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 天火炼丹师!

    “姑娘。”潘堂主接过薜掌柜手中的书后,亲自双手递给她。这一礼,却是让那周围的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唐心看着面前的书,又看了看面前的潘堂主,眸光微闪,便也不再推辞,起身双手接过:“如此,那便谢过潘堂主了。”

    “姑娘能接是我的荣幸。”他笔了笑,回到原位坐下,又与众人说起了一些丹药的事情,而一旁的唐心则随手翻了翻书本,见里面确实有很多是不曾见过的丹名,翻着翻着,便见刚才那两味丹药的记载,看到那记载,不由眸光一亮。

    而这一幕,正好被一直站在一旁注意着她的潘堂主和薜掌柜看到了,两人相视一眼,微不可察的一笑。

    “潘堂主,那两张方子需用何物易换?”唐心合上了书本,抬起头来看着他。

    闻言,潘堂主一笑,道:“那人说,如果有人能拿出千年份的紫参,便可换两张炼丹方子,因千年紫参极为少见,姑娘如果真心想要这两张方子了,也可拿出相等的东西来,我可以代为询问,他可换否。”

    “嘶!千年紫参?五百年的紫参都不易见,竟然说要千年的?千年紫参娃何其天价,就算有人真的有千年紫参,也不会有人肯拿来换这两张方子,要知道,这两张方子可不是一般的炼丹师能炼制出丹药来的。”

    “是啊!千年紫参何等珍贵,就为这两张方子,啧啧,就是有,估计也没人愿意换。”

    “虽然这两味丹药方子所炼制出来的丹药是珍品,但那前提也是能炼制出来才行,再者,这两味丹药所要用的灵材可不是随便就能弄到的,谁会去换?”

    “难道这两张方子放在这里也没人换走,试问,谁会去做这等不划算的事情。”

    众位炼丹师一个个摇头叹说着,对这两张方子可说尽是叹息。而潘堂主也是眸光微闪,千年的药村本就难得,更何况还是紫参,其实这方子放在他这里,他是没指望别人能拿千年紫参来换的,如果有同等珍贵的东西,倒是可以从中调和一下。

    唐心敛下了眼眸,也没人看得清她此时眼中的神情,她一手轻轻的在书本上轻敲着,像是在思量着什么一般。而在这时,薜掌柜的声音让她抬起了头来。

    “主子,药老来了。”薜掌柜领着一个带着黑色纱帽的老者来到这边,那老者的面容虽然隐藏在纱帽之下,但却能隐隐看到那双在打量着众人的眼睛。

    “潘堂主,老夫的两张方子放在这里也有段时间了,不知,可有人拿得出千年紫参交换?”沙哑的声音带着苍老之态,虽然极度的想要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仔细一听的话,能感觉到此人中气似有不足。

    在场的人都是炼丹师,此时听着老者的声音倒也没什么诧异的,倒是唐心在听到那声音后,眸光微闪了一下,唇角微微一扬,又敛下了眼眸,慢慢的翻着手中的书本,似在看书,又似在思量着什么。

    灵药紫参,可治内伤,补精血,调精气,然,炼丹师们却不知道,哪怕不用入药,也有神效,而千年紫参更是珍贵万分,价值连城,别说是一支,就是一片,也可令只剩下一口气的人缓过气来,活上七七四十九日,而这老者以两炼丹方子换一千年紫参,确实是贪大了。

    在场的炼丹师只知道那紫参入药炼丹极好,却不知,在善用的医者手中,千年紫参更是非同寻常。

    “千年紫参尤其珍贵,也极为少见,堂中多日,也不曾有人拥有紫参,倒是这位姑娘对那两张方子有些兴趣,我正想着,不知可愿以别物换之?”潘堂主笑着走上前来,来到老者的身边,却是三步之外,并没多加靠近。

    顺着潘堂主的目光,老者看向了那低头看书的唐心,而这时唐心也抬起头来看着他,露出了一抺笑容,慢慢的合上了手中的书,道:“千年紫参何其珍贵,含一片,可令只剩下一口气之人再活上七七四十九天,近乎有起死回生之神效,别说是两张方子,就是四张方子,只怕也换来到半支。”

    “咦?姑娘莫非还是医者?”一名老者在听到她的话后,双眼闪亮的看着她。

    而那带着黑纱的老者则沉下了脸,一双目光半眯着,阴沉沉的打量着那名白衣女子,一时间却也没说话。

    “略懂一二而已。”她淡淡的笑着。

    众人见她这般说,倒也没往深处想,毕竟她一这般年轻的女子,又是炼丹又是医者,本事能有多高?自是不怎么看好的。

    “既然无人有千年紫参,那就妨请潘堂主把方子拿来吧!”那名老者沙哑的声音再度传出,这一回,明显的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见状,潘堂主也点了点头,从空间中拿出了那两张还加着印记的方子还给他,而就在那老者转身要走之时,却传来了唐心不紧不慢的声音。

    “我倒是有紫参。”

    一句话,短短的几个字,却是让众人的目光嗖的一声全朝她看了过去,错愕而怔然,就连那名老者的身形也微不可察的僵在了原地。

    “姑娘有紫参?”潘堂主惊讶的看着她,见她表情不似有假,不由的又看向那老者。

    老者从刚才的话中便知道那白衣女子对他要用两张方子换条紫参是狮子大开口了,此时犹豫了一下,回过头来,锐利的目光透过黑纱看向了她,心下暗忖着:此等小儿,莫非真的有千年紫参?如果她真有,岂不可以埋伏之杀夺?

    看着老者那一双在黑纱下的眼睛盯着她,感觉到那一瞬间迸射出来的杀气,唐心勾了勾唇角,嘲讽的笑道:“阁下莫非在想,杀之而夺?”声音一顿,她又笑道:“如果真有这个念头,我奉劝阁下早早收起,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派云淡风清的姿态,一副漫不经心的神色,然,那眉眼中的自信与淡然却是让人怔了又怔,众人在听了她的话后,看了看那名身上弥漫着杀气的老者,又看了看那随意的倚着椅子而坐的女子,一时间,不禁想着,那老者适才莫非真有杀之而夺之心?想到这,看向那老者的目光时,却是带着一丝的惊骇。

    潘堂主心下也暗惊,看向那老者时,目光凝重,眉头也不由的微皱起来。如果那老者真存这样的心,他也是不能不管的,只是,老者前些日子来时,似乎不似今日这般急匆匆,为何今日这般心焦?

    而在众人心思各之时,唐心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又再度传出,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泊之中,荡开圈圈涟漪,惊得众人心头大骇。

    “我观阁下脚步虽稳,内息却乱,声音苍老听之中气不足,隐隐有气歇之状,想来,若是再找不到紫参,顶多只能再活半年命了吧?”虽是问,但那语气,却是肯定的。

    老者整个人骤然一惊,那一瞬间身体的僵硬,骇不过在场的众人,只见他黑纱下的一双眼睛惊骇的盯着唐心,半响,沙哑声音再度传出:“老夫精通药石之道,素有药老之名,却不想,今日竟不敌你这一小儿一观一望。”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这圪拿下了黑纱,正色的看向唐心:“姑娘可是真有千年紫参?老夫愿换之!”

    听到老者称呼一改,从刚才的小儿到现在的姑娘,众人眸光微闪,看向唐心的目光又不同了。药者,他们素有闻名,自知此人精通医药之术,一些丹药无法治疗的病痛,还得医者才能救治,他,为人性格虽怪僻,却不可否认,有一身好医术。

    “两张方子换一支紫参?”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药老深吸了一口气,道:“不敢,只要有紫参,不论多少,请姑娘相易。”

    “七片,换你两张方子,有七片千年紫参,已经能让你多活一年了。”她手一动,便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正好还剩下七片紫参,还是上回炼丹还魂丹时剩下的,她空间里的药田虽有,却没去挖。

    看到那紫参,老者死灰般的眼睛一亮,当即应道:“好!我换!”把那两张方子递上前,又拿起那盒子里面的紫参看了看,继而满意一笑:“确实是千年紫参,确实是千年紫参啊!”有了它,半年之后,他不必毙命了!只是……想到如果这些紫参用完仍无法找到医治自己的方法,却又不由的心下一沉,千年紫参,可遇不可求,他可不敢奢望下回还能得到千年紫参。

    想到这,看向那白衣女子的目光就变得更加怪异了。她能一眼看出他身体的问题来,不知……

    他咬了咬牙,双手交叉,恭敬的朝她弯腰行了一礼,问道:“姑娘看老夫还可救否?”

    然,唐心则打开了那两张方子看了看,满意的勾了勾唇角,便将方子收入空间之中,衣裙一弹站了起来,对潘堂主道:“我也要告辞了,潘堂主,请。”

    潘堂主连忙站了起来,笑呵呵的道:“我送姑娘下楼,姑娘请。”说着,做出了个请的手势,亲自相送。

    而那老者则怔了怔,看着两人往下走去的身影,抿了抿唇,知道自己刚才得罪她了,不由的敛下了眼眸来,看着手中的千年紫参,有些怔怔入神。

    坐着的炼丹师们看着这一幕也是怔了怔,越发的觉得那位姑娘深不可测,可又说不上来。可当众人也准备离开之时,却见原本送着那白衣女子下楼的潘堂主一脸喜色匆匆走了上来。

    “果然,果然啊!”他欣喜的连说了两个果然,快步的来到几位炼丹师的中间。

    “潘堂主,果然什么?何以令你心喜至此?”其中一老者不解的问着。

    那潘堂主将手中拿着的药瓶给他们看,兴奋异常的道:“此瓶有丹药十枚,名为凝气修复丹,可在最快的时间里修复重伤的身体,将实力提升,此丹、此丹正是半月前格斗场中那名男子所服之丹药,也正是因为那名男子服了一枚凝气修复丹,才能反败为胜,将一名实力高过于他的对手瞬间击杀!”

    “什么!这瓶丹药叫凝气修复丹?是从何人手中而来?莫非潘堂主见到了当日那位炼丹师?”一名中年男子又惊又喜的问着,可当他的话说完,便是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似的,不由的又惊愕的道:“莫非、莫非,她、她就是……”

    “是、是刚才那位姑娘?”另一名老者颤声的问着,眼睛瞪得老大。

    “没错!就是她,我原先听薜掌柜提起她后就猜想着可能是她,只是不敢确定,没想到刚才送她下楼时,她就把这瓶丹药放我这里卖了!”说起这事,潘堂主还兴奋非常,因为他知道了她就是那名炼丹师,拥有非凡实力的炼丹师,像手中这凝气修复丹,他跑遍各地都还没听说过,一本丹药古书能换来与她的相交,倒是让他意想不到,惊喜万分。

    而一旁,原先也准备离开的药老看着他们一个个欣喜若狂,不由的怔了怔,眼中划过一丝疑惑,目光看向了他手中的丹药问:“凝气修复丹?当真有那个神效?”那个女子不是医者吗?还是炼丹师?

    一听这话,众人当即急切的道:“潘堂主,快,快倒出来让我等看看,这凝气修复丹到底是何种模样!也可让我等看看,是属于哪一类的丹药。”

    “主子,玉盘。”薜掌柜适时的拿出一个可以倒着丹药的小玉盘。

    潘堂主接过后,小心翼翼的将瓶中的十枚丹药倒出,当看到那十枚手指粗的丹药时,一个个的眼中不禁浮现了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

    “这、这、这……”

    那十枚丹药,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而丹药上面,还有着极为少见的丹纹!丹药一经倒出,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便扑鼻而来,看着那十枚一模一样的丹药,他们一时间竟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咽了咽口水,其中一名老者颤抖的伸出了手,想要去拿起其中一枚丹药,却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收回了手,张了张嘴,颤声道:“这、这莫非就是用天火炼制的极品丹药?”凡是炼丹师都知道,丹纹,哪怕是上品丹药也不常见,可这丹药却是每一枚都有着丹纹,而且还是泛着一层那样的光芒,除了天火炼丹师能炼制出这样的极品丹药之外,他们还真想不出谁能炼制得出来。

    “没错!这是极品丹药!除了极品丹药,你们可曾见过哪种丹药有丹纹?天火炼丹师啊!她竟然是天火炼丹师!而且就是我等的面前就这么走了?”众人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看向了潘堂主,紧张的问:“那个,潘堂主,你可知那位姑娘的来历?她叫什么?住在哪里?又或者是何门派之人?还是哪个家族的子女?她……”

    “各位,各位。”潘堂主一边让薜掌柜将玉盘的丹药收起,一旁对他们说:“那位姑娘的来历我也不知道,我想她也不会希望被人知道她的来历的,各位也莫要再问了,至少,比起外面的众人,各位适才可是与那位姑娘同堂而坐闲聊过的,这等运气,已经是令人羡慕的了,至于那位姑娘托我卖的丹药,她说在场的几位每人可购一枚,每枚价为十万金币,剩下的几枚,她说要以拍卖的方式拍卖。”

    听到这话,众人不禁又惊又喜,欣喜于那位姑娘竟然只以十万枚金币的价格先让他们购得一枚,这于他们,已经是恩情!当即几人朝那窗外方面感激的拱手道:“姑娘当真是令人敬佩,令人敬佩!”如果他们能得到一枚,也许,也许可以从中得知那丹药到底是如何炼制出来的,又是采用了什么样的药材,就算他们炼制不出,这等丹药,也足以令他们珍藏之!

    而看了众炼丹师那兴奋不已的模样,一旁的老头则怔了怔,灰暗的眼睛顿时一亮,他想,那名女子应该是有能力救他的!能炼制出这等极品丹药,又那样精通医药,如果她愿,一定可以救他的!

    只是,她愿?只怕他已经得罪了她,她不愿救他啊!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紫参,不禁想着,难道,真的等着紫参吃完,等死?

    而另一边,唐心带着阿满走在大街上,转了转,正打算回宅子,却不想一直跟在她身后阿满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

    “啊!我的糕点!”

    因一旁看着街边小摊的东西,突然被人撞了过来,瘦弱的她整个人倒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而那些包着的糕点也散落了一地,看到那些糕点散了一地,阿满第一时间就想将那些没掉出来的捡起来,可就在这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娇喝。

    “死丫头!走路不长眼的东西!”

    唐心回头的瞬间,正好看见这一幕,那女子怒骂着,跌坐在地上的阿满伸出手想去捡那没掉出来的几块糕点,而那名女子却在这时抬起脚准备往她的手背上踩去,看到这,眸光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