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 进城

    被扣着喉咙带走的唐心不由的心下暗叹,怎么就偏偏喜欢冲着她出手呢?她明知自己修为比不上他们,已经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偏偏还喜欢揪着她不放,莫不是真觉得她好拿捏不成?

    只感觉被抓着飞掠而行,身边越过的是茂盛的树叶与清风,那战斗的声音似乎渐渐的变得弱了下来,似乎,已经离了好一段距离,也就在她想着要如何从这妖女手中活命时,便感觉到原本带着她飞掠而行的妖女已经停了下来,几乎是瞬间的便将她重重的摔向地面,只是,她终究是低估了她。舒悫鹉琻

    一身旋身,脚下步伐微移,她稳稳的站住了脚步,稳住了身体,面不改色的抬眸看向那正眯着眼,一脸杀机的合欢宗妖女。

    “你果然不简单!”那妖女盯着她,眼中的惊诧之色一闪而过,似乎没有想到她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竟然能在她刻意的威压与使了暗劲的手劲之下,还能站住脚步,稳住身体而不摔倒。

    唐心弹了弹身上微皱的衣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仙子又何必一而再的为难我呢?如果仙子自己逃走,估计还能活命,何必又要带上我?”她的声音不紧不慢,轻柔而温和,甚至是一点惧意也没有,仿佛,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修为比她强的强者,而是一个与她不相上下的普通修士而已。

    “林中以绿叶为器伤我的,是你?救出了那些修士的也是你?我的迷魂阵也是你破的?”虽说是疑问,可到了这一刻,那声音中却是带着几分人肯定,一连的几件事情联想在一起,不难想到在她所接触的修士当中确实是有那么一个高手隐藏着,一个能以绿叶为器的女子,一个能不动声色的救了洞中那些修士的女子,一个能破了她宗门复杂万分阵法的女子,一个在被她抓来后还能如此淡定自如的女子,岂会是简单的人物?

    唐心只是笑了笑,看着她道:“仙子不打算走吗?如果不走,估计傅凌天就会追过来了,到时,仙子想走可就走不成了。”看着她浑身弥漫而出的杀气,她唇角微勾:“莫非仙子还想取我的命?虽然说仙子的修为比我高,不过,我以为仙子应该知道,我的命可不好取,一个不小心可会赔上你的命的。”战,她不保证自己能不受伤,就算是撑到傅凌天的到来,估计也会伤得不轻,能不战,她不会拿自己的命来玩。

    “哼!你给我等着,终有一天,你会落入我手中!”那合欢宗的妖女冷哼一声,心下也知道傅凌天就跟在她们的身后,此时不走,若跟傅凌天碰上,还真的会走不了了,想要出气不急在一时,留住命才是最重要的!当即,身形一闪,便迅速往林中掠去,留下唐心独自一人在原地。

    看着她离开,唐心笑了笑,果然啊!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要不然,这等放虎归山的事情她又怎么做得出来?唉!

    “你没事吧?”

    低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她回过身,便见一袭黑袍的傅凌天落于地面,朝她走来。

    “没事。”

    傅凌天不动声色的扫了她一眼,见她身上没伤,这才问:“那妖女怎么在这里放了你?”合欢宗的妖女,一向心狠心辣,为何会在这里放了她?

    闻言,唐心露出一抺笑意:“估计是听到你来了,便丢下我逃跑了。”笑了笑,走上前道:“我也没事,回去吧!”说着,便迈步往前掠去。

    见状,傅凌天也不再多说,提气追上她,与她一同往回而去。当他们回到那地方时,合欢宗的弟子已经被杀死,剩下的逃也逃了,几个宗门的弟子此时全坐在地上喘着气,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玄清宗的几人看到傅凌天和唐心归来,当即起身迎上前。

    “傅师叔,唐师妹,你们没事吧?”

    洪权胜看了看唐心,见她身上没伤,白衣只是染了尘土,便也放下心来,毕竟,再怎么说都是她救了他,而那一刻他说的话也自然算数,自然也不希望她会出什么事。

    “没事。”傅凌天沉声说着,走向了孟书然:“孟兄,我们要赶回林中汇合,你们有何打算?”

    孟书然想了想,看了身后一众受伤的弟子,便拱手道:“傅兄,今日承蒙你们相救,孟某感激不尽,如今我宗门弟子身上带伤,无法直接回宗门,不知可否让我们先随傅兄你们一道走?”

    “也好,那你们便随我们一道吧!”他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见状,孟书然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继而转向了那一旁的白衣女子,走上前,拱手朝她行了一礼:“唐师妹,今日多谢你了。”虽然说按修为辈分来说,他应该称她师侄,不过,以她的身手和实力,他想,唤她一声师妹她也是担得起的。

    “我也没做什么。”她淡淡的笑了笑,眸光一转,却是落在洪权胜的身上。

    被她的目光一扫,洪权胜讪讪的笑道:“放心,我记得我说过的话的。”看她那眼神,莫不是以为他会抵赖不成?

    “没关系,只有你有胆抵赖,我也不会介意的。”她勾唇一笑,眼中暗光划过,看得洪权胜心头一惊,不由的别开了眼,低声道:“我不会。”

    听着两人的话,傅凌天眸光微闪,看了他们一眼,又扫了一双眼睛紧紧的落在唐明月身上的孟书然一眼,别开了头,沉声道:“走吧!”说着,黑色的衣袍一拂,走在前面。

    孟书然与傅凌天并肩走着,一边道:“傅兄,这次我们出来也是奉了师命,听闻坤城中邪修遍行,只是不想还未入坤城却遭暗算,落入那些妖女之手,虽然说现在我们宗门的弟子个个负伤,但相信到时也能出一分力,而且不仅是我们宗门的人,似乎还有另外几个宗门的弟子也下山来了,合众人之力,一定可以将邪修赶出坤城。”

    “嗯,想来我师尊他们应该已经让其他弟也进城,孟兄到时也可以与我们一同行动。”

    后面跟着的众人听着前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而玄清宗的几名弟子则不时的看向唐心,悄悄的打量着,尤其是那名被唐心救下的姓贺的男弟子,更像是猜到了那个以绿叶为器从合欢宗妖女手中救下他的人就是那前面的唐师妹一般,眼底闪烁着兴奋与激动,还有着一丝丝的倾慕。

    当众人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只见成峰主依旧盘膝坐在树下,而在他的身边,只有着一名核心弟子带着二十名精英弟子在守护着,共他人则不见了踪影,远远的看到傅凌天他们回来,那名核心弟子当即上前:“傅师兄,你们可算回来了!都没事吧?”他一双眼睛在众人的身上掠过,见除了傅凌天那一队二十人一个不少之外,还多了十几名别宗的弟子,当看到与傅凌天并走着的孟书然时,更是诧异的拱手一礼:“竟然是孟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孟书然露出抺笑容,拱手回了一礼,道:“我们遭了暗手,幸得傅兄众人相救,听闻成峰主也来了,特来拜见。”

    后面,唐心听了他们前面的话,不由的心下暗笑,总是那么多的虚礼,把话说得真好听。想到那孟书然在那合欢宗妖女的身下那般隐忍和羞愤的模样,再看看他现在这般神色,还真让人咋舌。

    接下来,便见傅凌天和那名核心弟子带着孟书然去见成峰主,其他人则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唐心坐在树上,从空间中拿出灵果吃着,便见洪权胜凑了上来:“唐师妹,你被那个合欢宗的妖女抓了,她怎么会放你回来?”他一路都在想着,只是一直没问,这个见没人注意着这边,便凑过来问问,他还真好奇,她到底是怎么从那合欢宗的妖女手中逃脱的?要知道那个妖女的修为可远在他们之上,战?他觉得她再厉害,也不一定能找得过那个合欢宗的妖女。

    唐心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她自己放我回来的。”

    “自己放你?怎么可能?”明显的,他似乎不相信。

    “傅凌天追来了,她不放开我逃走,难道想把小命弄丢了?”她吃着果子,眼角瞥见那不远处的几人似乎正在说着她,因为几人的目光总在不经意间的朝她扫来,尤其是成峰主,更是以着一种幽深难懂的目光在打量着她。

    他微皱着眉,看了她一眼,道:“让她逃走了,估计她不会轻易放过你,以后你最好还注意一些,若是再落入那合欢宗妖女的手中,估计会生不如死。”

    “担心我还不如担心你自己。”

    “唐师妹,峰主唤你过去。”一名弟子走过来传话,站在树下,仰着头看着那树上一身白衣的绝美女子。

    “嗯。”她应了一声,一手撑着身边的树干,轻身一跃,稳稳的落于地面,动作轻盈而利落,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潇洒,让一众的男弟子们眼前一亮。

    “峰主。”她来到成峰主的面前,行了一礼。

    “坐。”成峰主说了一声,示意她坐下,而在他的周围,傅凌天几人也盘膝坐着。

    唐心的目光掠过那三人,见孟书然眸光带喜的看着她,而旁边的那名核心弟子则眼中有着探究与复杂,傅凌天则依旧是那深邃

    而淡漠的眼眸,她收回目光,敛下眼眸,依言坐下,正好坐在成峰主的对面,抬眸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问话。想必,定是他们将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吧!

    “我听了凌天他们说的事情经过了,临危不惧,还能救出众人,你很不错。”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从成峰主的口中而出,蕴含着威压的目光看着唐心,似乎想穿透灵魂,看出她的本质一般,而唐心则无惧的迎上了他的目光,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惊不喜,依旧一脸的淡然。

    “谢峰主称赞。”不亢不卑的说出这几个字,承了他的赞,倒是直接。

    成峰主看着她,神色莫测,着实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片刻后,便对傅凌天道:“休息过后,你带着他着着他们进城接应,如今城中邪修混杂在百姓当中,切记小心行事。”

    “是。”傅凌天恭敬的应了一声,起身往走向林中,而唐心见状也朝他们点了点头,一同起身跟在他的身边,只听傅凌天沉声一喝,一队的众人便迅速归队,不待孟书然他们回过神来,便已经飞身掠向坤城的方向。

    “他们……”孟书然怔愣的看着那远去的一支队伍,他本想跟着他们一起去的,却不想他们那般迅速。

    “孟师侄无需担心他们,以凌天的实力,他可以保证他的那一队人员不丧命的,至于你们,既然有的弟子伤重,不妨就跟我们一道吧!也好有个照应。”成峰主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威压与震摄,话出口,便是定了孟书然一行人的路程,也似乎笃定他会按他说的做一般,如同老僧入定般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又开始静坐。

    另一边,当傅凌天和唐心他们来到坤城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也许是因为这城中不太安宁的缘故,天色还没暗,便见城中的一些商铺什么的都开始关门,街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整个空气中,总透着一股诡异而压抑的气息,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让人不得不谨慎起来。

    “师叔,这城中怎么会在这样诡异的气息?”一名男弟子皱着眉头,带着几分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打起精神注意警戒。”傅凌天沉声说着,锐利的目光朝周围一扫,沉声道:“我们宗门的弟子都进了这城里,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应该也在这城中,想办法先跟他们取得联系。”

    “城中气息杂乱,只怕想要找到他们有点难。”另一名男弟子说着。

    唐心收回了外放的神识,淡淡的道:“我觉得邪修不一定就在这城中。”

    她的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皆朝她看去,见识到她的不一般的几名男弟子更是开口问道:“唐师妹何出此言?”

    就连傅凌天和洪权胜的目光也不由的朝她看去,因为他们所得到的消息是,邪修入侵这坤城,而她却说邪修不一定就在这城中,又是何故?

    “城中百姓居多,民宅虽可藏身,却也易引起混乱,而且看这城中的运作,想必对于城民来说,白天是比较安全的,也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危险,因此他们早早便收了摊,关上门,在来之前我看过这一带的地图,知道在靠西方向是一片山林,我估计,邪修应该会藏身在那里才对。”她的声音一顿,看了傅凌天一眼,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只是,话才落下,她便见一名从他们身边经过的男子无意识的抬头朝他们看来,她无意间的一瞥,心头却是一震,一瞬间却是说不出话来。

    傅凌天察觉到她的异常,问:“怎么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只看到那行人微垂低着头行走的样子。

    “洪权胜,把那人押过来。”她开口说着,声音平淡中带着一丝急切,几乎是她的声音一落,洪权胜身形一闪,伸出一手扣住了那行人的肩膀,将他押了过来。

    “抬起他的头。”她微拧着眉头说着。

    洪权胜看了她一眼,另一手揪住了那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让他整张脸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当众人看清那人时,却是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纷纷倒退了一步。

    “嘶!这、这是……”

    傅凌天看到那人双目无神的模样,心不由一沉,脸上也浮现了凝重的神色:“邪修中的一种摄魂术,这种摄魂术如果七七四十九天之内解不开,那么这个人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嘶!难怪这里这么早就全关上了门,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而且街上面行走的行人几乎都一个样,看来都是中了邪修的摄魂术!”

    一名男弟子不禁低呼一声,眼中带着不可置信。

    “从坤城出事到现在应该将近一个月了,如今这些人都中了邪修的摄魂术,难保我们宗门进来的弟子没有遇难。”傅凌天深吸了一口气,唤出一名弟子道:“你回去告知峰主这里的情况。”

    “是。”那名弟子应了一声,迅速往回掠去。

    “我们先到城中转一圈看看有没发现。”他声音一顿,又看了众人一眼,道:“心志不坚的人很容易被摄魂,你们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是。”众人应了一声,便跟着他往城中走去,打算四处看看有没什么异常,而且听闻别的宗门的弟子也来了,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可以找到他们的才对,只是没想到,进了城才发现这里跟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而就在他们走后不久,身后不远处的一处屋顶冒出了一抺身影,一双嗜血狠厉的眼眸紧盯着那远去的一行人,下一刻,咻的一声又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