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震撼击杀!

    盘膝坐在地上调息的赤闭着眼睛,面上神色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是震撼连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服下那丹药后身体里的内伤竟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着,浑身的灵气也迅速的回归,甚至,比之前更为的雄厚,筋脉之中,就像有一股奇异的热流缓缓划过一般,全身是说不出的舒爽。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能感觉到身体已经达到了最巅峰之期,而且,果真如她所言,身体里像是有着用之不尽的灵力一般,体内的血液因为那股雄厚的气息而澎湃着,叫嚣着,这一刻,他清楚的知道,若是战,他一定能赢!

    感觉那气息在体内运转了一圈,他轻呼出一口气,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深邃而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那站在铁笼外的白衣女子,眼底,划过一丝复杂与探究。

    她,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那中年男子看到他睁开眼睛,双手环胸的看着他,可这一看,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很不可思议一般,双眼不由的大睁,嘴里动了动,指着他:“你、你怎么……”怎么可能!

    “嘶!”

    “他竟然迅速恢复了一身灵气?身上涌动的灵气比起之前似乎更为的雄厚了!这、这怎么可能?”

    “那女子给他吃的是什么东西?竟然那般厉害?先前他可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的,这会竟然、竟然……”

    “莫非那名女子是炼丹师?天啊!如果真是炼丹师,那得是品阶多高的炼丹师才能炼制出这样的神丹?”

    “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谁知道?”

    周围的众人震惊的站了起来,一个个脸上是掩不住的不可思议与愕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那样的一幕,就这样发生在他们的面前?这、这是真的?一时间,一道道灼热的目光全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身上,众人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周围传出,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打听那场中白衣女子的身份,他们亲眼看到她拿出一枚丹药给那人吃,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竟然有那样的神效?如果他们也能拥有一两枚,以后若是遇到危险时,不就多了一份活命的机会?

    唐心看着铁笼中的男子,像是没听见周围的声音,没感觉到周围那一道道灼热的目光一般,清眸淡淡的落在里面两人的身上,她知道,这个人,将会是她的好帮手,她也期待着,他将对方杀死!

    赤收回视线,站了起来,冰冷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落在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上,看着那名中年男子惊恐的目光,不用多余的话语,直接便是出手朝他袭去,体内的血液在咆哮着,浑身的战意在沸腾着,他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倍,一个闪身飞掠上前,几乎让对方看不清他的身法,那名中年男子本就因他的实力提升和内力的雄厚而惊骇,一时间没缓过神来,待感觉到杀气直逼而来想要反击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嘶!啊……”

    几乎是一招击毙,瞬间秒杀!这一招,惊得周围原本在议论着的众人瞬间静了下来,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那铁笼中的那名浑身散发着冷血气息的男子,一个个心中如同掀起了狂风骇浪,如同一道道惊雷从天而降,劈落在他们的头顶,让他们全都懵了,就仿佛,那一刻,全都屏起了气息,眼中,脑海中,回放着那一幕:那中年男子面露惊骇笔直的倒了下去,铁笼中,那浑身散发着冷血气息的男子,铁笼外,那一袭白衣飘逸若仙的女子,视觉的冲击,让他们全都无法缓过神来,直到、直到缓过神来时,那铁笼中的男子和铁笼外的女子,却已经不知何踪……

    “人呢?人呢?哪里去了?”

    “那到底是谁?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查!一定要查!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那个叫赤的男子,谁知道他住哪里?快!快查查看他住哪里!那个女子一定跟他在一起!”

    “那一定是炼丹师!一定是炼丹品阶很高的炼丹师!我们一定要把她招揽回家族!快,让人把消息传回家族去!”

    待众人回过神来,那两人却已经不知何踪,一时间,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急切的声音混杂着兴奋在周围响起,格斗场中四面坐着的人全都哗然一声的散了开去,有的去问找格斗场的主事打听赤的家住哪,有的则去打听那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饶是面过不少大场面格斗场主事,此时也是一脸的怔然之色,他也没想到,那名女子竟然那般的出乎众人的意料,而她刚才,到底是怎么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带走了赤的?似乎,谁也没看见……

    消息就如同轻风一般,在城中的每一处拂过,不胫而走。而正当城中众人在四处打听和热议时,唐心带着赤以及他昏迷着的妹妹回到了她的宅子中。

    不知外面发生什么事的雷格和雷诺两人,当看到唐心带回来的人时,微怔了一下,目光在赤的身上打量着,又看着那个奄奄一息被抱在男子怀中的娇小女子,很是好奇,主人这回又是从哪里带回来的人?可是他们知道,不该问的,不问。

    “雷诺,把他们带到你们旁边那处院子。”唐心开口说着,转身进了厅中。

    “是。”雷诺应了一声,对赤道:“跟我来吧!”便在前面带路。

    而雷格则看了他们一眼,便跟在唐心的身后进了厅,为她倒了杯水,而后候在一旁。其实在这宅子中,他们也不必经常守着一个地方,只要注意着不要让人闯进来了就行,如今府里也没侍候主人的下人,他们自然而然的就补上。

    不多时,安顿好他妹妹的赤和雷诺来到了厅中,进了厅,赤走到她的面前,便朝她跪了下去:“赤,叩谢主子救命之恩,从今往后,赤这条命就是主子的。”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却是带着一抺不易察觉的尊敬与臣服,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她,不仅他会死,就连他的妹妹,也会死,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什么也没有,有的也就只有这条命罢了,把命给她,他给得心甘情愿。

    “起来吧!”已经取下面纱的唐心轻抿了口茶水,看着面前的男子。

    听到她的话,赤这才抬起头站了起来,这也是第一回看到她的容颜,饶是冷血如他,在看到那张容颜时也不由的微微闪神,只是很快的便回过神来,敛下这眼眸,恭敬的站着。

    “我的手底下,只留忠心不二之人,这府里的一切,不得对外透露半分,若是被我发现谁有二心,格杀无论!”

    “是!”三人恭敬的应了一声。

    “左边那个是雷格,右边的是雷诺,他们两人的实力还较弱,以后你多指点他们一二,至于你妹妹,你放心,我也会帮她治好病的,她到时若想留下,相信你知道应该对她说什么。”清眸落在赤的身上,声音不紧不慢,却是莫名的令人信服。

    “主子放心,属下知道怎么做的。”赤沉声应着。

    “你们带赤去熟悉一下地方,也好好沟通一下。”她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看着他们三人应了一声后退了出去,她再度端起茶杯,轻抿着茶,眸光微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次日,唐心便前往偏院帮赤的妹妹看病,细细诊断之后,见是从胎中带来的问题,倒是让她意外的挑了挑眉,看着那昏睡着的少女。她并没有修为,只是一个普通人,面色苍白无血色,身体消瘦,就像一阵大风都能将其刮倒的一般,能活到现在倒是让她很是诧异,看来,赤为了让她活下来没少下功夫。

    “咳咳……”

    昏睡中,一声咳嗽让床上的少女醒了过来,当睁开眼睛看到那坐在床边一身白衣绝美如天仙的唐心时,少女清澈的眼眸怔怔的看着,小心翼翼的问:“您、您是仙子吗?”

    听了这话,唐心微怔,继而唇角微扬,问:“你叫什么?”少女的一双眼睛清澈如水,纯真如同孩童,看来,她被她兄长保护得很好,她没想到,待少女睁开眼睛时会是这样一双眼睛,一个浑身透着冷血气息的兄长,一个柔弱纯真的妹妹,这一对兄妹,还真是有趣。

    “我叫阿满,仙子,我哥哥呢?”她眨着眼睛看着唐心,想到她的兄长,挣扎着想要起来。

    “他在外面,你先躺着。”她按下她,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枚丹药来:“张开嘴,把这吃了。”

    阿满看着那颗莹绿色的丹药,眼睛一亮,听话的张开了嘴,含住了那颗丹药,入口时的微甜,让她满足的弯起了眼眸:“哥哥好久没给我买糖了。”

    闻言,唐心噗嗤一声笑了:“这哪里糖,这是丹药,只不过外面一层是糖衣罢了。”她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宛如孩子一般的少女,想起了她的笑笑,因为怕她说苦不吃,她给她的丹药外面都是有一层糖衣的,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心中不由一叹。

    “嗯?真的是药,苦的。”外面那层糖衣吃完,口中便是一层苦苦的味道,阿满顿时皱起小脸,吐了吐舌头。

    看着她的样子,唐心笑了笑,扶着她起来,从空间中拿出了几枚灵果递给她:“吃几个果子吧!就不苦了,吃完好好休息,要是下午身体舒服点,也可以到外面去走走。”她把几枚灵果放在她的手中,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看着手中没见过的果子,阿满眨了眨眼睛,道:“仙子,您还要看我吗?”

    “嗯。”唐心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便走了出去,对门口守着的赤道:“我给她服了药,这几日不会有事,等会我会给她配些药,你从明日开始熬给她喝。”说着,便迈步走出院子。

    赤看了看她走远的身影,收回了目光,迈步走了进去:“妹妹,你怎么样?”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满欣喜的朝他看去:“哥哥,这里是哪里啊?好漂亮,阿满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屋子,哥哥,以后我们都住这里了吗?仙子也住这里吗?仙子好好,她给我果子吃,给,哥哥你尝尝,很甜。”她很让开心,一连说了一大串的话也没气喘,讨好般的把果子递给她的兄长。

    赤的心微动,只感觉喉咙似有什么哽咽着,他妹妹小他十岁,如今也才十五岁的年纪,一直身体都不好,从来没像现在这般一回说过这么长的话,也不曾见她这般开心过,看着她递上来的果子,虽然没见过,但却知道那是灵果,这一刻,心中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本不必如此,但她却这般待他妹妹,让他越发的坚定了效忠她之心。

    微吸了口气,调整好心情,他伸手揉了揉她有些枯黄的头发,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阿满乖,哥哥不吃,你自己留着吃吧!还有,以后我们都住这里了,刚才那个仙子是我们的主子,她救了我们,阿满以后也要乖乖听主子的话,知道吗?”

    “嗯嗯,阿满喜欢主子。”她欣喜的点了点头,将果子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城中在找唐心的人因什么信息也找不到而渐渐的将这件事淡了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雷格和雷诺两人的实力在赤的提点下,以及唐心丹药的帮助下,提升了不少,而阿满的身体也好了很多,已经能蹦蹦跳跳的在宅子中乱跑了,原本清冷的宅子,也因为阿满这个大咧咧纯真的少女而多了一丝活气。

    饶是雷格和雷诺两人也对阿满很是疼爱,对着她说话时,那声音都会不自觉的放柔,像是生怕吓到她一般,而阿满身体好些之后,便在府中的一些空地里种了一些花,每天浇浇水,忙得不亦乐乎,对着唐心时,更不像是对着主子,大咧咧的,直来直去,经常风风火火的在宅中跑来跑去,而唐心倒也喜欢她那性子,从来没说她什么。

    “雷格大哥,主子呢?”穿着粉色衣裙像一只蝴蝶般飞快跑来的阿满来到雷格的面前问着,一双清澈的眼眸紧盯着他。

    “主子在后院亭子里。”原本是叫主人的,不过他们主子说唤主子便可以了,于是便改了。

    “哦,谢谢雷格大哥,要是我哥哥找我,你就告诉他我去找主子了。”她甜甜的笑着,朝后院亭子跑去。

    后院亭中,唐心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着,忽而听闻从远及近而来的一声声欣喜的叫唤声,不由的抬起了头,看向了那抺朝这边跑来的粉色身影。

    “主子,主子,我有好消息要告诉您。”阿满边跑边兴奋的说着,来到亭子时,小脸上已经染了一抺红,气喘喘的停了下来,双眼却是闪亮闪亮的。

    “嗯?什么事这样开心?”她合上了书,笑看着她。

    “主子,我、我今天感觉到一股气在身体里走来走去了!”她兴奋的比手划脚的说着,双颊因奔跑而红扑扑的,调养了近半个月,当日的苍白与病态已经不见,虽然那头发还有些枯黄,却已经比先前好多了。

    而唐心听了她的话,却是噗嗤的轻笑出声。走来走去?她应该是感觉到灵气在体内流转,却被她说成走来走去。看着她一副等着她夸她的模样,她笑了笑,道:“嗯,阿满很不错。”原本她的身体差,不能修炼,后来她的身体渐好,她便教了她一套调息纳气之法,没想到这丫头傻头傻脑的倒也有些天赋。

    “嘻嘻,哥哥还不知道呢!我就先跑来告诉主子了。”她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了脸颊处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

    “你身体好多了,今天跟我出去走走怎么样?”她将书本放进空间里,站了起来,在这府里半个月了,那风声也差不多过了,正好去看看那丹药堂有没什么少见的炼丹药方子卖。

    “阿满可以跟主子出去吗?”她听了她的话,小脸上不禁涌上了兴奋与期待。

    “嗯,不过要乖乖的跟着我,要多看,少说话。”

    “嗯嗯,阿满知道的,主子,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吧!阿满以前也没出去逛过。”兴奋的说着,也记着她哥哥跟她说过的话,这府里的一切,包括主子的一切,皆不得向外透露,她自然是不会说的。

    “走吧!”她笑着迈步往外走去,阿满则跟在她的身后,两人来一前院时,阿满便兴奋的说着:“雷格大哥,我跟主子出门去。”

    雷格听了这知,眼中微闪过一抺诧异,看了主子一眼,便为她们开了门,道:“主子请。”

    “嗯。”唐心应了一声,便带着阿满往外走去。

    雷格正关上门,赤便走了过来,问:“主子出门了?”

    “主子带着阿满出去了。”雷格如实说着,说来,他也惊讶,阿满似乎很得主子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