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 半路截杀!

    傅凌天就坐在她的身边,如此近的距离让她清楚的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耳尖,心中一叹,别开了眼,看着前面道:“如果峰主能教到我有用的东西,我很愿意拜他为师。”

    “嗯,那我回去跟师尊说声。”他站了起来,正准备往下掠去之时,却被身后的人唤住了。

    “傅师兄。”

    “何事?”他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了她。

    唐心定定的看着他,道:“我想问,我已经成亲了,而且还有了两个孩子,峰主会收吗?”

    那一刻,傅凌天的身形一僵,眼中浮现一抺错愕与震惊,他看着她,气息有些微乱:“你、你成亲了?”说不清心中涌上的到底是一股怎么样的情绪,只知道心头闷闷的,像是有什么堵压着一般,有些喘不过气来,心也微沉。

    “嗯。”她别开了眼,看向了天空,轻声道:“不知师兄听说过飞仙界没?我就是从那里来的,我的夫君和两个孩子现在还在那边,不过我知道,他们很快便会过来找我了。”想起了心中的至爱以及两个孩子,眸光不由的一柔,眼底浮现的是傅凌天从没看见过的温柔神色与暖意。

    看到她那柔和而带着暖意的目光,傅凌天知道,她是说真的,而且,她应该是非常爱那一个男人吧!心,突然间感到一阵剌疼与苦涩,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动心,爱上的女人却已经是他人的妻子,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别开了眼,慢慢的转过了身背对着她,声音恢复了平时的冷漠,道:“你不用担心,师尊不是食古不化之人,他对你很是欣赏,自然不会介意这一点。”说着,身形往前一跃,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

    看着他有些气息不稳的身形,她轻轻一叹,她知道这样说很是绝情,但,为是不要让他再有期待,她还是觉得早一点说开这话比较好,她已经有了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而她也深爱着那个男人,自然是不希望别的男人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她相信,就是她家里的那一位,也是不希望她有男人的目光围绕着她转的。

    想到那醋劲极大的沐宸风,唇角不由的微微勾起,她真的很期待,很期待他们的来到……

    接下来的三天,傅凌天也没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似乎是有意的避开她一般,倒是洪权胜和孟书然以及那姓柳的男子不时的跑来跟她说话,而她大部份时间都虚应着,三天的时间早晚各弹着那清魂曲,看着那城中的众人渐渐的恢复正常出来走动,她也知道,他们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三日后的清晨,众人整装出发,往宗门而去,与另外几人宗门的弟子分别后,便踏上了归归途,比起来时的心情,此时回去的众人心中自有一番不一样的体验,这一次的历炼让他们知道,以前在宗门中为自己是精英弟子而沾沾自喜的那点实力,若真的遇到到了真正的强者,还是远远不够的,心中也暗暗的下定了决定,回到宗门后一定要努力修炼,让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

    傅凌天走在前面带队,神情冷漠的扫过众人,眸光在看到唐心时微顿了一下,却又很快便移开了。直接御剑而行,再加上众人身上的伤也恢复得不错,回程倒也没什么耽搁,走走停停,直到天色暗下,成峰主才让人就地休息。

    夜色下的山道,幽寂而冷清,也只有他们这一行人在这里落脚,其实唐心空间里的宝贝一大堆,要不是怕太惹眼了,她倒是想拿出一处空间神器在这里休息,毕竟睡床可比睡树上舒服多了。她在一处树枝上坐下后,看了众人一眼,不是修炼打座就是围在火堆边烤火,有的就是在树枝上睡觉,见状,她跃下了树,往林中走去。

    “唐师妹,你要去哪?”洪权胜眼尖的发现了她,连忙追了上去。

    “肚子饿,看看有没野味。”她头也没回的说着,整天吃着果子,再不吃些肉她就要忘了肉是什么滋味了。

    “野味?等等我啊!”

    听着两人的话,不远处树上的傅凌天则睁开了眼睛,朝那抺白色的身影看去,眼底掠过一丝复杂。

    当众名弟子围着火堆烤火,闭目休息时,一阵轻风吹来,空气中却是弥漫着一股诱人的肉香味,这让一直吃着僻谷丹的众名弟子们不由的睁开了眼睛,不约而同的朝小道边上的小树林看去,只见,那不远处隐隐的有火光跃动着,而那两抺蹲坐在火堆旁的身影也在火光的照耀下很是显眼,尤其是那架上火堆上面烤着的野味,更是让他们看了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唐师妹他们在烤什么?怎么这么香?”一名弟子咽了咽口水,目光则紧盯着那不远处的一幕。

    “他们两人倒是好本事,这么快便在林中找到了野味还处理了,这香味,啧啧,闻着都有些馋了。”

    “有什么好馋的?别忘了我们是修仙之人,这些口腹之欲还是不要太注重的好。”

    “唉!可我怎么闻着那肉香味,越闻肚子也越饿了呢?”

    周围的弟子开始小声的议论着,却也没人敢走过去那一边,一个是他们知道唐心不是好惹的,一个是拉不下面子上前讨要肉吃,毕竟他们可没动手,直接凑上前去那脸皮也太厚了点。

    而那一边,坐在火堆边翻烤着野味洪权胜闻着那肉香也笑了起来:“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吃肉了,这都快忘了肉是什么味道的了,没想到出了门想到出了门还能尝到一回,啧啧,这香味,真香啊!”他闻了闻,又问:“我看你在上面洒了不少东西,那些都是什么?怎么你还备了那么多那样的东西?”

    “我出门若是在外露宿都是吃野味的,那些调料一向都带着。”她拿出专门切肉的小切切下一小块肉尝了尝,道:“嗯,熟了。”说着,小刀一转,切下了那只野味的后腿,又用一块大叶子托着,道:“要吃自己切,我拿这块去给峰主。”说着便起身往成峰主盘膝坐着的地方走去。

    “峰主,这是烤肉,吃点吧!”她来到他的面前,半蹲着将手中的烤肉双手递向上。

    成峰主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她,又看了她双手托着的烤肉一眼,香味扑鼻而来,便点了点头伸手接过。

    见状,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站起身来看向了傅凌天所在的地方,笑道:“傅师兄,到那边尝尝我的烤肉吧!”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的邀请,语气自然,没有刻意的讨好,反而透着一股熟络,就像是对着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发出邀请一般。

    听到了她的邀请,众人皆是一怔,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傅凌天,想知道他会不会拒绝。

    傅凌天似乎也没料到她会当着众人的面邀请他一般,眸光一闪,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并响,嘴唇微动:“好。”声音一落,令众人又是羡慕又是错愕。羡慕他能直接被她邀请品尝那烤肉,错愕于他竟然会答应。在众人错愕间,傅凌天已经跃身而下,朝唐心走去。

    “唐师妹,你这也太偏心了,怎么就只邀请傅师兄,而不邀请我们呢!”姓姓的那名核心弟子在树上叹了一声,一副和奶是受伤的神情看着唐心。

    唐心微微一笑,道:“傅师兄救过我的命,师妹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他了,各位师兄如果也想来,师妹自然欢迎,不过我那里只有一只野味,只怕不够各位师兄们裹腹,师兄们若不嫌弃倒是可以捉了野味一并烤,师妹负责为你们调料。”几句话说出了为何单单邀请傅凌天,也说了可以帮众人调味,众人听了自然欢喜,当下,众名弟子便都站了起来。

    “唐师妹说真的?那我们也去抓野味,还请师妹帮忙调味了,你调的那肉香味,可是闻得我口水直流,哈哈哈……”一名弟子边说边笑着,神情很是愉悦。

    “好。”她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也去抓,走走走。”一人带头,众人便开始动起手来,皆朝小树林中而去,对于他们这些修士而言,抓野味什么的对他们并不难,只是这样一来,原本还算宁静的夜色倒是因此而热闹了起来。

    成峰主则没理会众人,反而是拿着唐心烤好的肉在吃着,动作优雅自在,似乎没看到那兴奋的众人一般。

    傅凌天深深的看了身边的唐心一眼,便也迈步走上前去,来到火堆边坐下。知道傅凌天要过来,洪权胜早就将切好了肉递上前给他:“傅师叔,你快尝尝,这烤肉的味道还真不错。”

    “嗯。”傅凌天应了一声,接过那烤肉,便撕下一块吃了起来,入口的美味让他眸光微闪,低下头看着那烤得金黄色的肉,外酥内脆,而且加了不知名的调味料,味道真的很好。

    “喝酒吗?”唐心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笑问着。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她:“你竟然带酒?”洪权胜脸上尽是诧异之色,而傅凌天也是微怔了一下。

    唐心笑了笑,从空间中拿了一个酒葫芦打开便喝了一口,吃着肉配着酒,又是在这夜色中,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傅凌天从她拧开盖子就闻到了一股酒香味,见她还一口一口的喝着,微微拧眉,道:“出门在外,酒不能多喝。”一般修士出门,哪个会带酒的?要知道酒可是会误事的,有时候甚至会降低了自身的警惕性,让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因此,在知道她竟然还自带美酒时,才会怔愕。

    “你不会就问问意思吧?然后自己喝?”洪权胜看着她,也不由的瞪起了眼来,哪有人问他们要不要喝酒,然后却是自顾着自己喝的?

    唐心又喝了一口,酒入喉咙这才看向他们两人,笑道:“嗯,我突然想起,你们两个还是不要喝的好,要是酒了可就麻烦了,若是想喝,等回了宗门我再请你们喝吧!这酒可是三杯倒。”

    “三杯倒?你别告诉我喝三杯就倒下?”明显的,他不相信她的话。

    傅凌天看着她一口一口的喝,如果说三杯倒,此时估计她早倒下了。心下虽然这般想,却没问出口,只是道:“你自己少喝点。”说着,便撕着烤肉吃着。

    唐心没有理会他,她这酒是萧轩尔酿造的,不仅是少有的极品美酒,而且还是灵酒,好在当初她让他帮她酿成了不少,要不然现在哪里有得喝。

    这一夜,是热闹的,兴奋的,众人忙着到树林中抓野味,则唐心则帮众人的烤肉调味,几乎到了夜很深,众人才心满意足的各自休息,次日清晨又起程往宗门而去,只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几日过后,眼见就要回到宗门之时,却被两伙近三百人的佣兵团给拦了下来。

    “他奶奶的!老子在这里等了好几日了,终于把人给等到了!”其中一伙佣兵团为首的那一人看到成峰主一行人时,当即便咒骂了一声,将嘴里咬着的狗尾巴草丢掉,扛在肩上的大刀一转,重重的往地面上一击,深深的击入泥土中,让那大刀直直的的挺立着。

    另一伙人为首的一人也开口喊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竟然能让人出了重金也要抓到那人!嘿嘿,听说是美人儿一个,如果真的能入得了爷的眼,路上倒是可以好好玩玩。”汉子的声音一落下,后面的众人便传来了肆无忌惮的笔声,那目光紧盯着前面而来的众人,眼中跃动着的是兴奋嗜血的战意。

    而不远处,正朝这边走来的成峰主众人,看到了前面堵着在小道上的那两伙佣兵,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停下了脚步,对身后的傅凌天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傅凌天应了一声,大步迈上前,朝那两伙佣兵走去,来到那些人的面前,深邃而凌厉的目光扫过那些人,冷声问:“你们因何挡住我们的去路?”

    “嘿嘿,小子,有人出了重金,让我们来这里抓一个姓唐的娘们,你若识相的,乖乖把人交出来,否则,我的兄弟们动起手来,到时一不小心杀了你们宗门的弟子,可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其中一伙佣兵团为首的人阴测测的笑着,目光在傅凌天的身上看了看,又朝那后面扫去,当看一那一身玄衣的成峰主时,眼中有着一丝的忌惮,只是稍纵即逝。

    “对!把人交出来!要不然,哼哼!我们也不会跟你们客气!就算你们是宗门的弟子又如何?我们可是在修罗场中爬出来的佣兵强者!要收拾你们,易如反掌!”另一伙佣兵团的团长也扬声说着,他身后的众人与另一伙的佣兵团一起将整条路给挡了起来,想从这里过,除非他们让行或者对方打败他们,要不然是过不去的。

    不远处的众人都是修炼的修士,那前面说话的声音自然也传入了后面众人的耳中,尤其是唐心,听到了那两人的话,心下便在思忖着会是谁出重金雇佣兵来对付她,想来想去,她在这边还没什么敌人,唯一让她觉得可能的,也许就是那个逃走的合欢宗弟子,那个男人被他的银针废了下半身的功能,估计是察觉到了,想抓了她去吧!只是,这样的报复速度倒是让她诧异了一番,毕竟,这速度也太快了,莫非那人是一离开就找了佣兵守在这里等着他们宗门的人归来?

    众名弟子在听到那些人的话后,一个个脸上都浮现了怒气,如果说出宗门时他们对唐师妹还有几分的看不起,但经过这一次的外出历炼,他们却是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这样的一个人,她遇事冷静聪慧,而且胆识过人,实力也很是出众,哪怕修为在众人当中并不是最高的,但众人却相信,如果真的想要伤到她定没那么容易,这佣兵团的人敢在这里半路拦截,打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脸面,还是他们宗门的脸面,如果他们识相让开那还好,若不然,就是拼个两败具伤他们也会给点颜色他们瞧瞧!

    就在这时,成峰主低沉而透着威严的声音从空气中传开,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阁下想要抓我的徒儿?不知是因为何故?”威严的声音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压,那声音一出,顿时让人感觉空气中的气息都低沉了下来。

    “有人出了钱,我们办事,这便是佣兵界的规距,至于因为什么又与我们何干?”那汉子哼了一声,目光盯着那众人,视线从那些弟子中掠过,见那里女弟子有十几个,乍看之下,还真不知到底是哪个才是他们要抓的那一个。

    “这么说,你们是不打算让开了?”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再一次传出,这一声,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凌厉的气息。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别废话了,不把人交出来,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好大的口气!”成峰主冷哼了一声,迈步走向前,凌厉而蕴含着威压的目光朝那些佣兵扫去:“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敢拦我们的去路!定叫你们后悔今日走这一遭!来人!”沉声厉喝的声音一出,身后的众名宗门弟子当即沉声一应。

    “众弟子谨听成峰主令!”

    中气十足的声音透着一股铿锵之气,如同一把把即将出销的利刃,每一名弟子身上的气息都骤然一变,他们知道对方既然是佣兵团,那便是真真正正从死亡幽谷中爬出来的人,他们的战斗力也是惊人的,但,哪怕他们知道这一场战斗于他们而言并不容易对付,却也不容许他们欺上门来打了他们的脸!这一场战斗,不仅仅是因为唐师妹,更是因为他们的尊严,他们宗门的威仪!哪怕是在宗门外,他们身为宗门的弟子,也有义务捍卫宗门的尊严!

    敢挑战,他们就敢应战!

    唐心微怔的看着身边的众名弟子,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一腔的热血与战斗,似乎,他们并不惧于前面的两个佣兵团的战斗力,但以她的眼力知道,如果双方真的混战,势必会死伤无数,为了她一个人而让众人置身于危险之中,这不符合她的处事。眉心微微拧起,她看着走在前面的成峰主和傅凌天,他们身上的战意凛冽,似乎已经打算直接战斗,确实,面对这样的问题,以实力压倒对方是最直接的方法,简单而快捷,只是……

    面对于成峰主这边众人的战意凛冽,那两个佣兵团的佣兵也纷纷怔了一下,似乎没料到这些年轻的宗门弟子竟然敢跟他们叫板一般,毕竟,凭谁都知道,宗门弟子跟他们这些佣兵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实力来自于战斗,他们学习的是如果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敌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少说也有数百条人命在身,而这些宗门弟子,一直在宗门中修炼能有什么样的战斗力?如今他们却是一个个战意凛冽,毫无惧意,到底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还是真的有实力?

    成峰主威严的目光中掠过丝丝寒光,沉声道:“他们既然想要一战,我们便奉陪到底!”威严的声音一落下,身后的众名弟子当即便是沉声应了一声是,步伐又往前迈前着。

    看到宗门弟子们一个个逼近,两个佣兵团的佣兵也警戒起来,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利刃指向他们,宗门的众名弟子见状,也拔出了剑,身上的灵力涌动着,随着双方众人灵力的涌动,空气中的气压也渐渐的变得低沉,双方皆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气氛一触即发!就在这时,那其中一个佣兵团的团长盯着前面的成峰主,皱着眉头问:“你便是玄清宗的成峰主?”

    成峰主睨了他一眼,双手负于身后,沉声道:“正是!”哪怕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却也蕴含着浑天而成的强者威压,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负手而立,衣袍随风而扬,一身强者的气势便是让人无法将他轻视!

    ------题外话------

    嗯,就六千吧,后面一点时偶尔再来个万更,嘿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