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 震摄众人!

    一旁的竹衣惊得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着,退到了一旁。

    而这声音也引得那在房中熟睡的林秋怡和白若兰披了件衣服便跑了出来:“出什么事了!大清早的让不让人设睡觉的!”蕴含着怒气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的睡意,当两人从房中出来时,看到那外面的一幕,林秋怡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道:“哟,真会惹事,才来了多久?就敢惹郭师兄了?真是不知死活。”

    “唐师妹,你快跟郭师兄认个错,求他放过你一回,我想他大人大量,一定不会跟你计较的。”白若兰也开口说着,一副烂好人的模样,那眼底闪烁着的光芒,却是看好戏的光芒。

    郭姓男子冷笑一声,看了她们一眼,继而微抬着下巴,一脸挑衅之意的看着面前的微低着头的唐心。他还道她有什么来历呢!让人一打听,原来她就是那次掉入湖中的那名叫唐明月的女子,一个没有势力的小小内门弟子,竟然也敢欺他?真是找死!不给她个教训,她还当他是只纸老虎。

    唐心抬眸看向了他,清冷的目光一片的幽深,让人看不见底,神色依旧是那样的淡漠,但,若是熟悉她的人便会知道,此时的她,眼底酝酿着的是骇人的冷冽。

    “乖乖的跪下跟我认个错,求我原谅你,也许,师兄我大人大量,就会放过你也不一定。”他的双眼带着轻佻,放肆的在她的胸前打转着,那意味,很是明了,见她不说话,冷哼一声:“怎么?不服?有种跟我较量一下啊!小小一个内门弟子,也敢跟我堂堂精英弟子叫板?”说话的同时,他伸出了手,想要去捏起她的下巴,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伸出的手还没碰到她的下巴,却被她反手扣住,只感觉整个人被一股力道往前一拉一转的同时,撕裂般的剧痛传来,整个人扑通一声的摔到了地面上,正好趴在那溅了一地的粥上面。

    “嘶!啊……”

    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声在这院中传起,划过天际,异常的剌耳。那突如其来的变化,谁也没预料到,谁也没看清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当他们回过神来看到的便是那郭姓男子狼狈的摔倒在那洒满了粥的地面的一幕。

    唐心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轻弹了一下白色的衣裙,看到那那趴倒在地上的男子想要爬起来时,伸脚往他的背上就那么一踩,当场,便听到了周围几声倒抽气的声音传来。

    “嘶!她、她、她怎么敢……”

    “她不要命了吗?”

    因为那声痛呼声,引来了院子两旁的一些弟子,以及院子外面不远处的一些弟子的围观,原本只有几个人的院子,此时却被十几人围满,只是,那些人并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院子的外面看着,议论着。

    洪权胜路经外面时,见一些弟子匆匆往那边跑去,一个好奇,挑了挑眉,便也跟着迈步上前,走没几步,就见一抺熟悉的身影快步从身边掠过,当即伸手一拉:“杜棋,前面出什么事了?”

    听熟悉的人郭师兄到她们院子闹事,她一个激灵的,便想到他们是冲着唐师妹去的,正急急的往回跑去,就被拉住,回头一看,却是那好色成性的洪权胜,当下拍掉他的手,道:“放开我,我得赶紧回去看看,郭师兄在找唐师妹的麻烦!”说着,便快步的往前跑去。

    闻言,洪权胜眸光一闪,便也收起了笑容,跟着她一同快步往前走去,来到那院子前,便见周围的弟子围得密不透风,只听见周围的人那议论与惊愕的声音在传开着。

    “让一让,让一让。”他挤开了众人,来到了前面,可却在看到那院子的一幕时,嘴角一抽,双手往胸前一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在看着那一幕。

    “师、师妹,你没事吧!”杜棋也回到了院子,来到了唐心的身边,可看到她将那郭师兄踩在脚下那强悍的一幕,着实是让她心头一惊,本以为她会吃亏,不会现在看来,好像吃亏的是那被中踩在地上的男子?

    此时最憋屈的应该就是那郭姓男子了,他的手被扭伤了,几乎连着整个胳膊都痛得无力举起,整个人就着刚才那一下被摔向地面,膝盖也被撞得生疼,身体和脸都沾在了地上的泥沙和那碗溅了一地的粥,手被那碎碗划开了几道口子,还在流着血,他想站起来,可,那背上的一脚却不知是怎么踩的,让他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根本无法站起来,本想好好教训她一回,却不想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听着周围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他羞愧得只想找个洞钻进去,愤恨得想要将那踩着他的女人杀死!

    人群中,那听闻了消息而赶为的郭姓女子在看到那院子里的一幕时,也不由的怔了怔,美眸带着敬畏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心头微惊。她就知道,她不是好惹的人,那一日的威胁,那一日的威压,都让她记忆深刻,惊到骨血里面去,她也找人打听了她的事情,只是,因为她临走时的那一记目光和威压,让她不敢对她出手,没想到这个姓郭的却找上门了,看到他现在的狼狈,她更深信,那个女人,得罪不得。

    “跟我认个错,求我放过你,也许,我大人大量,便会不与你计较。”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在院中传起,周围的声音顿时一静,一双双的眼睛,皆看向了那院中的两人,尤其是那风华绝代,飘逸如仙的女子。

    那样的话,她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不轻,仿佛不知她的这些话,对于一名精英弟子来说,是有多难开口一般,更似乎不知,这些话如果真的从地上那郭姓男子口中说出,将会掀起怎样的风浪一样。

    别无其他,身为宗门的精英弟子,他如果真的开口认错,求一名内门弟子放过他,那他在精英弟子中将永远抬不起头来,如果他真的开口说了求饶认错的话,丢的不仅是他自己的脸面,更是他的家族的脸面,哪怕他原本在家族中有着不低的地位,真开了口,那也会成为弃子,一个家族,绝不会容许一个让他们抬不起头的污迹沾污他们的脸面。

    那站在房门口的林秋怡,眼底的轻蔑已经不见,此时出现的是那不解与复杂。而那旁边的白若兰,在听到唐心说的话后,脸色有些惨白,身体微颤抖了一下,轻咬着下唇低下了头。

    杜棋张了张嘴,却也什么都没说,静静的退后,站到一旁,她知道,这事没有她插手的余地,她只要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你休想!”

    明显的,郭姓男子也知道他一旦低了头认错求饶的后果是多么的可怕,因此,愤恨的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迸射而出,身体挣扎着,想要站起,却不料只能动,无法使力。

    而就在他的话才一落下,蕴含着暗劲的脚一抬一踢,只听砰的一声传来,那地面的郭姓男子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倒在院子的墙壁下。

    “噗!”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他整个人如同一煮熟的虾子一般卷缩着,脸色惨白。而这一幕,也让那围在院子外看着的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唐心的目光几乎全是一变,变得敬畏而带着惧意。

    “你!”他挣扎着站起来,提气调息就要冲上前,却不想,才走没几步,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让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几步,当手扶住墙壁隐住身体时,只听一道凌厉的声音划破空气传来。

    “咻!”

    “啊……”

    凌厉的气流声划过的同时,一声惨叫也随着响起,空气中,血腥味加重了几分,朝那郭姓男子看去时,只见他的身体在颤抖着,脸色惨白,而那原本扶着墙壁的手,此时被一根筷子穿过,深深的定在了墙壁之上,鲜血正是从那手掌中渗出,洋山落地面,那一幕,不知为何的让众人心头大惊,纷纷倒退了一步。

    “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围在这里?”一道诧异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让开了道。只见,娄管事越过众人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的一幕时,眸光微闪了一下,笑呵呵的走到唐心的面前。

    “唐师妹,这是怎么了?”

    唐心见来人是那娄师兄,便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道:“也没什么,那位师兄大清早的扰我清幽,砸了我的早饭,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正给他回礼呢!”

    众人屏起了呼吸看着娄管家,想知道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别看娄管事只是一个管事,就是精英弟子,也是归他管的,这样的事情如果他要管,自是无人敢说什么。

    “呵呵,原来如此。”他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看了那惨白着脸的郭姓男子一眼后,便笑着对唐心说:“是这样的,今天我来是跟你说一声,三日后宗门精英弟子的历炼,你被点名加入。”

    “好。”似乎并没有意外,她依旧是那平静淡然的神情。

    “什么?精英弟子的历炼她被点名加入?这怎么可能?”

    “那个历炼好像历来只有精英弟子能参加的,她怎么能去?是谁点了她的名?”

    “就是,她不是只是内门弟子吗?怎么可以去参加那个历炼?”

    周围众人的议论纷纷,却也没让唐心的神色有一丝的变动。看到她那神情,洪权胜眼底掠过一抺光芒,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转,心下在暗自思忖着。

    见她神色如初,也不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娄管事心下越发诧异,却也什么都问,只是道:“嗯,事情不要弄得太过了就好,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准备一下要带的东西。”说着,便也转身离开。

    看着那娄管事离开,唐心扫了那脸色惨白的郭姓男子一眼,冷冷的扫向那一旁惊呆了的三名男弟子:“还不拖走?”那三人一个激灵,猛的回过神来,这才快步上前,看着那被剌透手掌的筷子,其中一人咽了口口水,将那筷子拔出,迅速用布把那流血的手掌包住,这才迅速扶着人离开。

    随着那几人的离开,杜棋也回过神来,到院子外赶人,让众人都离开,不要围着,只是,众人散去,洪权胜却是迈着步伐走了进来。

    “真是出乎意料啊!看到了这样精彩的一幕。”他看着她,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竹衣看了看几人,这才稳了稳心神,上前收拾着脏乱的地面。

    唐心扫了他一眼,则转身回了房,话也没说一句。看着她转身便走,洪权胜笑喊着:“哎,唐师妹,三日后我来接你,咱们路上也有伴,好好培养一下感情,说不定,到时你会被我的风流倜傥所迷倒!”

    一旁的杜棋黑着脸,瞥了他一眼:“姓洪的,赶紧离开,别在这里喊!”说着,连推带赶的把他赶了出去。

    林秋怡看了看那最后一间关着的房,脸色变了变,什么话也没说的转身回了房。而白若兰则从刚才便是一直惨白着脸,此时见众人都散了,便也回了房,想到她先前说的话,不由的心中一阵后悔。

    而这一日的事情,也不胫而走,宗门里多多少少的弟子都知道了,唐明月以着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将郭姓男子给打趴了,而且对方还是惨败,再有的便是,唐明月以着内门弟子的身份,被点名参加精英弟子的历炼,这一消息一经在精英弟子当中传开,纷纷对那还不曾见过的唐明月感到好奇。

    经过那一日的事情,白若兰见了唐心就像见鬼似的,能避就避,绝不与她来个正面相碰,似乎怕她找她麻烦一样,而林秋怡则时不时的拿着一双复杂的眼睛看着她,唯有杜棋比较正常,依旧跟原本一样,只是时不时的让唐心指点着她修炼,而唐心则依旧如初,该吃饭时吃饭,该休息时休息。

    这一晃,三日的时间便过去了,一大早洪权胜便来到院外,人还没走进院子,便扯开喉咙大声的喊着:“唐师妹,我来接你了!你好了没有?我们可是要启程了。”

    杜棋见了他便迎了上去,对他露出了笑容,道:“洪师兄,再怎么说咱们也相识一场,师妹跟你们出去,你可得多照顾着点,有危险的地方别让她去,也别让别的弟子欺负她了。”

    “切,这还用你说吗?你以为精英弟子里面个个都像那像姓郭的一样?”他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再看她。而这时,看到那房门打开,那抺白色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当即便迎了上去:“呵呵,唐师妹,几日不见,你似乎更美了。”

    唐心扫了他一眼,便看向杜棋,道:“师姐,我走了。”

    “嗯,自己多保重。”杜棋点了点头,心下不禁一叹,感觉,她这一去,再回来,也许身份就不一样了。

    “走吧!”洪权胜说了一声,便迈步走在前头。唐心见状,便也跟了上去。

    集合的场地中,此时已经聚集着约两百名的精英弟子,这里,并不是全部的精英弟子,只是从中挑选较为出色的来完成这次的历炼和任务,因此,对于那被点名加入的内门弟子唐明月,很多没被挑选中的精英弟子心下都有些不服,而被挑选中的精英弟子,则对这个唐明月有着几分的好奇与探究。

    近两百名的精英弟子,带头的,则是十名核心弟子和一位峰主,而这位峰主,正是那以严厉出名的成峰主,在十名带头的核心弟子当中,傅凌天也在其中,对于能与傅凌天亲近的机会,精英弟子中的女弟子一个个是激动非常,因为她们原本也没想到,连傅师叔也会来的。

    当洪权胜和唐心往这边走来时,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身上,看到那张绝色清雅的容颜时,眼中皆划过一抺惊艳,再看时,那一身飘逸绝尘的气质,如仙一般,令人过目不忘,这一刻,众人才明白,为何宗门弟子中暗传着,这个叫唐明月的女子有着倾城容颜,飘逸绝尘的气质,风华绝代,宛若天人。

    不仅仅是那两百名弟子,就是那十名核心弟子中没见过唐心的九人,此时一双眼睛也不由的落在她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身为核心弟子的定力自然比精英弟子的要好,他们的惊艳只在一瞬间,很快的便回过神了,继而以神识探查着她的修为,在修仙的世界中,实力,永远都排在第一位,他们也想知道,这个叫唐明月的,是凭什么让人点名让她有资格参加这次的历炼的,在见到她绝美容颜的那一瞬间,原本还以为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草包,却不想,在以神识探查到她的修为是,眸光皆是一闪,如果他们没记错,似乎听说她进宗门时的修为只是仙帝巅峰,在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一举跃到淬神五阶的实力,她,确实不一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