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 赠送!

    鬼手天医,025赠送!

    赤怔了怔,便缓过神来,对他道:“把雷诺叫上,你们切磋一下,不懂的我再指点。ai悫鹉琻”说着,便往回走去。

    而另一边,跟在唐心的身边在大街上逛着的阿满好奇的四处看着,小脸上尽是难掩的兴奋之意,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惊奇的指着没见过的东西吧问身边的主子,如同一副孩子般模样。

    唐心唇角微微扬着,见她在先前看着街边孩童手中拿着的小糕点时,一脸的渴望,想着他们府中平时也就是吃家常饭,而赤那个冷面男子估计也不会给阿满她买那些糕点吃的,笑了笑,带着她来到城中一处酒楼。

    “主子,我们真要进去啊?”阿满看着面前很上档次的酒楼,有些犹豫。虽然没来过,但也知道这地方一定很贵的。

    “嗯,我们也逛了几条街了,去上面坐会,喝杯茶。”她笑着应了一声,迈步走了进去。身后的阿满见状也连忙跟上。

    二楼临窗处,阿满一脸馋意的看着面前满满一桌的东西,都是一些她从没见过的精美糕点,看得她直咽口水:“主子,主个这么好看,真的要吃?”她指着面前一块淡粉色的糕点,那糕点是梅花状的,煞是可爱。

    “嗯,给你点的,吃吧!”唐心端着茶轻抿了一口,好笑的看着她那馋嘴却又不知如何下手的样子。

    听了她的话,阿满看了看她,这才拿起她一块糕点咬了一口,酥松的口感让她不由的笑了开来,开始吃了一块,又接着吃了第二块,一样样的尝了个遍,然而,只是吃了七八块糕点,再喝了半杯茶,她的肚子就已经撑得受不了了,看着桌上那些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糕点,她眨了眨眼睛,讨好的看着唐心,道:“主子,这个,我们可不可以带回去吃?”

    “嗯。”唐心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欣喜的唤来了小二将桌上的糕点全打包了,然后宝贝一般的提着,像是生怕忘了拿似的,不由又好笑的抿了抿唇。

    “走吧!”她付了帐,带着她往丹药堂走去。

    近半个月,丹药堂的薜掌柜可是经常在盼着她再来,只是,一天天过去了,却仍不见有她的身影,这一日,他在丹药堂一楼忙碌着,给几个要买丹药的修士讲解着,知道有人进来,回头随意的一看,却是惊喜的迎了上来。

    “姑娘,你终于来了,快请进!”

    他恭敬的做出了请的手势,将她带了进来,而这一回,也注意到了跟在她身后的那个正好奇的四处看着的小丫头,虽看着眼生,却也没多说什么。自从那一日之后,他便将她的事情告之了他家主子,再后来,城中不知怎么的传出一名像是炼丹师的白衣女子,不知怎么的,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位姑娘,便将他的猜想告诉了他家主子,他家主子也说了,如果这位姑娘再次登门,一定要好生招待着,而且,可以直登三楼,盼了这么多天,总算是将她给盼来了,心中惊喜自是不言而喻。

    看着他热情非凡的招待,唐心唇角微扬,道:“薜掌柜今日好生热情。”

    “呵呵。”他讪讪的笑了笑,道:“姑娘上回只上其二,却未曾涉足第三楼,但姑娘对丹药的精通,我家主子甚感惊讶,特吩咐,姑娘再来,不可怠慢,而且,还请姑娘三楼一观。”

    闻言,唐心淡笑着:“今日我来,则是想问问,你们丹药堂中可有炼丹方子卖?”她直言问着,目光在周围淡淡掠过。

    他眼睛一亮,道:“姑娘来得真巧,炼丹方子一般较为少见,不过,几日前有人放了两张方子在三楼,只是,他人却说那两张方子只换不卖。”

    “哦?何等方子?又以何物换之?”

    “姑娘请随我上三楼。”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只是在看到那身后的丫头时,却是脚步一顿,微有迟疑。

    “可有处让我这小丫头坐等?”她看向薜掌柜。

    “有有有。”薜掌柜当即一笑,道:“那一侧有一位子,可否让这小姑娘去那边坐会?”

    唐心看向阿满,道:“阿满,我去三楼看看,你去那边坐着等我下来,不得乱跑,不可惹祸。”

    “好。”阿满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笑容,在薜掌柜唤来的药童带领下,去到另一边一处椅子上坐着。

    “走吧!”唐心收回目光,迈步往楼上走去,薜掌柜看了那乖巧的小丫头一眼,连忙跟上。

     

    ;二楼处,本在看着丹药的修士们看到薜掌柜领着一绝色女子直接上三楼时,一个个怔了怔,不由的看向那抺白色的身影,在猜测着,那人到底是谁?怎么直接就上三楼了?莫非是以往来过的?只是,可能吗?不是说三楼能上去的人都非同凡响吗?怎么一名那样年轻的女子也能上去?

    像是没注意到众人的打量的目光一般,唐心跟着薜掌柜来到第三层,而当她一迈进第三层,那里五六名中年男子以及两三名老者齐涮涮的朝她看来,当触及到她的容颜时,皆是一怔,似乎没想到这上来的人竟然是这般年轻,这般绝色。

    “薜掌柜,这位姑娘是?”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来到薜掌柜的身边,开口问着。

    “呵呵,这位姑娘初次为第三层,不过在丹药方面却是很有天赋,各位请先坐会,容我去请主子。”他说着,并没有向众人介绍唐心的身份和来历,因为他也不知道,只是欣喜于,主子今日正好在四楼,正好请他下来一趟。

    随着薜掌柜一走,众人也朝唐心围了过来,他们都不是第一回来这丹药堂的人了,自然知道这里一向极少女修能上来,而且还是这样年轻的女修。

    “姑娘是炼丹师否?”一名老者抚着胡子,笑看着唐心,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见她气质淡如华,身姿逸如仙,不由的目露赞叹之意:好一个飘逸若仙的女子!

    看着围在她周围的近十人,她淡淡的笑了笑,道:“我是炼丹师,听闻这丹药堂可以以物易物,不知各位前辈有没什么鲜见的炼丹方可换?”这些人一走上来,她就闻到他们身上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想来,也是炼丹师无疑。曾听闻这里除了炼丹师之外,也会有一些大家族的人员或者一些实力非凡的人进来,不过今日这一观,虽然仅仅不足十人在此,却可断定,这些人才最炼丹师,如果是炼丹师,应该会收藏有一些炼丹方的吧?

    听到她直接的话语,众人一怔,继而哈哈一笑,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看着她笑道:“姑娘真是直爽,一开口便挑明了讲,倒是让我等很是好感,只是,身为炼丹师,自是知道炼丹方子的珍贵,一般来说除非有因,不会有人拿炼丹方子出来换的,而且就算是以物换物,所换之物也绝非寻常,姑娘如此直言,莫非有什么好物可与我等交换不成?”说到最后,他男子一双眼睛微亮的看着她。

    周围的几人听了,也是呵呵笑着,一脸笑意的看着那一袭白衣的女子。不是他们看不起她,而是她这般年纪,想来,炼丹品阶也不高,而且,炼丹方何其珍贵,她一小小女炼丹师,又有何珍贵物品可与他们交换?再者,有的炼丹师就是拥有了炼丹方子也不可能炼丹得出那味丹药来,这是每一个炼丹师都知道的事,她如今年岁,他们自是不怎么看好,不过是看这女子气质出众,目光淡然而开口戏言几句罢了。

    “我有何物交换,自然得看几位前辈能拿出什么样的炼丹方子来了。”她淡笑着,又道:“第一回来这丹药堂的第三层,倒要好好看看,这第三层有什么宝贝丹药。”说着,迈步往前走着。

    听了她的话,几人摇头一笑,回身看了她一眼,便走到位子上坐下,有的则开始在说着最近的一些话题:“半月前格斗场传出的消息到现在也没什么消息,倒是渐渐的没什么人注意了,不过老夫还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竟然能让一名受了内伤又实力不如对方的修士在半柱香的时间里恢复过来,又瞬间将对方秒杀?”

    “平常最常见的丹药中,治疗内伤的丹药倒是有不少,只是,再快也不可能在半柱香的时间里修复内伤,而且还能提升实力,这样一种聚合了两种功效的丹药,真是稀奇,真是稀奇啊!”另一名老者抚着胡子,也是点头咐说着。

    “是啊!如果可以亲眼见见那位炼丹师就好了,可以向她请教那到底是一味什么样的丹药?怎有那样的神效?”

    “老夫自誉炼丹经验丰富,见识多,却也是那日方知,饶是我等沾沾自喜,到头来,竟不如一名女子,当听闻那是一名女炼丹师,真是令老夫羞愧矣!”老者摇了摇头,一脸的羞愧,因为他们手底下就是收徒,也从不收女子,却不想,一个女子竟能炼出那样的丹药,一方面羞愧活了几百年竟不知那为何种丹药之时,一方面又甚是期待,可以见见那一位女子。

    只是,饶是他们几个在这里议论纷纷,摇头叹息,也不会想到,他们口在在说的那名女子,正在此时在那边看着丹药的唐心。

    唐心也不是没听见他们的话,只是,不去理会罢了,因为弄出那件事后,她近半个月没出来了,就是为了一个清静,再者,眼下她除了要找到一些好的炼丹方子之外,还要让自

    己的实力提升,再过不久也得回宗门了,自是不能在外久留。

    “哈哈哈哈,各位,别来无恙啊!”

    一道爽郎的笑声传来,唐心抬头看去,见一名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迈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薜掌柜。

    “呵呵,潘堂主,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众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朝来人拱手一礼。因他姓潘,又为丹药堂之主,故而称之为潘堂主。

    “各位请坐。”他笑着上前,做出请的手势请众人入座,如炬的目光这才看向唐心,打量了一眼,便露出了笑容来:“听薜掌柜说起姑娘,今日终得一见,果然是仙姿非凡啊!姑娘,请!”

    唐心微微一笑,也道:“潘堂主请。”便在身边一位空位坐下。

    “呵呵,各位今日前来,可有看中什么?又或者是有什么丹药要放在这里托卖的?”潘堂主也是一个爽快之人,开口便也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老夫今日带来了几枚上品丹药,欲托堂主转卖。”一名老者从空间中拿出了三枚用小盒子装着的丹药,放在面前打开着,让那丹药的色泽,以及香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这才道:“此丹为兽力丹,皆为上品,契约兽服之,实力可迅速大增,乃在外行走时必不可少的随行丹药之一,这三颗兽力丹,每一颗的价格为五万金币。”

    另外的炼丹师听了看了看那三枚兽力丹,暗暗点了点头,这丹药确实可以在外行走时保命之用,对于一个丹尊所炼制出来的上品丹药来说,五万枚金币是不贵的。

    然而,唐心听了那老者的话,却是扫了那几枚丹药一眼,一枚五万金币?这就叫兽力丹的?不由的暗自想着,这样的丹药那老者放出是这个价,不过这丹药堂却是会把价格再提升卖的,啧啧,算来,炼丹师赚钱真的是太快了,永远也不用愁没金币花。

    而就在她这一走神之时,又有两名炼丹师拿出了丹药来,那潘堂主让人验过之后,点了点头,便让人将丹药收摆放在身后那些可观看的柜中,又让人登记下。

    这时,薜掌柜见唐心似乎有些走神,不由的嘴角一抽,轻咳了一声,笑道:“姑娘,下面应该就是炼丹方了,姑娘若有意,可多留意。”

    闻言,唐心抬眸一笑,道:“嗯,多谢薜掌柜提醒。”

    “呵呵,我们也是听说有两处方子,不知是何种方子?前几次来薜掌柜说这方子还在潘堂主那里,故而今日甚是期待。”一名中年男子笑说着,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潘堂主,很是期待那两张炼丹方子。想来,身为炼丹师,不是对灵药感兴趣,就是对丹药和方子感兴趣了。

    潘堂主看了众人一眼,目光在唐心的身上停顿了一下,笑道:“这两张方子都设下印记,只听那人说,一方为归灵丹,一方为融灵丹。”

    “嘶!竟是这等方子?当真是这等方子?不会有错?”

    潘堂主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几位炼丹师双眼皆是一亮,皆惊喜的倒抽了一口气,有的更是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潘堂主。

    而唐心则在思忖着这两个方子到底有何等用处?竟能让这几个炼丹师反应这般大?如果真是稀有方子,那人又为何会拿出来换物?正想着,便听见那几个炼丹师在惊喜过后,又摇头叹起气来。

    “可惜啊可惜,那样方子却非我辈可以炼制出来的,那样的丹药,唉!”

    原本都看着潘堂主的众人在惊喜过后,也都目光黯淡了下来,那样的丹药只在古书中听过,却极少听说有人炼出来过,唉!就是他们拿了那炼丹方子,也是无用啊!突然间,一个淡然的声音带着疑惑的传入他们的耳中,听得众人一愣,皆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那名女子。

    “这两种方子到底有何用处?”在脑海里查了查记忆,却是不曾听过这两种丹药的,至少,在她以前是没接触过的,想来这里的丹药和修仙界还是有些不同。

    看着她不似做假的神色,众人摇头笑了笑,不过一个小小炼丹师,如今有没炼丹师的品阶还不知道呢!没听说过那两味丹药倒也正常。

    潘堂主则看了看她,眸光微闪,继而笑道:“听姑娘这一问,倒是让潘某知道,姑娘可识得的丹药不全,正好我这里有一本记载着各类丹药的古书,赠与姑娘可好?”

    唐心一怔,继而轻笑:“呵呵,潘堂主乃生意人,我又岂能占了便宜。”

    &n

    bsp;“呵呵,不过一本书罢了,放我这里也是放着,那古藉虽没有炼丹方法在里面,却有着各种详解。”他笑了笑,对薜掌柜道:“你去把那本丹药古藉拿来赠与姑娘。”

    “是。”薜掌柜应了一声,迅速往另一边走去,不一会,便拿来了一本两指厚的古书。

    而几位炼丹师却是一愣,不禁好奇的打量起唐心来,他们看着这位姑娘炼丹品阶应该是不高的,纵色气质不凡,飘逸若仙,也不应该能得潘堂主亲自赠送古藉吧?而且,那本书他们可是知道的,那可是真正的古藉,有着连他们也不知道的丹药记载在里面的,他们曾说过想购之,而他却是不卖的,今日怎么却要白送?众人心下思忖着,越发的觉得,也许,这面前的白衣女子来历非凡,要不然不能得这堂堂丹药堂的潘堂主如此厚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