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 音攻之术

    扫了那脸色苍白的三人一眼,她也不再多言,而是转身迈步离开了这里。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难怪只是记名弟子,这几人的品性甚至连那些出去历炼的精英弟子还不如,那些精英弟子们在她遇到危险时还知道护着她,护着宗门,而这几人怎么说也跟着一个师傅,却是别人的面前那般说话,真不知奚落的是谁的脸面。

    这会,看到她迈步离开,三人却是抿着唇不敢再开口,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三人神色复杂。他们跟在师尊身边也有好些年了,却只是记名弟子,甚至,连洞府都没有,而她,那般幸运的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还分给她自己一个洞府,说不妒忌,那是假的,本想着给她来个下马威,却不想……

    在唐心走后不久,一身黑衣的傅凌天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走了出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扫了那三人一眼。原本还脸色惨白面带复杂与不甘站在那里的三人一接触到他冷冽的目光,顿时浑身一震,恭敬的唤了一声:“傅师兄。”

    “她不是你们能惹的,往后放聪明点!”

    冷冷的警告,让那三人身体一度的紧绷了起来,只感觉傅凌天在说出这话时,那冰冷的目光扫过他们的身体,如同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一般,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与颤意,三人绷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一下,看着那甩袖离去的黑色身影,三人的脸色越发的惨白,直到他好不容易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几人双腿一软,这才跌坐在地上。

    次日,清晨,因为成峰主收徒的大典,众名弟子都跑去场中观看,毕竟有的人还没见过那个在宗门中传开了的人物,唐明月,正好趁着这次机会看看,能被成峰主看中的弟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倘大的场中围满了内门的弟子,外面的弟子没有资格进来,台上左右两旁坐着的是宗门的十几位峰主,而他们的身边,都站着自己的亲传弟子,有的已经见过唐明月,有的则只听说过这个名字,因此,这一场收徒大典,十几位峰主和他们的亲传弟子一同出现,倒是让众名弟子惊讶不已,毕竟,一般情况想要见他们一面都难过登天,而今天,却都来了。

    正中坐着的一人,是一袭玄衣的成峰主,旁边站着的,则是一袭黑色衣袍的傅凌天。而就在众人都伸长着脖子张望着时,一名弟子扬声喊起:“唐明月到!”

    顺着声音,众人让开了路,回头看去,只见,一名白衣翩翩的女子迈着优雅的步伐正朝这边而来,淡雅的妆容,素净而绝美,不少见过她的弟子,看到她的出现,仍不由的惊艳了一番,她的美带着一股难言的气韵,圣洁而高贵,每一步的走动,衣裙轻扬,自有一股仙气在其中,再配上她那出众的气质,绝美的容颜,当真可以说是风华绝代!

    十几位峰主身边站着的弟子看到她的出现,眼底皆掠过惊艳的光芒,有的已经见过她,有的却没有,那些没见过她的人,本想着一名刚进宗门不久的女弟子,纵使是百般出众,估计也做不到大气,却不想她举止落落大方,周身之边的那股气息更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第一次,众名亲传弟子对于这个名叫唐明月的女子产生了兴趣,毕竟,她不仅容颜绝美,实力更是出众。

    站在成峰主身边的傅凌天看着那朝这边走来的女子,心下有着说不出的复杂与失落,但看到她被师尊收为弟子,却又很为她开心,心中,更是隐隐的有着一丝的欣喜,以后,他们就是师兄妹了。

    台上台下的台阶,约二三十阶的距离,唐心一步步的走上前,一步一台阶,在众人的目光中,来到了成峰主的面前,看着坐在面前的成峰主,这个将成为她师尊的人,她停下了脚步在前面的蒲团跪下:“弟子唐明月,拜见师尊。”算起来,这次的拜师礼倒是她的几位师傅中最为隆重的,她其他的师傅性子较为随性,根本不拘这些俗礼,不过到了这里,入境随俗,礼,自然不能缺。

    一旁的一名弟子端着茶盘过来,唐心端起那杯茶水,双手递上前:“请师尊喝茶。”

    “嗯。”难得的,成峰主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是极淡,却也缓和了他古板而严肃的面容。他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这才放到一旁的托盘上,亲自起身扶起了跪在他面前的唐心,道:“起来吧!”

    “谢师尊。”她应了一声,慢慢的站起身。

    而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微抽了口气,就连那两旁坐着的十几位峰主也不由的再三朝唐心看了看,能得成峰主亲自相扶,这名女子,不简单啊!毕竟,一般拜师时,喝了拜师茶的师尊只需开口应一声,让那名弟子自行起身便好,而成峰主却是亲自起身相扶,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他对她的重视,也正因为这样,众名峰主更是不禁暗忖着,这名女子,到底有何不为人知的能耐?

    “这是为师送给你的拜师礼。”成峰主从空间中拿出了准备好的礼物,递上前给她。

    “嘶!那是金翔战衣?”

    “金翔战衣?是成峰主多年前所得的那件神皇器级别的战衣?”

    “不错不错,就是那一件,没想到他竟然拿来送给他这徒儿了。”

    十几个峰主一见那战斗,也忍不住的惊呼出声,同为宗门峰主,他们可知道这成峰主手头上的宝贝不少,而这金翔战衣便是其中的一件,而当年傅凌天的拜师礼时,成峰主拿出的礼物便是傅凌天现在用的那把绝世宝剑,那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没想到今日送出的同样不俗,看着那一件宝物,众人又是唏嘘又是感慨,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啊!

    听着众名峰主那惊呼的声音,唐心低头看着手中的战衣,身为炼器师的她自然知道,这确实是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当下便朝面前的师尊行了一礼,道:“多谢师尊。”说着,将那件战衣收入空间之中。

    “你们两个,跟为师来吧!”成峰主点了点头,对傅凌天和唐心说着,便提气一跃,凌空而上,朝他主峰而去。唐心和傅凌天相视一眼,两人也提气而上,跟在了成峰主的身后,随着他们三人的离开,下面的众人顿时哗然一声的炸开了锅,一个个都在议论着先前的那一幕,他们不比峰主在刚才可以开口,此时一见成峰主他们三人走了,一声声带着羡慕的声音便在人群中传开。

    唐心和傅凌天跟着成峰主来到了主峰,这才对身后的唐心道:“这里便是为师所居住的主峰,以后你可以跟你师兄一样在这里修炼,也可以回洞府,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师兄,或者为师都可以。”说着,又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本书,道:“你在音律方面天赋也不错,这本是音攻,你拿去看看,等你学了这本音攻,为师再教你其他的。”

    “是。”她接过那本书,见书的外皮已经有些破旧,而上面音攻两个字苍劲有力,从纸质来看,似乎已经有些年代了。虽然说她以前也接触过音攻方面的书藉,但那一回的音攻让她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而且音攻除了攻击之外,还能摄人魂,清魂的作用,此时拿到这本书,自是欣喜万分。

    将她的欣喜看在眼里,成峰主再度开口,道:“你师兄的剑术很是出众,你若有兴趣,也可以让他跟你切磋,光练不试是不会进步的,再过段时间,我再看看你有什么进步,如果实力允许,到时再安排你们下山历炼,这里面是一些增进修为的丹药,你留着用吧!”说着,将一个药瓶递给她。

    看着他递上来的丹药,唐心笑了笑,道:“师尊,我还是一名炼丹师,我不缺丹药。”拿丹药给她这个炼丹师用?貌似没什么用,她随便炼制出来的丹药都绝对比宗门的要好,而且据她所知,丹药方面的分配也不多,真正上好的丹药少之又少,他们缺,她可不缺。

    “你还是炼丹师?”成峰主一怔,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她。就连一旁的傅凌天也不禁微愕,毕竟,她的实力很是出众了,还是炼丹师?要知道炼丹师这一行可不容易,以她的年纪,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直觉的觉得她的炼丹师品阶不会太高。

    “嗯,还会点炼器。”她想了想,又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成峰主拿着怪异的目光看着她,半响,这才道:“一心二用进步慢,你这一心看来不止分二用,样样都涉及,样样不精通,于你没好处的,以后专心修炼,至于炼丹什么的,需要什么丹药就跟为师说,这瓶丹药虽说不是珍品,但也是上品提升修为增进实力的丹药,你留着服用吧!”说着,直接将丹药塞到她的手里。

    然而,唐心听了他的话后,却是嘴角微抽,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丹药,再看看那已经转身离去的身影,不禁无奈的一摇头。怎么看样子好像不太相信她会炼丹似的?她的样子像样子都是半桶水的人吗?

    “师妹,师尊说得有理,一心不可二用,你在修炼方面的天赋不错,要往这一条路走,切不可因那些而耽误了修炼。”傅凌天也语气深重的说着,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了一会,便道:“我去那边练剑,你若有不懂的,可以问我。”说着,便也转身离开。

    唐心一脸愕然看着那两个走远的身影,半响才回过神来,想到他们的话,不禁轻笑出声,拿着手中的书藉,走到一旁的草地上坐下,翻开看着,打开书本后才见,那里面有着攻击的音符,也有着防御的音符,除此之外,还有她已经学会的那清魂曲

    ,以及一些可以短暂控制人的一些音调,还有催眠的,看到那一首首的音曲,眼睛越发的亮起来。

    这真是好东西,书中不仅有音符曲调,还有记载着一些特殊的弹凑手法,她打算先学那攻击的,便从空间中拿出了琴,放在腿上,按着那上面所教的弹凑着,初试,她并没有用灵力,只是单纯的试凑,拨动着琴弦,饶是她对音律熟悉,可这一弹起来,才知道这看似容易的曲子,学起来却并不容易,尤其是指法的转换,更是让她试了好几回也拨错了音,比起那清魂曲,这里面的一些音符却是难上了很多。

    于是,日子便这样开始了,唐心兴致十足的学着那本音攻之法,而傅凌天依旧是修炼着他痴迷的剑道,他们的师尊在几天后则因有事突然下山了,于是,这整个山峰中便只有两人,平时那三名记名弟子会来,但,却是有限界的,这个山峰他们并不能像他们一样四处乱晃,而是只能在一定的地方里活动,大部份时,那三人会来请傅凌天指点他们,这也是他们师尊交待过的,唐心在白天在这里修炼,晚上则回洞府休息,竹衣已经搬到了她的洞府里,知道她喜欢吃五谷,每天也都变着花样给她煮吃食,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倒也十分的舒适。

    一转眼,她来到宗门已经三个月的时间了,这几个月她一直研究着那本音攻,别的倒也没忙活,偶尔遇到一些不懂的,想要去问她师尊,却又想起师尊下山未归,这一天,她又碰上了问题了,拨着弹弦轻叹了一声,傅凌天对于音攻这一方面也不怎么样,她的难题,他解不了,而他们师尊又未归,想到这,便收起了琴,起身往峰下走去,打算去看看杜棋和洪权胜他们。

    “师妹今天不练了?”另一边的傅凌天见她起身往下走去,不由的开口问着。

    她回头一笑,道:“好些天没走动了,去走动一下,今天就当休息,师兄你继续吧!不用管我,我明日再来。”说着,便往峰下走去。

    看着她走下峰的身影,傅凌天收回了目光,继续练着剑。

    另一边,唐心在宗门中晃着,最近一段时间都呆在主峰上,鲜少下来,回了洞府后一般也没出来,而杜棋和洪权胜两人除了她刚搬到洞府时去过一次之后,后面的几次去她都没在,而她因为专心研究着那本音攻,也很少去看他们,眼下那本音攻碰上了不懂的地方,便权当散散心,放松一下。

    “唐师叔。”一名内门弟子经过她的身边,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

    “嗯。”她面带淡笑,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着,随着小道上出现的弟子越来越多,凡是认识她的人,都一一恭敬的对她行礼,这样的事情,可是以前的她没遇到的,众名弟子的态度变化,再一次的让她感慨,身份地位的不同,待遇真是不同啊!

    “唐师叔。”

    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听着那声音有点熟悉便侧过头看去,见到几名女子之中的其中一人正一副胆怯的模样看着好,似乎想要靠近她,却又不敢。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别开了眼,往前走去,那个女子正是那一回她让杜棋少跟她走近的那人,从一开始就对这女子没好感,多说一句话也不想。

    看着她离开,身后的那名女子咬了咬唇,微垂下了眼眸。而这时,她身边的其中一名女子则羡慕的看着唐心离开的方向,道:“唐师叔不仅长得美,还被成峰主收为亲传弟子,真让人羡慕啊!”

    “是啊!听说她的实力也很好,只是她不太喜欢跟人走动。”

    “哪里,我听说杜师姐就跟唐师叔的关系很好,而且洪师兄好像也跟唐师叔走得很近。”

    听着身边几人的话,那女子咬了咬唇,道:“我们走吧!”

    唐心并没将那名女子放在心上,此时迈步往杜棋所在的院落而去,只是,却在拐弯处的小道边上,又看到了那名老者,这让她的脚步一顿,步伐一转,朝他走了过去。

    当初她能跟着去历炼,想必少不了因为这老者的关系,只是,她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宗门中又有着怎样的一个身份,不过越是接触,越发的觉得这个老者不简单,看到他又坐在树下草地上自己对弈,便也在他的对面坐下。

    “前辈,好久不见了。”她露出了一抺笑容,这一次,称呼上却是变了。

    老者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眯着眼道:“呵呵,原来是你呀,你不在主峰修炼,怎么跑这来了?”

    “我师尊下山未归,我在修炼上又正好碰上了些麻烦,便下来走动走动。”

    “哦?什么麻烦?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指点你一下。”

    听着这话,唐心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她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在宗门中都知道她已经是成峰主的亲传弟子,他敢说出指点她的话来,定然也是有本事的,当日十几位峰主这名老者并不在其中,那么,他就不是峰主,既然不是峰主,又会是谁?宗门门主?她有猜测过,不过听说宗门的门主闭关已经很多年了,平时也是神出鬼没的,就连她师兄傅凌天也没见过那神秘的宗门门主一面,所以直接排除了这一点,毕竟,人家门主还在闭关中,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那么他便是隐藏在宗门里的强者?似乎听说,越是平凡低调的人,越是强大的存在,而面前的这名老者,极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于是,她拿出了那本音攻,摆放在小桌面上,道:“师尊给我的这本音攻,最近我都在自己研究,只是这几处不太懂。”她将几处做了记号的音符指出,而后认真的看着他。

    老者抚着胡子,看到那本音攻时,眸光微闪了一下,继而笑眯着眼说:“你倒是问对人了,这本音攻除了你师尊,也就老头我知道,你所点出的这几处地方,正好是指法转变的地方,音符起落变化较大,你把琴拿出来。”

    她眼睛一亮,当即将琴拿了出来摆放在小桌面上。老者看了她一眼,而后手一挥,在周围设下防御结界,又设下了一个让声音不外传的灭音术,这才对唐心道:“坐我身边来,看清楚我的指法以及灵力的变动。”

    唐心连忙起身,因为她知道,老者布下结界和灭音术是想要动用灵力弹给她听,而她能感觉到这层结界的强大,只怕一般人还不容易破了这个结界,坐在老者的身边后,看到他双手放在那琴弦上,诡异的指法迅速的转变着,随着手指的拨动,琴声伴随着雄厚的灵力传出,看到他的手法以及那股灵力气息,她暗暗心惊,这老者当真是深藏不露啊!

    他只弹出了她不懂的那几处地方,而弹出的声音在灵力的涌动下,化成了凌厉的攻击击向了前面,击落在结界上后又被散开,强大的气息在涌动着,她可以相信,如果不是设了结界,这音刃一出,那杀伤力绝对的会令人震惊不已!

    仔细的记下他的手法与灵力的调动,她这才明白了她为何总在这几处地方弹错,好半响,老者这才停下了手来,问:“可记住了?”挥手间,周围的结界散去,只有着空气间淡淡的灵力气息在弥漫着,随风飘散。

    她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点了点头:“嗯,都记住了,多谢前辈指点之恩。”说着,起身恭敬的朝他行了一礼。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我见过最为怪异的,成峰主的实力在宗门中很是出众,你能拜他为师,就好好学,他此次下山估计没那么快回来,若是不懂的地方,也可以来问我,这里找不到我就去任务院那里。”

    “好。”她笑应着,也没多问他的身份,她相信,终有一日会知道这老者的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