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天阴破!

    看着面前那布满杀意的脸,云曦抿紧了唇,眼中有着忌惮,因为他知道他们还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心思迅速的转动着,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过一劫。昨夜他娘亲为他们契约下青龙叔叔他们,但,因为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如他们的娘亲,导致在调契约时青龙叔叔他们的气息不稳,此时估计也是出不来,若是再有几天的调息时间,也许,他们就不会面对这样的处境了。

    应该怎么办呢?此时他爹爹他们一定是被缠住了,如果来不及救他们,那他们也只能自救了,可,要如何自救?

    “妹妹,我挡着,你带玥儿走!”思绪良久,云曦眼中绽放出坚定的光芒,只有他为她们争取逃跑的时间,她们才能活下去!若不然,他们三人都得落在这个人的手中!

    笑笑听了这话,咬了咬唇,眼眶微红,她也知道面前这个人很强,可,她们若是走了,哥哥又怎么可能活得下来?可若是不走,他们三人岂不是会全死在这里?

    “呵呵,真是天真,你们还以为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纳兰星辰阴测测的笑着,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下一刻,身形一动,手掌擒成爪朝他们袭去。

    “走!”云曦推了身后的两人一把,同时,反握匕首迎了上去,诡异的步伐再配上快而狠的攻击,险险的从纳兰星辰的手中躲过一招。

    纳兰星辰看到云曦竟然能在他手中躲了过去,眸光一闪,却没有再回身攻击他,而是朝那另一边跑去的笑笑袭去。眼见那骇人的气息就要击中笑笑的背后,云曦惊呼出声:“妹妹!”

    声音一落的同时,笑笑猛的转身一看,看到那袭来的骇人气息时也是一怔,眼见气流逼近,却远处可逃,当即将身边的馨玥推开,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滞住,她怔怔然的看着那足以致命的一击袭来,却无法抵挡,却不知,就在这一刻,从她的眉心之处飞闪出一道光芒,光芒散去的同时,金龙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伸手一拂,挡下了那凌厉的一击,同时,厉喝一声:“好个歹毒的小子!竟然连孩子也不放过!”

    同一时间,青龙也随着出现在云曦的身边,下一刻,只听青龙暴喝一声,手掌凝聚一股强大的气息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纳兰星辰击去:“去死吧!”

    纳兰星辰大惊,怎么也没想到唐心的上古神兽青龙会让两个孩子契约着,铺天盖地而来的上古气息让他体内血气翻滚着,感觉到身后袭来的攻击,却被那股强大的威压震摄住无法抵挡,直到,整个身体被击飞了出去,如断线风筝一般的落在那院子的角落处,撞那院子的一整面墙都给撞塌了。

    “噗!”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又无力的趴了下去,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青龙他们。

    云曦和笑笑又惊又喜,他们没想到青龙叔叔他们会出来的,因为打从昨夜契约后他们就感应到他们的气息不稳,可以说是进入了冥修的状态,而看他们现在这样应该是强行从冥修的应状态中出来的,这样一来,他们应该也会被自身气息反噬才对。朝他们两人的脸色看去,果然,两人的脸色都有着不正常的苍白,不过因为是盛怒中,那两张脸铁青着,看起来还很是骇人。

    馨玥猛的回过神来,迅速的来到笑笑的身边,看了看青龙,又看了看金龙,再看那摔倒在院子角落处的那个男人,眼中还有着没散去的惊慌,如果不是刚才请他们出现了,笑笑姐姐一定会死的!

    青龙黑沉着脸,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墙角边,大手一掐就将那趴在地上的纳兰星辰掐了起来,掐在他脖子处的手渐渐的加重着力道,看着他在他的手中挣扎着,脸上血色尽力,他眯着眼,厉声的喝着:“纳兰星辰,若是你珍惜你的小命,就不应该会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很显然,你这是找死!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

    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一落下,只听见骨头咔嚓的声音响起,那纳兰星辰的双手紧紧的抓着青龙的手,双手使劲的蹬着,直到,最后一口气咽下,双眼暴睁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掐着。

    看到这一幕,云曦微松了一口气,好险!如果不是他们,妹妹一定活不了了。

    “金龙姨姨,你是不是也伤得很重?”笑笑拉了拉身边的金龙,眼中尽是担忧。

    金龙回身揉了揉她的发,脸上浮现着一抺柔和,道:“笑笑不用担心,姨姨没事的,只要有时间调息就会好的,你是不是吓到了?”看着还不到四岁的孩子这般的坚强,这般的勇敢,她只觉心中一阵轻叹,好在他们有了契约,要不然,此时看到的也许就是这小丫头的尸体了,想到这,心中不禁一阵后怕。

    “曦儿!笑笑!玥儿!你们没事吧?”

    沐宸风从外面掠了进来,速度之快,连带着卷起了一阵风,看到院中的青龙和金龙时,一怔,他是知道他们两个因刚跟两个孩子契约而气息不稳的,此时出现在这里,那也就是说刚才一定很危险,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爹爹!”

    云曦和笑笑看到他,欣喜的唤了一声,朝他跑了过去,抱住了他大腿:“爹爹,你终于来了,我们刚才,我们刚才差点就见不到你和娘亲了。”稚嫩的声音此时带着颤意,原先的坚强在看到他们的父亲时再也忍不住的红了眼。

    听了两个孩子的话,沐宸风心头一提,蹲下身来紧紧的抱着两个孩子,安慰着:“好了,没事了,不用怕,有爹爹在。”朝青龙他们看去,他感激的道:“谢谢你们。”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庆幸他娘亲让两个孩子跟青龙他们契约。

    “说什么呢!我们也把曦儿和笑笑当成自己孩子的。”金龙笑了笑,摆了摆手。

    青龙将纳兰星辰的尸体丢了过来,道:“没想到是这家伙,上回没将他杀死,这一回,我直接毁于他的内丹,杀了他!”

    看了那纳兰星辰的尸体一眼,沐宸风皱了皱眉,看向青龙两人,见他们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便道:“我知道你们两人定是伤到了,孩子由我护着,你们先回空间吧!”

    闻言,青龙和金龙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也好,我们强行冲破出来,被气息反噬,此时是伤得不轻,战斗力剩下不到一半,孩子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他点了点头,看着他们两个化成精光回到了曦儿和笑笑的身体里。

    沐宸风牵着两个孩子来到那站在一旁的馨玥身边,揉了揉她的头,道:“玥儿,怕吗?”

    馨玥咬了咬唇,眼眶红红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怕,玥儿怕笑笑姐姐死了。”

    闻言,沐宸风眸光一柔,道:“没事了,有姨父在,不会有事的,来,跟姨父走。”说着,伸手牵着她的手,带着三个孩子往前面而去。

    另一边,护着冰窖的萧轩尔也被几十只妖兽攻击着,分不开身的他的看到有的妖兽进了冰窖,更是心头大惊,想要上前却又被挡住,那些缠住他的妖兽个个实力都不弱,凌厉的攻击快而狠,抱着与他同归于尽的本意来跟他战斗,那种不要命的战斗,根本让他无法招架得住。

    “呵呵呵……”

    阴测测蕴含着杀气的笑声传来的同时,便见一抺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萧轩尔的不远处,那黑色的身影戴着面具,看不见面容,但那声音却是他们所熟悉的,正是恶神!此时,那面具下的一双眼睛盯着萧轩尔看,看着他被妖兽们围攻着,似乎是想看他如何在重伤中战斗着一般,手一挥,一股黑暗气息朝那正在与妖兽战斗的萧轩尔击去,萧轩尔一人对战几十名妖人兽本就应接不暇,此时虽知身后有危险,却避无可避,只听砰的一声,整个人被身后那股气息击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噗!”

    “主人!”

    不远处,萧轩尔的契约兽一见不禁惊呼一声,可却又被妖兽缠住。萧轩尔眯着眼强撑着再度站了起来,挥着手中的剑再度战斗着,任由体内气息乱窜也不停下,因为他知道,停下,就代表着不战而败,代表着等死!

    “陪他慢慢玩,不用急着杀死他,慢慢折磨才有趣,呵呵……”恶神阴测测的笑着,迈着脚步,来到了那冰窖处,看着那石门,手掌运用内劲一击。

    “砰!”

    轰隆的一声巨响,石门整个倒塌了下去,他看着那里面站着的在替冰床上的女子运息的唐心,目光中迸射出无尽的恨意与凶残,唐心,沐宸风的女人,呵呵,今天,他就要让沐宸风看看,这个女人是如何死在他的手里的!

    冰窖中,地面上躺着几具妖兽的尸体,那是先前冲进来的几只妖兽,如今,却已经死去,一旁处,除了有小丹之外,还有白纹虎王两夫妻,此时正虎视眈眈的盯着那站在冰窖门口的恶神。

    唐心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再度放在她面前天音的身上,只要再一会就可以了,原本她怀着一试的心态,但原来,她手中的圣火龙珠当真对天音有效的,只是,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才能徹底的改变她的天阴之体,只是,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来的?心中有着焦急,因为在这一刻,她只知道差了点什么东西,却又不知是什么东西,尤其是还有那恶神在那里盯着,一个弄不好,不仅她会出事,就是天音也会出事!

    “我们又见面了,唐心。”

    恶神眯着眼,身上,黑暗的气息在涌动着,下一刻,手掌将一记骇人的气流击出,雄厚的气息卷着空气中的气流撞进了那冰窖之中,白纺虎王和母虎扑了上去将那股气流挡下,不让那股气息伤到后面的唐心,因为它们知道,此时的她根本受不得一丝外力的攻击,若不然,一定会被气息反噬。

    看着白纹虎王它们出现,恶神眯了眯眼,将他的契约兽唤了出来,原本并不算宽阔的地方,被几只契约兽在战斗着,几乎占尽了地方,空气中也充斥着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地面因几只契约兽的战斗而微微动荡着,也让唐心心中越发的担心,只能腾出手来,在她的周围布下一个结界,以防那股气息将她和天音伤到。

    然而,就在这时,恶神迈着步伐无视着那在战斗着的契约兽而走了进来,小丹挡在前面,但,却被他一挥手就摔开了,唐心见状,眼瞳微缩,这恶神重身夺舍了身体,莫不是得了那天魔的帮助,实力竟提升了那么多?

    “火凤!”

    看到小丹被伤,神识一动,将火凤唤了出来,一边思忖着,到底还差了点什么才能破了她的天阴之体?

    “哼!你心为,本神还是当初的恶神的吗?如今本神得魔神相助,实力大涨,你,绝不会是本神的对手!乖乖的受死吧!”恶神蕴含着杀意的声音传出,伴随着他的声音而出的,是一股骇人的威压,他似乎也明白此时的唐心无法分心出来战斗,而且只在外力的攻击,她还会被自身的内息所伤,于是,在攻击火凤的同时,便以着威压朝她袭去。

    那一边,白纹虎王和母虎跟恶神的契约兽战斗着,这一边,恶神对战着火凤,空气中涌动的气息再加上恶神的有意为之,唐心只感觉一股骇人的内劲袭来,撞击在她的身上,让她胸口血气猛然翻滚着,喉咙一咸,一口鲜血也无法压制的喷出。

    “噗!”

    鲜血喷落在天音的身上,染上了那颗圣火龙珠,而在这一时间,那颗原本一直无法没入天音身体的圣火龙珠竟将她喷出来的鲜血吸住,随着那圣火龙珠上的火焰而炼化着,凝聚成了一滴精血。

    看到了这一幕,唐心一怔,脑海中划过了些什么,下一刻,只感觉整个人豁然开朗,那想不通的一点终于想通了,不禁绽开了一抺笑容,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将圣火龙珠上身自己的印记抺去,再引导着那颗圣火龙珠和那滴精血来到天音的嘴边,另一手将她的嘴捏开,手掌下灵力运用,将那滴精血和着那颗圣火龙珠一同引导进入她的嘴里,只见,精血和那颗圣火龙珠一经入了她的身体,原本泛着冰凉气息的身体渐渐的有了温度,感觉到了天音身体里传来的变化,唐心只知道自己心中是激动万分!

    掌心运着灵力好带动着那颗已经在她体内的圣火龙珠在她的身体里走了一圈,驱散了她一身的寒气,感觉到那颗圣火龙珠停落在她的丹田之处,这才一松,连忙收起回灵力,从空间中拿出一颗还魂丹喂她服下,因她沉睡了三年多,此时服用了还魂丹也不可能那么快苏醒,看了看冰窖中那些在战斗着的恶神和契约兽,她一咬牙,将天音扶了起来,若是再留在这里,她的身体会受不了那空气中的威压而被伤到,好不容易救醒了她,破了她身体里的天阴之体,自然是不希望她再遇到危险。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竟然是要圣火龙珠和着她的一滴精血才能将她救醒,她的血液中到底有什么特殊?这一刻她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天音没事了!馨玥以后都有娘亲陪着了!

    而在此时,在外面萧轩尔命悬一线的时候,沐宸风带着三个孩子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麒麟以及凶兽的战斗力非同一般,几个回合,便救下了萧轩尔,将那些妖兽杀了个片甲不留,只是,当他们喘了一口气时,却见恶神在那冰窖之中,心又再度提了起来,飞奔而至之时,看到恶神与火凤在战斗着,那恶神的实力竟然隐隐的占居了上风,眼见不妙,沐宸风脸色一沉,对身边的萧轩尔道:“你看着几个孩子,我去帮忙!”

    声音一落,迅速往前掠去,只是,在战斗中的恶神一见沐宸风也来了,面具下的双眼一眯,凶残的光芒迸射而出,知道这冰窖地方太小,若是被他们前后夹攻包围着,他的战斗力也会受到约束,于是猛的击出一道骇人的气息,整个人也朝沐宸风的方向掠去。

    沐宸风见他飞扑而来,强大的气息与骇人的杀气让他心头一凛,当即迅速往后一退,避开他的攻击之时,又见他从冰窖中出来,眯了眯眼,沉声道:“没想你的实力提升得这么快!”看来,那天魔真的非同一般,竟然能让恶神重身拥有一具身体之外,还能让他的实力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哼!今天,本神势必要灭了你!让你知道本神的厉害!”恶神衣袍一拂,浑身涌动着铺天盖地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