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以我相赌!

    “我的人,就吃这个?”她拿着筷子微挑了挑那菜和那几小块肉,语气轻柔淡漠,却让整个空气都凝聚了几分冰冷。

    菊衣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颤抖着低着头:“主、主人、主人饶命……”

    雷诺动了动个嘴唇,却没开口,如果不是进来看到那桌上的那些菜,他真不知他和菊衣这几天吃好的,而雷格却只是吃那些,心中有愧,不由歉意的朝雷格看了一眼。

    而雷格依旧静静的站着,面容冷漠,神色不变。只是,没人知道他那平静的面容下,心,却是微动。他没想到主人会注意到这个,更没想到主人会为这样的小事出头,其实对他来说,饿不死就行,被捉了当奴隶时有时两三天才一顿饭,现在这个,已经很好了。

    唐心淡淡的瞥了趴跪在地上的菊衣一眼,冷声道:“一个认不清自己身份的人,没资格留下来,雷格,将她送回奴隶场。”几句话,决定了菊衣悲惨的命运,她拥有了现在的一切却不懂珍惜,不懂感恩,被主人送回奴隶场的奴隶,下场比起那些奴隶更是悲惨万分,尤其是这她如今这清秀的模样,气色也比前几天好,这个模样回去,少不了会受折磨。

    “不、不、主人,奴知道错了,求主人饶了奴这一回吧!主人,求主人饶了奴这一回吧……”她惊得脸上血色全无,拼命的往地上磕头,颤抖着声音透着无尽的恐惧,这一刻,终于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了后悔。

    看到她那样子,雷诺不由的也跪了下来:“主人,能否再给她一次机会?”

    唐心淡淡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你们第一天来时,我就已经说过了,成了我的人,你们没有退路,我给你们花费的金币,只要花得对,我不会吝啬,别说一餐就三菜一汤,只要你们吃得下,再多也没问题,但,我这人最不能容忍手底下的人背地里搞小动作,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她淡淡的说着,敛下了眼眸,道:“雷格,送出去。”

    “是!”雷格沉声一应,上前将菊衣拉了起来。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回去……雷诺大哥,雷诺大哥,救我救我……”

    然,雷诺心知唐心不会改变主意,也知道这件事是菊衣的错,他已经求了情,就算主人不允,他也已经尽力了。

    唐心出了门,便往外走去,想了想,带上了面纱,来到了城中的一处地下格斗场,观看着那场中的格斗,这里的修士实力较为高些,不过这里的人并不是奴隶,而是有的人自愿来这里格斗赚钱的,下了格斗场便是将生死压了上去,就算能活下来,顶多也就剩下半条命,不过,这里倒是有一些难得一见的好手,因此,场中的格斗越发的激烈,越发的血腥,观看的人便越发的兴奋,这格斗场的收入也越发的高。

    来这里她是想看看,这里的修士拼起来是一副怎么样的模样,他们的爆发力又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比起宗门中的比斗,她更看好这个,因为格斗场中的战斗,才是招招真功夫,一出手就奔着杀死对方去的,更能让人学到东西。

    格斗场中有雅间,因此,她要了一间雅间,坐在雅间里观看着格斗,听着那场中周围传来的兴奋叫声,再看着那场中鲜血淋漓的一幕,她眸光微闪,敛下了眼眸,掀开一角的面纱,端起桌边上的茶,轻抿了一口,听着雅间外面传来的声音。

    “什么?没雅间了?我们几人特意前来,你们怎么也得给我们腾出一间来!”

    “这个……几位公子,这真不好意思,如今每间雅间都有客,小人也不好去打扰,几位看,要不,就到观众席在观看可好?将就一下,小人给几位公子找个好点的位置。”一个赔笑的声音压低着声音说着,似乎怕惊扰了几个雅间的客人。

    “什么?本公子难得带朋友过来,竟然让我们去坐观众席?本公子也算是这里的老主顾了,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蕴含着怒意的狂傲声音再度传出。

    屋中,唐心看着底下的格斗,一手有意无意的在桌上面轻敲着,发出了一声声似有似无的声音,只是,过了好一会,便听见外面有人敲响了门。

    “姑娘,小的能否进来一下?”

    听到这话,唐心挑了挑眉,道:“进来。”只听房门嘎吱的一声被推开,又小心翼翼的关上,她的目光依旧看着那底下的格斗,头也没回的问:“何事?”

    “是这样的姑娘,有几位公子想要个雅间,不知姑娘,不知姑娘可愿与他们同处一堂?那几位公子说了,雅间的金币由他们出。”那男子擦了擦泪水,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那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清冷的眼眸看着底下格斗的女子,只感觉一颗心微提着,不知为何,冷汗总是无法自抑的冒出来,他其实也知道这样问很是无礼,只是,那几位却也不是好惹的,而几个雅间里,也只有这一间是一位姑娘,如果她愿意的话,那倒不用为难了,只是……

    他再度抬头朝她看去,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不知为何,这个姑娘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甚至连话也没怎么说,他就觉得空气中都凝聚了几分的冷意,像这样一位女子,她会愿意跟那几位男子共处一室吗?似乎,不太可能。

    想到这,他也想起自己似乎是进来错了,当下讪讪的道:“那个,小的打扰了,小的这就出去回拒了那几位公子。”说着,这才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而唐心则像没听见他的话一般,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以敲着,那双清眸不经意间往底下看去时,却被那下面的一幕给吸引了。下面的格斗场中,其中一名身材健壮的男子出拳狠厉,一出手便是必杀招,她定睛看了一下,见那人的实力在仙帝一阶级别,看到这个级别的实力,倒是让她心下好奇,开口唤住了那要往外走的人:“等等。”

    那已经退到门边正打算去拉开门的男子一怔,眼中一喜,又迅速的来到她的身前:“姑娘?”

    “那下面那个男的,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在你们这里格斗?”她指着下面那个人问着。

    男子原本以为她是同意让那外面几个男子进来,谁知她却是问这个,走上前一步,朝下面看去,见到那格斗场中的人之后,这才道:“小人只知道他叫赤,是一名仙帝高手,他来这里格斗赚钱是因为他有个妹妹是个病秧子,要靠上好的人参才能吊住小命,所以他才在这里赚钱的,他一天要打四五场,每场他能赚到一百金币,他在我们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还没人打赢过他,不过今天说不定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哦?怎么说?”

    “因为他在这里逢打必赢,所以引来了好战的高手,今天就有一位仙帝巅峰的高手专门冲他而来的,虽然他也是仙帝级别,但也绝不是巅峰高手的对手,所以今天可以小命不保。”上了格斗场都是签了生死契约的,如果在格斗中死了,谁也不得追究责任,要不然,也不会一场格斗就能赚一百金币。

    “嗯,你出去吧!去帮我问问,问他卖不卖身。”

    听到这话,那男子一愕,抬头看了她一眼,问:“姑娘说、说什么?”

    “去帮我问问,他卖不卖身。”她淡淡的再说了一声,道:“告诉他,我可以救他妹妹。”

    男子听了面露怪异,看了看她,又顿了一下,这才道:“姑娘别期待太高,小人帮您去传话,不过小的估计他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他那个妹子很多医者都没办法,有的炼丹师也看过了,也说了只能吊着命。”

    “无妨,你只要把我的话告诉他便可。”她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那男子张了张嘴,本想问她愿不愿让外面那几人进来的,不过看她的神色,也知问了也是白问,再者,这个姑娘气质这般出众,要是那几个公子见色心起,指不定又会出什么事,当下便道:“那小的先去为姑娘传话。”说着,这才退了出去。

    “什么?不让!凭什么?我们等了这么久竟然说不让?”

    外面又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只是这一回的声音很快的便让一个蕴含着威压的声音给压下去了,她听得刚才那男子的声音唤了一声主事,那原本在外面的几人便不再出声,似乎很是惧那个叫主事的一般。

    唐心唇角一勾,果然啊!每一个地方,都是强者为尊,这格斗场定然是有着雄厚的背景,一般人是不敢在这里闹的,目光再次触及下面的格斗场,正好看见那名叫赤的男子在听了那个传话的男子的话后,朝她这里看了一眼,也不知跟那男子说了什么,那传话的男子便退开了,继而,走进那格斗场中的则是一名目露兴奋光芒的中年男子,她看了一下,那人正是巅峰级别的修士,与这样的一个修士格斗,那个叫赤的男子,十有**必死无疑。

    底下,格斗在一声低喝声开始,其实说是格斗,那是因为他们双方都不得用武器,只能用拳头论输赢,除了一身的内力修为之外,还有的便是战斗力和身手了,那个叫赤的男子她看了几场比试下来,他的身手极好,不过,这已经是第四场战斗了,再怎么说体力也消耗了不少,因此,此时跟那个巅峰级别的修士交手,那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

    果然,战斗开始不久,那名男子便渐渐处于下风,只见对方一个旋腿一踢,那男子整个人便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倒在那铁笼上,这个铁笼,本就是为了让战斗的两人,输的一方在面临死亡时无处可逃的,坚固自是不在话下,此时被那力道这样一撞,可想而知这一脚让他受了多重的伤。

    她看着他口里喷出一口鲜血,一手捂着胸口,拭去嘴角的血迹,再度站了起来,眼中,依旧只有冷漠与雄雄战意,看到那样的目光,她眸光微动,也好,就让她看看,这个人竟然值不值她花心思了,身处这天界之中,她孤身一人,建立势力是必须的,而这,最基本的皆是要拥有对她绝对忠心,而且实力也过得去的人,而这个人,远远在雷格他们之上,若是能收了他,自然少不了有用到的地方。

    就在她沉思这一会间,那叫赤的男子却一次次的被打趴在地上,那名中年男子凌辱般的踩在他的脸上,让他起不来身,一边张狂的大笑着:“哈哈!也不过如此!怎么样?认输了吧?只要你从老子的跨下钻过去,老子就饶你一命!”

    那男子死死的拧着拳头,想要翻身站起来,奈何,身上灵力消耗过多,此时浑身已经几乎到了极点,全身的筋骨都像要散了架一般,再加上被那中年男子重伤,此时还能活着已经算是意外的了。

    唐心看了那被踩着的男子一眼,男子眼中的坚忍让她心思微动,轻叹一声,站了起来,将一身的修为隐去,转身便往下面走去,其实,以她如今的修为,还真不适合出风头的,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她看合眼的人死在她面前,却是觉得惋惜。

    第一层中,看到唐心下来,那传话的男子一怔,连忙迎了上去:“姑娘?您怎么下来了?”

    “这个人我看着较为合眼,便下来亲自问上一句,应该不碍事吧?”她看向他轻柔的说着。

    “这个……”男子目光往后面一看,落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见那中年男子没说什么,便道:“姑娘去吧!小心别靠太近让他们伤到了。”

    “多谢。”她微微一笑,只是,面纱下,倾城容颜无人窥见。

    来到那铁笼边,她慢慢的走近,对于这突然来到铁笼外边的白衣女子,所有人都微怔着,一个个的目光都盯着她,放肆的打量着,有的更是出言轻佻的喊着:“哪里来的小娘子?莫非也想进去跟人较量一下?哈哈哈……”

    然而,唐心似乎并没听到那议论纷纷的话,一双清眸扫了那被踩在地上的男子一眼,问:“现在,可还愿?”不得不说,这个男子生得倒是不错,粗犷中有着一股铁血汉子的气息,身上的血腥味也很重,可见出,是杀了不少人的。

    那男子定定的看着她,却看不透这个站在铁笼外的女子,他只知道,那一双看着她的清眸透着一股自信与淡然,仿佛只要他答应,他此时的处境便能马上逆转过来一般,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想,只知道那是一种直觉。他想问为什么是他?但,话

    到嘴边却成了:“愿意!”当这两个字说出口时,心下却又有些自嘲,她在笼外,他在笼中,她不过一弱质纤纤的女子,如何让他反败为胜?

    然而,唐心却在听到他的话后,面纱下,唇角微微的扬起,清眸从他的脸上移开,落在了那名踩着他的中年男子身上:“阁下可敢一赌?”话才出口,面纱下,嘴角微抽着,似乎,她引人上勾常用激将法。

    “赌?”那中年男子一怔,继而上下打量着唐心,目露淫光,道:“小娘子想怎么赌?又想赌什么?一般的东西,我可看不上,如果小娘子要赌,不如,就赌你如何?”美人如花,弄回去暖床也不错。

    面纱下,唐心微微一笑,道:“好,给他半柱香疗伤的时间,让他再跟你打一回,他若输了,我便跟你走,你若输了,把命留下。”轻柔的话语听着令人如沐春风之中,然,那话中的意思却是叫在场的众人脸色大变,有的更是面上隐隐露出兴奋之色来,想看看这场突如而至的格斗最后的胜负又将是如何?

    “半柱香?哈哈,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让这个实力不如我的废物在半柱香后取我性命!”中年男子仰头大笑,仿佛已经看到了那美人在怀的情景,收回了踩着的脚,一双眼睛在唐心的身上流连着。

    唐心仿佛没看到他的目光一般,清眸落在那男子的身上,道:“过来。”

    赤怔怔的看着她,心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的实力他知道,眼下绝不那男子的对手,可她竟然把她自己也搭上了,这、这是为什么?她凭什么认为他能赢那人?

    “过来!别让我说第三次!”唐心神色微冷,声音也不似刚才的那般轻柔,却是让那男子回过神来。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她的面前,定定的看着她。

    “吃了。”她拿出一枚丹药,递给他,以着传音的方式道:“这枚丹药可以迅速修复你身体的内伤,让你的灵力迅速恢复,而且,实力提升十倍。”

    闻言,他一怔,错愕的看着她,迅速修复内伤?提升实力?这……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