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 合欢宗的妖女

    成峰主朝唐心看了一眼,见她站在最后面的位置,便对众人道:“这次下山历炼,主要是因为在坤城一带有邪修出没,不少宗门的弟子遇难,我们要做的便是下山铲除作恶的邪修,此次任务有性命之危,你们自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我希望到时还能看到你们活着回来。”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摄人的威压,传入众人的耳中,他以简短的话语告知众人,此次的任务有性命之危,让他们时刻警惕着。

    “是!”众人沉声应了一声,目光带着尊敬的看着那前面的成峰主,但凡是宗门的弟子,就没有不知道成峰主大名的,宗门中的弟子都希望能成为他的弟子,只可惜,他门下的徒弟是最少的,也是最出色的。

    “二十人一组,由一名核心弟子带队。”成峰主说着,示意一旁的傅凌天上前将弟子划分开来,以二十人一小队。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傅凌天划分出来的一小队二十人当中,唐心便在其中。紧接着,另外的九人也跟着分出小队,站在自己的队伍前面,待分好之后,众人这才往宗门大门走出,出了宗门,便直接御剑而行,往坤城的方向而去。

    众人御剑飞行,最为首的便是成峰主,宗门距离坤城所在的地方,就是御剑飞行也得几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而且也无法说御剑飞行便能一直在空中飞着,而是到了一个时候就得下来休息,调整体内气息。

    将近正午时分,众人飞落地面,在一处林中休息,对于吃辟谷丹的他们来说,根本不必准备吃的,几颗辟谷丹便能让他们毫无饥饿之感,因此,在众名修士都在盘膝调气的同时,唐心却是拿着竹衣给她准备的干粮坐在树下啃着,好不惬意。

    “唐师妹,你怎么吃这玩意?这东西能吃吗?”洪权胜嬉皮笑脸的来到她的身边坐下,看着她手中那所谓的干粮,不由摇了摇头:“你难道没带辟谷丹吗?”

    唐心吃着干粮,看也没看他一眼。而洪权胜仿佛习惯了一般,坐在她的身边自说自话,问东问西的。也许是因为对她产生了好奇,两名女弟子也来到她的身边,毫不掩饰着打量她的目光。

    “唐师妹,你是怎么被选到我们这里面来的?”其中一名女弟子问着,一双美眸紧盯着她。

    “难道是上面有人?”另一名压低着声音,一双眼睛也落在她的身上。

    “你们在这做什么?”一名白衣男子走了过来,是其中一名带队的核心弟子,他扫了围在唐心身边的三人一眼,道:“趁着这个时间不好好调整一下气息,你们想要等会拖后腿?”

    在那男子蕴含着威压的目光之下,三人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一礼:“柳师叔。”一礼罢,不敢久留,讪讪的走开了。

    而不远处,一袭黑袍的傅凌天倚在树上,原本闭着的目光在听到那声音后便睁开了,朝那人看了一眼,深邃的视线一移,落在那悠哉的坐在树下,吃着干粮的女子身上,看着她微敛着眼眸,一手拿着干粮,一手掰下一小块干粮自顾着吃着,连头也没抬一下,那树影斜斜的照落在她的脸上,衬得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惬意而雅致的美。

    她的事,他也听说了,一名精英弟子狼狈的败在了她的手里,这件事也让她在宗门中名声大振,唐明月三个字也被众人所熟悉,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的精英弟子历炼,她竟然也会在其中,宗门中那么多的精英弟子,却只有仅仅两百名能够参加这次的历炼,而她,以着内门弟子怕身份,却也拿到了一个名额,不得不说,很是让他惊讶。

    看着那名站在她面前的白衣男子,他眸光微闪,想必,惊讶的不仅仅是他吧!另外的九名核心弟子一定也对她起了探究之心。

    “唐师侄,我这有辟谷丹,你要吗?”白衣男子露出一抺微笑,将一瓶辟谷丹递到了她的面前,全然没有先前的威严,此时,他的一双眼睛正看着面前的绝美女子,有些异讶于她竟然能在他的面前这般的淡定。

    唐心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子,俊朗的容颜白皙的皮肤,算起来,也算是一个美男子,不过,她的身边从不缺养眼的美男,尤其,眼前的人虽然长得不错,但比起她所认识的那些,却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多谢,不用了。”她淡淡的说着,又敛下了眼眸,继续吃着她的干粮。身为炼丹师的她,还真对辟谷丹不太感兴趣,让她感兴趣的是,有些好奇于这些核心弟子的实力到底是多少?以她现在的修为,无法看透他们的修为,那么毫无疑问的,对方的实力远远要高出她很多,再次意识到这一点,还真的让她心中不禁轻叹。

    天界与她以往所在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啊!一名核心弟子的实力都坐是她所要仰望的,那成峰主的实力,又该是多强大?目光不由的朝那成峰主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那人端坐在树下,盘膝闭目中,收回眼眸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那抺黑色的身影,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眸,她慢慢的移开了目光,敛下了眼眸。

    被拒绝的男子只是怔了怔,便一笑置之,继而收起了辟谷丹,道:“那师侄好好休息会,长时间的御剑飞行很耗灵力的,这次出来的时间会很长,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妨跟我说,我姓柳,名宗炜。”

    “是,多谢柳师叔了。”她微微点了点头,说了一声。

    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看着她淡然的神色,眼眸闪过不知名的光芒,朝傅凌天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笑了笑,便迈步离开。

    休息了一会,众人便再度启程,两百来人的队伍在天空中飞行,那是一道壮观的风景,底下的行人偶尔发现抬头往上看时,也只能看到那一抺白衣飘动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没入云端之中,一天休息两次,在几日后,终于来到了坤城的地界。

    “今晚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十队分开行动。”成峰主沉声吩咐着,便依旧找了个地方盘膝静坐休息,并不太管着底下的人,也许是对十名核心弟子的放心,又也许是因为想要让他们自己去应对。

    唐心找了棵树跃了上去,倚着树干休息着,而洪权胜也跟着跃到了她所在的那一棵树,在她不远处休息着。她瞥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靠着树便闭上眼睛。

    洪权胜本想找她说说话的,见她又是不理他,讪讪的笑了笑,双手环胸,便也靠着树枝休息着。

    夜,渐深,两百来人有的坐在树下围着火堆,有的倚在树上闭目休息,也有的盘膝在树下静坐。林中,只有着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以及那一声声的虫鸣声,头顶上的明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洒落在林中,依稀能看到那树上休息众人的白色身影,只是,这夜虽静,却似乎并非真的平静,当众人沉沉的就要睡去之时,林中一阵风吹来,却是带着淡淡的和因腥味。

    唐心几乎在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身形依旧没动,只是,那双清冷的目光却是不动声色的扫向了林中,看着众人的反应,很明显的,那些精英弟子们都没人察觉,反倒是那十名核心弟子,一个个皆在第一时间警惕起来。

    “第一队的跟我来!”是傅凌天的声音在林中传出。

    只见他从树上跌落,沉声的一喝,二十道身影便迅速的来到他的身后,而唐心,白色的衣裙在黑夜中一扬,身形一闪,便是第一个来到他身边。

    对于她第一个到位,傅凌天似乎并不惊讶,只是用着那深邃的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带着到齐的二十人,往林中而去,而原休息着的众人,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警惕起来,各归各位的做好了防备,除了傅凌天那一队离开,还有另外的两队也跟着离开去探查了,剩下的则依旧留在原位,由始至终,那在火堆边盘膝静坐的成峰主,连眼睛都没睁开。

    傅凌天黑色的身影几乎溶入了夜色之中,快如鬼魅的身法让那身后的众人无法看清,只能勉强的远远跟在他的身后,这便是实力与实力之间的差别。而唐心则混在众名弟子当中,不是她无法跟上傅凌天,而是她觉得没那个必要。

    “唐师妹,你的反应真是出乎意料啊!”洪权胜追着唐心,来到她的身边压低着声音说着,心下仍有些惊愕,刚才他与她都在一棵树上,而她竟能在那样的速度到傅凌天的身边,着实是不简单,这一路走来,看着她不显山不显水的,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的不凡来,要不然,也不会短短几日的时间,那几位核心弟子几乎天天来找她说话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周围似乎有一股杀气在逼近,不仅是唐心,就连另外的十几人都察觉到了。当即,众人迅速停下飞掠向前的身形,步伐一定,形成了一个圈状警惕的看着周围。

    “哈哈哈哈……”

    阴测测带着杀气的声音从林中传来,却分不出来自于哪一个方向,只能感觉,那声音传入耳中的同时,众人只感觉体内的血气在翻滚着,隐隐的有什么要冲破喉咙而出一般,很是难受。

    “哟?师姐,你看,竟然是正派宗门的弟子,瞧这模样,一个个长得还真不错,呵呵呵……”随着轻笑声的传出,几道曼妙的身影从林中飘落而出,透着头顶上的月色,可以看到那几名女子身材火辣,衣着暴露,举手抬足之间更是透着一股妖媚的气息。

    “是合欢宗的妖女!”一名男弟子警惕的低喝着,看到面前那几人,身体不由的紧绷了起来,眼中尽是警戒,因为他探查不到那几人的实力,那么,很明显的那几人的实力都在他们之上,别看他们这里有二十人,可对付不同级别的修士,少不得一番激战。

    林中,隐隐的传出了利剑相碰的铿锵声,听着那剑气在林中深处划过,众人知道,傅师叔定是被人缠住了,他们这里只能自救,如果一个不小心落入了这些合欢宗妖女的手中,那可是会被吸成人干的!

    “呵呵呵……”

    六名合欢宗的女子掩唇轻笑着,那一双双的眼眸透着勾人的妖媚,故意的扯了扯身上那薄如蝉翼的纱裙,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当听到有的男弟子不自由主的咽着口水,气息明显的变粗时,更是娇笑连连。

    就是她们不动手,唐心也感觉得到,这几个妖女的实力远在她之上,此时,她想做的也只是自保而已,救不了那些精英弟子,自保对她来说还是足够的,而她身边的洪权胜,她此时更是能感觉得到他身体的紧绷与紧张,他在尽量的降底着他的存在感,也是,这家伙的容貌在这二十人当中也算出色的,难保那几个妖女不会看上他了,若是落入那几个妖女的手中,不用想也知道会精尽人亡变成人干。

    “如此迷人的夜色,自当放纵享乐才对,咦?这个小子身材真壮,过来陪本仙子好好乐乐。”女子妖媚的声音传出,众人只见,她手一伸,一条丝带袭出,卷住了一名男弟子的腰将他拉着就要往身边而去。

    “妖女你敢!”那男弟子怒喝一声,手中利剑一挥划向那缠在他腰间的丝带,女子一见,掩唇轻笑着将丝带一收:“哟?还是个烈脾气的?本仙子就喜欢你这样的,过来陪我吧!”说着,又再度朝他出手。

    众名弟子一见,当即也厉喝一声:“妖女看杀!”众人一涌而上,蕴含着雄厚灵力的剑气朝那几名女子袭了过去,锋利的剑影在林中划过,咻咻而响,凛冽而骇人,然而,那几名合欢宗的妖女却是轻笑着避开了,似乎存心逗他们玩似的,共中一名男弟子被一名合欢宗的女子搂住了精壮的腰,另一手调戏般的勾起了那男弟子的下巴,在那男子无法动弹愤怒的瞪着一双眼睛的情况下便吻了上去。

    “啧啧,味道真不错。”那名女子轻舔了舔嘴唇,诱惑的气味十足,步伐一移,带着那名男子闪开宗门底弟子攻击的同时,另一手又探入了男子的胸前游走着,慢慢的,男子身上的白色宗门衣袍腰间的带子被解开,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看得那妖女眼中直冒狼光,染着蔻丹的手指慢慢的往下移着,来到了那腰间,带着挑逗般的解开了他的裤带,看着那男子涨红了的脸,竟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唐心以着飘渺云踪步穿梭在众人之间,却是让人无法捉到她的一角衣袂,她看出了那几名合欢宗的女子并不想杀他们,又或者说,她们不想就那样杀了他们,比起直接杀了宗门的弟子,她们更想要的是吸干他们身上的精元。穿梭中,眼角瞥见那名男弟子被那妖女的威压笼罩着,浑身无法动弹,只能任其羞辱着,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妖女的手直接伸进了那男弟子的裤子里捣弄着,看着那男弟子脸色由红转白,眼中又惊又惧气喘不停的同时又冒着冷汗,她心下微微一叹,好吧!看在那男弟子路上摘过野果给她的份上,她就帮他一把吧!

    手,夹住了一片因空气气流的涌动而飘落的绿叶,两指之间暗暗凝聚一股灵力,眸光半眯,手一动,那片绿叶从手中飞射而出,如同一枚凌厉的暗器一般,袭向了那名妖女的面门。

    “咻!”

    “嘶!”

    凌厉的气息划过的同时,原本正翻过那男弟子的身体,将其抵在一棵树干上,掏出他胯间东西的妖女,撩起自己的衣裙,准备压上前之时,那朝面门袭来的危险,却是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猛的应推开了那名男弟子自己侧身一闪的同时,伸出了手夹住了那暗器,然,当看到手中所夹之物竟然只是一片小小的绿叶时,那脸色变了又变,阴晴得可怕。

    而此时,那名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男弟子惊慌的拉起裤子绑上腰带,惨白着脸捡起了自己掉落地上的剑,顾不得自己的狼狈,他只知道他刚从那妖女的手中逃了开来,朝那妖女看去,见那妖女双手间夹着一枚绿叶,一双阴沉着的眼眸正扫视着众人,似乎在寻找着,到底是谁坏了她的好事一般。

    “砰砰砰!”

    一声声落地的声音伴随着闷哼声传出,原来,在见到有人射出了一片绿叶为暗器后,那原本逗着众名宗门弟子玩的妖女便下了狠手,将宗门弟子一一打落地面,又定着束缚之术将他们给困住,让他们无法动弹,只有着剩下的**人靠在一起,警惕的防备着那几名妖女。

    “是谁?是谁坏了本仙子的好事?乖乖的站出来!”那名妖女夹着那片绿叶,慢悠悠的走上前,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当看到唐心那张绝美的容颜时,却上眉头一挑,媚眼一扬,绽开了一抺妖媚的勾人笑意。

    ------题外话------

    呵呵,你们说,这妖女想干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