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 破阵

    一听她的话,洪权胜连死的心都有了,难道他真的猜错了?此时,如果连她也救不了他,谁还能救得了他?

    孟书然见洪权胜竟然在这一刻向那名绝色女子求救,不禁朝她看了一眼,心下暗叹,不过就是一名女修,而且看样子实力并不强,还跟他们一样中了软筋散,就算没有被束缚术捆着,她又能拿什么来救?

    而那女子听了唐心的话,妖媚的眼眸一弯,露出了一抺媚人的笑意,转过了身去,撩起了衣裙,拉下了洪权胜的裤子,娇笑着:“能与本仙子风流快活一回,也不枉你来人间走一遭了,放心,本仙子一定让你好好的快活一回,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吗?呵呵……”

    就在那合欢宗的女子抬起臀部准备往下一坐时,看到她的动作,洪权胜惨白着脸,这一刻,竟是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心口微紧,苦涩的笑了笑,没想到,他竟然会毁在这里。

    就连一旁的孟书然和众人也不由的别开了眼,不忍看到他被吸干的一幕,只是,没有人想到,会发生那样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当听到倒抽气的声音传来的同时,孟书然几乎是第一时间回头看去,却看到了那令他今后也难以忘记的一幕。

    原本如同浑身无力一般的倚在墙壁上的白衣女子,竟是在一瞬间窜上了前,不知从何处拿出的匕首在眼前划过一道锋利的寒光,快如闪电的身法一移,利刃划过那女子的喉咙,只看到鲜血溅了洪权胜一脸,甚至,那妖女连惊呼一声的时间也没有便倒向了地面,双目惊骇的大睁着,保持着一种受到强烈惊吓的面容。

    鲜血溅了洪权胜一脸,他几乎是本能的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了合欢宗那名妖女死去的模样,以及,那站在他面前,一袭白衣飘逸动人的女子,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抺淡笑,看着她清冷的眸光有着几分的促狭笑意,不由的,怔愣的看着她,一瞬间竟回不了神。

    而宗门的另外几名男弟子看着她那手起刀落的模样,同样也是一脸的怔然,谁会想到,她竟然没有中软筋散?而且,而且一出手还杀死了一名合欢宗的妖女?这一瞬间,看向她的目光全变了。

    “怎么?吓傻了?别忘了,以后你可是我的人了。”唐心勾唇一笑,手一扬,便解开了他身上的束缚术,顺手丢出了一瓶药给他:“闻闻,能解你们身上的软筋散,把其他人身上的束缚术本解了,尽量小声一点。”说着,又迅速的解开了孟书然的束缚术,又亲自解开他被封住的修为。

    看到她利落而熟练的手法,孟书然怔了怔,被封住的修为一经解开,当即站了起来,拱手抱拳一礼:“多谢!”

    “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一回事,走吧!”她看了众人一眼,身形一闪,便往外而去,恢复过来的众人迅速回神,跟在她的身后往外走去。

    出了洞穴,才看清周围是怎样的一个布局,石洞外,还有着两名合欢宗的女修盘膝坐着闭目养息,另外的几人也分布周围,再外面一点的地方,有着十几名站着的女修警惕的注意着,跟着来到唐心身边的孟书然看了外面一眼,压低声音道:“外面设有阵法,想要逃出去就得先破了阵法,否则,只怕会被困阵中。”

    “孟师叔可有办法?”洪权胜开口问着,因为他知道合欢宗的人也精通阵法之术,一般的人只怕无法破阵。

    “得看看是什么阵,这样吧!我先去探探路,看能不能先破了阵,你们随后跟来。”孟书然说着,就准备动身,却不想被唐心拦下了。

    “你的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离了你,他们无法活着走出去,你留下,带着他们先杀出一条路来,我去破阵,阵法一解你迅速带他们离开。”

    闻言,孟书然和洪权胜皆看了她一眼,问:“你有把握破阵?”破阵的危险不下于他们,而她一个人能行吗?

    她瞥了两人一眼,也不说话,身形一闪,便掠了出去。

    “谁!”合欢宗的妖女一见白影掠过,当即厉喝一声站了起来,正准备追出去时,孟书然众人却是冲了出来,围向了那些合欢宗的妖女。

    “孟书然!你的修为竟然冲开了?”一名合欢宗的妖女眯着眼,看着那为首的孟书然,杀意在眼底划过。

    “杀!”孟书然厉喝一声,手中利剑划过一道寒光朝那妖女袭去,身后的十几人也一涌而上,因为他们知道,想要活着逃出去,就得杀了那些妖女,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另一边,唐心进了阵法中,便感觉到那阵法的复杂与强大,心头暗暗惊讶,没想到这合欢宗的阵法还真的非同一般,饶是她见识过不少的阵法,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一个**阵,可以说,这个**阵不比一般的**阵,这里面不仅找不到出路,还步步杀机,就拿她来说,进了阵的那一刻到现在,已经好几次险些被阵中的机关击杀,若不是此时情况不允许,她还真想研究一下这个阵法的奥妙之处,而眼下,她只能尽快的找出破阵之法。

    “何人闯阵!”一声带着杀机的厉喝在阵中传来,因阵中有迷雾弥漫,根本看不见人影,只能凭着神识来探查着阵中人身处何地,一名合欢宗的妖女进了阵,以神识探查到了唐心所在的地方,凌厉的攻击便朝她所在的地方袭去,杀机四现,冷厉而骇人!

    听着那声音,唐心便知道是那个是她当她徒弟的合欢宗妖女,那个妖女的修为远远在她之外,她可是万万不能跟她正面硬碰的,心思一转,借着这阵中的烟雾她一边躲开她,一边寻找这阵中的破解之外。

    “哼!真是让本仙子意外,竟然能在这阵中来去自如?你是何宗派的弟子?阵法修为如此出众,乖乖出来,也许,本仙子会留你一命也说不定!”冷厉的声音带着一丝丝诱惑的气息在阵中响起,而阵中的两人,如同捉迷藏似的一人在追,一人在躲,隐隐的能听到阵外刀剑相碰的铿锵声。

    阵中,唐心一个闪身,几乎在走遍了这个阵法之后,终于知道如何破了这阵中的法门,只见她拿出了利剑注入一股灵力,手中利剑一抖,一道凌厉的剑罡之气咻的一声飞袭而出,朝那破阵的法门击去。

    “咻!砰砰砰!”

    利剑划过的声音一出,只听一声撞击声在阵中响起,下一刻砰砰砰的几声爆破声一经炸开,**阵一经破灭,阵中烟雾也随着散去,而在那一瞬间,唐心身形一闪,迅速跃入阵外的战斗中,让自己看起来置身于其中,不让那合欢宗的妖女发现是她破了阵法,否则,单单冲着她来的攻击就会让她应接不暇。

    “阵法破了!快随我杀出去!”孟书然一见阵法破开,前面的路清晰可见,不由的心下一喜,当即大声喝着,带领着众人杀往那一条路而去。

    “该死!”

    阵法一破,烟雾散去之时,那阵中衣着暴露的合欢宗妖女也随着出现,看到孟书然持剑带着众人而来,她气愤的咒骂了一声,见自己宗派的弟子竟是死伤无数,一脸艳丽的容颜也随着沉了下来:“到底是谁坏了我等好事!”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一股摄人的威压笼罩在唐心众人的头顶,一些实力不如她的宗门弟子们一个个的动作都不由的一滞,只感觉因为那股威压的笼罩,体内气血在翻腾着,喉咙一咸,嘴角溢出了鲜血。

    唐心见身边的洪权胜也受不了那股威压,当即一手抵在他的后背给他输了一股灵力,另一手一抬,一道凌厉的剑罡之气划过空气,击破了那笼罩着众人的强大威压,那合欢宗的女子一见,蕴含着杀气的目光顿时掠向了她:“是你?”

    “快看!是傅师叔他们来了!”

    “傅师叔来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几名弟子惊喜的声音传出,就连战斗也显得越发的亢奋起来,看来那一抺黑色的身影带着人朝这边而来,一路杀来,那些合欢宗的女修一个个倒向地面,不由的越发的激动。

    唐心一听身后的弟子喊的声音,也朝那前面看去,这一眼,正好对上了傅凌天深邃而冷漠的双眸,见他带着众人过来,那外围的合欢宗女子已经被杀死,剩下的几人也都受了伤,情势一下逆转,眼见他们到来,她心下也不由的一松,看来,他们是安全了。

    可是,却没想到,她自己这一放松,竟给了那合欢宗的妖女一个机会,也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因为别的,那妖女手中长剑一指,掠过孟书然,竟朝她而来。

    “小心!”

    不远处的傅凌天一见,当即低喝了一声,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一般,朝前面掠去,可,终究是慢了一步,那妖女手中不知洒出了什么,唐心身边的几人全倒了下去,而她一手扣住唐心的脖子,直接带着她离开。

    ------题外话------

    悲催的感冒了。浑身无力,只能更三千了,过月我尽量万更吧。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