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封印!分离!

    “天罡地罗阵!收!”

    尤如上古传来的声音,清冷而蕴含着雄厚的威压,明明出自唐心的口中,却又如同来自那遥远的天际,令人震惊的是,一举进阶实力直逼仙帝巅峰的她,在那三道天雷的落下后,弥漫在空气中的那个强大而骇人的阵法,正以着诡异的速度袭向天空身之处,光芒一闪之时,五颗五行属性的灵珠仿佛伴随着那股阵法飞袭向四周,似乎有什么在天空之中布下封印一般,强大而雄厚的气息,以及那天罡地罗阵法的玄异,让那出现在天空中的天魔发出了一声声的咆哮与怒吼,似乎他在被什么挤压着一般,原本那张巨大的脸,渐渐的变小,可就在这时,他却似乎心有不甘,不甘心自己竟然被一个他没放在眼里的女子给逼成这样,只听一声诡异而蕴含着阴沉的声音伴随着一股骇人的吸力从天空而来。

    “唐心!敢在天地设下封印,阻本神进入此界,你!本神势不放过!天涯海角,本神势必取你性命!”

    听到那声音,再看到那一股朝她而来的吸力,唐心一惊,本能的想要避开,然而身体却被铺天盖地的威压所复盖,根本无法动弹半分,下一刻,只见那股吸力将自己吸起,往那天空而去,她心知自己无力逃脱,当下冲着底下的沐宸风喊着:“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声音一落的同时,那些看到那一幕的修士们,只看到她以着诡异的速度如同一颗流星一般的划过那昏暗的天空,瞬间被卷入那个旋涡之中,消失不见。

    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卷入那个旋涡之中,沐宸风的心在抽疼着,如同被人一手紧紧的掐住一般,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今日他的女人被天魔卷入那个旋涡,皆因他的实力还无法与之匹敌!这一刻,心中涌起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信念,他要变强!他要强大到可以保护好她!这样被动的姿态,这样被动的一幕,他,永远也不希望再出现!

    看着渐渐恢复过来的天空,昏暗的天色散去,取而出现的是一片的蔚蓝,就仿佛先前的那一幕不曾出现一般,他紧紧的拧着拳头,深邃的目光落在那天空处,低语着:“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的,也会带着他们去找你的……”

    一旁的老头看着他,轻叹一声,道:“你别担心,那丫头不会有事的,她不会落在那天魔的手里,顶多此时也就是在那天界的某一处,将来你还是可以见到她的,再说,今日这一战也不能说没有好处的,你看,她费了那么大的劲给了这片天空的宁静,这可是别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她却做到了。”说到这,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丫头,真了不起!连老头我都不得不服她。”

    闻言,沐宸风看着那万里晴空,深邃的眸光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唇角微扬着,道:“我会找到她的!”

    而在另一边,看到天空又恢复了正常的蓝狐,又将萧轩尔他们带回了原来的地方,光芒一闪便出现在原地,只是,除了周围的一片狼藉以及那站着的两人之外,它的主人,却已经不见,不仅不见,就连它与她之间的契约牵绊也似乎被砍断了一般,让它感觉不到她气息的存在。

    “爹爹!”

    云曦和笑笑红着眼眶跑了过来,他们虽然被蓝狐带到远处,却也看到了那天空的一幕,知道了他们的娘亲被卷入了那片旋涡之中,知道了他们的娘亲,已经不见了,想到这,心中一阵难受,一直强忍着的泪,终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爹爹,娘亲,娘亲不见了……”笑笑抱着他的大腿,呜呜的哭了起来。

    而云曦则抿着唇,红着眼眶,滴着泪,却没哭出声,只是他也紧紧的抱着他父亲的大腿,似乎也在害怕着,一个不小心,他爹爹也会像他们娘亲那样不见了一般。

    听了两个孩子的话,沐宸风心一酸,他何尝舍得她的离开,又怎么会舍得一家人分离两地?然,他也没办法,而且是毫无办法,看着抱着他大腿的两个孩子,想到她最后跟他说的那句话,心似被什么揪着一般,蹲下了身,双手抱住了两个孩子:“乖,不哭,你们娘亲不会有事的,爹爹会带你们去找她的。”

    “真的吗爹爹?娘亲真的不会有事吗?我们真的可以再见到娘亲吗?”一连窜的问题从两个孩子的口中问出,听了他们父亲的话,眼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与欣喜。

    “当然了,你看,蓝狐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蓝狐跟你们娘亲有契约,如果她出事了,蓝狐也会出事的,现在蓝狐好好的在这里,也就是说,你们娘亲现在很安全,没事。”他安慰着两个孩子,揉了揉他们的发,道:“再说,爹爹会带你们去找你们娘亲的,我们一定会再见到她的,所以你们要乖乖的,不要让你们娘亲担心。”

    “嗯,我们会乖乖听爹爹的话的,我们也会好好修炼,以后保护娘亲。”两人认真的说着,眼中跃动着坚定的信念光芒。

    一旁的老头见状,心中也很不好受,看着两个孩子这么懂事,却还不到四岁,又与他们娘亲分开,心下一叹,道:“曦儿,笑笑,以后爷爷教你们修炼,好不好?”

    “嗯,谢谢白胡子爷爷。”两人点了点头,脆生生的道谢着。面前的白胡子爷爷于他们很是熟悉,因为他们知道,他不仅是他们爹爹的师傅,还是他们娘亲的师傅,而且他们舅舅也拜了他为师,所以,他是很强的,他们知道。

    “乖。”老头儿笑呵呵的应了一声。而这时,一旁传来了萧轩尔惊喜的声音。

    “天音?天音你怎么样?”萧轩尔看着怀里的人儿微微动了一下,心头不禁狂喜,只是,天音只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后,又慢慢的睡了过去,一旁的老头见状,当即便道:“她沉睡了这么久,身体很是虚弱,先让她休息一下,再给她活络一下全身的灵力,应该也就会没事了。”

    “嗯,那我现在带她回去。”说着,迅速的抱起她往后院而去。

    “我们也先在这住下吧!等墨他们来了再说。”沐宸风牵着两个孩子的手,无视着一地的尸体,迈步往后院走去。老头见状,也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片天空之中,唐心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底下摔去,身体里的灵力像是被封住一般,在一瞬间得不到释放,就连空间中的契约兽们也无法出来,她心中一紧,只感觉坠落的速度快得让她脑袋一阵昏乱,尤其是那下坠时迎面而来的风,更是让她整张脸都一阵的生疼,远远的,只见自己下坠的地方是一片的荷花塘,但她心知,若是身上灵力没有释放而出,这样从高处摔入水中的冲击力仍会让她身体受到极重的伤害,当即一咬牙,再度运起体内灵力,所幸,不知是不是已经不受天魔力量所束缚,熟悉的灵力终于涌了出来,只是这时离那荷花塘却已经太近,她只来得及以灵力护住身体,便听一声扑通一声巨响响起。

    “扑通!”

    一时间,荷花墉中水溅千尺,一声巨响惊起塘中鱼儿纷纷惊逃,也让那不远处,围聚着的一大群人全都朝这荷花墉中围了过来。

    “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掉塘里了?”

    “刚才只见有什么东西从天空中掉落,是什么来的?”

    “怎么还没冒上来?莫不是石头?可不太可能吧?天空中掉下石头?还砸进我们宗门的荷塘中?”

    “刚才那远远一瞥,只看到一团,倒没看清。”一旁的一名男子说着,一双眼睛仍盯着那渐渐平静的荷塘。

    “快让开快让开,峰主们来了!快让开!”

    不知是谁大声的喊着,便见,原本围着的众人全都散了开去,让出一条道来,尤其是看到来人后,更是恭敬的垂低下了头,不敢再像刚才那般的出声言语,似乎唯恐冒犯了他们一般。

    “怎么回事?”一名峰主沉声问着,锐利的目光扫了一圈,也没见周围的众人有何不同,如果说唯一有些奇怪的,便是那那荷塘中被压折的一大片林荷花,以及那溅了一地的水迹与淤泥。

    “回成峰主的话,刚才从天空不知掉下何物,落于荷塘之中,却一直未见有动静。”一名弟子恭敬的说着。

    “哦?有这回事?”那成峰主的目光划过一丝诧异,看向了那荷塘之中,而后面踏着轻风而来的几名峰主听了这话,也皆是一挑眉头,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那荷塘之中,似乎想看出个究竟来。

    “噗!”

    也就在这时,沉入塘底的唐心突然冒了出来,整个人趴在荷塘边,张口就吐出了一口水,而这口水好死不死的正好吐到了那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成峰主玄色的衣袍上,顿时,只见周围的众人皆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连一旁的那几名峰主都瞪起了眼睛,看着那趴在荷塘边,一脸狼狈却胆大包天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