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0 相欺!

    这一日,她迈步走出藏书楼,此时正是响午时分,阳光暖暖的,心情也很放松,便迈着步伐四处走着,呼吸着这宗门中清新浓郁的灵气,比起宗门中的内门弟子,她算是属于悠闲的,又不似精英弟子每日拼命的修炼切磋,也不像核心弟子被万般期待,可以说,在这宗门里,就她这样的,还真是极为少见,毕竟,哪个内门弟子都想着可以成为精英弟子,也只有她不将一切放在眼里,只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自然万般悠哉。

    她走路,一般总习惯入往清幽的地方而去,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处清幽的小道上,比起其他的一些宗门道路,这里偶尔只有几名弟子走动着,倒也清幽。两旁的树影婆娑洒落地面,半遮挡着头顶上的阳光,倒也不会让人觉得阳光太晒,反而感觉到清风拂风的凉爽,以及阳光的温暖。

    她走进树影中,提气一跃,白色的身影落在了一处茂盛的大树上,身体一倚,一手往旁边的树枝一靠,以托着头,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树影中,白色的衣裙垂落在半空,她姿态悠哉的倚着树,舒服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与清幽。

    不知过了多久,一抺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落另一棵树上,那是一名穿着黑袍的冷峻男子,身后背着一把剑,浑身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凛冽气息,而他自己,也如同一把即将出销的利剑,锋利而摄人,而这个人,正是刚完成了任务回来的傅凌天。

    进宗门交任务的时候,竟然听说那个千年赤降草的任务已经被人完成了,他第393章奏失了应有的旋律,让他狼狈的别开了眼,耳尖,微微泛红。

    而就在他别开眼睛的同时,唐心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前面不远处的那抺黑色的身影,清冷的眼眸定定的看着那个人。而傅凌天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又再度看了过来,与她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四目相对间,两人皆无言,只有着轻风拂过,树叶沙沙而响……

    “啪!”

    一记巴掌声,打破了这里的沉默与清幽,随着那一记巴掌声传来的同时,在不远处,还有着几声咒骂的声音,唐心和那另一棵树上的傅凌天不约而同的顺着那声音看去,隐约的看见,在不远处的地方,几名女子围着一个女子,正拳打脚踢相对着,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咒骂声,也正是从那边传来。

    “贱人!竟然敢不听话是吧?你以为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反抗了?我告诉你,别说你背后没有势力,在这宗门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本小姐要弄死你轻而易举!”

    被几人围着的那名女子捂着被打肿的脸,垂低着头紧咬着唇,不敢抬头,也不敢还手,此时她的衣裙被扯得有些乱,头发也显得凌乱,不知是不是被按在地上过,身上的白色衣裙染着尘土,头顶上也有着几片树叶和草屑。

    “给我跪下!”为首的那名女子厉声喝着,见那名女子捂着脸低着头,却不跪下时,对身边的几人道:“踢她跪下去!今天,我要好好教训这个贱人!”

    随着那女子的一声令下,那三名女子迅速的将那名女子按住,其中一人更是抬脚重重一踢她的后膝盖,只听扑通一声传来的同时,还伴着膝盖撞上地面时的一声闷响,而就在那几人将那名女子按跪下后,一声轻佻的男子伴随着几声嬉笑也随着在这里传开。

    “哟,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宋师妹啊!你们怎么在这里欺负人啊?还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师妹。”走来的四个男子中,为首的一人一双眼睛在那几名女子身上转了转,视线在那名姓宋的女子丰满的胸前转了转,眼中意味很是耐人寻味。

    听到那声音,那名姓宋的女子抬眸一看,见是来人,美眸微闪,便迎了上去:“原来是郭师兄啊!我正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丫头,你们怎么到这来了?”

    “呵呵,我这不是听说,宋师妹来了这边嘛?所以便寻着你来了,怎么,这个小师妹得罪你了?要不要我帮你教训她?”那郭姓男子在那宋姓女子走近时,伸手便搂住了她的腰,一双手没停的在那腰间游走着。

    而原本低着头的女子一听那男子的话,身子一缩,不由惊恐的抬起了头来,也正是这一抬头,让唐心看到了那个人的容颜,正是几日前,杜棋去找的那个姓林的师妹,当时杜棋说,这个女子好像是与她们同院杜秋怡的庶妹,这个人,怎么就得罪了那些人了?一看那些人就知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在这宗门之中,能被欺负成这样,还真不是一般的软弱。

    看到了那女子惊恐的目光,姓宋的女子掩嘴轻笑着,倚进了那男子的怀里,娇笑道:“那师兄说,应该怎么教训她?她不听话,惹得师妹我很是恼怒呢!”故意拉长的尾音,带着撒娇般的娇嗔,让那男子一阵心神荡漾,只差没迷了心魂。

    “那,师妹原本意欲如何?”男子低头看着她,一手越发的搂紧着她的腰,让她的上半身越发的靠向他的胸膛,只感觉,胸前触感一片柔软,怀中人儿美眸带媚,半是娇嗔,半是娇媚。

    “呵呵,我原本想,将她的衣裙撕了,赤着身,让她跪在我的眼前磕头认错的,让她好好的记着,我,是不能得罪的。”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她的一双带着恶毒的美眸不时的朝那被按在地上的女子扫去,那轻柔带笑的话,却是让女子听了都不由的心神一颤。

    与唐心一样,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傅凌天,此时听了这话也不由的眉头微皱,只是,他却并没开口,而是转向了那同在树上的女子,见她神色依旧,一双清眸冷冷清清带着淡然的看着那一幕,他不由的眸光微闪,看着她入了神。

    “哦?既然这样,那就依了师妹又如何?”男子果然听了她的话后,眼睛一亮,直勾勾的朝那地上的女子看去,似乎想到面前被按着的女子被当着这么多人撕了衣裙的模样一般,脸上,隐隐的浮现了一丝兴奋与期待。

    “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不要那样对我……不要……”那女子惊了,脸上尽是惊恐与无助的神情,眼中泪水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一声声的求饶着。

    唐心唇角微勾,无声的笑着,眸光却是冰冷一片。这些人,不过就是恃强凌弱罢了,就是在这宗门中也一样,因为那几个女子和那几个男的实力比那名女子强大,比她有靠山,便敢在这地方为非作歹,如果这名女子是属于坚强那一类的,就应该懂得反抗,就算是拼了将人全得罪了,哪怕是被赶出宗门,也不应该如此没有骨气被人所欺而不敢吭声,一味的求饶,只是弱者的行为,不仅不会让他们停手,还会助涨了他们的淫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然而,那女子的求饶却是更激起了那些人恶劣的性子,那女子娇笑着,唤道:“师兄,不知,就让你的人动手撕了如何?看着她惊恐的神情,师妹我真的很期待呢!”

    “好,就依师妹的。”那男子笑应着,一个眼神示意着身边的几人:“去,将她身上的衣裙撕了,慢慢撕,才有味。”

    “嘿嘿,好!”三名男子嘿嘿一笑,一双双的眼睛直带着邪光的落在那女子的身上,而此时,那女子已经让那三名女子拉了起来,只是双手被扣住,她根本无法挣扎,其中一个男子大步上前的同时,伸手便将那女子的衣襟撕了开来,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当场便听几名男子的气息变粗,甚至,还有几声咽口气的声音。

    看到这,傅凌天正想开口,却听见一道怒喝声传来,眸光一转,扫向了来人,见是一名女子匆匆掠来,娇俏的脸上还带着愤怒的神情,人还没到,就已经指着那几个男女怒骂着。

    “你们几个败类!竟然敢在宗门内这样欺负人!该死的!谁撕了她的衣服!我一定要去戒律院告你们!”来人怒气冲冲,正是杜棋无疑。她会在这里,也是因为一与林姓交好的女子见到她被几人带走,自己不敢出头,便想去跟林秋怡说一声,好歹林秋怡也是她的姐姐,谁知林秋怡在听到这事后,却是冷哼一声,说她的死活不关她的事,倒是让刚进院子的杜棋听到了,当即便跑了过来。

    “杜师姐!杜师姐救我!”看到杜棋的来到,那女子当即便哭喊着,挣扎着,只是,谁也没放开她,反倒是随着她的挣扎,那被撕开的衣襟松得更快,若隐若现的肌肤更是映入了几个男子的眼中。

    “贱人!给我按着她跪下!”那宋姓女子一巴掌就掴了过去,厉声喝着,让那几名女子按着她跪下。几乎是同时,那林姓女子另一边脸也肿了,后膝盖一疼,扑通一声又被按着跪了下去。

    “姓宋的!你太过份了!”杜棋怒视着她,想要上前,却被两名男子给拦住了,她当即一怒,挥手就击向他们,只是,没几招,就被那两名男子给扣住了。

    “呵呵,杜师妹,原来是你啊!”姓宋的女子掩着嘴轻笑着,来到她的面前,娇笑道:“你这胆子真是大,只是这性子也太冲了,虽然他们几人与你一样只是内门弟子,但我和郭师兄可都是精英弟子,别说是我和郭师兄两人了,就是冲着我们这里人多,你也不应该就这样擅自跑来,要不是洪师兄交待你是由他罩着的,你以为,你能四处管闲事?”

    看到杜棋被擒,唐心也没动,应该那个姓宋的女子说的话不无道理,杜棋的性格太冲动了,凭着她就想管这闲事?分分钟把她自己搭进来,不过,那女子的话倒是让她有些诧异,原来那姓洪的还罩着杜棋的,看来,杜棋说他们是世交还真有几分的情义在里面,能说出罩着她的话,那洪权胜倒也是有心了。

    “你放了她!要不然告到戒律院你们也跑不掉的!”杜棋怒极,却被扣着,挣扎不开,不禁气红了脸。

    “哼!杜师妹,你还真是天真呢!戒律院?呵呵,有很多的事情,宗门是不管的,在这宗门里面,弱者,就得臣服于强者,内门弟子何止万千?她一个没势力没实力的女子,你以为,真出了什么事戒律院会为她出头?没想到你在这宗门里呆了这么些年,还是这么天真。”那姓宋的女子冷哼了一声,一脸的轻蔑之色。

    “你!”杜棋气结,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知道,她说的不无道理,真闹到戒律院去也不一定会管这事。

    “呵呵,看在洪师兄的面子上,我就不动你,不过你既然来了,就不妨看看我如何处罚她的吧!这个丫头敢胆敢搬弄事非,又不听我的话,是得好好教训的。”

    “哦?洪权胜罩着的人?”那姓郭的一双眼睛却是在杜棋的身上转了转,眼神阴晴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原本打算让那几个男的动手的宋姓女子,看到那郭姓男子的眼神,不禁看了那杜棋一眼,道:“师兄,这个杜棋还是不要动的好,洪师兄的脾气可不太好。”然而,她的这句话一出,却是让那郭姓男子眼中浮现了厉色,盯着杜棋的目光也越发不善。

    “洪权胜罩着的人?呵呵,我倒要碰碰看,到底有什么不同!”那阴沉沉的笑着,走到杜棋的面前,伸出了手划过她的脸,慢慢的,顺着她的应脖子滑向她的胸前衣襟准备探进去时,却是突然缩回了手,惊呼了一声。

    “嘶!谁!”

    收回的手手腕处一片绿叶入肉三分,鲜血从那手腕处渗出,滴落在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周围的众人,一个个警惕的朝周围看去,尤其是被伤到的郭姓男子和那一脸震惊的宋姓女子,因两人都是精英弟子,警惕力非同寻常,而此时,是谁射出了树叶而让他们不知?那片树叶能让他们反应不入甚至入肉三分,这样的身手,绝对是让他们警惕的。

    惊讶的除了那些人之外,还有另一棵树上的傅凌天,他一直注意着她,见她本就没打算管那闲事的,从头也一直以着旁观者的目光在看待着那一幕,就是那女子被人撕了衣襟时她也不曾同情,却不想,那个男子的手要探入那一名姓杜的女子衣襟时,她会突然出手,以树叶为器,好诡异也好厉害的暗器手法,对于她,似乎,他又多了一面的认识,她,冷血,却不冷情,且不说她的身手如何,单单这以树叶为暗器的功夫,就是他,估计也比不上。

    看着她轻松的跃下树往前走去时,他却借着树木的掩藏,依旧站在树上,无声无息,静静的看着,若换成平时,这样的事情他早就走了,而这一回,却不知为何,想留下来看看,她到底会如何处理。

    唐心迈步往前走着,步伐悠哉身形优雅,随着她的走动,白色的衣裙轻轻的摇曳着,每一步,都有着优雅与飘逸,在那些人呆然惊愕的目光中,出了树阴,来到了那小道上,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杜棋怔愕的看着那缓步而来的飘逸身影,那绝美的容颜,熟悉的身影,不是唐师妹又是谁?可、可她怎么会在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