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 诡阵

    往前走着的众人越走越觉得空气中的气息不对,然而,走了几条街,却仍没有什么发现,眼见天色暗了下来,他们正准备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时,空气中弥漫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樂文?wx?.σrg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快!快走!”

    隐隐听到不远处的声音传来,傅凌天眸光一眯,疾步上前,来到了那处拐弯处的街口,看到了那里面匆匆奔出来的几人,也在他看到那几人时,那几人也注意到了他。

    “傅师兄!”

    唐心也看了过去,见那几人同样是他们宗门的人,而为首的那名核心弟子请则是那个姓柳的男子,不过,他现在却显得有些狼狈,一身白色的衣袍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身上也有几处伤口,泥土与血迹混合着,看起来是经历了一场激战,而他身后的二十人也仅剩下七八人,此时全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见他们在看到傅凌天时,皆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竟然是柳师叔他们!看样子是跟邪修遇上了,要不然也不会弄得这般狼狈。”旁边的洪权胜开口说着,一双泛着精光的眼眸也在那几人的身上看了看。

    “可有见到我宗门的其他弟子?你们遇到的邪修有多少人?实力皆在什么程度的?”傅凌天开口问着,声音低沉而有力,莫名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我们进了城才知道这整个坤城几乎被邪修所控制住了,这里的人全都中了摄魂术,而且还是音攻的摄魂之术,威力十分强大,不少弟子都中了招,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逃过那些邪修的魔手,邪修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我不知道,但,实力在我这个级别的不下于二十人,似乎在这二十人的后面还有一个真正的强者,他们盘据在西边山林一带不知在做着什么事,但可以肯定,我们宗门的弟子和其他宗门的弟子没逃出来的全落入那些邪修的手中。”一连说了这么多,那名柳姓男子脸上的凝重之色也越发的重了,因为事情远远的出乎他们的总料,以他们的实力,只怕根本无法与之对抗,想了想,又问:“成峰主可来了?这件事,可能只有他亲自来才能控制得住了。”

    “我已经让人回去了。”傅凌天说着,看了他身后受伤的弟子一眼,眸光微闪,道:“先找个地方包扎一下伤口吧!”说着,带着众人来到一处院落,见门没锁,伸手一推开,里面却是空荡荡的无人。

    “尽快包扎一下伤口,出两人到门口守着。”他吩咐着,自己则在这院子中四处看了看。

    唐心独自一人坐在一旁,而洪权胜似乎是跟定她一般,见她独坐一旁,一双眼睛不时的在那几名受了伤的弟子身上打量着,便也来到她的身边,压低着声音问:“你在看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你小心那几名弟子,别靠他们太近。”说着,她站起身,瞥见傅凌天的身影,便朝他走了过去。

    “傅师兄,我有话说。”她来到傅凌天的身边停下了脚步,抬眸看着他。

    傅凌天朝她看来,深邃的目光晦暗难明,低沉而带着冷漠的声音道出了一个字:“说。”目光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依旧看着她,这般近的距离,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心微动,眸光微闪,慢慢的别开了眼,将视线落在别处。

    “那几名弟子有问题。”

    当她说出这话时,傅凌天的目光又重新落在她的身上,顿了一会,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嗯?”唐心眉头微挑,听他这话,看来他也知道了?

    “连柳师弟都没看出来,你怎么看出来的?”

    闻言,她淡淡的笑了笑,心下暗想,真不愧是宗门第一人,敏锐度确实是非同一般,她微侧过身,看向那不远处的几人,轻声道:“柳师兄身为核心弟子可以抵挡摄魂之音说得过去,那几名弟子则不然,他们虽然没中摄魂术,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中了盅心杀,只要控制着他们的人一旦下了命令,那么他们便是最令人没有防备的杀手,别的人都逃不出来,唯独柳师兄他们几人,我想,那些邪修应该是想借用他们的手来杀你。”

    傅凌天的眼中掠过一抺赞赏,道:“心细如尘,胆量过人,又警惕非凡,你果然不简单。”

    她朝他看了一眼,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确定他们中的是盅心杀?”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几人身上,问着身边的她。

    “嗯,我在藏书楼中见过,他们几人眼下泛青,唇白,目光时而无神,应该是盅心杀不错。”能看出来,也全赖于她在藏书楼中所看的书藉,这是一种让人最没防备的击杀,中了盅心杀的人看似与平时无两样,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察觉出不同的地方的,想来,那姓柳的男子也是因为此时的情况而没注意到其中的不同吧就!

    “嘶!你们做什么!快住手!”

    一声惊呼传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朝那几名弟子看去,正见他们一个个拔出了腰间的利剑朝柳姓男子和身边的向名男弟子剌去,动作之快,凌厉而利落,一丝犹豫也没有,看得众名弟子大惊失色。

    几乎是同一时间,唐心和傅凌天同时出手,一人以气刃袭出,打落他们手中的剑利,一人则以银针射向他们的穴道,让他们瞬间倒地不起。

    而原本毫无防备的坐在地上的几名弟子则脸色苍白,不敢相信他们身边的师兄弟竟然会对他们拔剑相向,那利剑若是劈了下来,他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想到这,心头一阵后怕。

    柳姓男子则好点,几乎是那些弟子出手时,他的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了攻击,自然是没有危险,让他诧异的是那另外的几名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击中,回头看去时,见是走来的傅凌天的唐明月,不禁一怔。

    洪权胜从看到那一幕时,心里便一阵激动,目光朝那抺白色的身影看去,眼中有着自己都没发现的崇拜与敬佩,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她怎么知道那几名弟子有问题?一次又一次的让他看来了她的与众不同,不得不说,他无形中对她产生了敬意,一种打心底涌出的敬佩之意。

    傅凌天一个束缚术过去,便将那几名还想动手的弟子以灵力束缚了起来,让他们全跌坐在地面上,无法动弹,瞥了那另外的几人一眼,他转向她,问:“那几人怎么样?”

    “没事,中了穴道而已。”她说着,取下了他们身上的银针,同样施以束缚术便退开了。

    柳姓男子看着他们两人,面色微沉,问:“他们怎么回事?”莫不是邪修动了什么手脚?要不然,为什么会是他身后的几人?

    “他们中了盅心杀。”傅凌天说着,瞥了那几人一眼,又看了看天色,道:“柳师弟,你们留下等峰主他们。”

    “你想做什么?”

    傅凌天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深邃的目光转身了身边的唐心,沉声问:“你敢跟我一起去吗?”

    “有何不敢?”她淡淡一笑,神情自若。

    “好。”他点了点头,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对柳姓男子道:“我与唐师妹去西边山林看看,你们在这里等峰主他们,到时再一起过来。”

    听他竟然叫她唐师妹,柳姓男子微怔,目光复杂的看了唐心一眼,对傅凌天道:“傅师兄,她甚至连精英弟子都算不得,你带她去,岂不是让她置身危险当中?”

    傅凌天扫了周围众名弟子一眼,见他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那眼神也就如同柳姓男子所说的一般,于是,他顿了一下,这才沉声道:“你们看她与从宗门出来时有何不同?”

    似乎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众名弟子的目光皆在唐心的身上看了看,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而洪权胜则深深的看了唐心一眼,道:“我们当中的人都受了伤,只有她没受伤,甚至身上的白色宗门衣裙依旧洁白如初,浑身上下不见一丝狼狈。”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是点出了唐心与众人的不同,而经洪权胜这一点出,众名弟子这才恍然大悟,看着她静立于傅凌天的身边,白衣翩然,洁白圣洁,神情淡然,眉宇间透着自信与从容的模样,确实与他们的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间,众人心情复杂的看着她,却也没人再度开口。就连柳姓男子也是微怔的看着唐心,张了张嘴,到最后,深深的看了唐心一眼,只是说:“那你们小心点。”

    “嗯。”两人应了一声,便出了院子,往西边山林的方向而去,一黑一白的两抺身影,身法如同鬼魅般的飘逸,几乎是几个闪身掠行,便不见了踪影。

    夜,渐深,夜间的轻风吹来,带着丝丝的冷意,傅凌天和唐心悄然无声的来到山林这边才渐渐的慢了下来,两人相视一眼,跃上了一棵茂盛的大树,以神识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夜风在吹,树枝摇曳着,树叶沙沙而响,伴随着一声声夜间才有的虫鸣声,似乎,隐隐的还有狼群低嚎的声音在林中回荡着,一阵风吹来,夹带着淡淡的血腥味扑入两人的鼻中。

    “林中设有阵法。”傅凌天微拧着眉,压低着声音说着,看向了身边的她,道:“阵法我不熟。”

    唐心一怔,瞥了他一眼,继而道:“我对阵法还有几分研究,若信得过,我可以试试。”

    他深深的看着她,目光灼灼的说道:“我信你。”

    察觉到他那眼中的灼热与莫名的情愫,唐心心下一怔,一个念头隐隐浮起,却又不太确实,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微退开了一点,淡淡的道:“跟着我的脚步走。”说着,便跃下树,往前走去。

    身后的傅凌天看着她突然间的转变,眼底划过一丝黯然,整了整心神,注意着她的步伐,跟在她的后面,走进了阵法之中。他专注于剑术修为,阵法只能说略懂皮毛,而明显的,这里布下的阵法非同一般,若是一个不小心踩中了阵法中的机关,别说出阵,不仅会惊动那些邪修,甚至还会葬身其中。

    唐心在前面走着,每走几步都会顿一下,再往前走,一路走来虽然速度慢,却一步也没走错过,这让跟在她身后的傅凌天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的复杂,不懂,不懂为何她会如此精通阵法之道,不懂她的飞掠速度竟是一点也不逊色于他,甚至,他看不懂她这个人,不懂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只知道,她的身上复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他在想要去揭开这层面纱的同时,想要去了解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的同时,却不经意间被她牵动了心。

    跟着她走,两人一连出了两个阵法之后,便察觉到这林中藏有人,当即跃上树上,朝周围一扫,锁定在了守哨的十几名邪修的身上,唐心朝他比划了一个手势,便悄然无声的潜上前,来到一名邪修的身后,手中匕首一划,那名邪修甚至连哼一声也没有便被她放倒在地上,空气中原本就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此时就算是杀了邪修,那股血腥味也不会引起林中邪修的怀疑。

    看到她利落的手段,傅凌天那一边也同时解决了两名邪修,为了避免他们倒地时发出的声音惊到了林中的邪修,都是轻手轻脚的将人放在地上,这才再度往前而去,不一会,那守哨的十几名邪修就被两人杀光了,两人再往前走了近二十米,发现,守着的人的修为比先前所杀的人修为要高很多,想要做到杀了他们而不被别人发现,除非一击必杀,而一击必杀对于这样实力的人,却是有难度的,尤其是唐心的实力明显的不比那些人,傅凌天也许还可以,若是让她上前,一定会被发现。

    傅凌天也注意到这一点,于是,他对唐心比了个手势,示意着,他自己上前解决那几人,让她去周围看看有没什么发现。唐心点了点头,便往另一边而去。

    白衣在夜间虽然显眼,但,她的身形快如鬼魅,几乎没人看到她的出现,几个闪身,约离了二十多米,便为到那一边,只是,远远的便感觉到一股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她压下心头的不适,藏身于树木之中,看着那远处的一幕,因为感觉到那气息的强大她并没有太过靠近,而是选择了距离大概百米远的地方观看着,这个距离就算是修为远在她之上的强者,以神识探查也不会地注意到她,因为她谁屏想了气息,敛了一身的灵力,如同置身草木中一样,与草木形成了一体,如同虚无。

    那里,树木不生,地面上甚至一片绿叶也没有,只有着一个复杂而诡异的图纹,那是她从没见过的阵法,以阵法中盘膝而坐的一名黑袍男子为中心,在他的周围十米之远的地方,有着高五米的十字形木桩八条,而这八条木桩之上都倒吊着一名奄奄一息的修士,血,从那他们的身上流出,滴落在地上,顺着地上的沟,在那个诡异的图纹上流动着,月光之下,那一幕,显得诡异而令人发寒,那个人,直觉的让她觉得危险,而且,在那阵法之外的地方,有着八名黑衣男子站在那里守着,一个个身上出来的嗜血气味和阴鸷都让她知道,那几人能在那里护法,实力定是绝对的强,至少,以她现在是无法匹敌的,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是如此的弱,尤其是在强者的面前,这种强弱之分的感觉更是分明。

    她不动声色的退开,渐渐的远离,想离开这里回到傅凌天那一边时,却听到一声低吟声伴随着男人的粗吼传入耳中,虽然声音带着几分的压抑,但她依旧听得分明,于是,她悄悄的朝那声音靠近,这才看来,原来在离她约五十米的地方,一男一女赤身果体的在草丛中打着野战,而在夜色之下,那个女子的容颜映入她的眼中,让她的眸光一眯,竟然是合欢宗那个女子。想了想,还是闪身离开时,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师兄,我第一次栽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才行,不给那臭丫头一个教训,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一阵欢好之后,女子娇喘连连的趴在男人的身上,媚眼如丝,娇嗔连连。

    男人一手摸着身上女子细滑的肌肤,道:“就是你说的,那个要收了带回宗里的丫头?”

    “嗯,就是她,那丫头长得一副好容颜,身段也是极佳,我本欲带她回宗收在门下,哪知她竟然那般不识好歹,师兄,那丫头的美貌就是我们宗门之中也无人能及,而且修为也不低,师兄到时若是看上了,也可以把她抓了困起来当炉鼎。”

    听着他们的话,唐心眸光微眯,唇角勾起了一抺冷笑,思忖了一下,却也没急着动手,而是悄然无声的转身离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