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 归!

    鬼手天医,029归!

    看着她滴血让空间手镯认主,将隐身斗篷收起后,唐心这才站了起来,道:“别忘了修炼。ai悫鹉琻”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身后,阿满红着眼眶跟着走了出来:“主子,你一定要再来。”然,前面那人却不再回头,而是迈着悠哉的步伐往外而去,在外面几人的目光中,离开了宅子。

    在唐心进阶的这段时间里,城中丹药堂掀起了一股狂潮,自从那丹药推出后,除了一些上门打听消息的人之外,还有的便是在盼着,那个炼制出那凝气修复丹的炼丹师会不会再出现?会不会有别的丹药放在那里卖?然而,没人知道,在这件事上,唐心只是让赤去跑了一趟,将卖出的金币收了回来,自己更是不曾现身,今日,更是在大街上买了些东西后,衣袍一拂,便御剑往宗门而去。

    御剑而行,白衣飞扬,如同光芒在空中划过,然而,再快,当她回来宗门时,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在递上令牌后进入宗门时,偶尔可见宗门中有着一些弟子在走动着,她并没有直接回院子,而是先去了领任务那里,也许是因为天色已暗,当她来到那里时,正好见那名老者准备离开,当下便唤了一声。

    “师兄。”

    负手而行的老者在听到这话时,微怔,回头一看到来人时,更是眼中划过一抺惊诧:“是你?”睿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了扫,见她的实力竟然已经提升到了淬神五阶,不由的嘴角一抽。

    当真是出人意料,她这好像才离开差不多一个月吧?竟然就冲破了仙帝巅峰,直接进入淬神五阶实力?果然是不简单啊!

    “我来交任务。”她来到她的面前停下脚步。

    “什么?”原本还保持着脸色正常的老者,在听到她这话后,顿时低呼一声:“你真完成了?”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莫非师兄本就觉得我在说笑?”说着,她从空间中拿出了那味千年的灵药:“师兄,请查收,还有,支付金币。”

    “咳咳!”毕竟也是见过场面的,除了先前的惊愕之外,老者倒是恢复得挺快的,他看了看她手中的那株灵药,点了点头:“嗯,确实是千年份的,还真没想到你还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将带回这千年灵药,跟我来吧!”接过她手中的药材,又让她将身份玉牌给他,带着她又走回院子那里,将任务登记了,又拿出了金币给她,处理好一切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而唐心也没久留,处理好了便直接往院子走去,因此,没看到在她的身后,那老者深不可测又带着一丝兴奋的目光。

    当她回到院子时,院中,竟是几人都在,看到她进来,最先开口的是杜棋和竹衣。

    “师妹!”

    “小姐!”

    杜棋起身快步走来,脸上绽开了笑容,边走边说着:“你总算是回来了,竟然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你还真是胆子肥了,到底接了什么任务敢在外面逗留那么久?”

    唐心还没开口,一旁的林秋怡便哼了一声:“我还道是死在外面了呢?原来还活着。”说着,瞥了唐心一眼,便扭着水蛇腰带着自己的内侍回了房。

    “唐师妹,你回来就好了。”白若兰走上前柔声说着,顿了一下,又道:“看到你平安回来,我们总算是放心了,以后若是要去接任务,你可以与我们一道,有伴总会安全点的。”

    唐心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冷淡的表情,明显的让那白若兰无法厚颜呆下去,匆匆说了句早点休息,便也转身回了房。

    “竹衣,帮我准备沐浴的水。”唐心转身一旁的竹衣说着。

    “好,小姐你先坐会。”竹衣应着,连忙转身离开。

    “师妹,你这次的任务难不难?路上没遇到危险吧?”她拉着她在桌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

    “嗯,还好。”她笑了笑,端起茶,抿了一口:“最近宗门里有什么大事吗?”

    “这倒没有,跟平时一样,一般都是修炼,再说,如果真的有大事,我们也不可能知道的,机密大事什么的也只有核心弟子知道。”她叹了一声,也端起茶喝了一口,道:“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回家了,只是,宗门的任务都好难,而且都是有危险的,我自己还真不敢去接,要不然,我倒也想回家去看看。”

    唐心没有说话,只是敛着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边则听着她在

    那里说着最近她不在时,院中发生的事情,直到,竹衣来告诉她沐浴的水已经好了,她这才从空间中拿出买回来的东西,交给竹衣去处理,吩咐她明早准备早餐,这才回房沐浴。

    次日清晨,当唐心在院中吃着早餐时,却见杜棋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师妹!师妹!我跟你说,今天宗门中传出了一件大事,你猜猜是什么大事?你一定也无法猜到的,太不可思议了!”她飞快的来到唐心的身边,在桌边坐了下来。

    唐心示意竹衣把早餐收了,拭了拭嘴角,这才抬眸问:“什么事?”

    身后的两个房间的房门也跟着打开了,另外的两人也走了出来,听到了杜棋的话,她们虽没问,却也一双眼睛落在杜棋的身上,似乎想听听,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一般。

    “我跟你说,今天整个宗门都传开了,你知道吗?任务栏那里最高难度最危险的那个任务竟然被人完成了,你是不知道,那个任务放在那里已经好几年了,一切没人敢接,就算是核心弟子,也不敢说能打包票完成那个任务,可现在竟然被人完成了,现在整个宗门的人都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不知是哪个核心弟子完成的任务呢!”她说得一脸的兴奋,像是那个任务是她完成的一般,一双眼睛闪闪发光,激动异常。

    “你说的是乌金林那个寻找千年赤降草的任务?”走过来的林秋怡和白若兰也不由的开口问着,脸上尽是诧异之色。

    “除了那个任务之外,宗门任务栏哪里有比它危险度更高的?”杜棋白了两人一眼,反正一向看她们不顺眼,也懒得跟她们多说。

    “怎么可能?那个任务放在宗门已经好几年了,这回竟然被人完成了?可有传出是哪个核心弟子完成的?”林秋怡双眼发亮的问着,乌金林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危险极地,哪个核心弟子竟然敢进那里去寻找千年赤降草?但,如今这个任务完成了,无论是谁,无论他是怎么完成的,这个人,都在宗门中掀起一阵狂热与崇拜,因为那可是放着好几年的任务了,今天终于被人接下,完成了,足可见,那个完成任务的人,实力一定很好!

    “你自己不会去打听啊?总问我做什么?再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没听见传出那人的名字,现在整个宗门的人到底都在议论着,而最诡异的是,核心弟子中最厉害的傅凌天傅师叔也接了任务了去还没回来,这一来,便说明完成那个任务的人不是傅师叔,这才是最让人震惊的。”

    “不是吧?我出去问问他们。”林秋怡说着,竟也大步的往外而去,不一会,消失在院子之中。

    站在一旁的白若水看了看那神色淡然的唐心,眼中划过一丝怔愣,暗想着,她怎么听着这事没什么反应?哦,对了,她刚才来久,又出了门一个多月,对这宗门中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也是情理之中,想必,她应该连傅师叔的名号也没听说过才对,暗想着,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也在桌边坐下。

    “师妹,你应该也没见过傅师叔吧?想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实力却是众核心弟子中最为厉害的,很被宗门看好,而且不仅如此,傅师叔还长得很俊美,宗门中很多的女弟子都爱慕着他,可惜那那傅师叔太冷了,一记眼神便让人不敢靠近。”杜棋说起那傅凌天时,眼中也是掩不住的流露出爱慕与敬仰之意。试问,一个各方面都极为出色的男子,又有几个女子能守得住心神?

    “唐师妹,你这回出去接的任务是最初级的吗?用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表才完成一个初级的任务,应该赚不了多少吧?”白若兰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听似好奇,实则是怎样,在场的几人心下皆明白。

    “白若兰,你做什么你?赚多赚少又如何?师妹又不是冲着钱去的,而是为了要出宗门一趟才去的,总好过你,试也不敢去试。”杜棋说起话来,也是不留情面。

    “哟?听说唐师妹回来了,师兄我今天特意过来瞧瞧,一月未见,怪是相念的。”

    一个调儿郎当的声音带着几分的调戏的意味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几人皆朝声音之处看去,正好见同样一袭白衣的洪权胜身后跟着几名弟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姓洪的,你来做什么!”杜棋皱起了眉头,警惕的看着他。

    “呵呵,我当然是来看唐师妹的啦,莫不是,你以为我来找你不成?”洪权胜睨了杜棋一眼,那目光分明就是嘲讽与不屑,似乎,像杜棋这样容颜俏丽的女子还入不了他的眼一般。他的目光扫过那抺白色身影,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依旧是淡然而悠哉,不由的目光一眯,眼角瞥见她身边的白若兰时,邪邪一笑。

    “白师妹,好久不见了,师兄我发现你又变漂亮了,啧啧,瞧瞧你这一副小脸微垂,美目含水带着委屈的模样,莫不是,有人欺负你?”他大步一走,身形一转,白色的衣袍一摆,旋身就在白若兰的身边坐下,身子斜斜的倚向了她的那一边,伸了的手竟是当着几人的面,直接就环上了她的腰。

    而白若兰此时那张娇美的容颜则是一阵红一阵白,不由的低下了头,紧咬着唇,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唐心看去,又飞快的低下了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得杜棋胸口火气直窜而起。

    “我说白若兰,你朝我师妹那里瞅什么瞅?告诉你,别在我面前玩什么把戏,小心我拳头对付你!”杜棋当即便是厉声喝着,在她看来,那不太爱说话的唐师妹谢性子太过退让了,这样的性子若是一味的退让,会被人欺负得死死的,她既然把她归到她一边,自然是不能让人欺负她了。

    只是,没人发现,原本盯着唐心看的洪权胜,因察觉到她似乎与一个月前有些不太一定,神识一扫,脸色顿时一变,就连那搂在白若水腰间的手,也不由的加重了几分。

    唐心似笑非笑的扫了那白若水一眼,又瞥了那脸色一变的洪权胜一眼,便站了起来,看向杜棋道:“我要去藏书阁,你要去吗?”

    “啊!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今天约了人切磋,现在她们应该等急了,你去藏书阁,正好一起走。”说着,她挽着她的手便与她一同往外走去,直将那几人抛在身后。

    洪权胜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不见,脸色的笑意才敛了起来,继而浮现的是一抺深思。从第一回交手时便知道她不是一般的人,可没想到,她的修炼速度竟这般的变态,这才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已经越过他了吗?如今她的实力一定比他的高,要不然,他怎么会看不透她现在的修为?

    “洪师兄?”看到他脸色顿变,被他搂着她的白若兰也不由的变得小心翼翼。

    洪权胜回过神来,瞥了她一眼,松开了手,一句话也没说的便大步往外走去,而跟着他来的几人也一样,跟在他的后面离开,由始至终,压根就没将那白若兰放在眼中。

    白若兰看着他们离开,咬了咬嘴唇,眼中划过一抺恨意与不甘,她敛下了眼眸,半响,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

    另一边,唐心和杜棋顺路走了一段路后,杜棋便指着前面的一抺白色身影对身边的唐心说着:“师妹,那个是林师妹,她是我的好朋友,虽然说跟林秋怡是一家的,不过她因为是庶出的,在家里没什么地位,所以胆子较小,不过修为却与我差不多,今天我就要是要跟她切磋的。”

    唐心朝那人看了一眼,便道:“既然这样,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也好,不过我跟你说,藏书阁虽然知识多,但对于我们而言,实力提升才是最主要的,你别以为看很多书就是好的,记得找时间修炼。”虽然知道她不一定听,却还是开口提醒着。

    “嗯。”唐心应了一声,示意她过去后,自己便也往藏书阁走去,只是,眼前就到藏书阁了,却有一抺人影窜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抬眸一看,是洪权胜那人。

    “有事?”她问着,看着面前的人。

    洪权胜看着她,精明的双眸盯着她的眼:“你怎么进阶了?”

    听到这话,唐心勾了勾唇角:“我进阶关你何事?”声音一顿,眼中笑意加深了:“还是,前阵子我说的话,你重新考虑了?”

    他盯着她,没有开口,似乎想从她的神色中看出什么一般,只是,他看不出,面前的这个女人,他什么也看不出。那双清冷的眼眸依旧是那样的淡然,透着一股自信与摄人威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一个月前,明明实力还不知他的,他当时甚至在想,就是再过十年,她也不一定能追得上他的实力,可谁知,听闻她接了任务外出,一回来,他来看她,竟然见她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她,莫非,这一个多月她有了什么奇遇?否则,仙帝巅峰进入淬神怎么可能那样的快?

    “怎么?还不愿?”她挑着眉头看着他,道:“你要知道,事不过三,或许,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见他依旧无言,反而一双眼睛盯着她看着,她笑了笑,便迈步往前走去,而在迈步的同时,衣袍一动,手中暗劲伴着衣袍的那一阵暗劲拂出,将那站在她面前的洪权胜给拂向了一旁。

    一股力道来,脚下步伐微晃了几步,待回神的那一刻,只见,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正迈着优雅的

    步伐往藏书阁走去,两旁,茂盛的树叶随风摇摆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地面上,斜照着一片片的树影,而那人,恍然在清幽的小道上散步的仙女,衣袂飘飘,步伐轻盈,竟是不由自主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因她刚进阶不久,这阵子便也只想着待体内气息稳定再做打算,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几乎都是呆在藏书阁里,除了一边看书之外,累了,便盘膝而坐,调气运息,渐渐的,感觉到了全身的内息像是稳定下来一般,这才轻呼出一口气,看向这藏书楼第一层。

    这里的藏书于她有用的已经是看过了,接下来,她也许应该去报考精英弟子的试炼了,对于实力的提升,除了修炼之外,便是实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