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 越级击杀!万更!

    听了他的话,为首的佣兵不由皱起了眉头,他们先前就察觉到这个玄衣男子不简单,想着就算是玄清宗的一位峰主也没什么在不了的,却不想竟然是那威名在外的成峰主,对上他的话,只怕,想赢根本没把握,想从他的眼皮底下将人掳走更是难上加难,想到这,两名佣兵团的团长相视了一眼,走到一起商量了起来。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他们能带着手底下的佣兵从一次次的奋战中活命,除了过硬的实力之外,眼力也不差的,在出任务时一般情况下若知无法战胜对方,绝不会蓦然出手,就算出手也只会把死亡的伤害降到最低,因此,知道那个玄衣男子是成峰主,他们不得不改变一下战略。

    半响,两个佣兵团为首的团长看向成峰主,沉声道:“成峰主,你的大名在外,我们知道你的实力高深莫测,就算是我们联手也不一样能赢你,不过,你身后的皆是宗门的弟子,哪怕这些弟子的实力不弱,却也绝对不是我们身后兄弟的对手,我们可都是从修罗场走出的佣兵,要是我们双方真的打起来,你们也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为了一个小小的女修毁了那么多的弟子,你确实真的要那么做吗?再说,我们只要那个姓唐的女修,只要你们把人交出来,自然能免去一场灾难,这于你我都是极好的一件事,你们不妨再三思量一下,否则,只怕就算我们今日无法带走那女修,你身后的弟子最少也会损失一半!”

    听了这话,成峰主眉头微皱了一下,这一点他自然早就知道了,只是,要他交出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些弟子听了,思忖再三,看了看那前面的唐心,皆异口同声的道:“峰主,我们不怕!哪怕是一死也无所谓!身为宗门的弟子,总不能不战而败,若今日依了他们,我们往后又如何在外行走!”

    众人声音一致,异口同声,却是异常的坚定。唐心听了众人的话,眸光微闪,朝身后的众名弟子看了一眼,她没想到这些精英弟子们在这个时候竟然能这般的护着她,要知道大难临头各自飞,很多时候人都是自私的,顾着自己就有,哪会去顾着别人?而他们却这般坚定的要护着她,哪怕是一战身死也无所谓,看着他们朝她看来的目光,那目光中有着鼓励,有着安慰,像是在说不用怕,有他们在一般,不由的,她微唇微扬,露出了一抺笑意来,突然间觉得,他们一个个都很是可爱。

    她看了众人一眼后,转过了身,迈步走上前,来到成峰主的身边,道:“峰主,我倒有个主意。”

    成峰主微侧过头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而前面的傅凌天在听到她的声音后,也回过头来,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一袭白衣的她走了出来,落落大方,举止透着一股优雅淡然,她在这一刻的走出,也让那两个佣兵团的人知道,那个走出来的白衣女子就是他们要找的人,那个姓唐的女人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美得令人惊艳,敢在这时站出来,倒也有几分的胆量。

    唐心看向那前面佣兵团的两名团主,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灵力,不紧不慢,却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我便是你们要找的人,唐明月,你们说的话我也听见了,如果双方打了起来,不仅我宗门的弟子会死伤无数,就是你们的人也一定会折损一半,与其这样,倒不如找个折充的办法,一个不用双方的人动手便能解决的办法,如何?”清眸定定的看着前面的两人,将他们诧异看在眼中。

    “你有何办法?说说看。”其中一个佣兵团的团主沉声说着。他虽然好色,却也知道美色误人,从这名女子敢站出来开始,他就一直在打量着她,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此时听到她说有折充的法子,不由的也有几分的好奇,能不损一兵而处理好今日这事,他自然是乐意至极。

    “不错,你有什么好法子让你乖乖跟我们走的?说出来听听。”另一名汉子则笑了起来,双手环胸,似乎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办法一般。

    “从你们当中派出一个人来跟我比试,如果赢了我,我跟你们走,如果输了给我,带上你们的人马上离开,以后不准找我的麻烦!这个比试,你们可敢?”她微抬起下巴,清眸中带着挑衅的看着他们。

    此话一出,身后的众名宗门弟子皆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竟然敢说出这样的大话来,那两个佣兵团的团主实力在他们之上,而唐师妹的修为甚至比不上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她竟然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来?这、这不是存心自己送上门去吗?

    就连傅凌天此时也微怔的看向了她,深邃的眸光中划过了一抺的怔愕,似乎也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个办法来,只是,她与那些佣兵对战?她的身手虽然诡异刁钻,但真的能对付得了对方吗?毫无疑问的如果那两个佣兵团的团长应了下来,出战的必定是那两个团长中的其中一人,她就这般自信可以取胜?

    旁边的成峰主则神情较为自然,听到她的话后,只是微微侧过头看着她,见她眉宇间的自信,以及那双眼眸中散发而出的神采,眸光微闪,倒也没有阻止这个听起来太过诡异的决斗。

    “哈哈哈哈……”

    那两个佣兵团的人在听到唐心的话后,怔愕的后过便一个个仰头大笑,笑声带着讥讽与轻蔑,看向她的目光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轻视之意,不是他们看不起她,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