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引来的人

    只见,她抬起手,衣袍看似轻轻的一拂,一股气流涌出,硬生生的将那名抬起一脚的女子给拂了开去。像是没想到会突然那样,那女子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便跌坐了下去。

    “小姐!”

    一声惊呼响起,一旁的随侍的小丫头反应过来时,不由脸色一白,连忙上前将她扶起。

    “阿满,掉了就不要了。”唐心来到那阿满的身边,淡淡的说着。

    阿满一听,看了看那跌坐在地上的少女,又看了看自家主子了,当即站了起来,乖巧的来到她的身边。

    “我们走吧!”她轻过身,看也没看那名女子一眼,便准备迈步离开,然而,步伐才迈出一步,一抺身影却是大步的来到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你好大的胆子!”先前跌坐在地上的女子怒视着唐心,尤其是在看到她绝美的穴和后,一扬手,就准备朝她脸上掴去,然,这扬起的手却是在半空中被人握住了。

    “表妹,不可无礼。”

    一名年轻的男子不知何时来到几人的身边,而那男子的手,正握着女子挥下的手,低声说了一句话后,男子放开了她的手,转而看向唐心时,眼中不禁划过一丝惊艳,继而敛下了眼眸,尤其了温和平静的神情,拱手朝唐心行了一礼:“姑娘,舍妹娇纵无礼,还请不要见怪。”

    唐心看了男子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这才迈步离开。而阿满也跟着飞快的看了那男子一眼,小跑着跟在自家主子的身后。

    看着那抺飘逸绝尘的身影就那样离开,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怔愣,继而暗自摇头一笑。

    “七表哥,那个女人欺负我,你怎么不让我教训她!”女子原本有着怒火,可在面前男子的眼前,却也只能跺跺脚了事。

    听到这话,男子神色温和和疏离的看着她,道:“表妹,你应该收敛一下脾气,否则,终有一日必惹下大祸。”说着,衣袍一拂,便转身离开。

    “七表哥!”女子咬了咬牙,跺了跺着脚,一脸的委屈之色,却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另一边,阿满咬着唇跟在唐心的身边,一脸的懊恼之色,想到那掉了一地的糕点,只感觉一阵揪心。她本来还想带回去给哥哥他们吃的,可是现在却没了,都怪她,要不是她被人撞了,也不会把那些糕点弄掉了。

    缓步走着的唐心,看了身边的阿满一眼,唇角微弯,道:“家里平时也没糕点,倒是可以让人每天送些过去。”

    低着头走路的阿满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回去后让雷诺出来交待一声就行了。”她淡淡的说着,心下则在想着自己新得到的那两张炼丹方子,回去说准备炼制一下,如果能炼制出来,一定对她大有好处。

    回到宅子中,阿满欣喜的跑去找她哥哥说了今天在外面遇到的事情,又跟雷诺说了主子让他去酒楼让人每天送些糕点过来。而唐心则在吩咐他们没事不要打扰她后,便回了后院,将所需要的药材先准备好,只等明日休息好了试着炼制。

    次日清晨之时,她拿出了真龙鼎,一旁放着准备好的药材,闭着眼睛又再回忆了一次那记炼丹方子所记载的步骤,这才催动体内真火,点燃了真龙鼎。

    如果此时有炼丹师在这里,一定会被惊到,因为无论她的真龙鼎还是她那摆放在一旁的灵药,皆是极品!真龙鼎本来经过她再度炼制早已经更胜以往,而那每一种灵药,原本有的并不需要上千年份的,然,此时的每一种,却全是有千年之久的,十几味药材摆放在那里,令得这院子中的空气都弥漫着阵阵的药香味。

    她的神情从真龙鼎点燃开始便变得认真而专注,一边控制着火候,一边加入一些灵药,只听见炉中传来的噼啪声,像是有什么在溶化一般,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炉中火焰与风力的呼啸声,纵使在结界的保护下,也依旧能让前院中的赤他们听到,因为唐心所设下的结界只是一层不让人打扰到她的防护结界,并非灭音结界。

    “奇怪,主子这一大早的在做什么?”阿满今天穿着一袭淡绿色的裙子,简单的将头发编成了辫子,又在发尾端系着两个蝴蝶结,简单而清新,煞是好看。

    不远处的雷格走了过来,听着那后院中传来的声响,道:“阿满,你不去修炼吗?主子教你的那套法诀你要记熟了,对身体也有好处的。”

    “嘻嘻,雷格大哥,我在等糕点呢!吃了糕点我再去炼。”她笑盈盈的看着她,一边玩着自己的辫子。

    赤和雷诺也走了过来,见他们两人在那里,赤便道:“主子的话要记住了,最近没事别去打扰她,尤其是阿满,后院不可去。”低沉的声音透着冰冷,哪怕是对着他妹妹说话,此时也是一样。

    “嗯嗯,哥哥放心,我知道的。”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突然间听到了敲门声,顿时眼睛一亮:“啊!一定是送糕点的,我去拿。”说着,蹦跳着往那那前院大门跑去。

    赤隐隐知道他们的主子精通炼丹之术,此时听到动静,便想着应该她是在炼丹,吩咐了他们不要打扰,便各做各事。其实,他们在宅中的日子倒也清闲,平时修炼一下,便是帮主子打听一些消息之外,倒也没什么事情做,这种很是清闲的日子,每天修炼占得很多,倒也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了不少,这一点,最是让他们欣喜万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这一日,宅中的几人隐隐的都听到她那后院的声音从早上持续到了傍晚,也就在傍晚时分,突然间,后院头顶上的那片天空却是微变,一股乌云弥漫着,隐隐的,还伴着闪电。

    “怎么回事?怎么那样了?”雷诺惊讶的看着那后院的上空,心中惊愕万分,从空气中弥漫而出的淡淡药香味和他们的猜测中可知,主子是在炼丹,可他们主子炼丹,怎么会引来天雷?那一片天空的模样,分明就是天雷即将到来的模样啊!

    赤的脸色依旧无波动,像目光却是越发的幽深,心中的惊骇说出来估计也没人相信。他是仙帝级别的修士,实力远在雷格他们之上,一些事情自然也比他们了解,天雷,除了进阶时能引来之外,如果是炼制丹药的,那也只有非凡近乎逆天的丹药才能引来天雷,这、这、主子莫不是在炼制逆天丹药?而且已经将近成功?

    想到这,原本激动的心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转身吩咐道:“如果引来天雷格势必会引起外人的注意,雷诺守着前院的门,雷格你守那一边的,我到那一边守着,记住,切不可让人随意闯进来扰了主子的事!”

    “是!”见他神色凝重,两人当即应了一声,分别往两个地方掠去。

    “哥哥哥哥,那我呢?那我呢?”阿满拉着他的衣袍急急的问着。

    赤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微拧起了眉头,道:“阿满,你回去房去躲好,无论听到什么也不要出来,你实力不能自保,但你要做到不能让我们分心去保护你,知道吗?”

    “嗯!那我回房去,哥哥你要小心。”她也知道自己不能自保,看到她兄长那凝重的神色,又看了后院一眼,当下便迅速跑回房音。

    看着她离开,赤提气一跃,来到宅子中的最处的屋顶坐着,警惕的看着四处,这里,因为是最高处,可以注意到周围的动静,无论是从哪里来的,他都可以看见,可以迅速的做出反击。

    而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唐心的实力远远在他们难以估计之上,就算是赤,也只看到唐心现在的实力,却不知道她还有着勇猛的契约兽在守护着她。

    后院中,此时的唐心却是不知他们已经一副草木皆兵的戒备起来,她的双眼正专注的看着鼎炉中的火,最后一味药也加进去了,此时,等的就是最后的一道火候和天雷的淬炼了。

    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她试坏了两炉,损坏了两炉的灵药,这是第三炉了,那方子看着是将炼丹的步骤都详细的记载着,但真正炼制起来,除了要控制火焰之外,炉中灵药燃烧的火候也是极需掌握的,稍有不慎,便会功亏一篑。

    “呼!”

    炉中,本命天火还在燃烧着,而头顶上的那片云也在涌动着,唐心眼见火候到了,当即收回了火炉,伸手撤了周围的结界,也就在这一瞬间,那还在半空中转动着真龙鼎被一道天雷轰隆的一声击声,虽是击中,却依旧还在旋转着,而随着这一震动,那炉中,似有什么不一样了一般。

    晴空一道天雷,诡异而令人惊诧,城中不少修炼的人在听到这道天雷后,各派出了人去查看是哪里的天雷,在众人的心中,第一个念头所想到的便是哪个修士又进阶了?却没人想到,这次的天雷却是逆天丹药所引来的,所幸,唐心所处的院子较于偏僻,第一时间也没什么人知道,尤其是在那第一道天雷落下后,第二道和第二道天雷也紧随着劈下。

    这一连迅速劈下的天雷,倒是让正寻着那地方而去的众人一怔,面色浮现着一丝的古怪。因为他们察觉到了这三道天雷与进阶时的天雷略有不同,因此,更加的提速寻着去,生怕晚了几步,便找不到那根源了。

    众人的担忧并不无道理,在三道天雷劈下后,后院天空的乌云也渐渐散去,成了正常傍晚天空的颜色,而在高处守着赤,此时看到乌云散去,周围也没有动静时,不由的喑暗松了一口气,却依旧坐在高处观察着,只是下一刻,原本放松的身体却不由的紧绷起来,他整个人几乎是瞬间便站起,看着那一个朝这边掠来的修士,唇,紧紧的抿着。

    那名修士由远到近,当看到那站在高处警惕的看着他的赤时,嗤笑了一声,道:“小儿,是何物引来天雷?”

    一个看起来也只有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极度嚣张的嗤笑着,一出口便直呼拥有仙帝级别的赤为小儿,可见狂傲非同一般。而赤则抿着唇,在打量着他,越是打量,眉头拧得越紧。对方的实力他看不清,但那一身气势,明显的远在他之上,如果对方硬闯,只怕他无法守得住。

    在他眼里,甚至,在格雷他们眼里,他们的主子看起来虽深不可测,但那实力他们直觉的也不是无敌的,再者,在这里的修士们都认为,女修的实力永远比男修弱,赤更是觉得,唐心的实力如果真要比起来,一定打不过他的。

    后院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而飘香的药香味,唐心闻着那药香味,就算是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这丹药是炼制出来了,看着那落在面前的真龙鼎,她走上前,衣袍一拂,拆开了那盖子,看到了那里面泛着一层淡淡金光的丹药,不由的一喜,每一枚丹药都是极品,每一枚上面都有着丹纹,而且就这样大概一看,少说也近十八颗,自己的炼丹术越发的稳定,所炼制出来的皆为极品,这样的本事,让她自己见了也很是欢喜。

    “嗯?药香?”那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眼中划过一道精光,闻到了那弥漫在空气中的药香味,目光自然而然的往底下的院子扫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似的。

    “这里是私人地方,阁下请速速离开!”赤长剑在手,冷声喝着,已经暗暗提起身上的内息。

    “呵呵,小儿何需紧张?”那中年男子眯着眼,笑了笑,却是暗暗的吸了一口气,闻着那令人神清气爽的药香味,道:“看这满院药香,你的主子定是炼丹师了,我倒是好奇,到底是炼制出了什么样的丹药,竟然能引来了天雷?小儿去通传一声,就说老夫想要见一见他。”说到最后,他已经从我自称为老夫了,明显的就是告诉赤,他,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人。

    赤也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表现出来的绝对是个上百岁的修士,实力远在他之上,抢夺这样的事情在每个地方都经常可见,尤其是如今他们这里地方偏僻,又没外人看见,如果这人真的打这个主意,他们也只有拼死一战,否则,这个人见了主子,也一定会夺了主子的东西!

    那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衣袍一拂,就往前掠去。也在这里,赤手中长剑一转,凛冽的剑气以着破空之势袭向了那修士。

    “不自量力!”

    那修士身形一动便迎了上去,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在他的周身之边涌动着,手掌一拂,竟是轻易的化去了赤的剑气,身形一侧,反手一击,像是有什么弹出一般,赤见状,冰冷的眸光一眯,手中长剑横于身前一挡。

    “锵!”

    清脆的剑鸣声在半空中传起,传入了另一则的雷格和雷诺的耳中,两人迅速来到赤的那一边,看到那两人在半空中交手时,却又无可奈何,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提气空中交战,此时想帮忙也帮不上,看着赤明显的处于下风,两人眼中不禁浮现了担心与紧张。

    后院中,正将丹药收好的唐心听到了那一声清脆的剑鸣声时,不由的挑了挑眉,将院子的东西都收好,拿出了一枚迅速补充身体灵力的丹药服下,便迈步往前面走去。

    来到前院中时,她并没有急着出现,而是站在暗处看着那半空中交战的两人,打量着那名修士的修为,以及看看赤在对战时的应对,见两人以体内气息飘浮于半空中交手,两人的周围都涌动着一股压抑的威压,原本站在底下的雷格和雷诺两人已经受不了那股威压退到一旁,脸色苍白,身体还在颤抖着,她明白,那是来自于强者的威压,像他们两人的实力,在赤和那名修士的面前根本不能算是实力,真正的强者过招,他们若是上前,不用动手,单单是威压就足以令他们身死了。

    目光再度移到半空,与那修士交手的赤,被以风刃所伤,身上的衣服划开了几道口子,哪怕,那修士并没有动用武器,可他的修为已经足以让他空手杀人,如果不是赤的反应快,估计此时身上就不止那些伤了。

    “哼!受死吧小儿!”

    那修士厉喝一声,目光中迸射出杀意,手掌一击,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形成了一道利刃一般的朝赤袭去,而那股气流以赤如今的实力却是无法破得了的,若是无法破了这一道风罡,他必死无疑。看到这里,她眯了眯眼,手掌一翻,似有什么东西从她的手中飞射而出。

    “咻!”

    空气中划过的声音有如利刃,以着强劲的暗劲一击便破了那道风罡,那道罡气一破之时,那名修士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那袭出的手掌猛的一收,看到了上面剌入掌心的那一枚金币,眼中尽是惊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