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丹药堂

    “我一向不喜欢吃辟谷丹,既然宗门里有配内侍,我想弄些煮东西的,方便日后可以用。”她笑说着,又道:“师姐,昨日我在藏书阁中看了一些关于宗门的书,也知道了一些宗门的事情,不是说内门弟子平时也只能自己修炼吗?今天要去修炼场莫非有什么事?”

    “今天是精英弟子切磋的日子,我们去看看,自然有好处,你不想去吗?”

    闻言,唐心一怔,道:“我想先下山一趟。”如果说先前不了解宗门还一回事,不过现在大致有了一定的了解,精英弟子的切磋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她先下山一趟,弄些东西回来重要。

    “啊?”听了她的话,杜棋一脸怪异的看着她:“师妹,虽然说进入淬神初期便可申请成为精英弟子,但却不是那么容易就成精英弟子的,要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比试,最终挑选出最为出色的作为精英弟子培养,所以有精英弟子这样的切磋可以去观摩,这样的机会还是很难得的,你真的不想去?”到最后,她又问了一声。

    “呵呵,师姐去吧!反正起早了,我便去领任务那里看看有没什么下山的任务。”她笑了笑,又道:“师姐有没什么需要我顺便帮你买回来的?”既然下山不容易,她去城里若她有需要,自然顺便帮她带上。

    杜棋看了看她,道:“师妹,你真的要去?”想了想,又提醒了一句:“如果你真的要下山去城里,我得提醒你一声,虽然说宗门弟子不能随便下山,但那些规距却也仅是对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以及精英弟子而已,核心弟子是可以随便下山的,所以你要是在城里见到了穿着咱们仙门服饰的弟子,一定不可轻易得罪,免得惹祸上身。”

    “多谢师姐提点,我知道了。”她应了一声,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我倒没什么东西需要买的,你自己多加小心就好。”杜棋又说了一声。

    “好。”

    别过杜棋,唐心便往领任务的小阁走去,在那里将那些任务一一看过,见有的是追踪的任务,有的是猎杀的任务,而且每一种任务都有规定由哪些弟子接任,说白了,就是按实力来区分的,她看了看,指着其中一个任务道:“师兄,我要接那个任务。”那是一个找灵药的任务,灵药名为赤降草,还有年份要求,为千年年份的,任务地点为乌金林,而任务的金币则为,二十万金币,她倒是没打算去乌金林,一是不知那地方在哪,二是要去找太麻烦,三则是因为她空间就有赤降草,反正她的目的只是下山,自然是挑于她最容易的了。

    然而,那名胖乎乎发须雪白的老者听了她的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是面露怪异,又拿着一双眼睛在她的身上瞅了瞅,抚着垂落在胸前的胡子眯着眼道:“小丫头,第一回为接任务吧?这个任务可不是你能接的,看到没,上面有写着这个任务的凶险度,也规定,这个任务只能是核心弟子才有资格接的,我看你应该只是普通的内门弟子吧?挑下面的,下面的凶险度低一点。”他一手抚着胡子,一手指了指最下面的任务。

    而听了那老者的话,唐心唇角却是微不可察的勾了勾,这才拿着一双清眸正色的打量着老者,面前的老者实力仙帝级别,发须皆白,身形圆滚,尤其是那肚子,更是很显福态,面上皮肤却似年轻人般的光滑红润,整个人来,气色非常好,其实让她正色打量着他的原因,则是因为老者话中的善意,因为他的话中没有轻蔑,反而是指出了她本身的实力与任务的不相对,对她来说,人待她善一分,她还以十分,当下也觉得这老者还是挺合眼的,就连神色也柔和了几分。

    “师兄,我就想接那个任务。”她淡笑着,依旧说着。

    闻言,那老者抚着胡子看了看她,道:“老夫看你也不是个逞强的,怎么就想接这个任务?”

    “因为我知道我能完成。”

    声音依旧清淡,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但,仔细一听,却能听出她话中的自信与把握,也正是她的这一句话,让老者看着她深思了起来,半响,才道:“小丫头,你可知,接了这任务若是在外出了什么事,仙门是不负责的?尤其是你这还是越级接任务,不是老夫看扁你,这个任务就是是这里危险度最高的,也是报酬最高的,然而放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却没人接,因为那乌金林本就凶险,再加上要在那里面寻赤降草更是不易,更别说还得千年份的,就是宗门里的核心弟子,也不敢说敢打包票完成这个任务,你可知老夫的意思?”

    “嗯,师兄放心,我知道的。”虽然对方修为品阶比她还低,不过敬老还是要的,这声师兄自然不能不叫,更何况,他的话中还带着善意。

    “真接?”老者挑了挑眉头,怎么也没想到他这都说了半天了,她竟然还说要接,真的不怕死?

    “嗯,真接。”她笑着点了点头。

    想了想,那老者叹了一声,道:“好吧!随了你,把你的身份玉牌拿来。”

    唐心解下腰间玉牌,递上前去,见他在一块不知玄石上一按,上面便显示出了她的姓名修为以及岁数。

    “唐明月?你就是那个突然从天上掉下荷塘的小丫头?”老者挑了挑眉,将玉牌递还给她。

    唐心一怔,继而笑道:“我这么出名了吗?我竟然不知道。”

    “哈哈哈,那是你来得奇怪,而且还听说是让成峰主引荐直接成为内门弟子的,老夫自然听说过了。”老者笑得意味深长,将身后那个赤降草的信息取了上来给她,又将那任务翻了过去,代表着这个任务已经有人接了。

    接过老者递上来的东西,唐心这才朝他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先走了,多谢师兄了。”说着,这才转身往宗门大门处走去。

    “唐明月?呵呵……”老者抚着胡子笑着,而就在这时,一名黑衣男子走上前来,将玉牌放在台前:“接任务。”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淡漠与冷冽,简单而直接,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那最上面的那个任务被翻过时,眸光一闪,朝那走了不远的身影看了一眼,又收回了目光,视线落在面前老者的身上。

    “傅凌天?要接哪个任务?”老者的态度很是随意,像是没看到他在打量着他一般,哪怕,面前这男子是核心弟子也一样,为何是核心弟子呢?因为在这仙门之中,除了核心弟子才能不用穿宗门服饰。

    “最上面第二个。”

    “嗯,拿着。”将第二个任务的的资料拿了下来给他,又将那玉牌递还给他,看着黑衣男子转身就走,老者回身看了看那翻过去的最高难度的两个任务,笑着摇了摇头。

    第二个任务虽然凶险,但接任务的人是核心弟子,而且还是如今宗门中核心弟子里面实力最强的傅凌天,这个任务完成得是毫无悬念的,不过那第一个任务却被一个内门弟子给接走了,估计若是让人知道了,还真会掀了天,按理来说,唐明月是不能越级接任务的,不过看到她眉眼中的自信与一身的从容,却是让他生出了几分好奇,倒想试试,这个来历神秘的女子,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

    出了宗门,唐心便直接御剑飞行,接着守门弟子的指点,往城中而去,玄清门离最近的城,就算是御剑飞行也得近一天的时间,当天色渐暗时,她才来到了城里,飞行了一天,进了城便先找了间酒楼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碗米饭以及一个老汤,简单却让人胃口大开。

    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边吃着,边欣赏着底下人来人往的街道,这酒楼的东西做得不错,桌上的几个菜被她吃了近一近,还喝了两碗汤,吃了半碗米饭,这会吃饱后,顿觉肚子还真是有些吃撑了,便结了帐,打算去逛逛这里的夜市,权当消化一下,逛完夜市后,便在那酒楼旁边找了间客栈,让小二备了水,沐浴了一番,换下了宗门的衣服,穿上了自己的白衣。

    次日,休息了一夜的她神清气爽的走同客栈,往大街上走去,打算看看有没什么地方的小吃,转了一圈,来到了一处粥店,在里面点了碗粥,配了几个小菜,如同家常早饭一般的清淡小粥,让她胃口大开,又想起了她的孩子和沐宸风,如果他们也在这边就好了,可惜,他们如今却仍在飞仙界中,而且飞仙界被她设了结界,只怕他们要来天界这边也不容易,不由的轻叹了一声。

    “这位仙子,是不是小店里的粥不合仙子口胃?要不,老妇人给您换一碗?”一名妇人小心翼翼的问着,因为她这是小店,而且又是普通的人家,像面前这样一袭白衣如同仙子一般的女子,一看便知是修仙者,他们不敢得罪,唯恐哪里怠慢了,从她刚进门时就一直小心侍候着,这会听她叹气,便以为是粥不合她的口胃。

    唐心回过神来,看了面前的妇人一眼,淡笑道:“没有,你家的粥很好吃,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

    “那就好那就好。”老妇人松了一口气,又送上了两碟小菜给她,唐心见状便也没拒绝,只是要走时,给了两金币。

    在城中转了转,四处看了一下,买了一些她所需要的东西收入空间中,来到一处约有四间店面大的丹药堂面前,看着那气势磅礴的金色三个大字以及那威风凛凛守在门口处的两个门神,心下有些好奇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卖,便迈步往里面走了进去。

    而那两樽门神一样的汉子,则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唐心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依旧目不斜视的站着。

    “呵呵,不知姑娘需要点什么?在下可以帮姑娘介绍。”一名中年男子笑着走了过来,脸上是得体的笑容。

    “随便看看。”她淡淡的说着,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见里面也有两男一女在看着丹药,还有一名像是药童一样的男子在给那些人介绍着丹药的药性之类的话题。

    “姑娘请慢慢看,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唤在下。”中年男子笑说着,面上没有任何的不悦,温和而不失礼数的退回了原来的地方。

    见状,唐心倒是看了他一眼,这样进退得宜的态度倒是少见,越发的让她对这丹药堂多了几分兴趣。她在柜台边看了看,见摆放着的都是一些常见的,看着像是没什么多稀有的东西,又注意到,这里面往上似乎还有人的,便转而看向刚才那名中年男子,问:“掌柜,上面也是卖丹药的?”

    “姑娘,我们这丹药堂分四层,每一层只要是修仙者都可以进来,第二层丹药堂里摆放的丹药上较为上级的,不过要进第二层得过三关才行,至于第三层,那些丹药都是极为珍贵少见的,一般来说,只有真正懂得灵草以及灵药或者极具身份财富的才能上第三层,而第四层则为我家主人休息的地方,外人不得入内。”

    她挑了挑眉:“哦,那要进第二层,要过哪三关?”

    闻言,那中年男子便道:“姑娘这边请。”将她带到柜台这一边,从中拿出了两个盒子,分别装着一模一样的丹药,放在唐心的面前,道:“姑娘觉得这两颗丹药如何?”说着,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唐心,而另一边,原本在买丹药的几人见那边有人要过三关进第二层,不禁好奇的走了过来看着。

    初见那白衣女子绝美无双,几个男修眼中都不禁浮现了惊艳之色,但他们知道,在这样的地方,若没真正的实力,是不能随便去调戏女修或对女修下手的,因此,只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

    唐心扫了那两颗丹药一眼,见无论是色泽还是大小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过,她却是勾唇一笑:“一真一假。”想不到,这里竟然能将假的丹药做得那般相似,确实,不简单。

    见她只是扫了一眼,甚至连拿上来观看,端详也没有便知道一真一假,中年男子眼底划过一抺诧异,便又问:“此话怎么讲?”

    “此丹为地龙丹,乃用一枝蒿,浮阳草,土白芨,沙地龙等十二种药材炼制而成,有治内伤,止痛理气之作用,两颗丹药看着一样,然,这一颗,却少了最关键的一味药,沙地龙,取而用与沙地龙气味相同的木半夏制成,虽然看着一样,不过,这颗丹药可看不可用,就算服用了也没什么效果。”

    漫不经心的声音,透着一股淡然,而听完了她的话,那中年男子却是心中掀起了骇浪,因为就算有人知道这一真一假,却不分辨不出少了哪味药,以及用哪味药代替了,而她竟然只是看了一眼便能知道,就冲着这一番话,他也知道这名女子绝不简单,当下,恭敬的拱手一礼,道:“在下姓薜,这时都称在下为薜掌柜,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薜掌柜这么一问,是说我可以上第二层了?”唐心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不过就是进来看看,何必报上姓名?

    闻言,薜掌柜也知她不愿相告,当下便笑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姑娘这边请。”说着,亲自将她请上第二层,看得那在一旁看着的几人一阵目瞪口呆。

    他们经常在这城中走动,自然知道这丹药堂的非同寻常,这里的人哪怕是一个药童也是不能得罪的,别看他们待人温和有礼,但那却仅仅如此而已,他们何尝看见,那薜掌柜会做出这般举止来,不由的,也越发的好奇那名绝色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进入第二层,唐心便看见倘大的地方里,聚会着约三十来名男女,其中以男子居多,女子也仅仅只有三名,而这第二层的丹药,也确实是比第一层的高级,不过,对于身为炼丹师的她来说,还真不将这些丹药放在眼里,大致的扫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能引起她注意的,不由的有些兴趣缺缺。

    一旁跟着薜掌柜一直在注意着她,见她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便道:“姑娘没有需要的吗?拿丹药来说,就算是拍卖会也没有我们这里的丹药齐全,而且,这第二层的皆是上品的丹药,放在外面那也千金难寻的。”

    “还真没有看得上眼的。”

    然而,她这话一出,旁边跟着的薜掌柜嘴角一抽,却不好多说什么,因为就从她分辨那真假丹药来看,一般的丹药就绝入不了她的眼,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第二层的丹药,她依然不放在眼中。

    “哟?小丫头眼光真高呀!是真的看不上眼,还是买不下手啊?”一名原本在看着丹药的女子走了过来,因为听到了唐心的话,那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目光放肆而大胆的打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