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奴隶

    唐心抬眸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便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声音轻柔而带着敬意,微微朝她行了一礼,道:“小女子在丹药方面只是略懂一二,又是第一回来这丹药堂,初见老前辈便觉得老前辈气质非凡,还望老前辈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短短的几句话,却用了三个老字,这对于一个女修而言,最难容忍。然而,她的礼数周正,偏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那名女修见了虽然一肚子的火,却也无处可以发作,只能往下咽着,恶狠狠的瞪着她:“小丫头好厉的嘴!”

    “老前辈过奖了。”唐心淡笑着,目光越过她,直接落在了第三层的入口处。

    一旁,那薜掌柜微低着头苦笑着,这位姑娘还真不是个好欺负的主,那名女修不过言语上有了些冒犯,她就能回以那样的一段话,直接让那名女修气得脸色大变,偏偏还让人挑不出错处来。略懂一二?呵呵,就凭着她的那分辨丹药的本领,这第二层中的人就没人比她精通丹药之道。

    看到了唐心的目光,那名女修气不过的又再度尖酸的开口:“怎么?莫不是你还想上第三层?也不看看你一小丫头片子,有没那个本事。”

    第二层四处看着丹药的一些修士们,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原因是那名白衣女子容颜过于绝色,实在是很难让人忽略,再者众人也听到了她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心下更是生出一分好奇,毕竟,那名女子实力不比那名年长的女修高,如果真的有个什么一言不合打了起来,绝对会居于下风,而她不仅没有低头避让,反而还以言语,真真令人诧异。

    “老前辈说得对,小女子确实没什么本事。”唐心依旧是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调调,语气偏偏轻柔而温吞,不紧不慢,却又浇着火油。

    “你!”又听到一声老前辈,那女子的脸色气得一阵青一阵白。

    薜掌柜唯恐再这样下去两人真得在这里面打起来,如今见唐心的目光落在第三层,当即连忙道:“姑娘,不如,您去试试第三层能否通过?也许,在第三层便有姑娘所需要的东西,就算是不买,只要通过,也是可以随便看看的,而且下回来我们丹药堂,姑娘可以任意进哪一层。”

    注意着这边动静的众人听到这话,眼中皆划过一抺诧异,那薜掌柜是何人?何曾见他这般有礼而恭敬的接待进门的客人?那名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莫不是真的有什么本事?只是,他们暗暗的打量,却见她不过一名仙帝巅峰的修士,这样的实力太过寻常,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想不通。

    然而,唐心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要到别处看看,这第三层下回再去看吧!”说着,便转身往楼下走去。

    对于她这突来的转变,饶是薜掌柜也愣了一下,刚才他分明看到她的目光落在第三层的入口处的,怎么就不想上去看看了?其实他心里隐隐的觉得,如果是她的话,进入第三层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的,谁知她却这样转身就走。

    “嗤!就凭她也有本事进第三层?开玩笑!”那女修看到唐心转身便走了,不由的嗤笑了一声,压根就认为她是不想丢脸才转身离开,当下也没再理会她,而是指着几枚丹药让药童结账,买好了东西,这才也转身离开。

    二层的人见状,纷纷摇头笑了笑,他们也觉得,那个小丫头是进不了第三层的,要不然怎么会那样转身就走?当下也没把她放在心上,自顾着挑选着所需的丹药,有的则将自己的丹药拿出来放在这里卖。

    出了丹药堂,唐心在大街上转了转,便在这城中找了一处清幽雅静的院子,将院子买了下来,又想着找几个人来看守着院子,便去了奴隶市场转了转,看看有没什么合眼的,买几个回来。

    奴隶市场,里面的奴隶有的只是普通人,也有的是修炼的修士,只不过那些修士大多都为散修,底力低下,没有依靠和背景,而且也不是本土人士,而是另一地域过来的,因此,凡被捉到皆沦为奴隶。

    天界地域之广,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广阔,而有些地域的人地位较低,也是经常被沦为奴隶买卖,其中,普吉地域一带的人因肤色较黑,那一带灵力较为稀弱,而且地产资源也不丰富,因此,那里的人地位较低,如果是在他们本土还好,如果普吉地域的人走出他们的地域,便极有可能被强行捉了沦为奴隶买卖,也有的自卖自身,为的是一顿三餐的温饱,也正是因为这样,那片地域的人才一直备受打压。

    “仙子,买奴隶吗?这边来看看,这里有新来的一批奴隶,一个个都长得十分槐梧,而且力气也大,也有面貌不错的,仙子,你来看看,价格都是好商量的。”一名人贩子满脸笑容的来到唐心的身边,恭敬而讨好的看着她。

    唐心看也没看那人贩子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在那些奴隶身上扫了扫,见,那些奴隶男的下身只穿着一条破烂的短裤,上身打赤着,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着显眼的疤痕,有的为普通人,有的则拥有着一些低下的修为。她的目光扫过那些奴隶的双眼,有的透着凶残,有的透着怯弱,有的透着愤恨,有的目光闪烁,有的目光希翼,有的则为冷漠。

    她并没有急着买下哪一个,而是在奴隶市场里面转了一圈,这才来到了一个关着十几个奴隶的铁笼面前,看着那里面的十几个奴隶,最后,目光落在其中两人的身上。

    “十号和十八号,你们两个,可愿跟我走?”她淡淡的开口,目光落在那两人的身上。

    听到这话,那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候着的人贩子一怔,当即让人将那两人拉了出来,然而笑呵呵的转身了唐心:“仙子,一个奴隶五十金币,两人正好一百枚金枚。”虽然说奴隶买不以这个价钱,不过他眼光毒得很,一眼就看出这女修不是个差钱的主,自然就不用跟她客气了。

    那两人听了唐心的话,眸光微闪了一下,抿着唇,其中一个思量了一下,便恭敬的跪了下去,道:“奴,拜见主人。”一句话,决定了他往后的人生,因为是奴隶,所以自称为奴。

    另一个看到那一人跪了下去,顿了一下,也跪了下去:“奴,拜见主人。”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唐心,问:“主人,可否、可否一同买下我同村的一个妹妹?”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扫了那奴隶一眼:“哪一个,带过来看看。”

    那人贩子一听,顿觉有戏,因为这几人都是经他手来的,他自然知道那奴隶口中所说的是哪一个,当即迅速将一名穿着破烂衣服的女奴隶带了过来:“呵呵,仙子,就是这个,这奴隶也是长得眉清目秀的,仙子可以一并买了让她服侍您,这个我就少收一点,三十金币就好了。”

    那女奴隶垂低着头颤颤的跪在那男奴隶的身边,身形消瘦,因为一身的脏,模样倒没怎么看清。唐心只是瞥了一眼,便扫了那人贩子一眼,道:“一百金币买那两个男的,至于那个女的,你送给我。”

    那理所当然的话,听得那人贩子一愣,继而讪讪的道:“这个、仙子,这……”

    “一个奴隶五十金币?你觉得值这个价吗?”她淡淡的扫了那人贩子一眼,并不是她出不起这个钱,而是压根没必要出那么多。

    “呵呵,好好好,就听仙子的,买二送一。”那人贩子赔着笑,一边示意人给那几个奴隶解了手脚上的锁。

    唐心拿出一百枚金币交给那人贩子,便带着那三人往她新买的院子走去,在经过成衣店里,给他们三人买了几套衣服。

    那三人跟在她的身后,不时的偷抬眸打量着前面的女子,他们觉得这个主人就是他们见过最美的人,从来都没见过像这她这样的,不知她是做什么的?买了他们之后又要他们做些什么?怀着一个个的疑问,直到来到一处院子。

    “洗去梳洗一下,到厅里来。”唐心回身对他们三人说着,便转身走到大厅。

    “是。”三人恭敬的应了一声,拿着衣服往后院走去。到了后院才知道,原来这里面除了他们之外还没有别人,于是,打了一些冷水,将就着梳洗干净后便来到前厅。

    “主人。”三人跪在她的面前。

    “站起来回话,把头抬来。”她淡淡的说着,看着面前的三人,两个男的是她看中的,有着一身强壮的体格,皮肤透着古铜色,模样周正,也有着一些修为,虽然不强,不过看守着这院子已经足够了,至于那个女的,年约十六七岁,换上了一身绿色衣裙后倒也很是秀丽。

    “是。”三人站了起来,也抬起了头,只是,那两个男的倒是目光不偏不倚的看着唐心,其中一个目光透着冷漠,另一个则为古板一些,而那女子则在抬起头后又垂低下了头,一副胆小的模样,见此,唐心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头。

    “你,以后叫雷格。”她指着那名冷漠的男子说着,又对另一名男子道:“你则叫雷诺,至于你,就叫菊衣吧!”

    “谢主人赐名。”三人又应了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欣喜。

    “成为我的人,你们只要记住一点,那便是忠心,如果让我发现谁有异心,下场只有一个。”她看着他们冷声说着,声音虽然透着一股漫不经心,却让三人心头一震。

    “主人放心,从主人买下我们那一刻起,我们便是主人的人,哪怕是死,也绝不会背叛主人!”两名男子沉声说着,而一旁的女子则小声的跟着他们的主话说着。

    “嗯。”唐心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处院子是我新买下的,你们的任务就是守着这个院子,不得对外透露这里面的一切。”

    “是!”

    “雷格和雷诺你们的房间在前院挽春院那里,至于菊衣,你就住春挽院旁边的那一处院子,这宅子里面除了主院碧落院不要去走动之外,其他地方你们皆可以随意走动,这里有些金币,你们拿着放身上可以用,好了,下去吧!熟悉一下地方。”她挥了挥手示意着,仿佛没看到愣住的几人一般,自己便起身往主院走去。

    那处主院,她设了**阵法,若不是精通阵法的人进来了有可能会迷失在里面,因为这个地方,是她在往后一段日子里进阶和炼丹要用的,自然不希望有人进来打扰。

    进了主院,她院中一处草地上盘膝坐下修炼,这处院子好在地方够大,而且这里面的景色都很绿化,虽然花了不少金币,不过却很合她心意,如今的她实力已经在仙帝巅峰级别,虽然说才进阶不久,不过她也希望趁着这次出来的机会看看能否将实力再度提升,在这地方,仙帝巅峰级别的高手随处可见,于她而言,这便是一种鞭策,让她不停修炼的鞭策。

    这一修炼,便用了几日的时间,只是,几天过去了,却仍没有感觉到那股契机,她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轻叹一声,果然啊!品阶越高,想要提升就越难,尤其是没有丹药的辅助时,只是,如今她仙帝级别的丹药却不能是以往那里进阶丹药,想要再度进阶,她得找找看有没什么新的炼丹方子才行。

    修炼了几天,几天里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停下修炼,肚子便有了饥饿感,于是便起身往外走去,迈着修炼的步伐,走出了**阵,在后院中走着,这院子里面的东西她都是置办好的了,入住什么的都不用担心,此时正是正午,也不知他们做了什么吃的,便去看看吧!

    “雷诺大哥,给。”菊衣将一大块肉夹给她埋头吃饭的雷诺,自己手里也端着碗,夹着菜吃着。

    “菊衣,你不要总给我夹肉了,留一些给雷格,他还没吃呢!”雷诺看着碗里的肉,又将那一大块肉夹了回去放在盘子里,雷格还在守着门没吃饭,他怎么能把肉都给吃了。

    菊衣一看,不依了,道:“雷诺大哥,要不是你我现在还被关笼子里,哪里能坐在这里吃肉和米饭,你就放心吃吧!我在厨房里留了一些给雷格大哥了。”

    “那我也不用吃那么多,我这里就够了。”雷诺说着,看了她一眼,又道:“那个,菊衣,以后你不要又买肉又买鸡的了,我们能吃饱就行了,不用吃那么好的,主人给的钱不能花得太快了。”

    “我看主人不差这个钱的,而且我们三菜一汤也是正常的家常饭啊!雷诺大哥,你把饭吃了,再喝一碗鸡汤补补身子。”

    雷诺听了却是正色的道:“菊衣,我们不能忘本,以前在村里时也没吃过这么好的,现在有房子住,还一日三顿饭吃,做人要知足,要感恩,主人有钱是主人的事,我们不能花得理所当然,你要记住我的话。”飞快的大口吃着菜,然后就将碗放下,道:“我去替换雷格,让他来吃饭。”说着,便大步的走了。

    不远处的唐心看了两人一眼,目光在那菊衣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见桌面上三菜一汤,除了那已经剩下不多的肉之外,另外的菜倒是还有一些,而那碗汤则是一碗鸡汤,又朝那走远的雷诺看了一眼,见桌边的菊衣将那盘子里剩下的几块肉都吃了,又从那碗汤里将那些鸡肉捞了起来,她眸光一闪,悄然无声的进了厨房。

    来到厨房,只见那厨房的桌上放着一个锅,拿开锅盖一看,里面剩下不到半碗的米饭,而桌面上则有着一个放着两种菜的盘子和放在菜上面的两小块肉,那两小块还是肥肉,只能看到一点点的瘦肉在上面,而那碗汤,她用一旁的勺子捞了一下,只有一个鸡头和两个鸡脚,看到这里的饭菜,再想到外面那一桌,她眸光微冷。

    脚步声从外面走来,雷格迈着步伐走进厨房时,却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不由一怔,当即连忙唤了一声:“主人。”而后规规距距的站在一旁。

    唐心在桌边坐下,道:“去把他们两人给我叫来。”

    “是。”虽然不知怎么了,但看到她的脸色微冷,当即便迅速往外走去,不多时,便带着他们两人一同而来。

    菊衣听说主人在厨房,只感觉浑身一阵冷意从脚底窜起,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她跟在雷诺的身后,垂低着头,身体在颤抖着。而雷诺则不明所以,几日没见到主人,以后是出去了,没想到却在厨房里,心下好奇着,主人叫他们有什么事。

    只是,当他们来到厨房时,雷诺看到那桌面上的饭菜时,脸色浮现一丝错愕,朝身后菊衣看了一眼,又看了神色冷漠的雷格一眼,不由的动了动嘴唇,却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