,对身边的白银神偷道:“你进来一下。”说着,两人便一同进了房。

    唐心走到桌边坐下,目光扫了扫周围,目光看向其中一名男子问:“这院中阵法是你布的?”

    那名男子走出,应道:“是我布的七杀阵,如果没人带领,外人进不来。”

    “嗯。”她刚才大概的看了一下这阵法,很精妙,看来,这人对阵法确实有研究。

    正想着时,房门打开,里面的两人走了出来,竟然换上了一样的衣服,相貌也一样,走路的身形也一样,倒是让唐心挑了挑眉头,眼底掠过了一丝幽光。

    “见过唐姑娘。”其中一人开口,朝她行了一礼。另一人也跟着开口,行了一礼,动作丝毫不差,声音也没有错,竟是那般的神似。

    “不错,确实是有本事。”她唇角微勾,站了起来走到两人的面前,仔细的看了看,对于精通易容之术的她来说,多少还是能看得出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的,而就在她转身之时,眼底眸光一闪,反手一扣,以着诡异的速度扣住了那伸向她腰间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