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宗门内,强者如云

    “咳咳!”

    唐心趴在荷塘边咳了几声,刚才从天空中摔下来,冲击力过大,让她整个人沉入了墉底,扎成了那淤泥里面,好半响才从那下面爬了出来,此时只感觉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好不舒服,只是,很快的她就发现了不对劲了,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不少,感觉像是有着无数双的眼睛在盯着她一般,微怔,目光从面前抬起,落在那站在她面前却被她吐了一口水的中年男子身上。

    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身玄色衣袍着身,面容威严而古板,他负手而立,目光幽深而让人无法捉摸,此时正言抿着唇脸色黑沉的看着她,而此人身上的气息竟是她无法看透的境界,着实让她暗暗惊讶了一番。

    再往周围看去,一个个的男男女女围在荷塘边静立着,而那目光,皆全落在她的身上,最让她嘴角一抽的是,入眼所见之人,无论男女,竟然一个个的实力都是仙帝级别,有的甚至是她所看不透的,这个发现,让她一瞬间大脑有些怔然,第一个反应就是,莫非这里就是那传说中的天界?

    看那些人身上的服饰全是一样的,莫非,这里是天界的某一个仙门?脸色变了又变,心思迅速的旋转着,思忖着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成峰主负手看着面前的那名女子,虽然一脸的淤泥看不清容颜,但那双清眸中的光芒以神情的变换却是尽收入他的眼中,从她抬眸看向他时的愕然与打量,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众名弟子,以及此时又敛下眼眸的神色,一一被他看在眼中,同时,他也在打量着她,心中疑惑重重,这个大胆的女子到底从何而来?怎么会突然掉入他们宗门的荷塘之中?此时,面对一众宗门内门里面的精英弟子,以及几位浑身散发着强大威压的峰主,竟然还能沉得住气,以不变应万变的姿态来应对眼下的情况,不得不说,单单她的这份气魄,就让他很是欣赏。

    只是,他并没有将这份欣赏表现出来,而是沉着声音,冷冷的问着:“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们玄清宗?”

    听到这话,唐心心思一转,如果说她是被天魔弄到这里来的,估计没人会信,而且还指不定说她大话连篇,既然这样,她倒不如……

    从荷塘中出来,虽然此时浑身脏乱不堪,脸上淤泥掩容,一身狼狈令人退避三舍,她却是的挺直着腰肢,面上带着淡笑,恭敬而不失礼数的抱拳一行礼:“这位前辈,小女姓唐名明月,本就想来玄清宗拜师学艺的,不料路上遇到一只大鹰袭击,被叼至此处从空中摔下。”

    “唐明月?”成峰主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听着她后面的话,却没有多加去质疑,而是在扫了她一眼后,沉声道:“如今并非我玄清宗收弟子的时节,不过,你既然能来到这里,也是与我玄清宗有缘,本峰主便允了你,留在玄清宗内修炼,看你修为实力,如今已是仙帝巅峰?”最后一句,虽是问,言语中却带着肯定。

    知道自己的修为在这些人的眼里瞒不下来,她便应了一声:“正是仙帝巅峰级别。”也许她的实力在飞仙界中是巅峰级的,但在这里,只是一个仙门中的弟子,入眼可见,竟然个个与她一般,就像是随手都能抓一大把仙帝级别的修士一般,真是让她有点受打击,要知道她可是修炼了好些年才有了如今的修为,而到了他们这里,却见比仙帝级别更高的大有人在,甚至,她还弄不清那些人到底都拥有什么样的修为。

    “娄管事,将她带下去,登记后直接为内门弟子。”成峰主沉声吩咐着,这一回,没有再看唐心一眼便转身离开。

    而随着他的离开,那一旁的几位峰主打量了唐心一眼后,便也不感兴趣的离开,对于他们来说,仙帝级别的弟子比比皆是,尤其是在这仙门之中,女弟子的地位永远比不上男弟子,一介女子而已,又能成得了什么事?

    “唐师妹,跟我来吧!”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看了一身狼狈的唐心一眼后,便示意她跟着他走。

    见状,唐心迈步跟了上去,而周围的众人则在低声议论着。

    “竟然直接进入内门,这唐明月倒是好运气,能得成峰主应允进内门。”

    “就是,看她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仙帝巅峰级别的,却是什么考核都不用便直接成为内门弟子,真是走运啊!”

    “切!瞧你们那羡慕的语气,左右不过一个女弟子而已,你们也好放在眼中?”另一名男弟子轻蔑的哼了一声,眉眼中尽是不屑。

    “这倒也是,我们仙门里面,女弟子一向就少,而且,女弟子的实力从来都没能比男弟子强,就算再进一个女弟子又如何?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见了。”这话中有话,话中的意思,估计也只有这里面的男弟子知道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迈步跟着娄管事往前走去的唐心,却是一直听着周围众人的话语,此时听到了这话,敛下的眼眸中划过了一道莫名的暗光,而这道光芒,理所当然的无人瞧见。

    在不远处的某一棵树上,一名倚在树上男弟子拿着布在拭擦着手中的利剑,慢慢的抬眸朝那抺脏兮兮的身影看去,冷漠的眸光又慢慢的敛下,专注着手中的剑。

    另一边,娄管事将她带到了一处清幽的院子,转身对她说:“唐师妹,以后你就住这处院子,这院子里有三名女弟子,最后面的一间房还是空的,你先梳洗一下后再到内门登记处来登记一些你的信息。”

    “多谢娄师兄了。”唐心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一抺笑意。

    “咦?你是新来的师妹?怎么弄成这样?”

    一个诧异的声音传来,唐心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穿着内门弟子衣裙的女子朝她走了过来,大咧咧的打量着她。

    “不小心掉荷塘里了。”唐心淡笑着说着,神色自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女子一眼后,便道:“我先去梳洗一下,再出来认识几位师姐。”说着,便往那最后面的一间房走去。

    见此,那女子怔了怔后,喊道:“这里是没有水梳洗的,你应该还没分配打杂的弟子吧!我让小青给你打水。”说着,便转身喊着:“小青!小青快出来。”

    一名青衣女子匆匆跑来,气喘喘的停在白衣女子的身后,恭敬唤了一声:“小姐。”

    “小青,你给这新来的师妹提些水让她梳洗一下。”那女子指了指唐心那边。

    闻言,那唤小青的女子抬起头飞快的看了唐心一眼,便连忙低下了头,应了一声:“是。”声音一落,快步的往外而去。

    唐心回过身来,笑道:“多谢了。”

    “不用谢,我叫杜棋,你呢?叫什么?”杜棋感兴趣的盯着她看着,只因她此时虽一身狼狈,但那身气质却是落落大方,并不显拘束,而且这个时节又不是招弟子的时节,也不是外门弟子先拔的比试,怎么会突然来了一名新弟子?

    “唐明月。”

    “哦,我比你先进内门,以后你称我为杜师姐便好,有什么事不用客气,可以跟我说。”她一副豪爽的语气,听得唐心眸光带笑。

    “好。”

    “你一身湿衣也不舒服,快进去换了吧!小青应该也快回来了。”

    “嗯。”唐心应了一声,便迈步往最后一间房走去。

    大约过了半刻钟后,梳洗好的唐心从空间中拿出了另一套白色的衣裙换上,简单的将墨发束着,便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而这时,那院中不仅有着刚才那名唤杜棋的女子以及她的下人,还有着另外的两名白衣女子,以及两名青衣女子,她想,那两人应该就是这院中的另外两人了,只是有些诧异,这仙门之中,内门弟子竟然还能有下人服侍?她刚才观了一下,见那下人却全是没有灵力的普通人罢了。

    院中的几人看到那缓步走来的白衣女子时,眼中皆划过惊艳的神色,尤其是杜棋,更是不敢相信刚才脏兮兮的那个女子换了一身衣裙,梳洗后竟是这样的绝色美貌,饶是她在宗门这么久,也不曾见过宗门中哪名女弟子的美可以比得过她,这样的美貌,身在内门,真不知是福还是祸,想到这,眼中不禁划过一丝担忧。

    而另外的两名女子的眼中惊艳过后一个眼底过的是妒忌与羡慕,一个眼底划过的轻蔑与不屑,前者一副柔柔弱弱白莲花的模样,后者一副高傲自恃的神色,似乎高人一等一般,扫了唐心一眼后便移开了,而那三名青衣女子则飞快的抬眸看了唐心一眼后,又连忙恭敬的低下了头,不敢放肆。

    “唐师妹,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一个美人,真是让师姐我好生惊艳。”杜棋咧嘴一笑,迎了上来。

    将她们三人的神色看在眼底的唐心淡淡的笑着,道:“不过一副皮像罢,师姐莫要取笑。”

    “唐师妹,我是白若兰。”那柔柔弱弱的女子上前一步,轻声说着,还朝唐心露出了一抺友好的笑容。

    “白师姐好。”唐心回以一记淡笑。

    “我还道是来了个什么样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哼!”那高傲的女子睨了唐心一眼,衣袖一甩,便转身进了房。

    “唐师妹不要理会她,她叫林秋怡,一向就是那高傲的性子。”杜棋开口说着,又道:“你新进内门,对这里面的路应该也不熟悉,我带你去登记吧!”

    “有劳杜师姐了。”她笑应了一声,便跟着她往外而去。

    路上,杜棋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犹豫了一下,道:“唐师妹,我原以为你是从外门进来的,如今听她们说来,你是突然掉进宗门内门的荷塘里才被收入内门,你也别怪师姐的多嘴,我想问一声,你对玄清宗到底有多了解?”

    她眸光微闪,笑道:“只闻其名,不甚了解,还望师姐指点。”

    “那我便直说了,我们玄清宗虽然贵为最大的宗门之一,但,素来在这宗门里面,女弟子的位置却远不如男弟子,尤其是一些美貌的女弟子,要是没有强大的靠山,若是被哪一座峰的弟子看上了,是可以直接点名要去的,你生得这般绝色,只怕在这宗门里不易生存。”说着,微皱着眉头,一副很是苦恼的模样。人与人之间,第一感觉很是重要,这新来的师妹她看了甚是喜欢,自然也不免为她的处境担忧。

    听了她的话,唐心看向她的目光微柔,淡笑着:“师姐莫要为我担心,我想,那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莫非师妹来自大家贵族?”

    唐心笑着摇了摇头。

    杜棋诧异,再问:“那背后有哪一位峰主当靠山?”

    “也没有。”

    听了这话,杜棋更是睁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她:“那你为何这般自信?你可知,宗门之中,虽说是内门弟子,但若是没有强大靠山的,若是被那些峰主的弟子们掂记上了,可就麻烦了,而且……”她的声音一顿,朝周围看了一眼,压低着声音在她的耳边道:“而且有的男弟子看着人模人样,却是如同禽兽,暗地里将那些女弟子给那个了,你以后在这内门之中,切记一点,夜晚不要随意出院门,白天时若是在宗门中行走,一定不能去那些鲜少人迹的地方。”

    唐心但笑不语,她阅人无数,自然知道身边这女子真心为她担忧,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竟有有一人这样关心她,让她诧异的同时,心中更是一暖,见前面登记处已经到了,便道:“师姐,为何宗门内门弟子都有下人服侍?”

    “咦?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杜棋被她转移了话题,也不再说着先前那个问题,而是笑道:“我们内门弟子也分三种,内门弟子,精英弟子,以及核心弟子,核心弟子便是峰主们亲传弟子,其实每个峰也就那么十几名,有的还只有不到十名,至于精英弟子则是内门弟子中最有机会成为核心弟子的,再下来便是内门弟子,无论是哪一种,每个人都会分配一名内侍在身边侍候着,照顾着我们的起居,以及帮我们打杂,供我们使唤。”

    “哦,原来如此。”她点了点头,觉得这里的宗门比飞仙界那里的真要上档次多了,竟然进了宗门内门还有内侍服侍着。

    而唐心那种恍然的神情,看在杜棋的眼中则是,看着她是一副聪明样,却是连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她跟她说了那么多顾忌,只怕她也是没听进去,不放在心里,要不然,又怎么会在没有靠山没有势力的情况下还能这般淡定自然?心下暗暗的决定,以后去哪里都带着她,至少还能护着她点,若不然,凭她那绝色的容颜,迟早会活不下去。

    “师姐,我去登记,你在这等我一下。”唐心并不知她心中所想,走上前,来到了那处登记处:“娄师兄。”

    那低着头在忙碌着的中年男子娄管事听到这声音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绝色的女子时,眼中划过一丝惊艳,迟疑的问:“你是?”

    唐心唇角微勾,淡淡的笑道:“唐明月,我来登记的。”

    听到这话,那娄管事一怔,眼中明显划过一丝难以置信,却又迅速的恢复平静,认真的看了看她,这才道:“哦,原来是唐师妹。”说着,从底下拿出了一块玉牌,问了她的名字和岁数后,拿出一支笔沾着朱砂写在那玉牌子上,这才递给她道:“在这里注入一滴血,以后这个便是你身份的证明。”

    “好。”她接过那玉牌,逼出一滴鲜血注入其中,只见那玉牌光芒一闪,那一滴鲜血也消失不见。

    “我带你去挑选内侍吧!这边来。”娄管事起身走出,带着她便往另一处而去,而杜棋自然也跟着一同前去了。

    跟着那娄管来到一处斜坡处时,唐心看见,那一律穿着青衣的女子们都在烈日下做着苦力,为何说是苦力呢?因为那些女子皆没有灵力,而她们手中却有的拿着类似锄头的东西在斜坡上开掘着,似乎是将那地底下的石头掘了出来,而一些则将那些石头挑到别处去,烈日之下,可以看见那些女子身上的青衣都染上了汗水,娄管事唤了一声,那些女子便全停下手来,气喘喘的小跑了过来,一个个垂低着头停在唐心的面前。

    “唐师妹,你挑一个吧!”娄管事对着唐心说着,自己则站在一旁看着。

    “把头抬起来。”唐心说了一声,看着那些女子带着惧意与惶恐的抬起了头,目光在众名女子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最后排一名青衣女子的身上:“最后面第二个。”

    听到这话,娄管事和杜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了最后排倒数第二的那名清秀的女子身上,杜棋没有说话,而娄管事则道:“叫你呢!出来。”

    那名女子一怔,这才连忙快步上前,恭敬的来到唐心的面前。

    “叫什么?”唐心看着面前的女子问着。

    “请小姐赐名。”那女子垂低着头,恭敬的说着。

    一听这话,唐心挑了挑眉,而一旁的杜棋则轻咳了一声,压低着声音对唐心道:“师妹,一般挑中的内侍,都是要由主子取名的。”

    唐心了然的点了点头,想了想,便道:“那就叫竹衣吧!”

    “谢小姐。”竹衣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来到唐心的身后,静静的站着。

    娄管家看了唐心一眼,便道:“唐师妹既然已经挑好了人,那我也回去了,以后若是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找我。”

    “多谢娄师兄。”唐心微微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这才与杜棋和竹衣离开,往院子走去。

    只是,回去的路上却并不似来时一般,先前去登记时,路上虽然也遇到了一些男弟子,那些男弟也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时,虽是惊艳贪恋,却并没有什么失礼的行为,而此时,正当唐心一边与杜棋闲聊,听着她说着这玄清宗的事情时,前面的路却被四名男弟子挡住。

    “刚才听师弟们说在这一条路上遇见一名有着绝美容颜的师妹,不想竟然真的,呵呵,这位师妹,还不如怎么称呼呢?”为首的一名白衣男弟子一脸虚假的笑容看着唐心,那双眼睛却是贼溜溜的往她的身上瞧着,那种放肆的打量,摆明着的淫邪光芒,让一旁的杜棋很是恼火,当下大步上前,便挡在了唐心的面前。

    “洪权胜!这个时候你不去修炼,跑这里来堵路做什么?又不是缺女人,别整个一看到女人就一副急色鬼的模样,你不觉得羞我都替你觉得羞!还真夸了你是洪家的长子嫡孙,在这宗门之中净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唐心眨了眨眼,清眸中划过一丝诧异的看着挡在她面前的杜棋,听她的话,似乎与面前那为首的男子很是熟悉?不,应该是熟悉那男子的家族与他的为人,不过,让她诧异的是,她竟敢这样大咧咧的直言怒诉,就她所见,她的实力只是与她一样在仙帝巅峰,而对面那名男子的实力,却似乎比她们还要高上一些,想到她竟然遇到一个急色鬼,还是一个实力比她强的急色鬼,嘴角不禁微抽了一下。

    “呵呵,杜师妹,你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呢!再怎么说,咱们两家也是世交,在这宗门里师兄我也没少照顾着你,要知道,我可是宗门里的精英弟子,而你,包括你身边那个美貌的师妹,也只是内门弟子而已,若得罪了师兄我,以后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他斜着眼看着杜棋,流里流气的目光一转,又落到了那婷婷而立,飘逸若仙的女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