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 求救!

    那目光,像是在打量着一件物品一般,从她绝美的容颜,慢慢的往下看,视线在她的胸前流连着,又落在她那纤细的腰肢上,越看,似乎越满意,越看,脸上的妖媚笑意便越深了。

    而她那样的目光,更是让众人都不由的心口一提,不禁同情的看了那抺站在几人中间的白色身影一眼,虽然说是女子,但谁知好好的宗门女子落入了合欢宗这些妖女的手中会变成什么样?更何况,那赤果果的打量着人的目光,着实骇人,就连是站在唐心身边的洪权胜,此时也不禁为她担忧着。

    然而,唐心却是依旧神色如初,看不到她的脸色有任何的变化,静静的,任由着对方打量着。

    “小丫头,你这等容貌,加入我们合欢宗如何?”

    在众人都猜测着那妖女到底想干什么时,却不想,她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惊得众人心头一跳,不由的,全朝唐心看了过去,不可否认,她的美,举世无双,可、可拉笼她进合欢宗?这也太扯了!

    “如何?我们合欢宗里都是俊男美女,容颜姿色皆是上等的才能加入,你这容颜可谓是少见,加入我们合欢宗的话,本仙子可以收你为亲传弟子,修炼了我合欢宗的功法,一夜御七男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修为的提升绝对是一日千里,美男与修为共同拥有,日日换新的美男子,绝对让你欲仙欲死如置身云巅。”

    饶是唐心再淡定,听到这些话时,嘴角也忍不住的抽搐着,尤其是看到周围众名弟子朝她看来的那目光,更是一阵无语。她整了整心神,轻咳一声:“承蒙仙子看得起,我觉得我现在的宗门就挺好的。”

    “呵呵,本仙子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拒绝了?”那妖女低低的笑着,那笑声,听起来有几分的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那些男弟子,更是不自由主的缩了缩身体,而在这时,其中一名妖女看到夜空的信号,当即道:“师姐,师兄那边估计失手了。”

    “那我们也走吧!傅凌天可不太好对付,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那妖女低声笑说着,声音一落的同时,一出手,便将唐心擒住,饶是唐心再有防备,也挡不住一个修为远在她之上的强者冷不防的擒拿,被扣住后,不待她有反应,只感觉颈部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走!”另外的几名妖女伸手一拉,也拉了几名男子在手带走,而其中,先前那名险些**的倒霉男子和洪权胜皆在其中,看着那几人带着他们几人飞身离开,剩下的几人不是被打昏就是被定以束缚术无法动弹的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当傅凌天寻来之时,见二十人当中六个人时,脸色不由的沉了下来,尤其是,在扫视一圈之后,见唐明月也不见了,浑身的杀气就更甚了。

    “怎么回事?他们呢!”解开了众人的束缚术,他沉声问着。

    “傅师叔,他们、他们被合欢宗的妖女给抓走了!”一名男弟子惨白着脸说着,看到傅凌天的怒火,身体不由的颤抖着。

    “那怎么连唐明月也给抓了?”他沉着声音问着,眉头微拧。

    听他问起,另一名弟子连忙道:“那、那合欢宗的妖女说唐师妹容颜甚是少见,让、让她加入合欢宗,说什么一夜御七男不是问题……”那名男弟子将合欢宗妖女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说出来,见傅凌天越听脸色越黑,不由也缩了缩身子,倒退了几步。

    “还、还有,先前贺师兄被一名合欢宗的妖女擒住,险些就、就被硬上时,不知是谁以绿叶为器,救了贺师兄一命。”那名说话的弟子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傅凌天的脸色。

    听完了众名弟子的话,傅凌天沉着脸问:“他们往哪个方向而去?”

    “那边。”其中一名弟子指着先前那些合欢宗妖女离开的方向说着。

    “傅、傅师叔,我的契约兽是一只变异狼犬,可以追踪到他们的下落。”一名男弟子开口说着。

    闻言,傅凌天看了他一眼,道:“唤出来,前面带路!”

    “是!”当即,那名弟子唤出了狼犬,让他寻着那气味在前面带路,带着众人寻着他们的下落而去。因为有傅凌天在,众人的胆子也大了几分,因为他们知道,就是那几个合欢宗的妖女加起来也不是他们傅师叔的对手。

    另一边,昏迷着的唐心隐隐的听到有人在唤着她,只是她的后颈处感觉有些生疼,试了几回想要设睁开眼睛,却总睁不开。

    “唐师妹!唐师妹!快醒醒!”一旁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的洪权胜压低着声音唤着,眼中尽是焦急的神色。

    唐心皱了皱眉,动了动手,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而当醒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想到什么似的,扫视了周围一眼后,揉了揉眉头和后颈处慢慢的坐了起来。

    “唐师妹!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洪权胜欣喜的看着她,压低着声音问:“你有没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

    清眸淡淡的瞥了人了一眼,见周围除了他们宗门的几名弟子之外,还有一些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也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有的则靠着石壁脸色苍白,只是一眼,便知道都中了药,至于她嘛,这些药对她可没用处,不过她仍软软的靠着石壁,道:“你们谁怎么也被捉来了?”毫无疑问的,那几个合欢宗的妖女眼光还不错,一挑就将二十人当中最十人当中最出色的几个男子都给捉来了,采阳补阴?朝他们几人扫了一眼,眼中不由的溢出几分玩味的笑意。

    “我与你们一样被困在这里,哪里有什么办法?”她懒洋洋的说着,像是浑身无力一般的靠着石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当她闭上眼睛之时,这才隐约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女子愉悦的娇呤声伴随着男子喘气的声音,似乎……是男女交欢的声音,心思微动,好睁开了眼睛,低声问:“同关在这里的是些什么人?距离我们被抓到这里,过去多久时间了?”

    “也是一些正派宗门的弟子,看样子也是被合欢宗的妖女抓来的,有的妖女在外面守着,那个在那边欢好的已经带了两个男子过去了,凡是进去的,都没出来过,昨夜我们被抓到这里,现在应该快天亮了。”洪权胜压低着声音说着,一双泛着精光的眼睛四处打量着,移动着身体靠向唐心的身边,道:“唐师妹,你没被下了束缚术,可否试试帮我们解开?我空间有解软筋散的药,到时我们可以一起冲出去。”

    唐心瞥了他一眼,问:“她们有多少人你知道了吗?对方实力都在什么级别?你有那个把握可以逃出去?”不是她打击他,而是她刚才神识一扫,除了那六名合欢宗的女子之外,似乎还有十几名实力比那几人低的女子守在外面,冲出去?找死吧!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傅师叔他们来救吗?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找到我们,就这合欢宗的妖女,一个个就跟饿狼一样,多留一刻都是玩命的!”

    “你们是玄清宗的弟子?”一名面容俊朗的男子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话,朝他们看来时,见到唐心那绝美的容颜眼中也不由的浮现了一抺惊艳的光芒,继而又有些错愕:“合欢宗的妖女怎么连女弟子都抓了?”

    洪权胜看了他身上的衣袍一眼,道:“你是御剑宗?”

    “正是,在下御剑宗孟书然。”

    “你是御剑宗的孟书然?你怎么也会落入这些妖女的手中?”听到孟书然三个字时,洪权胜怔了怔,似乎是不敢相信一般,上下打量着他。

    听到洪权胜声音中的惊讶,唐心也朝那男子看去,除了那男子有着一副出色的相貌之外,她还真没看出些什么来。而唐洪权胜似乎知道她的疑惑一般,解释道:“御剑宗的宗主与我们玄清宗的宗门交好,私下是极好的友人,而孟书然是御剑宗剑术极为出色的一名核心弟子,可说是御剑宗的风云人物,实力与我们宗门的核心弟子估计也是相差无几。”

    闻言,唐心了然的点了点头,想必正是这样,洪权胜对于这个叫孟书然的会落入合欢宗妖女的手中才觉得惊讶吧!不由的,再次打量着那俊朗的男子,还真看不出,这样一个人在他们的宗门竟是数一数二的剑术高手?

    被唐心那样打量着,那孟书然脸上一阵羞愧,轻咳一声,别开了眼,道:“我大意轻敌,中了他们的药,才被擒住的。”

    “修为被封?”

    “是。”

    “原来如此。”她点了点头,难怪看不到他身上灵力的涌动,原来是修为被封住了,看来,那些合欢宗的妖女还是对这个叫孟书然的很是警惕的,要不然也不会这里十几个人单单只封住了他的修为。

    洪权胜听了不禁一叹:“可惜,可惜孟师叔你的修为被封住了,要不然,有你在的话,我们也许可以一博。”

    “你的修为到什么程度了?”唐心眸光微闪,看向他问着。

    “我是炼神巅峰修为。”说起自己的修为,他又是一阵汗颜,这样的修为竟然也栽在那几个合欢宗妖女的手中,都是轻敌惹和祸,若不是他太过自信了,也不会落入这些妖女的手中。

    正说话间,那喘气的声音似乎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便听见一女子娇笑吟吟的声音:“真没用,这样就不行了?”不一会,便见那一名纱衣半敞开露出丰满性感的胸脯的女子提着一个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昏迷过去赤着身体的男子丢了出来。

    “妖女!你将我师兄怎么了!”一名男弟子怒喝着,只是,中了软筋散的他们,怒喝的声音却也显得有气无力。

    “呵呵,不用担心,他只是有些力不从心罢了,看在他长得不错的份上,本仙子还不舍得吸干了他。”那合欢宗的女子掩着红唇娇笑着,一双眼睛在众名无力的倒在地上的男子扫去,看到那些男子一个个别开了脸一脸惧意的模样,笑得更欢了。

    “嗯?御剑宗的孟书然?呵呵,要不是师姐交待你是她看中的,本仙子就让你来陪我快活一回。”

    她半弯着身子俯在那孟书然的面前,丰满的胸脯因为半俯着身体而显得若隐若现,仿佛就要跳出那胸前的抺胸一般,染着蔻丹的手指轻佻的勾起了好那孟书然的下巴,有意无意的凑近他的耳边,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当察觉到男子紧绷的身体时,又发出了一声娇笑,整个人一旋身,就往他的腿上坐去,柔软无骨的双手如水蛇一般的环住了他的脖子,胸前的丰满更是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有意无意的挤压着,磨蹭着。

    不远处的唐心则眨着眼睛看着这一幕,而洪权胜见唐心盯着那两人看着,不由的嘴角一抽,却不敢盯着那两人看,因为他可不想引起那妖女的注意,那妖女刚才可说了,孟书然是另一个妖女看中的,她顶多调戏几下,却不会真的跟他发生什么,但他可不一定了,对于他的容貌他还是挺自信的,要是等会那个妖女欲求不满转而盯上了他,那他可就有泪无处哭了,因为离他们两人较近,此时,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嗯!妖女!你……嘶!”孟书然浑身使不上力气,一身修为也被封住,此时被那合欢宗的女子坐在腿上乱动着,也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恼,如玉般的俊脸染上了一层红晕,一双眼睛蕴含着怒火的瞪着那坐在他腿上的妖女,那神色,似乎恨不得杀了她一般,可偏偏在那妖女熟练的挑逗之下,他的身体竟是本能的起了变化,让他好不羞恼。

    “怎么?很舒服吗?呵呵……男人都是这样的,嘴里说不要,却远远不如身体的反应老实。”那合欢宗的女子娇笑着,一手环着他的脖子,按下了他的头,让他的头埋入她丰满的胸前,一手又探入了她的衣襟,摸入了他的腹部,慢慢往下,眼角瞥见那个绝色的女子正盯着两人看着,她一怔,继而又咯咯笑出声来。

    “呵呵……真不愧是师姐看中的弟子,怎么样?师叔我教你几招如何?好好看着。”她朝唐心抛了个媚眼,那一眼,勾魂而妖媚,纤纤细手一挑,将孟书然的衣襟扯开来,露出了那精壮结实的胸膛。

    唐心明显的感觉得到,那个合欢宗的女子在看到那孟书然精壮结实的胸膛后,呼吸似乎变粗了,她一手在他的胸前摸着,一手却是冷不防的抓过了那一直想要降低存在感的洪权胜,直接将他的衣襟一扯,便露出了那结实的身体来。

    “啊!妖女!放开我!”洪权胜惊呼一声,可却挡不住那妖女的魔爪在他的身上游走着,意识到她想要做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石洞中的十几人又是气愤又是羞怒,有的甚至在大骂着:“真不愧是合欢宗的妖女!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就……”骂不下去了,又看不下去,一个个纷纷别开了眼。

    唐心也有那么一瞬间怔愣了,这妖女不会是不敢动孟书然,却又被她自己撩得欲火焚身,拉过洪权胜就打算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打野战吧?嘴角抽了抽,她同情的看了洪权胜一眼,真是个悲催的娃,明明已经一直往里面缩了,却还难逃魔爪。

    “嘶!啊!”

    洪权胜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由的低呼了一声。引得唐心看了过去,看到那一幕时,却是挑了挑眉。原来,原本还坐在孟书然腿上的女子,此时却是胯坐到了洪权胜的腰间,面对着他,隐隐的能看到那女子一手还在孟书然的胸前乱摸着,另一只手却是掐住了洪权胜的下巴吻了上去,换来了他的喘气连连,就连呼吸也随着变粗了。

    “洪师兄,你艳福不浅啊!”唐心突然开口笑出声来,声音不大,却让让石洞中的众人都听见了,一时间,纷纷愕然的看着她,就连那名在坐在洪权胜腰间的女子,也不由的半回过头来,带着几分探究的盯着唐心瞧着。

    洪权胜惨白着脸,眼见坐在他腰间的女子一手解开他裤子上系着的带子,已经准备拉下他的裤子时,眼中不由的浮现一丝惊惧与焦急,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跟这名合欢宗的妖女欢好,就是不死,一身修为也会报废了,当下咬了咬牙,连忙喊着:“唐师妹!只要你能救下我,从今以后我洪权胜必为你所用!”他在赌,赌唐明月绝对有能力救他!

    唐心听了眸光微闪,在那名女子探究的目光下,却是轻笑出声:“洪师兄真是看得起我,也不想想,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