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欺上门

    “师、师妹?”

    唐心转向她,看着她惊愕而震惊的神情,淡淡的移开了目光,清眸扫向了那两个扣着她的男弟子:“放开。”她的声音,清冷中透着淡漠,不紧不慢,却偏偏让人不由的心神一震,就连那两名扣着杜棋的男弟子,也在她的那一眼以及那一道声音中,不自觉的放开了扣着的手,往后退离了一步。

    “你是什么人?”那郭姓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她,从初见的惊艳中回过神来,此时脸色阴沉。

    而那一旁的姓宋的女子原本一双美眸正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唐心,可谁知,却见她的目光朝她扫了一眼,那一眼,仿佛心底的算计被看了个透徹,无所遁形,不由心虚的别开了眼。

    然而,唐心扫了他们一圈后,却是没应他们的话,而是将目光再度看向了身边的杜棋:“师姐,你这性子真得改一改,善良是美德,但,在你想救人之前,你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如果没有十全的把握,人没救到,只会把自己赔进去。”她的声音淡淡的,很是柔和,不是在责怪,只是以事论事而言,顿了一下,又道:“人心最是难测,有时,眼睛所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你要学会用心去看,那个姓林的师妹,我劝师姐以后少与她来往。”

    杜棋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不知自己应该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她说得对,今日她冲动了,如果不是她来了,也许她今日就得受辱,一时间,心中百感顿生,只是,为何她说林师妹不能交往?

    被按着跪在地上的林姓女子此时听了她的话,也是一脸的错愕与不可置信,那一双眼睛含着泪水带着控诉的看着她,好像在质问着,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郭姓男子此时一双目光含着阴沉的在唐心的身上打量着,却不敢蓦然动手,而听了她的话,也知道她是在提醒着杜棋,只是看她这样不怕得罪人的直言提醒,倒是让他眼底划过一抺异讶。

    敢当着几人的面说这话,说明,她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走吧!”唐心转过身,就打算迈步离开,压根不看那被人按着的女子。

    见状,杜棋不禁咬了咬唇,上前两步拉住了她的衣袖:“师妹,林师妹她……”看着那被按在地上的人,心下有些不忍,毕竟都是女子,她却被欺负成这样,而且她本就想来救她的,只是没想到自己也险些陷入了屈辱之间,而此时,她知道,她救不了林师妹,但她可以。

    唐心顿住了脚步,半回过头敛着眼眸看着那拉着她衣袖的手:“师姐,哪怕她不值得你救,你也想救她吗?”

    杜棋一怔,道:“她、她没害过我……”

    闻言,唐心勾唇淡淡的笑了,回过身来,越过那前面的同人,看向了那名被人按跪在地上的女子,狼狈,却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真的,她对这样的女子没好感,如果不是杜棋,她只会在树上看戏。

    “放了。”

    她的声音淡淡的,只有简短的两个字,郭姓男子微皱着眉看着她,而他身后的三名男弟子此时也看着她,那眼中,莫名的带着警惕,姓宋的女子此时不敢迎着她的眼睛,微别开了眼,看向别处,而那三名扣着那林姓女子的女弟子,在听到她的话后,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姓宋的女子,却没放开手。

    “我说放了!”

    这一次,声音中的冷冽是那样的摄人,就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一般,那三名女子一惊,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倒退了一步,而那被按在地上的林姓女子则飞快的站了起来,拉拢衣襟,快步的来到杜棋的身边,抬起一双带着惊恐的目光看着唐心,又飞快的低下了头,惨白着小脸。

    清冷的眸光掠过面前的几人,目光停留在那姓宋的女子身上,她勾了勾唇角,在那女子步步后退的情况下,迈步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玩火,别玩到我师姐的身上,否则,小心玩火**了。”声音一落,在那宋姓女子苍白带着惊慌的神色下,转过身,迈着步伐带着杜棋离开。

    树上,那将事情从头看到尾的傅凌天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越走越远,眼底划过一抺炙热的光芒,身形一闪,便也消失在树上,来去无踪……

    而那小道上,几人怔怔的看着她们离开,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郭姓男子盯着自己被树叶所伤的手,阴沉着声音道:“打听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声音一落,衣袍一拂,便也大步的往前走去。

    “是。”那三名男弟子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离开,宋姓女子只感觉那提着的心一松,双腿一软,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没人知道,她的背,冷汗直冒,就连手心也是发冷的,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刚才那女子走近她的身边,那眼神,那袭向她的威压,竟是让她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想要趴跪下去,那样可怕的威压,她只在她族中长老的身上见到过……

    “你们、你们也去打听,看看她到底是谁。”她跌坐在地上深呼吸着,努力的调整着心中的惊骇与气息,尽量的以着平静的语气去交待身后的几人。

    另一边,唐心往院子走去,走出那小道后,原本跟在身后的那林姓女子快步的跑上前,扑通一声在她的面前跪下:“师姐,谢谢你救了我,你的大恩大德,秋水是不会忘记的。”

    唐心依旧是那清冷淡漠的容颜淡漠的容颜,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人,甚至是一句话也没说,便直直的绕了过去,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

    看着她离开,杜棋怔了怔,将她拉了起来:“林师妹,师妹她的性子就是这样的,你别放心上,今天你也吓坏了,快些回去吧!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说着,便也快步的追着唐心而去。

    见状,她眸光微闪,睫毛轻轻的颤动着,掉下了一片泪珠,抬眸看了两人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襟,轻咬着唇,便也转身离开。

    杜棋追上了唐心,跟在她的身边,一边问着:“师妹,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刚才那一幕太过让她惊讶了,谁会想到,她竟然能以树叶为暗器,一出手便将那姓郭的给伤了,而且从她出现到离开,他们几人也不敢相拦,甚至是出言相欺,一直以来她以为她性子温雅淡然,却不想,原来她也有冷冽的时候的,前阵子她还自以为是的帮着她出头,却不曾想,她足可自保,甚至是,一般人根本不敢相欺。

    闻言,唐心淡淡一笑,道:“师姐,你可知我为何帮你?”

    杜棋一怔,继而笑道:“因为你是我是你师姐。”

    她轻笑着:“除此之外,还因为你待我以真心,我这个人一向如此,别人待我一分好,我还以十分,不过师姐,我今天说的话,你要好好想想,像今日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下次不会遇到。”

    “嗯,我知道了,你说得不错,今日我是冲动了,要不是你出现了,真不敢想象我面对的会是什么。”想到那一刻,那郭姓男子的手要伸入她的衣襟,心下不禁浮上一阵后怕。

    “我前阵子出门时,正好进阶了,这几天休息了一下,正打算去参加精英弟子的试炼。”她轻声说着,感爱着那清风拂风的清凉。

    “啊?你、你要去参加精英弟子的试炼?那个可是很严格的!有的一进去了,甚至会被打得剩下半条命扔出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去参加那样的试炼了吗?”不可否认,听到她这话时,她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她在宗门这么久也不敢说去参加那精英弟子的试炼,她来了宗门才没多久,居然说要去试试?

    唐心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着,轻声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说着,声音顿了一下,又道:“也不知竹衣准备了什么吃的,在树上睡了一会,这会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听了她的话,杜棋嘴角一抽,想着她原本就是从那树林中走出,原来她是在那里面的树上睡觉,只是,既然她在那里,为何冷眼看着那一幕呢?不由的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问道:“师妹,你似乎对林师妹没什么好感?”

    “不入我眼,不得我缘。”她淡淡的说着,似乎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而杜棋听了她的话,也没再多问,两人静静的走着,直到,熟悉的院子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小姐。”竹衣迎了上前,看到她,露出了一抺笑意:“小姐定是饿了吧?竹衣马上把吃的端来。”说着,又快步的跑了开去。

    唐心在院中的桌边坐下,而杜棋则道:“师妹,我先回房了,口腹之欲于我不重,你自己慢慢吃。”

    她点了点头,知道她们宁愿吃那辟谷丹也不吃五谷,这一点还真的是奇怪非凡,虽然她这里的东西不全是带灵气的,不过竹衣有一手好厨艺,做出来的东西却也异常可口。

    “小姐,今天我买了只野鸡,熬成了汤,还煮了米饭,还有两个小菜。”竹衣边说着,边将东西摆放在桌上。

    “嗯,很好。”她微微的笑着,露出了笑容来,拿着筷子夹了一口青菜,问:“青菜哪里弄来的?”

    “宗门里定期有人下山买东西的,其中一人与我相熟,我便托他帮我买些青菜和菜籽回来,我在后面那里种了菜,以后可以摘了吃。”

    “哦?这主意倒是不错。”她笑了笑,想着,几人一个院子还是太小了点,如果自己一处院子,倒是可以在院中种菜,只是,似乎只有核心弟子才能一人一个院子,就算是精英弟子,也只能与人合用一处院子。

    她喝了碗汤,又吃了半碗饭,这才让竹衣将东西收了,吃饱了又不想坐着休息,便在院中来回走动着,伸展着肢肢,每每不经意间看到那蔚蓝的天空,她总会想起她的两个孩子,以及沐宸风,也不知他们现在怎样了?可是像她这般的想念着她?

    轻叹一声,她迈步走出了院外,准备先申请精英弟子试炼,在这里的日子里,她多多少少也知道这宗门里的人主修有两样,一为剑,一为五行属性,以剑为主修的弟子,终生只有一剑,主修于剑道,而主修五行属性的弟子,则以身怀灵根而按功法修炼,对她来说,她不归于其中一样,如果硬要说一样,倒不如说她是杂修。

    “呵呵,丫头,你这是要去哪?”

    正在她往目的地走着之时,却听笑呵呵的一个声音传来,不由的脚步一顿,侧头看去。那一旁的树下,一名白衣老者双脚盘膝而坐着,而他的面前,摆放着的却是一张四脚矮桌,桌面上摆着的是棋,她扫了一眼,见他是在自下自棋。

    “正好遇见,不如,过来陪老头下一局?”老者抚着胡子,正是那任务栏的那名老人。

    “师兄今天怎么这般清闲?”她露出淡淡的笑容,走上前,在草地上盘膝坐下。

    “呵呵,宗门里危险最大的两个任务被你和傅凌天完成了,现在剩下的那些倒也没什么期待性,也没什么人去接任务,我便也乐得清闲。”说话间,他手一抬,又放了一颗黑子。

    唐心瞥了一眼,也下了一颗白子,道:“自下自棋,师兄倒是好雅性。”

    “你这是打算去哪里?那前面的地方,可是精英弟子的地方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只是内门弟子,若是蓦然闯进那地界去,可是会惹事的。”

    “内弟弟子在这里面连个师傅也没有,想学本领还得自学,就连藏书楼也有限制,因此,我想去试试精英弟子的试炼,一则提升自己的实战能力,二则变一变如今这身份。”她嘴角噙笑,神色淡然,看也没看他,而是注视着面前的棋盘,手中的白子一落,堵住了黑子的路。

    老者看了棋盘一眼,又看了她一眼,道:“丫头下棋倒是步步逼近,明着挡了我的路,暗地里却是利用着周围的子将黑子困住,这局中局,倒是高明。”他下了黑子,一边说:“就冲着你这棋,区区精英弟子,于你而言又有何难?想进藏书楼不受限制,呵呵,老头给你指条明路,若能拜得成峰主为师,你将受益良多。”

    再一次听到成峰主三个字,她不由想起了那一日所见的那名中年男子,确实,单凭感觉她就知道那是很强的一个人,一身威压内敛,浑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气息,单单是一记眼神,便厉如刀刃,强者,只要一眼,便可震撼人心,那成峰主无疑的便那样的一个人。

    “想要成为峰主的弟子,似乎只有成为核心弟子?”

    “成峰主的峰下,弟子区区不过几人,老头倒是听说,过几日会有一个精英弟子的历炼,到时会从中挑选出色的精英弟子成为核心弟子,以你的实力,倒不如参加这个来得有趣。”

    “如何参加?”她挑着眉看着他,眼中有着深厚的兴趣。

    “回去等消息便可。”他抚着胡子笑了笑,正准备下,却见黑棋已无路,不由的摇了摇头。

    唐心见状一笑,道:“好。”她站了起来,看着盘膝而坐的老者,道:“你应该不仅仅只是一位在任务处帮助的师兄吧?”他的修为虽然看着并无特别,但,老者身上那股气息,绝非寻常,指不定还是哪一峰的峰主呢!她可没忘记,曾经她所在的仙门中,就常有一些老头喜欢放着自己的身份不管,到处在仙门之中晃悠。

    老者闻言哈哈一笑,抚着胡子看着她道:“占了老头这么久的便宜,现在才来说?”他衣袖一拂,将棋盘和桌子收了起来,便也站起,笑呵呵的道:“走了走了。”声音一落,便见那老者迈着沉稳的步伐,挺着福态十足的肚子,负着手,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见状,唐心笑了笑,收回了眼眸,顿了一下,也转身离开。既然老者那样说,她便回去等消息,她相信,他能说出那话来,那个历炼她就一定有份。

    历炼么?呵呵,确实有了几分的期待了呢!

    三日后,清晨,唐心正在院子中吃着早餐,而同院的几人不是还没起来的,便是出了门的,此时便只有着竹衣候在她的身边,正吃着粥时,便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竹衣顺着声音看去,带着几分好奇,而唐心则依上是优雅的吃着粥。

    “唐明月!”

    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几分戾气的传来,让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唐心微微拧起了眉头,抬眸一看,眼前所站着的几人,不是那姓郭的男子和他的几个手下又会是谁?

    懒懒的瞥了几人一眼,她拿着筷子夹了粒花生米吃着,动作优雅而迷人,仿佛压根不曾看见那站在面前阴气沉沉的人一般,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姓郭的男子竟是大步上前一近手,将她面前的盛着粥的碗给挥扫到地上。

    “哐!”

    清脆的碎裂声异常的清晰,尤其是在这早晨的院子里,而唐心的脸色,也随着那碗的打碎粥溅了一地而沉了下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