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 洞府

    “呵呵,是这样的,成峰主吩咐我带你去挑一处洞府,作为你以后居住的地方,明日便要举行收徒大典,于是现在便想带你先去挑一下洞府。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娄管家满脸的笑容,看着面前一袭白色衣裙的绝美女子,从第一天见到她时就知道她不一般,果然,瞧这进宗门才多久?竟然就已经能让成峰主收之为徒,这可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唐心微怔,继而一笑,道:“好,那我现在便随娄管家去看看。”说着,回头对杜棋道:“杜师姐,我们回头再聊。”

    “嗯,你去吧!挑个好点的洞府。”杜棋兴奋的看着她,听到了娄管事的话,她也是激动不已,没想到成峰主真的要收她为弟子,要知道,洞府可是跟她们这些院落是不一样的,也只有亲传弟子才能有洞府居住,可想而知,这消息一经传开,在宗门中将引起多大的轰动。

    唐心笑了笑,便跟着娄管事往外而去。在宗门也呆了些时日了,自然知道这洞府是怎么一回事,核心弟子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洞府,除了亲传弟子之外,在核心弟子当中也只有那几个实力较为出众的可以挑洞府,因为这洞府灵气充沛,对修炼提升实力都大有好处,而且冬暖夏凉,很是适合居住。

    “呵呵,唐师妹,明日过后,我就得尊称你一声唐师叔了。”娄管家笑呵呵的说着,看着身边一脸淡然的女子,心下感慨万分。

    唐心微怔,看了他一眼问:“虽说被峰主收为弟子,地位是变了,不过娄师兄似乎不用称我为师叔的吧?”她也没见他称别的核心弟子为师叔啊!

    “那不一样,成峰主门下虽然说有四名弟子,但能称得上亲传弟子的也只傅师叔一人,其他的三人也只能算是记名弟子,而你明日拜师则是要举行拜师大典的,这可是亲传弟子才有的仪式。”

    “哦?原来这样。”她点了点头,她只知道成峰主有几个弟子,却不知,真正能算他弟子的,却只有傅凌天一人而已。

    “翻过这座山后面就是洞府的所在地了,那里还有几处空的洞府,你可以挑一处喜欢的,洞府周围平时都没有弟子会去那里的,对于修炼也是极好,不会被人吵到。”娄管事一边走一边说着。

    唐心看了眼前面那座大山,要是御剑飞行估计一下子就到了,不过,貌似她现在还没有御剑飞行的权力。边说边走,好不容易终于来到了山的那一边,抬眸看去,只见那周围的景色很是怡人,树木成阴,而且在洞府的前面还有条小溪,几处洞府相隔约五十米左右的距离,甚至她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地带的灵气很是浓郁。

    “唐师妹,这边两个洞府和那边的一个洞府皆是没人居住的,你可以挑一处喜欢的。”娄管事说着,见她看着那几处洞府在打量着,便笑道:“也可以进去看看。”

    “嗯。”她应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却是直接往那个较远的洞府走去,那一个洞府离得较远,有种与世隔绝的气息,周围树木围绕着,洞府的前面还有两棵大树遮着,前面则是那小溪流,周围空地较多,不过她可以感觉到,那处地方的灵力比前面几处的洞府在弱了很多。

    进了洞府,淡淡的灵力气气弥漫在空气之中,洞府中就如同一个院落一般,进了里面,先是中间的一人厅,而左右上方皆为房间,每个房都带有门,里面也有简单的家具摆放着,她推开那房间的门一个个看了过去,很是满意这洞府的布局,回头对着那站在洞府外面的娄管家说:“我就挑这个洞府吧!”三房一厅,大点好,而且还清静。

    娄管家诧异的看了看她,再次问:“你确定要这个洞府?这里的灵气是众个洞府最薄弱的,而且位置也较偏,因此才没人挑这里。”

    “没事,我就挑这个。”她笑说着,问:“那是不是现在就能直接搬进来了?”

    “随时都可以搬进来住。”娄管事笑了笑,道:“那我回去登记一下便可,而且成为亲传弟子的话,也不用再拘束于宗门的服饰,可以随时穿着。”

    “嗯,我知道了,我想在这里再看看。”

    “好,那我便先走了。”他说着,便转身离去。

    唐心走出洞府后便在周围看了看,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一块空地上,那里,倒是可以让竹衣种些蔬菜,嗯,再在洞府的旁边弄一个小厨房,越想着,越是满意,走到那前面小溪边坐下,见看着那清可见底的水流,呼吸着这里清新的空气,心情越发显得不错。

    “你就是那位唐师妹?”

    男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听到那陌生的声音时,她回头看去,见一名穿着蓝色衣袍的俊朗男子正缓步走了过来,她站起身,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这位师兄也是住这边?”想来,他应该是住在这里某个洞府的弟子吧!

    “嗯,听说成峰主明日收徒,而且还是亲传弟子,心下便有些好奇。”男子笑说着,看了唐心一眼,道:“唐师妹,我名唤上官海棠。”说着,那幽深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

    唐心微怔,上官海棠?那个据说是除了傅凌天之外,宗门弟子中排行第二的男子?原来就是眼前这一个人。她微微一笑,拱手一礼,道:“那以后就请上官师兄多多指点了。”

    “好。”他唇角微勾,走到她的身边,道:“唐师妹倒是奇怪,居然会挑了灵气最为薄弱的一处洞府。”

    “我生性喜静,这里较偏,甚合我意。”

    “上官师兄?你怎么在这里?你今天没去修炼吗?”

    不远处,一名女子在看到上官海棠后脸上一喜,快步朝他走来,却在看到那站在他身边的曼妙身影时,脸色微沉了一下,尤其是在看到她那绝美的容颜时,眼底更是掠过一丝阴狠与妒忌。

    “莫师妹。”看到来人,上官海棠疏离而淡漠的打了声招呼,脸上表情也没见有多熟络。

    然而,那女子冲着上官海棠一笑后,目光便落在唐心的身上,放肆而轻蔑的打量着她:“这位莫非就是成峰主明日要收的那个姓唐的师妹了?竟然只是一个炼神级五级的修士?”

    上官海棠眸光微闪,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而唐心听了那女子的话,也没开口,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

    女子一见,脸上却是浮现出恼怒的神情,哪个见了她不是恭敬而有礼?这个新来的师妹竟然敢摆这么大个架子,甚至连尊称她一声师姐也没有,着实可恶!当下,冷哼一声,道:“唐师妹,我叫卫虹,师承木峰峰主,你得尊称我一声师姐的。”

    “哦。”她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并不看她。

    “你什么意思!区区一个炼神五级的弟子,你竟敢摆这么大的谱!”那卫虹一怒,美目含威的怒视着她。

    唐心一脸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道:“这地方好像是属于我洞府的地界,而且,我何时摆谱了?”每个洞府都有一定的地方规划,她看中这里,正是因为这里所占的地方够大,这人既然带着脾气而来,甚至动不动的就冲着她发火,她自是懒得笑脸相对。

    一旁的上官海棠听到她的话后,嘴角微微一抽,别开了眼。她的地方,在她的地方上吼人似乎确实不太礼貌,尤其还是一个这般特别的师妹,成峰主眼高于界,这么多年亲传弟子也只有傅凌天一人,如今又收了这名叫唐明月的女子,他自不会认为她与一般人一样,虽然这个新来的师妹只有炼神五阶的实力,他也没因此而看轻了她,反而更是好奇着,她身上到底有何特别之处?竟然能得成峰主另眼相看?

    “你好大的胆子!”卫虹的声音微沉,阴测测的,透着几分的狠厉,似乎轻易的就被激怒了一般,也顾不得在上官海棠的面前露出阴狠的神情,在她看来,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女子该柔弱时就柔弱,该狠厉时还得狠厉,很多时候,实力直接决定一切!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你们自便。”她缓声说着,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也没看两人一眼,便迈步往前走去,只是没想到那卫虹却是身形一闪,直接拦住了她的同时,还扬起了手朝她的脸上掴来,如同泼妇一般的行为,倒是让她有几分的愕然。

    “我倒要看看,成峰主看上的亲传弟子到底有多厉害!”一巴掌掴出,速度极快,而且还隐隐的蕴含着暗劲,似乎想要借由这一巴掌来试出唐心的实力,试出到底是她有什么让人另眼相看的。

    唐心迈向前的步伐因那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而顿住,并没有踩向地面,那一巴掌掴来,她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抬眸朝前面看女子看去时,目光微冷,脸色也微沉了下来。

    “你我皆是宗门弟子,谁允的你向我动手?”清冷的声音不似先前的淡然,此时,她看向那卫虹的目光蕴含着威压与凌厉,如同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一般,直射向她。

    毕竟,亲传弟子可是与一般弟子不同的,谁敢轻易向亲传弟子动手?那打的不仅仅是那名弟子,还是那名弟子后面的人。

    一旁的上官海棠没有开口,只是将深幽的目光看向了那抺白色的身影,听出了她声音的冷然,因此,眼底掠过了一丝诧异之色。

    似乎是被唐心那清冷的声音与眼底的凌厉吓到,卫虹一怔,继而抬起下巴冷哼一声:“宗让内弟子之间挑战很是正常,怎么?你既然是成峰主的弟子,不会连这个胆都没有吧?如果真没那个胆,低头说一声便是了,我绝不为难你!”

    唐心缓缓的笑了,笑容是那样的美,却是那样的危险:“哦?这么说,你是在向我挑战?”

    “没错,我倒要看看,能被成峰主看中的亲传弟子到底有多能耐!”明显的,她看向唐心的目光充满不屑与轻蔑,因为对方的实力远不如她,她相信,跟她动手她是稳赢的。

    这时,不远处走来了三抺身影,其中两名是男子,一名是女子,看到了那三人,一旁的上官海棠则开口道:“唐师妹,那边三位是你的师兄和师姐。”

    那走来的三人目光从上官海棠和卫虹身上掠过,视线落在了那抺白色的身影上,在看到对方的修为时,不由的皱了下眉头。这个莫非就是他们师尊要收的亲传弟子?修为比他们竟然还低?这样的人,怎么就入了他们师尊的眼?

    “你便唐明月?”三人中,那名女子微皱着眉头直接开口,一脸鄙夷的看着唐心。他们本以为对方的修为就是比不上傅师兄,也会比他们三人强,却不想也不过如此。

    “嗯,我是唐明月。”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唐师妹,虽然说师尊已经决定收你为亲传弟子,但你如今拜师礼也还没行,怎么就惹了卫师姐了?还没搬进来就惹麻烦,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会惹祸啊!”其中一名锦衣男子哼了一声,语气也很是善。

    三人中,年纪最长的那名男子,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一身气息较为沉稳,目光也很是凌厉,他从出现便一直在打量着唐心,见到她那副清冷的模样,却也不以为然,刚才从不远处走来时,他们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声,此时他扫了那抺白色的身影一眼,语气带着威压的沉声说着:“唐师妹,以你的实力,就算你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也应该低调一点,不可太过得意忘形,今日还没搬进洞府就在这里惹事,你觉得妥当吗?身为师尊的弟子,以后你的言行举止都得注意,不得丢了师尊的脸面!”

    听着三人的话,唐心挑了挑眉,心下很让是不以为然,这三人不会是来给她下马威的吧?说是同一峰的居然没护着她不说,还把她往下踩?就他们这心胸,也难怪只能当记名弟子。

    上官海棠和卫虹听到唐心被三人说,前者眼底掠过一抺幽光,注意着她的神色,后者看着她的目光带着轻蔑与嘲笑,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只是,唐心的反应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她淡淡的瞥了卫虹一眼,又抽了另外的几人一眼,不紧不慢的道:“洞府有地界,以后,我没请几位来,几位还是少踏入的好。”说着,越过他们,便朝前面走去。

    “唐明月!你什么意思!”卫虹一愣后,扬声怒喝着。

    她脚步微顿,半回过头,冷笑着:“字面上的意思,难道没听懂吗?”

    “你给我站住!”她步伐一移,伸手就往她的肩膀抓去,只是不想的是,那原本迈步往前走的人脚下步伐一顿,半侧过身一手搭上了她的手,直接就将她从肩膀上摔过,重重的摔了出去。

    “砰!”

    “嘶!你、你竟敢!”

    重重的一声落地声后,传出的是一声倒抽气的声音,被摔向地面的卫虹厉目一扫,从地面上跃了起来,指着她怒喝着,那模样,活像要剥了她的皮一般。

    唐心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别随便对我动手动脚,我可不习惯,要是一不小心摔伤了你,可就罪大了。”

    “你、你……”

    一旁的三人微怔的看着这一幕,那怪异的目光在唐心的身上看了看,又朝卫虹看去,似乎没料到她刚才竟然就寻样被摔了出去一般,虽然那一击看着重重落地,但对于他们修仙者而言,还是不会受伤的,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一招的速度很快,而且也很凌厉,几乎让人无法反应过来。

    “上官师兄,我想,你也应该走了。”她看着那站在一旁的上官海棠,眸光清冷而幽深。

    被点名的上官海棠一怔,继而露出了一抺笑意:“嗯,师妹说得是,我也应该去修炼了。”说着,面上带着笑容便往前走着,步伐几个瞬移,便离开了这里。

    “你还想留下?”她看向卫虹,见她正一脸怒气的盯着她,不禁挑了挑眉,好似是她跑上门来找麻烦的,现在一副恨不得她的肉,喝了她的血的模样又是为哪般?

    卫虹原本就是众名亲传弟子当中唯一的女子,本就心高气傲,如今因为多了唐明月的加入,自是觉得异常的暴怒,就好像她再不是唯一的一般,再加上见她的修为只有炼神五阶,更是气恼这样的一个她竟然能被直接收入亲传弟子,而且还是成峰主的亲传弟子,羡慕妒忌恨的情况下,便想着要教训一下她,最好让她输在她的手里,让成峰主明日改变了主意更是好,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正因为她的心高气傲,也让她尝到了后悔莫及的苦难。

    几乎没有多余的话语,卫虹手一翻,凝聚一股灵和便朝前面的唐心劈去,因为知道对方实力不如她,所以也只用了五成的功力,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五成的功力被唐明月轻易的化解,甚至连碰都没碰到她一下,对方就已经迅速做出了反攻,凌厉的招势更是让她步步后退,担心着慢了一步娇美的面貌就会被对方打肿了。

    一旁的三人见两人竟然真的动起手来,虽然不太赞同,却是有些幸灾乐祸,他们想着,唐明月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卫虹的对手,然而,那两抺战斗着的身影却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唐明月将卫虹逼得死死的,被逼急的卫虹双目一红,想也不想的便抽出了随手的匕首朝唐心剌去。

    “铿锵!”

    在唐心转身的同时,她也拿出了匕首迎了上去,原本只是徒手战斗的两人人,却是用上了兵器,而且还是招招凌厉,好在此时并没有别的人在周围观看的,因为核心弟子的修炼更是严格,此时众名弟子则在修炼堂中,并不知道在他们的洞府外面,正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该死!”

    越打越觉得吃力,此时的卫虹心下暗暗心惊着,终于知道了唐明月的实力很是强悍,她此时只要是稍作放松,还真怕当场就会输给了她,只是,此时就算不输,只怕也拖不了多久了。

    唐心白色的身影一闪,手中匕首划过,轻飘飘的便削落了她的一大截墨发,看着那散落地面的发丝,她心情大好的勾起了唇角,在卫虹因发丝被削而怔愕之时,她旋身一转,踢开她手中匕首的同时,直接将她踹出话属于她洞府的地界。

    “嘶!啊!砰!”

    倒抽气的声音夹带着痛呼声传来,那重重落地的身影,此时显得有些狼狈。摔倒在地面上的卫虹惨白着脸色抬头看向那一袭白衣站在不远处的女子,恨恨的咬了咬唇,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搁下了狠话:“我不会就这么算的!你给我等着!”声音一落,一手捂着胸口便转身离去。

    那在一旁的三人此时已经有些目瞪口呆,卫虹的修为在他们之上,可她,如今却被唐明月给打败了?这怎么可能?心下虽然不想相信,但那一幕却又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们眼前,此时,朝那抺白色身影看去,心下竟是平添了一份畏惧,就像是畏惧着傅凌天一样的畏惧。

    唐心这才看向了那三人,面无表情,冷冷的道:“三位真是好大的威风,虽说你们先跟在师尊的身边,但不要忘了,你们只是记名弟子,区区记名弟子也敢教训我?莫不是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压,不同于先前的訞事,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威压直接袭上了他们三人,刻意笼罩上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动弹不得,胆战心惊!

    起初并没将她放在眼里的三人,此时脸色惨白,额间渗着冷汗,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着,目光看着她,有着一种打心底涌起的恐惧,那一股笼罩在他们身上强大而骇人的威压太过可怕,甚至,让他们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一刻,终于知道为何师尊要收她为亲传弟子,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绝对不是表面看着的这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