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不要辟谷!

    “你!”杜棋怒极,却又奈何不了他,她的实力不如他,若不是因为两家是世交,他家中长辈对她疼爱有加,估计这个洪权胜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甚至会欺负得很惨,就如他所说,他是看在两家世交的份上,若不然,又岂会放过她?

    “师姐,你先回去吧!帮我把竹衣带回去,让她给我收拾一下屋子。”唐心淡笑着走上前,对着身边的杜棋说着,声音一顿,又道:“我初入宗门,很多地方还不甚熟悉,正想有人带我四处看看,既然碰上了洪师兄,那就只好麻烦他了,洪师兄,相信你不会拒绝的吧?”她看向对面的男子,笑得一脸温和。

    对于她的话,不仅是杜棋怔住了,就连洪权胜他们也怔住了,本以为她会惊慌,会吓得脸色发白,却不想竟是这般模样。洪权胜眸光微闪,打量着她,回过神来笑道:“那是自然,宗门师兄妹,自然是互相帮助的,难得师妹有这个雅兴,师兄我自然相陪。”

    站在唐心身后的竹衣也怔愕的抬头飞快的看了唐心一眼,又迅速的低下了头,抿着唇,沉默着。

    “师妹!你、你傻啊!你知不知道这洪权胜是什么人!你竟然敢让他作陪?”杜棋瞪起了一双美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她。

    唐心淡淡一笑:“师妹,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想看看这宗门里面的景色,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就回去。”说着,迈步走上前,来到洪权胜的身边,道:“洪师兄,请吧!”

    “呵呵,好。”洪权胜笑了笑,大手一挥,便示意身后的几人跟着一同离开,留下了杜棋和竹衣站在原地。

    杜棋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气,便对身后的竹衣道:“走吧!跟我回去。”说着便大步的往院子走去。

    “洪师兄的品阶应该已经跳出仙帝级别了吧?我还不知跳出仙帝级别之后是什么样的品阶,洪师兄可以跟我说说吗?”她缓步走着,神色自然的走在洪权胜的身边。

    “跳出仙帝级别以后的品阶,为,淬神,炼神,分神,下神,中神,上神,神王,至尊,八个级别,而每一级同样为九阶,师兄我如今是淬神三阶的实力,只要是进入了淬神阶级便可成为精英弟子,而核心弟子嘛,呵呵,反正你也不会接触到的,说与不说也没两样,至少宗门中的峰主,有的为下神级别,也就只有成峰主已经是中神,宗门的门主的修为师兄我也不知,因为有时几年也没能见到一回,再说,宗门门主实力,深不可测,不可斗量。”说着,他睨了她一眼,道:“师妹如今已经是仙帝巅峰,相信不久便会进阶成为精英弟子,然而,成为精英弟子却也是需要考核的,一百人之中顶多也就只有三十人能成为精英弟子,想当年师兄我就是这么挤过来的,宗门中也分帮分派,师妹若是背后没有大树乘凉,呵呵……”

    唐心抬眸扫了他一眼,确实,初见时,这个人目光淫邪,而此时的一番话,却又让她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如表面的一般,想想也是,若没两下子,又如何能在这样的门派中生存下来?心下不禁一笑,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道:“多谢洪师兄今日为我解惑,我还想问一下,宗门中藏书阁在何处?”

    洪权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继而仰头大笑,道:“在宗门这么久还没见过像你这么有趣的女人,怎么?你当真不怕我?”说着,还有意无意的靠近了她。

    唐心认真的看着他,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道:“初见师兄挡路时,一副流里流气急色鬼的模样,不过,师兄陪了我走了这么一段路,我倒觉得师兄不像表面那般的简单,再者,师兄问我可怕你。”她淡淡一笑,清眸看着他,道:“从来只有人怕我,我还真不曾怕过谁的。”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洪权胜仰头大笑出声,伸着手就要往去搂她的腰,却不想听到那清冷的声音时,那伸出的手便僵硬在半空中。

    “还有师兄,未经我允许碰到我的,后果会很严重。”

    洪权胜挑着眉,手却没再伸上前,而是道:“你的实力不如我。”

    闻言,唐羽轻轻的笑了,清眸中泛着自信的神采:“我最少有一百种让你后悔的办法。”

    看着她眉眼中的自信,洪权胜收回了手,笑道:“胆子倒是不小。”瞥了她一眼,道:“唐师妹,师兄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往前面走去就是藏书阁,拿着你的玉牌便可进去,不过,进去可是要花钱的。”

    “多谢洪师兄。”她淡淡一笑,微微点了点头,便迈步往前走去。

    看着她渐走渐远的身影,一直跟在洪权胜身后的几人则不解的问道:“洪师兄,怎么就这么放她走了?”

    洪权胜嗤笑一声,瞥了那说话的人,道:“这点眼力都没有,真枉费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久。”

    那几人一怔,皆不解的看着他。

    “你们见她可像一般的女弟子?或者,你们见过哪个内门女弟子像她这般大胆,这般自信的?”

    几人想了想,从他们出现拦路开始,似乎就不曾见她惊慌过,甚至,这一路上更是在他们师兄这里打听了不少事情,而且,最后竟然还威胁了他们师兄,这好像,好像是与一般的女弟子不太一样。

    “不想惹祸上身,平时就不要去招惹她。”洪权胜交待了一声,便转身迈步离开。

    另一边,唐心来到那藏书阁处,见那倚山而立的一处三层高的楼阁,眸光微闪了一下,藏书阁的前面,只有少数的弟子出现,她走上前,来到了那阁门外的一处登记的桌边。

    “师兄,进藏书阁需要如何登记?”她轻声问着,看着那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她,便道:“把你的玉牌拿出来登记一下,还有,进藏书阁里看书一次要一百币金币,原本是不能带出藏书阁的,如果你要抄书的话一本则要再另付二十枚金币。”

    “这么贵?”她挑了挑眉,倒不是说她付不起,只是,进一回藏书阁便要一百枚金币,要知道这一百币金币若是给普通人那就是一家老小一年生活开销都用不完了。

    “贵?”那中年男子听了抬起头打量着她,道:“我看师妹的气度应该不像缺这点金币的,以前也不曾见过,师妹莫非是新进内门的?”

    听到这话,唐心淡淡笑着,道:“今日刚进内门,便想着来藏书阁看看,第一回来,多有不懂,还请师兄指教。”

    “呵呵,既然师妹是新进内门的,那我便细说与你听,藏书阁有三层,第一层为内门弟子和精英弟子可进,第二层只有核心弟子才能进去,第三层则设下结界,没有门主发话,不可进,而进第一层为一百金币,进第二层则为五百金币。”

    “哦?原来这样。”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向了面前的藏书阁,心下思忖着,继而,拿出一百金币道:“我进一层看看,这是一百金币,师兄请收下。”

    “呵呵,好,师妹进去吧!若是需要刻录,可找我帮助。”他笑着将金币收起,笑呵呵的说着。

    “多谢师兄了。”她向他道了声谢,便移步往里面走去,而那原本低着头整理着东西的中年男子则在她转身后,又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目光若有所思。

    进了藏书阁,唐心才知道那里面到底是有多大,这第一层高约五米,而这五米的高度,周围的左右全放摆放着书藉,每一个书架的前面都有着分类,让人可以知道哪一区域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书,她先是将这第一层转了一圈,看到了原来在这第一层连着第二层的楼梯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坐着的,而在另一边,则有着几处长桌,可供人坐着休息的,她挑了几本书籍,其中一本是记录着天界事物的书,走到那处长桌坐着,静静的看着。

    藏书阁中很静,没有人聊天,也没有喧哗声,只有翻着书本时的声音,她看书的速度很快,几乎可以说是一目十行,不多时,手中的书翻完放下,又拿起了另外一本,这一坐,便不知时间。

    中间,那在二楼处守着的中年男子抬头看过她几回,又敛下眼眸,不知在忙碌着些什么,也有几个进来的弟子,在书架前找了自己想要的书,拿去刻录,便又跟着离开,只有她,静静的坐着,看着,思着,仿若入了无人之境一般的悠闲自在,直到,一道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才抬起了头来,看向来人。

    “这位师妹,已经到了关闭藏书阁的时间了,你还是请回吧!”

    “多谢师兄提醒,我这便回去。”她淡笑着站了起来,微微朝面前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将书放回原位,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外面的那名中年男子看到她出来,眼中划过一丝诧异,道:“原来师妹还没回去呀?我还以为你早走了。”这一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全呆在里面了?

    “不小心忘了时间,我这就回了。”她笑说着,从他的身边走过,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往院子走去。

    她不知,院中的杜棋一直担心的在等着,见天色渐暗,她却还没回来,更加的焦急了,一边在院中来回的走着,一边道:“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能出什么事?指不定是跟着哪个师兄花前月下的闲聊着,你跟她又非亲非故的,穷关心什么呢!”院子的桌边坐着的林秋怡嗑着瓜子,手跟嘴都没停过,还拿着一副白眼看着那走来走去的杜棋。

    “林师姐别这么说,唐师妹刚来,有很多不知道的,夜间外面我们也不敢随便走动,杜师姐担心也是有理的。”白若兰柔声说着,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但那敛下的眼中却是泛着兴奋期待之意,心里还真期待着她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了。

    杜棋瞪了两人一眼,正欲开口,却听见一旁的竹衣欣喜的唤了声:“小姐回来了!”便见她连忙迎了上去。

    “师妹,你没事吧?你这是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说你这胆子也真是太大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晚上别在外面瞎逛的,你偏不听,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杜棋又是担心又是愤怒的说着,一双美眸却是上下将她打量了个遍,见她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

    而唐心听了她的话,却是微微一笑,道:“有劳师姐挂心了,我没事,只是去了藏书阁看了会书,却不料忘了时辰。”

    “唐师妹,下回可不能这样了,杜师姐一直担心着你,谁知你却去了藏书阁。”白若兰也来到了她的身边,话语虽柔,却暗藏玄机,明着是担心,暗着却是指责着她的不识好歹,挑拨着杜棋与她的关系。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天色也不晚了,回去休息吧!对了,刚才娄管事送来了两套内门弟子的衣裙,已经让竹衣放在你房里了,明日记得你换上,还有,明天一早我们都要去修炼场的,记得别睡晚了。”杜棋又说了一声,这才示意着她先回房。

    “嗯,那我先进去了。”她点了点头,看了白若兰一眼,便从她的身边经过,往房中走去,而竹衣则恭敬的跟在她的身后。

    “小姐,竹衣准备了热水,小姐泡个澡会舒服点。”回到屋中,竹衣的声音在唐心的后面响起。

    听了那话,唐心朝内间看去,果然见大浴桶中洒着花瓣的水还冒着烟,便走上前脱去了外衣,而这时竹衣要上前侍候,则被唐心挡下了:“给我泡杯茶来。”

    “是。”竹衣退到外面,重新沏了一壶茶水,再走进内室时,已经见她坐在浴桶之中,只露出了浑圆的肩膀以及那优美的雪颈,不由飞快的低下了头,端着茶水上前:“小姐请喝茶。”

    唐心接过茶杯轻抿了一口,润了润喉,便示意她退下:“我沐浴不用侍候,你退下吧!”

    “是。”竹衣应了一声,待她将茶杯放下后,这才退到外面。

    泡在水里的唐心闭着眼睛在思忖着,脑海里想着的是沐宸风以及她的两个孩子,再想到了如今在这宗门之中的处境,又想到了她的修为,还有那天魔,只感觉事情一大堆在脑海里一一掠过,轻呼了一口气,将身子沉入水中,只露出了头。

    泡了约半个钟后,她便起身穿上了宗门的衣服,往床上一躺睡觉去。一整天熟悉了这宗门中的一切,确实是有些累了,明日又会发生什么,还得养好精神再看。

    夜,渐深,院子里静静的,只有偶尔听见的几声虫鸣声,以及轻风拂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这一夜,唐心睡得极好,待到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房里里的浴桶里的水已经倒掉,浴桶也已经放在了不显眼的地方,刚起来,肚子已经有了饥饿之感,她本来就不像一些修仙者修口腹,反之,她极重口腹之欲,对她来说,修仙若不能吃好喝好,还修来做什么?美食自然是不能落下的。

    换好了衣服,随意的将墨发系着,便走出了外间,见那竹衣正在扫着院子,见她出来连忙福身一礼:“小姐。”

    “竹衣,可有准备早餐?”

    听到这话,竹衣愣了一下,呐呐的道:“小姐,宗门里没有是没有这个的,不过有辟谷丹。”

    唐心眉头微皱了一下,还真没东西吃?不会吧?要是让她往后都没东西吃,那可不成,她可没兴趣肚子一饿就吃丹药。看了看她,又问:“你们也只是吃辟谷丹?”

    “是的。”竹衣连忙应着。

    “师妹你怎么这么早起床了?我还想着早点起来叫你呢!”一边打着哈欠的杜棋从房中走了出来,一脸的睡意,像是还没睡够一般。

    “肚子饿醒的。”唐心冲她一笑。

    杜棋一怔,眨着眨眼道:“饿了?昨天娄管事送来衣服时也送了一瓶辟谷丹过来,你没吃吗?”

    “我一向不喜欢吃那个。”她轻叹了一声,手一翻,将那几瓶辟谷丹给了竹衣,道:“这个给你吧!我是用不着的。”这些东西她自己炼制就有了,从来就不缺,她现在想吃的是碗白粥,嗯,若再有一些爽口不菜就更好了。

    竹衣一怔,继而欣喜的道:“多谢小姐赏赐。”脸上的笑容掩不住的溢出,宝贝似的将那两瓶辟谷丹收入怀里,对她们而言,这个是能换钱的。

    “师姐,如果要下山,需要请求谁?”看来得找个机会下山,买些存粮回来。

    “下山?宗门弟子不能随便下山的,除非是出任务,师妹你想下山做什么?”她还真有搞不懂这个新来的师妹脑海里都在想着什么,似乎净是跟别人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