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 初露锋芒!万更

    唐心勾唇淡淡的笑着:“给你补一剑。”手中利剑随着声音袭出,地上的那合欢宗的女子一见,强忍着腹部伤口传来的剧痛挥出一掌,却被唐心避开了,一转身,唐心手中的利剑已经精准的剌入了她的胸口,一剑击杀!

    “嘶!你、你……”

    那女子身体一僵,倒抽了一口冷气,嘴角溢出了鲜血,伸手指着唐心,一句话也说不出的便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身体直直接的倒了下去。

    如果是没受伤之前,唐心想杀她还没那么容易,但此时她受了伤,再加上先前战斗时流失的体力,现在的她又怎么可能是唐心的对手,因此,一旦唐心起了杀意,她必死无疑!

    “师妹!该死!”那男子一见,厉喝一声,想要朝唐心的方向而去,却又被傅凌天给挡住了,一个不察,手臂又被划了一刀,眼前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他咬了咬牙,恶狠狠的扫了唐心和傅凌天一眼,当即提气一跃朝林中奔去。

    而就在这时,唐心见那人提气奔走,掌心一翻,几枚银针从手中射出,朝那人的身体射去,只听对方闷哼了一声,身形微顿了一下,回头扫了唐心一眼,不再停留的飞身离开。

    见他逃走,傅凌天略一皱眉,却也没追着,他朝周围众人看了一眼,见那些邪修突然间停下了手迅速的退开,恭敬的立在一旁,他眸光一闪,看到了那缓步而来的一抺黑色身影,只见那人身披一件黑色披风,看不清面容,但那一身嗜血与强大的威压却是令人无法忽视,随着他一步步的走近,空气中的气息似乎也变得压抑,甚至是想喘息也觉得困难,就算是没有出手,那人的出现也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名为危险的气息。

    唐心从结界中出来,来到了傅凌天的身边,看着那名缓步走来的黑袍男子,对身边的傅凌天说:“我先前在阵法中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他,以我们的实力,我不认为是他的对手。”就是傅凌天,她也觉得他无法对付得了那个黑袍男子,蓦然动手只会死得更快。

    “对方至少是下神级别的强者,这个人只有师尊能对付,实力相差太多根本无法动手。”他皱着眉头说着,示意着唐心往后退。

    “玄清宗的傅凌天?”

    黑袍男子低沉而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响起,随着他一步步的走近,面容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那是一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一身浑厚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边,除此之外,还有一股血腥的气味从他的身上散发而,朝傅凌天扫来的目光泛着摄人的阴鸷光芒,空气中的气息因为他的出现而凝固着,甚至,就连傅凌天想要退开,此时身体也无法动弹半分,只能任由那股骇人的威压从头顶上覆盖而下,挤压得他胸膛的气血起伏不停,一股血腥味冲上喉咙,无法强行压下,只听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唐心在傅凌天的后面看到了这一幕,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她有上古神兽的威压在身,别说是那人的威压了,就是魔神的威压对她也起不了作用,傅凌天的实力已经很强了,却仍被那股威压所伤,看来,那个人真的不能直接硬碰。心下思忖着,见除了几个已经先逃走的别的宗门的弟子之外,玄清宗的几名核心弟子却依旧守在周围,只是他们在这股威压之下,一个个甚至连站也站不起来,嘴角都溢出了鲜血,脸色也越发的苍白。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那缓步走出的黑袍男子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唐心根本没被那股威压所伤,又因她是站在傅凌天的身后,此时又半敛着眼眸垂低下头,那前面的黑袍男子也看不清她此时的神色,又或者是说,根本没将一个小人物放在眼里。

    她敛着眼眸深思着,心中有着一丝的焦急,因为那人的嗜血让她知道,他们若是落入他的手中,一定会被吊起来放血的,那诡异的阵法中的一幕,以及面前这个实力远在她之上的强者,让她不得不正视起来,可,正面战斗根本不行,就算她能越级击杀,但也无法一下子越过太多级别,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夜风轻轻的吹过脸颊,拂动了她垂落的发丝往前轻扬着,垂下的眼眸瞥见随风飘动的发丝时,眼底掠过一抺精光,唇角勾起了一抺诡异的笑意。

    有了!

    借用挡在她身前的的傅凌天,她另一手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药瓶,无色无味的药粉随风在夜色中弥漫而开,夜风依旧在吹,那倒出来的药粉纷纷扬扬的散了开去,直到,一瓶见底,直到那不远处原本半蹲着的核心弟子们摇晃着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直到,那站在黑袍男子身边的几个邪修也微晃了脚步,脸色一变甚至还不不及开口,也笔直的倒了下去。

    “好个刁钻阴险的女子!竟然使毒!”一声厉喝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朝傅凌天身后的唐心袭去,伴随着那声音而出的还有着一股无形中形成的凌厉气刃,速度之快,似乎是想直接越过前面的傅凌天击杀了那身后的那抺白色身影。

    唐心早有防备,眼见傅凌天的身形微晃着要倒下,当即上前一手扶住他的同时在他的腹部点了一下,将准备好的丹药塞进他的口中,身形一转,带着他迅速退离到十米之外,避开了那黑袍修士的攻击。

    傅凌天察觉到身体不对劲时,想开口却又说不了话,却不想那突然窜上前的一抺身影点了他身上的一个穴道让他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口,也就在那里,嘴唇碰到了她柔软的手掌,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只感觉一颗药丸顺着喉咙滑下,顿时通体一阵清爽,甚至连带着刚才胸口的闷痛也一并消失了,他震惊的看着身边的人,她却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就将他带出十米之外,那样的速度,再一次的让他说不出话来。

    “你是什么人!”

    那黑袍男子见她竟然无视于他释放出来的威压,甚至还能保持着气息的平稳,不禁眯起了阴狠的双眼,盯着那退离了十米之外的女子,可当看到那张绝美的倾城容颜时,眼底掠过一抺惊艳与不知名的暗光,盯着她的目光,不再带着杀意,而是一种看到猎物时的幽暗光芒。

    一个容颜如此绝色的女子,气质如此出众的女子,再加上那一身修为,确实是让人另眼相看,尤其是这个女子的身上有着一股难以说出的魅力,一种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自信与尊贵,这样的气息饶是他见识过无数出身不凡美艳的女修,也从没见过的,不可否认,看到这个女子的那一瞬间,他心中涌上了一个念头,炉鼎!

    想要出手将那个女人抓过来,却发现不知不觉中吸入的药物也在身体里起了反应,只是他实力本身雄厚,不会轻易被那些药物放倒罢了,可却依然让他的修为降低了不少,只是他强压下那股不适,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如同先前一般,不想让那个女人知道,他也中了她的药,就算没倒下,实力却只能提到五成,看来,只能先将体内的药物以内力逼出来了。

    唐心微拧着眉头盯着那不远处的那名黑袍男子,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来,吸入药物的已经倒了下去,他却依旧负手而立站在那里,身形更是连动也没晃动一下,莫非,她的药对付实力过于强大的修士并没有效?但很快的,她就否决了自己的那个念头,不可能!连傅凌天在闻到药物后也是几乎瞬间就要倒下去,那个人不可能没中招,再说,如果没中招他不可能还能沉得住气的站在那里问着她的话,眼下明显的就是他在拖延时间,他要逼出中体内的药物!

    “傅师兄,我和你联手,杀了他!”她果断的说出她的打算,目光依旧盯着那前面十米之外的黑袍男子,见他在听到她的话后,那脸色沉了下来,脸上明显的有了怒气,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忍住没有动手,更加的印证了她的想法。她清楚的明白,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成峰主也许能赢过他,但他们却不知他到底何时才会来,眼下也只能自救了,此时不杀了他,待他将药物逼出来,死的就会是他们!

    傅凌天微侧过头看向了身边的她,此时的她脸上尽是清冷的神色,眼神冰冷,目光泛着丝丝杀气,周身弥漫而出的冷冽气息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骤然一变,那种果断的杀戮就是他只怕也比不上,眸光微闪,当即沉声应道:“好!”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哈哈哈!真是笑话!”那黑袍男子仰头大笑,下一刻,腾出一手袭出一道骇人的掌风朝他们两人击去,力道之猛,速度之快,绝对称得上想要瞬间秒杀了傅凌天。

    然,傅凌天服了唐心的丹药,体内的气息一度的在涌动着,感觉不到了先前的不适,而对方的实力似乎受到了压制就连威压也没有先前那般的强大,这让他越发的放开了手去战斗,见对方袭来的骇人掌风,他当即扬起手中长剑注入体内的灵力,咻的一声夹带着强大剑罡之气的一剑以着势如破竹之势朝对方击去。

    “咻!”

    那凌厉的剑罡之气一击将对方的风刃摧毁,如同刀刃一般的风罡更是划破了他的黑色衣袍,击杀了他的手臂,让他闷哼了一声。而也就在这时,趁着他们两人战斗的唐心屏着气息来到另一侧,在那黑袍修士闷哼出声的同时,看到他还没缓过来的气息,手中的利剑一转,一道诡异的剑气也直朝他身上的要害击去,速度之快,根本让人防不胜防。

    “嘶!”

    那黑袍男子防不胜防,凭着身体的本能避开之时,却仍是慢了一步,虽不至于致命,但也被那道利刃所伤,身体的某一个地方流出了温热的鲜血,那身上的伤口隐隐的传来阵阵剌痛,让他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苍白而阴鸷,然而,唐心和傅凌天根本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两人再度低喝一声,再度的持剑飞袭而上,这一剑,不再是剑罡之气,而是实打实的锋利剑刃。

    “咻!”

    利剑划破半空,如同割破了空气中的气流一般,发出咻的一声破空之声,傅凌天的剑尖直指那黑袍男子的胸口处,快而狠,似乎一出手就想将对方击杀一般,看到傅凌天的凌厉攻击,那黑袍男子眯了眯眼,手一动,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一把利剑出现在他的手上,当即用着那利剑去挡开傅凌天的攻击,可却不想就在这时,另一边的唐心长剑直指而来,他只能以手掌凝聚气息挡之,却不想他的气刃在这一刻却敌不过对方凛冽的剑气,眼见着那锋利的剑尖一寸寸的剌破他掌心的气刃前进,那一瞬间,心头不由的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绝美的女子低喝一声,加强了手中利剑的灵力,只听咻的一声,那利剑冲破了他掌心凝聚的那层气流,直直的应剌入了他的手掌心,穿透了他的整个手掌。

    “嗯!”

    一声压抑的闷哼从他的口中传出,黑袍男子有沉着脸,一边用剑挡开傅凌天的攻击,一边却被被那女子伤了他的手,看到那鲜血直肖而出的手掌,一股剧痛从掌心漫延而开,甚至,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某种能量正透过手掌挪个伤口在往外泄着,惊察到那一点,额头上不禁渗出了点点冷汗,就连眼中也划过了一丝的惊慌。

    唐心注意到了那黑袍男子眼底划过的那一瞬间的惊慌,她的本意是要剌中他身上的要害,只是没想到却会直接剌中了他的手,虽然这不是她的本意,但看到他的模样,似乎,她误打误撞的伤到了他的要害?只是,手掌会是他的要害吗?心下暗忖着,却也没停顿的直接抽回了那语剌透了他掌心的利剑,身体一转迅速的退了开去,而那一瞬间,一道血柱更是如同小泉一般的喷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弧度,洒落于地面,也就在那一刻,她听到了他惊呼一声,看到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正透过他那受伤伤手以着诡异的速度在往外泄着,随着他身上气息的变化,随着他身上灵力的渐弱,他的容颜也如淋了热水的花朵一般的迅速蔫了下来,好好一张四十来岁的脸,瞬间就出现了满脸的皱纹,那藏在黑色大袍帽子下的头发,也因黑袍被他身上气息的涌动而散开,满满的白发在夜色下异常的显眼,就连他的身体也似乎发生了变化,整个人颤抖着跌坐了下去,他似乎惊慌的想要压抑下那乱窜外泄的气息,另一手在身上四处的点着穴道,然而,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不!不要、不要!不要这样!不要……”他的声音带着颤抖,惊恐而无助,丝毫不见先前那狂傲阴狠的模样。

    而此时的唐心和傅凌天已经退开到一旁,正冷冷的注视着那一幕,看着好端端的一个人瞬间变老,身体的灵力如同散沙一般的流失,傅凌天眸光微闪,看向了身边一身清冷的她,道:“你好像是剌中了他的死穴。”听她先前所说,这个邪修在修炼着一种诡异的阵法,以人血为引吸人灵力,正常不说,修炼邪法的邪修都有死穴的,而明显,那个邪修的死穴便是那手掌之处,也许他是没想到她竟然能破了他的风刃,直接剌透他的手掌心吧!

    “傅师兄不趁现在杀了他?”她朝他看去,挑了挑眉。

    傅凌天顿了一下,沉声道:“把他交给师尊处理。”说着,看了她一眼,又补充道:“他被你剌中了死穴,就是不死也如同废人,已经无需担心了。”朝周围的众人看了一眼,见全都晕了过去,便问:“他们如何?”

    唐心两指凝聚出水属性清洗了剑上的血迹,再将剑擦拭干净收进空间,瞥了那几个邪修一眼,直接几道风刃划过他们的喉咙,瞬间取了他们的性命,这才转身看向傅凌天,丢了一个药瓶给他:“那些中了摄魂术的不用服,其他的一人一颗就能醒来。”说着,又解下了身上的外袍递上前给他:“谢谢你的外袍。”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这才伸手接过重新穿上,闻着那属于她身上的清香,敛下的眼眸不由的闪了一下,走向了那几名核心弟子所在的地方。

    借着夜色,唐心走向另一边,以神识探查周围没有人后,心念一动,直接进入了混沌空间,在里面用药将身上的伤处理了,又重新换了一套衣裙,这才出来。待她从树后走出,走向傅凌天那边时,那些先前中了药的弟子已经醒了过来,此时看到那完全变了样的黑袍邪修,一个个震惊不已的问着傅凌天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傅师兄?这邪修真的是先前那一个?他、他怎么变成这样的?”一名玄清宗的核心弟子惊愕的看着那名已经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又被束缚术捆着的邪修,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老到掉牙的老头就是先前那个气势骇人的黑袍邪修。

    傅凌天没有回他们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那从树后走出来的人身上,看着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裙,白色的衣裙在夜色下随风轻扬着,绝美的容颜平静而带着淡漠,那双清冷的眼睛仿佛不曾有过温度与温柔的一般,看着她是近在眼前,然而,他却深深的知道,她遥远而不可碰触。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自然而然的看到了那抺飘逸而绝美的身影,看到她,众名核心弟子皆是一怔,一个个神情复杂,不知在想着什么。而在这时,原本静下来的林中,却又突然间传来了一阵低低的笛声,那声音从夜色中传来,弥漫在空气之中,分不清来自于哪个方向,只听到声音,却不见有一个人影,这让原本放松下来的众人又警惕了起来。

    “是那个吹摄魂曲的邪修!他还在这里?”其中一名核心弟子脸色微变,迅速的朝周围看去。

    傅凌天也微皱着眉头,扫向了周围,只是,神识向扫之处,却不见有一人影出现,听着那声音低低的在林中传出,传入他们的耳中,他迅速定下心神,本能的看向对面的唐心,想开口提醒她小心别被摄魂,却见她双眸清亮,就像那摄魂之音对她完全起不到效果一般,让他心中一阵诧异,也在这时,林中又传来了一声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厉喝。

    “大胆邪修!”

    短短的四个字,低沉而带着威压,声音一厉,破了那林中的摄魂之音,只听那笛声一顿,在那声厉喝之后竟是消失无踪,似乎是知道不敌逃开了一般,再一次,林中恢复了平静。

    “傅师叔!傅师叔你们怎么样了?”

    就在众人警惕的看着周围的这一刻,夜色下的林中传来了一声声的呼喊声,隐隐的还能听到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而来,而就在傅凌天和唐心等人朝那边看去时,只见眼前一闪,那一身玄衣的成峰主便已经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威严而凌厉的目光朝周围扫了一眼,目光定落在那名变成老头的邪修身上时,眼底掠过一道精光,抬眸朝傅凌天看了一眼后,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唐心的身上,那一眼,带着探究,带着打量,更有着一丝的不可思议。

    傅凌天是他门下弟子,他自然清楚他的实力与修为,让他看不懂的,一直也只有这个叫唐明月的女子而已。听到他们差人回来说这边的情况时,知道事情的严重,他带着人便赶了过来,尤其在听到一些弟子说起这里的事情后,更是知道他们遇到了实力强大的邪修,本还担心他们会出事,没想到赶到时他们却已经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好,这到底是他的弟子傅凌天的功劳?还是那个丫头的功劳?

    “师尊。”傅凌天朝他拱手一礼,知道刚才那一喝是他的声音,以声音破了那摄魂之音说,他师尊的修为果真非同一般,看着面前的师尊,他沉声道:“除了一些逃走的之外,其他的邪修已经被处理了,这名邪修应该就是这次带头的人,他在那边布着诡阵,以血为阵法,吸取宗门弟子的修为,他的实力远在弟子之上,这一次能生擒了他,全是唐师妹的功劳。”几句话将事情简单的交待了一下,也告诉了众人,他们之所以能活下来,全是因为唐心。

    “什么?真的是她?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名核心弟子惊讶的低呼出声,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可听到傅凌天亲口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她的修为甚至在我们之下,她……”另一名核心弟子也开口说着,只是,说了一半却没再说下去,因为不管她的修为是不是比他们低,但傅凌天已经说了,生擒了那邪修是她的功劳,救了他们的也是她,所以后面的话自是没必要了。

    跟在成峰主身后而来的柳姓男子和孟书然以及洪权胜他们,也听到了傅凌天的话,一个个看向唐心的目光几乎是发光的,好像在看着什么奇珍异宝一般,又是打量,又是不可思议。

    成峰主脸色依旧如常,只是心中也掀起了骇浪,他本就猜测是她所为,只是话从傅凌天口中说出他也并不惊讶,让他惊讶的是她一介女子,竟真当如此本事?

    “师尊,众名弟子都中了摄魂术。”傅凌天开口说着,打破了那一刻众人的沉默。

    “嗯。”成峰就应了一声,走到那些昏睡着的弟子前面,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扫过,除了他们宗门的弟子之外,还有其他宗门的人,微顿了一下,他盘膝坐在草地上,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把琴,闭上了眼睛,手指从琴弦上拨过。

    “铮!”

    只是一个音,便让人猛然心头一个激灵,就是精通音律的唐心也不由的朝他看去,第一个琴声一经响起,如同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头般的荡开了点点涟漪,就连没中摄魂术的她也察觉得到,那蕴含着灵力的声音让人猛然一个激灵,随着那琴声的传开,原本还昏迷着的弟子竟是一个个慢慢的动了起来,渐渐有了苏醒过来的迹象。

    而傅凌天则朝另一边而去,来到了那个诡异的阵法那里,看到那里早已经死去的八名修士,眸光微闪,便转身离开。

    唐心听着那琴声,听着那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清晰的琴声,直到最后的一个音调落下,她才回过神来,摄魂之术可以用音摄魂,同样的,解去之法也可以以音解除,只是第一回听见这样的曲调,不同时人们平时悠闲玩乐时所弹,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铮铮之音。

    目光朝成峰主看去,眼底浮动着一抺暗光,这个成峰主当真不愧是宗门第一人,如今这次回去后有机会,她还真想拜在他的门下,学他的本领。

    “峰主!”

    众名弟子清醒过来,一个个又惊又喜,却又羞愧难当,想他们难得跟着众位师叔们出门历炼,却不想自己轻易的便中了邪修的摄魂之音,甚至,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还得等着他们来救,原本以为息拥有的一身本领,可当真正对敌时,才知根本就不堪一击。

    “多谢成峰主相救。”其他宗门的众名弟子也朝成峰主恭敬的行了一礼,面上带着感激。

    成峰主看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将琴收起,沉声道:“回城!”声音一落,便迈步往城中走去,那城中的众人,也得解了他们的摄魂之术,否则,性命堪忧。

    待他们回到城中时,天色已经渐亮了起来,众人走在大街上,见原本繁华的一个城镇此时却是没有人烟,死气沉沉,连着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变得压抑起来,前头走着的成峰主停下了脚步,对其他宗门的弟子道:“这城中的百姓所中的摄魂术时间较长,一时半会也解不开,我们会在这里再留三日直到城中百姓所中的摄魂之术解开,各位身上也有伤,如想在城中留下的便先留下,不想留下的也可以先行离开。”

    听了他的话,有的则说有他们在他们很放心,便先回宗门,也有的说要留下来养伤再走,见状,成峰主也只是点了点头,便问身后的傅凌天:“为师在林中所弹之曲,你可记下?”

    傅凌天一怔,继而道:“只记下一半。”他虽懂音律,却不精通,一个曲子听一遍根本无法记熟,尤其那还是要指法的。

    “那就好好听,仔细记下,未来三日早晚得各弹一曲方能解开城中百姓的摄魂术。”

    “是。”他恭敬的应了一声。

    跟在旁边的唐心听到了他们的话,顿了一下,开口道:“峰主,我也许可以一弹。”

    “嗯?”成峰主回过头来,看向了她。

    “我对音律素有喜好,林中一曲,已经记熟,可以一弹。”她的声音平静中带着自信,神情却依旧是淡然。

    而她的话,却引得身后的众人微微侧目,要知道听曲容易弹曲难,她也不过听了一遍,当真懂了?那可是解摄魂之音的音律,若是说听了一遍就能弹奏,岂不是谁都能学会了?

    “这曲子除了曲音不能有一丝错之外,指法和蕴含在其中的灵力也极为重要,你确定你会了?”成峰主威严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眉宇间的淡然自信,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唐心淡淡的笑了笑,她脚尖一点,提气飞跃而上。底下的众人看着她一袭白衣翩然的跃上一处屋顶,盘膝在屋顶处坐下,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优美,只见她坐下后,看了底下的众人一眼,一手抬起拂过,再见之时,一把古琴便出现在她的面前,放在她盘着的膝上,原本没有灵力涌动的身体在下一刻慢慢的涌动了灵力,那灵力弥漫在她的周身之边,轻轻的吹拂起了她的墨发,以及那微抬起的衣袖,她敛下了眼眸,微垂低着头,手指在琴弦上一拨动。

    “铮!”

    一个令人猛然心头一激灵的琴声伴随着一股灵力从她的指尖传出,那琴声一出,底下的众人眼中不禁浮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丝毫不差,这声音就如同是成峰主弹出来的那个音一样!

    傅凌天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抺坐在屋顶的白色身影,在周身之边涌动的灵力波动下,她如同欲乘风而去的仙人一般,那样的美,那样的尊贵,那样的圣洁,那样的不可亵渎,一而再的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为她怦然心动着,越是了解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越是与她一同经历了磨难,越是发现她的身上有着一股难言的魅力,吸引着他的目光,其实从她的疏离态度中他知道他应该与她保持距离,可偏偏,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控制不住那想看向她的目光。

    与众人一样,成峰主看向那屋顶的那抺白色身影的目光也带着一丝的惊讶,惊讶过后,眼中划过的是一抺赞赏,唇角也微微的弯起,听着那从她指音传出的琴声,与他所弹的丝毫不差,这让他再一次的相信,这个叫唐明月的女子,当真不是池中之物,这样的耳力,这样的领悟力,以及这样的天赋,确实是常人所不能及,就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傅凌天,在这方面的天赋竟也是比不上她,也许,收她为徒确实会很不错。

    一边思忖着,一边听着她的琴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一曲罢,他才看向了她,点了点头,沉声道:“嗯,不错,那么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早晚各一清魂曲就由你来弹吧!”

    “是。”唐心勾唇一笑,应了下来。

    在成峰主的吩咐下,众人各自找了地方休息,这一次下山来,宗门也有一些弟子在这次的历炼中死去,大约每个队二十人当中,有那么两三人死亡,而唯一没有人死亡的,估计也只有傅凌天和柳姓男子的那两支队伍了。

    各人皆找了地方休息,唐心则依旧坐在屋顶处,看着底下的众人,思绪又再度飘远。底下的洪权胜见她在上面发呆,当即提气来到她的身边,露出了嬉笑的神色,道:“唐师妹,我看成峰主对你很是满意,看来,等回了宗门之后,你若是被成峰主收为弟子,到时我就得改唤你唐师叔了。”

    唐心收回思绪,瞥了他一眼,问:“洪权胜,我听杜棋说你的家族势力很不错?”

    听到这话,他脸上的笑意一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继而道:“洪家在地方上的势力确实是不容小窥,只是,我并不是洪家下一任洪家的家主,在我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他很被家族看好,而我,在家族中只能算是二公子而已。”说到这,脸上的表情几乎已经全无。

    她笑了笑,道:“洪家发家于贩卖各方消息,也就是说,你们洪家与其说是一个家族,倒不如说是一个情报网,对吧?”

    “没错,洪家的情报消息很是灵通,只要出得起价钱,就没有洪家打听不到的消息,也正因为这一点,很多庞大的家族也想拉笼我们洪家,只不过,洪家有老头子在,是不会向哪个家族靠拢的。”他的声音顿了一下,看向她,道:“虽然你救了我,我也说过以后听你的吩咐,不过你若要洪家情报之类的,估计我很难办得到。”两人坐在屋顶,周围也没人,底下的人也各忙各的,没人注意到这边,他们的谈话也不大声,因此,不用担心被人听到,而就算是被人听到了,这样的话题估计也没什么的,因为他们所说的话题,对于众人来说都不是秘密。

    “自己成立一个倒也不是说有多难,只是费时间,因此,我比较想要捡现成的。”她勾唇一笑,道:“你若能拿下洪家的说话权,那倒也罢,若拿不下,也许我找时间可以去洪家看看。”

    闻言,他一皱眉,道:“我家老头子是软硬不吃的人。”

    “呵呵……”她轻笑着,却并不言语。

    “唐师妹。”底下,孟书然看着她,一脸的温和笑意,下一刻,提气一跃,便来到了屋顶,站在她的面前,将手中的果子递上前给她:“唐师妹,吃些果子吧!”这些是他在城中找来的,找到这些果子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她了。

    唐心看着面前的人,想到了他在那合欢宗的妖女面前那副模样,唇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抺不易察觉的笑意,见他把果子递到了她的面前,她便伸手接过,道:“多谢。”

    “不用客气,要不是你,我能不能保住性命还是一回事呢!唐师妹,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孟书然帮助的地方,只要我能帮的一定不会推辞。”他说着,又将果子递了一个给一旁的洪权胜,道:“你也吃个吧!”

    “多谢孟叔师。”洪权胜站起身接过果子,笑着朝他道谢着。

    而就在孟书然准备坐到唐心的身边跟她说说话时,一抺黑色的身影却也跃到了他的身边,他微怔,侧过身一看,见是傅凌天,便笑道:“傅兄。”

    傅凌天点了点头,目光则落在唐心的身上,对孟书然和洪权胜道:“我有话跟孟师妹说,两位可否回避一下。”

    两人一怔,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唐心一眼,这才道:“你们慢慢聊,我们下去了。”说着,两人便跃下屋顶,往别处走去。

    唐心看着面前的傅凌天,问:“傅师兄找我有事吗?”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走上前,在她的身边坐下,仿佛不知她在看着他一般,深邃的目光看着底下的众人,良久,侧过敢脸看了看身边的她,见相隔着如此近的距离,不由的别开了眼,耳尖微红:“师尊问你若愿意以他为师,回去后他便收你为徒。”

    ------题外话------

    好久没万更,今天码万字更发现码了好久好久啊啊啊!

    愚人节。送上个搞怪小片段吧

    唐心很想说:“傅师兄,你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傅凌天:“其实我是想说,唐师妹,吾心悦你。”

    唐心:“傅师兄,其实我已经成亲了,还有两个可耐冻人的小宝贝,而且我家夫君刚毅却又不失俊美,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呐。”

    于是,某人哀怨的看着她:“唐师妹,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用拿这话来骗我,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可不带这样的。”

    某心吐血:“难道说真话也没人愿意相信么?我真的是俩孩子他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