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送礼!

    同时惊到的还有赤,他本以为自己会被那一记凌厉的风罡所伤,却不想,仅仅一币金币便破了那骇人的凌厉风罡,不由的在侧身的同时往回看去,而这一看,也正好看到了那缓步走出,举止优雅的白衣女子,他的主子。

    “进我的地方,伤我的人,不知,是谁允阁下这么做的?”清冷的声音透着淡雅,是那样的好听,却透着丝丝的冷意与杀气,令人心头不由的一滞。

    那半空中的修士却在看到那个缓步走出的绝色女子时,脸色凝重的皱起了眉头,一手握着自己被伤的手,此时,那枚金币还深深的剌在他的掌心之中,对上了那名女子清冷而暗藏杀机的目光,他知道,一个处理得不好,他很难走出这地方。想到这一点,心微沉,能以一枚金币破了他的风罡,绝非寻常之辈,这个女子,他得罪不起。

    “主子。”赤从空中落下,来到她的身边,而雷格和雷诺两人脸色虽然还很苍白,却也强忍着不适站了起来。

    飘浮在半空的修士思忖了一番,继而呵呵一笑:“姑娘误会了,我并无恶意,只是看到天雷骤现,心生好奇,所以才赶来一看,我在这里给姑娘赔个不是,得罪姑娘之处,还请姑娘不要见怪。”说着,他在半空中朝下面的她微行了一礼。

    “哦?我却不知,原来赔礼是站在高处赔的,阁下真是好诚心。”唐心似笑非笑的扫了那人一眼,眸光冷光点点。

    闻言,那修士脸上的笑意一僵,想了想,这才从半空中而下,稳稳的落在唐心面前的十步之外,他看着面前的女子,那样的淡然优雅,深不可测,再度的弯腰拱手一礼:“今日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莫怪。”同时,手一动,将那八金币拂出掌心,只听铿锵的一声掉落地面,使得地面也沾上了几滴血迹。

    他在她的面前取下那八金币,是想告诉她,他虽伤了她的人,却自己也被她所伤,而且他也已经赔礼,此事应当扯平。其实,在修士之间,瞬间的一个决定,便可以导致生活是活是死,今日若不是他察觉到面前女子的危险,又岂会这般轻易赔罪?让他不解的是,他明明看到,这个女子也不过就是仙帝巅峰的实力,可为何她能破得了他那样的风罡?又是怎么会让他感觉到危险?

    唐心看着面前的人,扯了扯嘴角,冷笑着:“你想活着走出这里?”

    听到这话,那修士瞬间警惕了起来,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不打算放我走?”会这么问,是因为,明明面前这个女子的实力比他低,但,仍让他感到危险,感觉到威胁,似乎只要她心生杀意,下了杀心,他便会无法活着走出这里一般。如果知道这里竟然有着这样一个危险人物,他,绝不会来此一趟,此时,隐隐心中有些后悔。

    雷格和雷诺看不出他们实力的高低,却也看出那个修士惧他们主子。而赤则心下微怔,面上虽是冷漠如初,却是暗暗注意着那个修士的一举一动,那个修士所表现出来的惧意,虽然极力掩饰,却能可察觉得到,可,是什么让他惧了?主子的实力明显的要比他低,不是吗?这一刻,他也心生出了一丝的不解,不解明明实力不如对方的主子,为何有着睥睨天下的清傲与尊贵。

    唐心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雷诺,椅子。”

    候在一旁的雷诺一听,当即快步朝大厅走去,搬出一张椅子来:“主子请坐。”而后恭敬的站在她的身后。

    因为炼丹站了一整天的唐心,此时一坐下,只感觉浑身一阵舒爽,她往后倚着,举止优雅的靠着椅背,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则,头微仰后靠着,看着那前面的一脸警戒的修士:“说吧!你是何人?什么修为?”

    看着她一举一动间皆散发着自信与优雅,那修士沉着脸,目光深邃一片,似乎在沉思着,半响,这才开口道:“我名韦河,人称,嗜血韦,为炼神一阶修士,今年三百八十五岁,散修,没有门派。”

    “原来已经三百八十五岁了?那可真是一个老头了,还能保养成这样,不错。”唐心打量着他,明显一副四十来岁的样子,却已经三百多岁,修士的生命,果然是奇异啊!

    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话,就是那韦河,一瞬间也愣了一下,只是,此时的他仍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还没打算放过他,正想着时,又听她自言自语的在那里低喃着。

    “炼神一阶的修为,啧,比我的品阶还高了两个级别。”说着,那一双眼睛又在韦河的身上打转着,看得韦河警惕。

    “你想做什么?”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便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唐心笑了笑,道:“谁让你别的地方不去,偏偏一头栽进我的地方来了?还伤了我的人?胆子倒是不小,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死,另一个,则是也成为我的人。”她说得云淡风轻,仿佛面前所站的那个修士,根本不是实力远在她之上的强者一般。

    听了这话,韦河拧起了眉头,眯着眼睛盯着她看着,像是在思量着她话中的真实性,似乎是想从她的神色中,眼神中,看看她是否真的有那个信心来取他的命一般。

    “你也可以试试,看看你有没那个能耐从我的面前逃走,不过,机会只有一次,选对了,那是活命,选错了,呵呵……”

    韦河定定的看着她,沉声直言问:“你有什么本事可什么本事可以让一个实力比你强的人臣服于你?”

    听到这话,赤和雷格以及雷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家主子,是啊!想要一个实力比她高的人臣服,这可不是一件易事,有的修士,甚至是死,也不会愿意低下这个头。

    唐心扯了扯嘴角,笑了笑,道:“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取了你的性命,让你无法活着离开这里。同时,也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你的修为再度提升,我想,无论这两点的哪一点,你都拒绝不了我,当然,除非你真的想找死,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不会勉强。”

    “你可以让我的修为提升?”他眼中划过一抺惊诧,定定的看着她,要知道,修为越高,进阶越难,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个岁数了还一直停留在这个品阶。

    “没闻到我这满院的药香吗?”

    听到这话,韦河怔了怔,确实,他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而这空气之中,确实还有着浓郁的药香味没有散去,当下,不由定定的看着她,沉思了半响,这才道:“好!我奉你为主!”

    “以天地规则立誓,我名,唐心。”唐心瞥了他一眼,缓缓的说着。

    闻言,他看了唐心一眼,这才走到她的面前,单膝跪下,一手指天:“我,韦河,今以血立誓,从这一刻起,尊唐心为主,主死我亡,誓死效忠,绝不背叛,若有异心,天地同诛!”随着他誓言的落下,天地规则一现,一道光芒从他所跪地面浮出,形成一个复杂的印记将他包围其中,这个光芒弥漫他全身的同时,分出了一缕注入了面前唐心的眉心,随着光芒一闪而逝,地面的印记也随着消失,形成一道精光朝他的眉心而去,誓言形成,在他身上胸口处,浮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火焰。

    看到这一幕,站在唐心身侧的赤不由的眸光一闪,心中隐隐有着羡慕。他认主子为主,却没以血立誓,而面前的这个血誓,如果主人亡,立誓之人也会跟着死,立誓的人若是死了,主人只会感觉得到,不会有事。

    “起来吧!”唐心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除了赤之外,又收了一个实力不错的高手,还是一个立血誓的,再加上今日丹药大成,嗯,心情大好。

    手一翻,一枚丹药随着而出,刚站起来的韦河本能的伸手一接,摊开手掌一看,却是一枚散发着浓郁药香与淡淡金色光芒的丹药,上面,居然还有丹纹!

    “主子,这、这?”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手中的丹药。

    “刚炼制出来的归灵丹,此丹服之可进阶,至于能进几阶,就要看你自己的了。”她摆了摆手,站了起来道:“这几日我要休息,你服下丹药进阶后给我守关,我应该也差不多突破了,不想节外生枝。”说着,声音一顿,看着天空道:“嗯,以后这宅子的事情就由你出面处理,有实力的人,可以招揽为你的手下,至于我的事情,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是、是!”他颤声应着,这一次,声音中的恭敬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接下来的日子,韦河并没有让她失望,在服用了她的丹药后,他的实力从炼神一阶直接突破到炼神五阶巅峰,这样的速度与神效,让他欣喜若狂,对唐心更是打心底敬佩着,因为他知道,那归灵丹可是逆天丹药,这样的丹药竟然是他主子炼制出来的,不要说她如今只收了他这个炼神级别的修士,如果这等炼丹天赋被人所知,只怕到时各地的强者都会涌上门来求着她收了他们,因此,对于认她为主一事,他如今是庆幸万分。

    这一日,唐心在服用了归灵丹后,便于后院中盘膝静坐,调息运气,准备冲破仙帝巅峰进入淬神级别,等了这么久,如今有韦河和赤在外面守着,她可以放心的进阶,也无需担心引来强者的好奇。

    同时的,这一日,赤依旧坐在宅子最高的屋顶上观看着四周,而韦河则守在唐心的院子外面,雷诺和雷格以及阿满三人守在大门处,虽然说时有人进阶,并不出奇,但事情总有意外,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唐心这一回的进阶,谁也没料到,竟然会用了的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守了近半个月后的某一天,院子头顶上的天空终于有了变化,让他们庆幸的是,因为这一天,正好是夜里,虽然打了三道天雷,倒也没怎么将人引了过来,让那守了半个月的几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次日的清晨,唐心推开了门走了出来,伸了伸腰,只感觉浑身一阵舒爽,迎面而来的清风柔柔的拂过脸颊,让她身心一阵放松,想到自己也出来近一个月的时间了,想想,如今也应该回宗门了,宗门那里的藏书,她还是极有兴趣的,而且,她也好奇着那里的修炼功法。走出院子,看到的便是守在院外的韦河。

    “恭喜主子进阶成功。”韦河恭敬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到她身上的修为竟是一举到了淬神巅峰,不由的心头一惊,眼中浮现了一抺不可思议。一连进阶又到巅峰?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当年他进入淬神期到巅峰,足足用了五六十年的时间啊!

    “嗯。”她唇角微勾,应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而韦河则恭敬的跟在身后。

    “主子主子!你终于出来了,我今天特意熬了粥,你来尝尝好不好吃。”阿满看到她出来,兴奋的跑了上前,最近一段时间她专门学做吃的,现在已经有了一手好厨艺了,就想着,以后天天给主子煮东西吃。

    闻言,唐心笑了笑,道:“看来阿满最近也很努力,前阵子煮的东西可还不怎么样的。”目光落在桌面上的粥上面,看了看,道:“这是什么粥?”说话间,在桌边坐了下来。

    “田鸡粥,这是用沙锅熬成的,可好吃了,而且也很有营养,主子,你尝尝看。”她给她舀了一碗,放在她的面前。

    唐心吃了一口,入口粥细滑而透着一股香味,而田鸡肉则嫩滑爽口,又因为是用沙锅熬成的粥,味道确实不错。她点了点头,道:“不错,很好吃。”

    “嘻嘻,主子喜欢就好,以后我天天煮给你吃,我还学了做糕点了,以后我也会做了。”她笑盈盈的说着,一脸的开心。

    一旁的赤和雷格他们则站着,一双双的眼睛也都落在唐心的身上,看着半个月不见的她依旧神清气爽,心下也很是开心,虽然他们看不出她如今的修为,但也知道,她的修为定是提升了。

    待吃完了粥,唐心把韦河和赤叫到了厅里,看着厅中的两人,她开口道:“今天跟你们说件事。”

    听到这话,两人相视一眼,继而看向唐心:“主子请吩咐。”

    “我明日准备离开了,这宅子由你们两人照看着,另外,有一件事交给你们去办。”她顿了一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道:“我需要一股强硬的势力,而且要绝对忠心的。”

    听她说要离开,两人不由的心口一提,而后,又听她说需要一股势力,两人眼中则划过一抺深思,继而,齐声道:“主子放心,这事我们一定办好。”确实,他们眼下只有几人,而真正算得上有些实力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人,雷格和雷诺两人只能算普通护院,实力根本不行。

    “嗯,有时间我会再回来看看的,你们出去吧!把阿满叫进来。”

    “是。”赤应了一声,与韦河一同离开。

    “主子,我跟哥哥说,你要走了?”阿满红着眼眶跑了进来,一脸不舍的看着她。

    “嗯,我出来也有段时间了,也该回去了,等以后有时间再过来,你以后记得多修炼,身体才会更健康,而且也要有能力自保。”她拉着她在一旁坐下,道:“要是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不过记得让人陪你一起去。”

    “嗯。”她点了点头,眼眶红红的低下了头。

    看着她,唐心心中一叹,拿空间中拿出了两件东西,道:“这个空间手镯,样子较为普通,你戴着不显眼,也安全一点,滴了血认了主以后就是你的了,还有这个斗篷,只要披在身上,就可以隐身的,不过最多只能维持一柱香的时间,只要你屏住气息,不要遇到强者,这件斗篷便可保命,不过你要记得,不可跟外面的人说,拿出来时也需要小心,要不然被人夺了,你还会有性命之忧。”

    阿满张大了眼睛一脸惊愕的看着她,指了指她手中的东西:“主、主子,这些宝贝,你、你要给我啊?”

    “怎么?不想要?”唐心挑着眉头,好笑的看着她。斗篷是她以前炼制出来的,虽不是什么天材地宝,但真正到了危险的时候,却还是可以保命的,这小丫头深得她心,实力却又弱得可以,免得下回来了看不见她,才将这东西送给她。

    “可、可是我没钱……”她低下了头,不好意思收,空间手镯可以收着很多东西,是很贵的,还有那斗篷,她只是小小丫头,主子治好了她的病,又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还可以收主子的东西。

    “呵呵……”唐心忍不住笑了出声:“真是傻丫头,既然是送你的,怎么可能要你的钱?再说,有钱我就一定给了?”她好笑的摇了摇头,将东西给她:“收着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