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花烛夜,万更

    虽然担心着,不过,喜事却也接踵而来,三日后,唐府中喜气洋洋,到处张灯结彩,笑声不断。舒悫鹉琻这一天是冷煞他们的成亲,一大早便开始忙碌,也在这一天,莫子漓和凌子寒也一同来到了唐府大门前。

    “什么?你、你是说子漓回来了?”红绫在一听到管家的话后,当即站了起来,顾不得还在帮着筱筱她们化着新娘妆,激动而欣喜的朝外高奔了出去。

    “还有凌公子。”管家笑眯着眼说着,看着那往外掠去的红绫,而就在了的声音刚落下后,耳边又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叫声:“什么?我师兄也来了?唐伯,这个你拿着,我也去看看。”从里间走出来的梦珊一听她师兄也来了,当即把手中的东西塞给了管家,自己也飞掠而出。

    “哎?这、这……”管家看着她们,不禁一怔然,继而又摇了摇头,笑着将东西拿到里面。

    而前面那里,红绫飞奔而来,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男子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她时,她不禁心底一酸,眼眶一红,本想扑上前去,却又硬生生的忍住了。虽然他们一直跟着唐心他们一起,但她知道,他一直都心系着唐心,也没将她放在心里,尤其是此时,看到思念了这么久的人出现在眼前,心有万般话语要说,却又不知应该从何说起。

    “你们聊,我进去先。”凌子寒看了两人一眼,说了一声,朝里面走去。

    莫子漓看着面前停下脚步的她,依旧是一身如火红衣,性感美艳,此时,那双勾人的美目中却含着丝丝泪水,不比那种柔弱美人的楚楚可怜,却别有一番魅力在其中,看得他的心不同的跳快了几拍。红绫,也许在很久以前,他是不屑于她的,虽然脸上不表现出来,嘴里也不说,但在心里,还是有些不屑的,也许就是因为她修炼的是媚术,举止投足间皆散发着媚态,也许是因为看到她对着别的男子眼波流转间溢出的风情,让他不喜。

    但,别后多时,尤其是在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此时的他,却已经不复当年看着她的心情。尤其是在他一度生死一线间时,想到的那个人,竟不是唐心,而是那个一袭红衣敢作敢为的女子,红绫。他也不知她是何时走入了他的心,也许是当她扬言非嫁他不可时,也许是当她百般讨好他又被他淡漠的拒绝之时,也许是在她被拒绝后还一脸自信说终有一天会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之时……

    然而此时,看着她眼底的欣喜,看着她脸上的开心,却又犹豫自恃的模样,他的心,竟是一软,脸上的表情也不由的柔和了几分,下一刻,他迈步朝她走了过去,来到她的面前,伸出了手,将怔愣着的她紧紧的拥入了怀里:“红绫,我回来了。”

    大脑瞬间一片的空白,她怔怔的任由他抱着,感受到了从他身体里传来的暖意,感受到了他强而有力和双臂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那力道之大,似乎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一般,听着那耳边传来的低低言语,透着一抺温柔,一抺难言的情愫,她却是不知应当如何反应过来。

    是梦吗?这个一切避着她,一直拒绝着她的男子,真的主动抱住了她?这是真的吗?美眸中的泪水不禁滑落了下来,她伸起了手也环抱住了他的腰,她的心在颤抖着,好怕,好怕这一放手,就是一场梦……

    “红绫,你还愿意嫁我吗?”

    紧紧抱着他腰身的手一颤,她怔愕的退开了他温暖的怀抱,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红绫,嫁给我好吗?”他握着她的手,温柔的双眼看着她盈泪的双眸。

    再次听到这话,她只感觉心跳得无法控制,想要应声她愿意,她很愿意,但,话到了嘴边却成了不解的询问:“你、你、你想娶我?你、你不是不喜欢我的吗?”

    “以前我只是看不懂自己的心,其实,早在很早以前,你就悄然无声的走进了我的心,这一回,我不想错放了你的手,红绫,嫁给我好吗?”他认真而郑重的说着,声音低沉而有力,目光深情而温柔,这样的目光,任谁看了也会动情。

    她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听到了他的话,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里,点着头,哽咽的应着:“好,我嫁,我就要嫁给你,我这辈子只嫁给你!”带着哭意的声音此时却透着难掩的欣喜与激动,她紧紧的抱着身边的男人,如果不是这真实的感觉,她甚至会怀疑,这只是一场梦,这一刻,她才知道了,幸福,可以离得很远,也可以离得很近。

    而在另一边,梦珊也遇到了凌子寒,看到他,她欣喜的跑上前,欢呼着:“师兄!师兄你终于回来了!”整个人直接就往他怀里扑去。

    凌子寒停下步伐看去,冷不防的她就撞了过来,脚步一晃,险些被她撞倒,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样。”言语中,有着他自己也不曾发觉的宠溺。此时的他,一定不会想起以前在飘渺仙岛上他对着她一直是面瘫的脸,冷若冰霜,言语哪会这般温和。

    “师兄,我好想你,你有没想我啊?”梦珊才不管他怎么说,直接就赖在他的怀里不走开,只是仰着头笑盈盈的看着他。

    听着她的话,他心一动,眼中浮现着笑意与柔和,却是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道:“今天府里谁成亲?这两年大家都还好吗?”

    “嗯,都好,小姐和沐公子成后后生了一对龙凤胎,叫沐云曦和主沐云笑,两个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很是惹人喜爱,等会你见了就知道了,还有,今天是冷煞和墨还有纳兰大哥他们成亲,你们回来得正好呢!”

    闻言,他点了点头,道:“主子他们呢?带我去见见吧!”

    “好,你跟我来。”说着,便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没多久,莫子漓和凌子寒他们回来的消息便在府中传开了,正好碰上冷煞他们成亲,大伙又是热闹了一番,让他们更惊讶的是,莫子漓和红绫竟说要同时成亲,惊讶后过,众人自然是欣喜祝福,反正他们这里又都是自己人,一起成亲更是热闹,只要布置一下新房添些东西也就可以了,很是方便。

    夜色下,几对新人在祝福声中被送进了新房,夏云汐与墨的院子里,此时除了高挂着的大红灯笼之外,房门上还贴着大大的喜字,推开房门,墨独自一人走进了新房,顺手便将房门关了上去,看入一室的喜庆,血色的眼眸中也不由的浮现了欣喜与期待,怀着欣喜的心情往内室中走去,看到了那一身新娘服盖着红头纱的夏云汐坐在床边等着他,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抺笑容来,只是,此时夏云汐盖着红头纱微低着头,却没看见。

    坐在床边的夏云汐除了欣喜之外,还有着难言的紧张与娇羞,新婚之夜,他已经进来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一想到,头纱下的俏脸却是越发的红了起来,双手紧紧揪着新娘服的服摆,只听他进来之后却没了声音,没了动作,只有着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咽了咽口气,压下心中的紧张,头纱下,她转动了灵动娇羞的美眸,微微抬起头来,想要透过红头纱看看那进来了之后却没了动作的冰块此时在做什么,却只见隐隐一个身影让在她的面前不远处,因为红头纱,却是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墨?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不帮我掀盖头,我可自己掀了呀!”她嘟呐着,头纱下的美眸瞪了他一眼,可惜,这一眼并没威胁力,而且对方也没瞧见。

    闻言,墨的唇角微勾起一抺笑意,迈着步伐走上前,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直接伸手掀开了她的头纱,当看到头纱下的那张美中带羞的精致容颜时,血眸微闪了一下,伸手为她取下了头顶上的凤冠,听着她在那里低声抱怨着身上的衣服太厚重,头上的东西太沉什么的,只感觉他的心,渐渐的暖了起来。

    被他盯得不好意思了,俏脸一红,娇瞪了他一眼:“盯着我看做什么?我脸上长花了?”却是连她自己也没注意,那语气带着丝丝娇嗔。

    “热吗?”他看着她,看着她的脸红通通的,很是诱人。

    “不热,我饿了,我要去吃东西。”说着,直接就别开了眼,按奈着心中的狂跳站了起来大步就往前走去,然,只迈出了一步就像被什么扯住了一般,整个人失去重心的扑上前去。

    “啊?”她惊呼着,然而下一刻,却已经落入了一个散发着冰冷气息,却又有些温度的怀抱里,她愣愣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直到,他指了指两人的衣摆处时,她的一脸俏脸才冒上了羞恼:“你、你什么时候给绑的?”原来,两人的衣摆处,不知何时被他给绑在了一起,刚才她一起身往前走,而他却坐在床上,才会整个人扑上前去。

    “刚刚。”

    依旧是少言少语,但那眼中却是染满了笑意,就连那唇角也愉悦的勾了起来。

    “不准笑!”某人像只母老虎一般的瞪着他,俏脸上的红晕染上了耳根,甚至有往脖子蔓延的打算。

    “饿了?”他牵着她的手,两人一同站了起来,道:“这边有吃的。”说着,带着她来到桌边,自己先坐下后,却是将她按坐在自己的腿上。<

    br>

    “我不坐你腿上,我要坐那边。”夏云汐扭动着想要挣扎开那搂在她腰间的手,谁知这一动,却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的一僵,不禁有些愕然的看着他问:“怎么了?”

    墨抬眸看了她一眼,血眸中有着不明的暗光掠过,薄唇却是道:“好好坐着,别动。”说着,给她拿来了糕点,让她先吃着。

    “你不吃?”见他一直看着她,她不由的眨了眨眼睛问着。

    他看着她,意味不明的道:“等会吃。”

    “哦。”应了一声,便自己先吃着糕点,然后又指着另一盘道:“那个,那个给我拿过来。”

    待她吃得差不多了,墨这才倒了两杯酒,递一杯到她手里。

    “正好,有些咽。”她冲他一笑,端着酒杯就要一口喝下去,却被按住了:“怎么了?不是你倒我喝的吗?”

    “交杯。”他扫了她一眼,也端起了杯,手环过她的手,看向她。

    “哦,我刚刚给忘了。”被他的目光看得心虚,她不禁讪讪的笑了笑,与他一同饮下了交杯酒,其实她是太紧张了,紧张得现在坐在他的腿上都不自在,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想着,再来一杯酒就好了,正想着时,竟见他又为她倒了杯酒,当即即欣喜一笑,再度喝下杯中的酒,轻呼出一口气来。

    “很紧张?”

    “是啊!洞房花烛夜能不紧张嘛!”顺口的就应了,当话一说出口时,再看他嘴角含笑的看着她时,不禁闹了个大红脸,只差没将脸蛋埋到他的怀里去。

    “那再喝一杯?”他又给她倒了一杯酒,脑海中却是想着在进院子时,他主子对他说的话:墨啊!回去让小雨多喝点酒,洞房花烛的效果就更好了。

    想着这话,再看怀中的她此时因喝了酒而醉眼迷离,娇颜泛着红晕,红唇娇嫩诱人,更是让他十分的赞同。看来,主子说的还真有道理,这会她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就连身体都已经能很自然的倚着他了。但,为免喝酒过多,直接醉倒了,他见差不多了之后,便拿下了她手中的酒杯,道:“该我吃了。”

    “啊?”夏云汐没听明白,双眼迷离的看着他,正想问他说的什么意思,整个人就被他抱了起来,待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他放在了床上。

    她一怔,正开口:“你……”却只见他俯身而下,吻上了她的唇。只是一怔,眼中划过了一丝笑意与柔情,双手便环住了他的脖子,试着回应着他。

    感觉到她的回应,血眸中划过了一抺欣喜,只见,他伸手褪去了她的喜服,当看到那如雪脂一般的肌肤时,眼中不禁浮现了一抺灼热的火焰,手一扬,床上两旁的轻纱落了下来,遮挡住了一床的旖旎春风……

    正当这边的热情燃起之时,纳兰若尘和暮飞雪的院落中,却是温情脉脉。只见,两人在桌边吃着点心,待,吃饱之后,共饮了交杯酒,相视了一眼,便牵着手往床上走去。如果觉得两人都太过淡然,那是不可能的,洞房花烛夜,又有几个人会淡然的,更何况,他们所娶所嫁都是心中所属,就更为的紧张了。

    待在床边坐下后,暮飞雪原本就有些泛红的脸更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越发的烫热起来,而纳兰若尘牵着她的手,看着身边的她,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耳根也隐隐泛红。

    以往,他不曾接触过女子,就是与飞雪交往时,他也不敢越礼,最多也就牵牵手,搂着她一起静看风景,而今夜,却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每一想到这一点,心中既是期待,又是紧张。

    “飞雪,我、我……你热不?”我了半天后面那半句却是说不出,直接就问成了你热不。

    听到这话,飞雪一怔,继而轻笑出声,原本心中的紧张也因看到他的紧张而放松了下来:“我还以为你不会紧张呢!”这个男人,从刚才就一直很淡定的样子,虽然眉眼中一直有着的毫不掩饰的欣喜之情,但当看到他不紧张时,心中却是有些莫名的感觉。

    被这么一说,纳兰若尘不禁脸上泛过一丝可疑的红晕,看着身边娇美如花的她,道:“那个,今晚是洞房花烛夜,我、我是有些紧张,要是、要是我做得不好,你、你……”

    “噗嗤。”

    被他这话给逗笑了,飞雪娇嗔了他一眼,道:“你平时不是一副温文尔雅翩翩公子的模样吗?怎么还会紧张到结巴?”看着他一副不好

    意思的样子,本想不逗他玩的,可一看到他那难得一见的样子,再想起前几天红绫跟她说的话,俏脸一红,伸手将她搂住便往床上倒去:“洞房花烛夜呢!夫君。”

    带笑的声音软软的,轻轻的,听在耳中,化在心头,此时,他只觉心头弥漫着一股无法言语的幸福与满足,想着他们两人的相遇,相识,相爱,一步步走来,虽然平静,却有着难以忘怀的美好,而此时此刻,心中所属的她,在今日终于成为了他的妻,成为了往后的日子里,陪伴在他的身边的女子,这一刻,想到了,有了她之后,将来的他们,也会成立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的家,不需要在,却处处透着温馨与幸福的小小家庭……

    纳兰若尘看着她,唇边不由的露出一抺笑容来:“飞雪,能遇到你,真好。”

    闻言,她心中一动,道:“夫君,我能遇到你,真幸运,如果不是你,我也许已经死了。”虽然不记得当时的她如何被他救起,但却知道,如果不是他,就不会有今日的她,而她也没想到,那一次的意外,竟会让他们两人走到了一切。

    “我们也生几个孩子,然后幸福的过着小日子,可好?”他看着她,定定的问着,耳根却是泛红。

    “好。”她笑着应了一声,微敛下了眼眸,脸上尽是娇羞。

    一吻过后,纳兰若尘目光幽深而灼热的看着她:“娘子,那几日,你们几人躲在房中莫非就是……”他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他相信她明白。

    “红绫说,很多事情男人会无师自通,女人却不同,她就是把我的筱筱还有云汐她们叫上,告诉我们一些事情。”说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竟是有些闪躲,不敢去对上他的眼睛。

    其实,红绫还说了,夫妻关系更加深厚的方法之一,不过她们几人都觉得,只有真正的爱一个人,那就不必要去守着什么,男人的心若在你的身上,他的目光也会跟着你走,如果他的心不在你的身上,无论用什么办法也是没用的,如果真有那样的一天,何不如直接放手,于她们而言,有时候的感情,放手才是真道理。

    “那,你都学了什么?”他双眼泛着灼热的光芒,看着身下的她。

    “你真想知道?”她看着他,美眸泛着娇羞。她们几人可是拿着那个书本翻看了几天的了,红绫说,她的经验也是从书本上来的,虽然她以前修炼的是媚术,不过却从没跟男人发生关系,因为她眼光高,一般的男人还真看不上,更别说会让别人碰她一下了,后来因为想着莫子漓不喜欢她修炼的媚术,便放弃了,改而修炼别的。

    “嗯。”他也好奇着,她都会了些什么。

    “那好。”她推了推他,美目泛着流光的示意他躺下。

    纳兰若尘见状,便笑了笑,搂着她一个转身,两人便交换了一下位置,静待着她接下来的举动。有人曾说,迷离的美才是真正的美,而此时,他更是深深赞同,就如眼前的她,如雾里看花,却是那样的诱人,越发的让他心跳不止。

    他的目光从她的泛红的容颜慢慢的往下移,落在了那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处,目光越发的幽深。她的动作不是熟练的,却偏偏让他的期待不已。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爱一个女子,爱的是她的灵魂,也因此,就算是她身上的缺点,也一并的可以视为优点,她的一个小小动作,一颦一笑,皆能牵动着他的心,而此时,便是如此,只感觉身体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着,看着她狡黠而淘气的笑容,他越发的觉得不能自恃,到最后,在她的一声惊呼声中,他翻身而上,反客为主,攻城掠地,无师自通……

    冷煞与筱筱的院落之中,此时,床上,一脸娇羞的筱筱用着那醉态迷离的双眸看着那躺在床上被她蒙着眼睛的冷煞,只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怎么这边也会成了这副场面的?那就要从先前说起了。

    在喝多了几杯壮胆的酒后,不用冷煞开口询问,筱筱就将红绫给出卖了,然后兴致勃勃的就让冷煞给她当回试验,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如红绫所说,以及书中记载的那样。于是,怔愕了半响的冷煞在她期盼的目光中点下了头,便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筱筱?”冷煞蒙着眼睛看不见,但也能想象得到此时她一定一脸的羞红,原因是什么?呵呵,因为就在刚才,将他的眼睛蒙住后,她便将他身上的衣服全脱去了。

    “夫君,你身材真好。”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筱筱忍不住的赞叹着,更是让她很是羞涩又很是好奇的研究了一下下。

    听了她的话,冷煞唇角

    愉悦的勾起,伸手就将她拉向了自己的怀里,笑道:“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可不能这样浪费了,我已经牺牲成这样了,你还打算只看不做吗?”

    从没听他说过这样露骨的话,筱筱羞得一脸红,嗔了他一眼,他却看不见,于是,她趴在他的怀里,便笑道:“那好,我可要开始了。”脑海中,回想着她那几日从那书中所看到的图片,以及想着红绫在一旁为她们几人做的讲解,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着,只感觉呼息都觉得困难,原来,看是一回来,说是一回事,真正到了做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冷煞此时是煎熬的,她生涩的动作,却是那样轻易的挑动了他身上的神经,虽然看不见,但是那想象却是更加的让他身体里的火焰直窜而起,尤其她还那样慢吞吞的动作,更是让他险些把恃不住。他们自幼跟随着主子,洁身自好,闺房之事自然是不太精通,再加上他原本的性子就比较淡漠,平时自是不会想去弄本书来研究一下,因此,当筱筱提出时,他应下了,心中还有着丝丝的期待。

    如果不是此时她的大胆,以及感觉到她的动作,他真不敢相信,原来她也可以做到这样,心中诧异之时,却又被一丝丝柔情占满,想来,她定是爱他至深,才愿意跟着红绫她们学着这事,要不然,以她的性子,就是看一眼那个书,也会让她羞红了脸半天。

    然而,就在此时,他感觉浑身的火焰都往上窜起,忍无可忍时,伸手扯开了眼睛的布条,看到了那映入眼前的一片迷人春光,心,发现跳得厉害,喉咙也干涸着,咽了咽口水,伸手搂住了她,低沉而暗哑的声音低低的从他的口中传出:“娘子,换为夫来了。”身子一翻,便将她压在身下,身体调换了一下位置,只感觉两具身体如同火焰在燃烧一般,入手之处,一片的火烫……

    男人在这一方面,还真的是不用教的,他们自己就能无师自通,冷煞也不例外,只是,当他翻身做主,攻城掠地直捣黄龙之后,却又瞬间不战而溃,一泻千里,而他的脸色也瞬间千变万化,到最后只剩下一脸的愕然。

    筱筱感觉到了,也是一脸的愕然,只是她的错愕是因为想到了红绫的话,要不是看她家夫君此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还真想来一句:神机妙算啊!

    “那个,夫君,男人的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她双眼放光的看着他,虽然知道以他的性性在遇到他之前也不可能去逛青楼,但此时,心中还是十分的开心,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啊!

    原本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的冷煞,看到她双眼放光的看着他,以及听到她所说的话后,轻咳了一声,耳根有些泛红,道:“又是红绫说的?”

    “是啊!她说男人第一次都这样,为此,她还特意去问了很多人,确认的。”其实她还有后半句没说,就是,男人爱面子,一般这话都不会说。

    冷煞挑了挑眉,要不是因为红绫虽修炼媚术,但绝对以前那些人所说的那样的女子,他还真要让筱筱离她远点,免得被教坏,不过嘛,看到筱筱今晚的表现,让她们几个女的多在一起聊聊私密话题倒也不是没好处的。

    “真的,我没骗你,男人第一次都这样,所以我见你这样,还挺开心的,呵呵……”说着,还真的笑了起来。只是下一刻,她就笑不出了,因为感觉到他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不禁睁大了眼睛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娘子,春宵一夜值千金呢!”带笑的声音从冷煞的口中传出,下一刻,床里又再度传出了那古老而动人的声音……

    而在莫子漓和红绫的新房里,一番云雨之后,又打了一个喷嚏的红绫却是揉了揉鼻子,喃喃的道:“谁在说我?不会是那几个吧?”

    “嗯?”身边的莫子漓看着怀中的她,眸光微动。

    “嘿嘿,前天几我把那筱筱几个叫到了房里,拿了几本春宫图给她们研究。”说着,美眸中泛着点点狡黠的光芒,真是好奇他们今晚的洞房花烛夜是如何精彩啊那!不行,明天她得去问问,只是,她们几个估计不会太容易松口,嗯,应该想想办法。

    而听了她的话,莫子漓在在短暂的愕然之后,竟是低低的笑出了声:“原来如此……”声音拖得长长的,而一刻,那在被子下的手又不安分起来:“娘子,那我们继续。”初尝云雨,自是难以抑制,下一刻,床上又是一片春光无限……

    次日,看着他们一对对的眉宇间难掩幸福神情,府中的众人也一个个脸上带着笑意与打趣。红绫在一个空闲的时间里,将筱筱她们几人又叫了去。

    “说吧!你

    们几个是不是把我给卖了?昨夜我可是打了一夜的喷嚏,定是你们在念着我。”依旧是一袭显眼的红色衣裙,不同的是,一夜云雨之后,眉宇间染上了一抺以往少见的妩媚风情。

    听到她的话,几人相视了一眼,皆是轻笑出声:“洞房花烛夜,谁有空去说你呀!”几人不约而同的说着,眼中皆划过了盈盈笑意。

    “哦?真的?”红绫挑着眉看着她们,忽而又贼兮兮的笑了起来:“那昨夜怎么样?是不是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说什么呢你!没个正经。”夏云汐嗔了她一眼,眉眼中却尽是笑意。

    “红绫,咱们昨夜都一样的,哪里还用问。”飞雪也轻笑着说着,看了几人,说起昨夜之事皆是娇颜含羞,眉眼含情之色。

    “咱们女人的话题嘛!咱们偷偷聊着就好,自然不能外说,要不然,我家那位可不饶我,还有啊!你们晚上夫妻恩爱别再把我出卖了,免得让你们家那位对我生出意见来,说我带坏你们。”红绫一双手一个个的指了过去,轻点了一下她们的鼻子,美眸流转着勾人的魅惑神色。

    看着她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妩媚之态,几人不禁眨了眨眼睛,紧盯着她瞧着:“红绫,我怎么发现你今天眼波流转间,处处透着妩媚之色?你家那位,昨夜可抵挡得住你这勾魂魅惑之态?”说着,又朝她挤了挤眼,一脸打趣的笑意。

    红绫睨了她们几人一眼,唇角轻扬着,懒洋洋的道:“今天我险些下不了床,你们说呢?”

    听到这话,几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一时间,只听房中笑声不断,好半响才停了下来。只见飞雪道:“好了好了,别玩了,今日闲着没事,要不我们几个去城里转转?”

    “好啊!”云汐应了一声,道:“去外面转转也好,整天呆在府里也闲着没事。”

    “那我回去跟我家夫君说一声,免得他找不到我。”筱筱说着,当即就往外走去,却被身边的红绫给拉住了。

    红绫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行了,咱们让人去说声就好了,还等你们一个个跑一圈再回来?”

    “那倒是。”想着有理,筱筱便点了点头:“那让人去说一声吧!我们出去转转,对了,要不要叫上唐唐和梦珊?”

    红绫想了想,道:“她我估计倒是不用,她有两个小家伙,整天带着那两个小家伙就够她忙的了,再说,她和沐宸风两人感情好得没话说,一家四口有时在院中嬉戏,咱就不要去捣乱了,倒是梦珊可以叫上,反正她也是是闲着没事。”

    “嗯,那倒也是,那我们就叫上梦珊好了,走吧!”筱筱应了一声,便挽着身边红绫的手往外走去。

    成双入对的生活平静而让人幸福,再加上沐宸风和唐心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于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飞仙大陆没什么大事发生,众人倒也渐渐的放下心来,时光飞梭,岁月匆匆,一转眼,便已过了三年……

    唐府

    清幽雅静的院子里,卧榻上,一身白色衣裙的绝色女子手里拿着书在看着,白皙纤长的手指慢慢的翻着书页子,而旁边的同样一袭白色衣袍的俊美男子则在剥着葡萄皮,剥好之后才递给身边的女子吃,看着那认真的翻查看古书的女子,男子深邃的目光中泛着丝丝宠溺与深情,这一幕,是那样的和谐,是那样的宁静,是那样的幸福,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两人的存在,然而,一道从外而来的稚嫩声音却在这时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

    “娘亲娘亲,哥哥欺负我!”

    一个穿着粉色小衣裙的小小人儿从外面跑了进来,扎着的两条辫子随着小女孩的奔跑而甩动着,煞是可爱,尤其是,那小女孩长得精雕细琢,一双眼眸仿佛蕴藏着天地灵气,小小人儿眼中泛着狡黠之意,就如同一个鬼灵精一般,只是一眼,便让人恨不得上前揉捏几下她那粉嫩嫩的小脸颊。

    小女孩跑向了白衣女子的身边,直接就往她身上扑了过去,小手环上了她的脖子,稚气的声音带着控诉:“娘亲,哥哥欺负我!”仿佛生怕她不知道一般,她又再度的喊了一声。

    唐心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趴在她怀里的女儿,伸出手就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脸颊,笑道:“你这鬼灵精,不欺负你哥哥就算好的了,还会被你哥哥欺负?”

    哪知,小女孩一听,当下嘟起小嘴道:“娘亲,笑笑最乖了,笑笑才没有欺负哥哥,是哥哥欺负笑笑了。”说

    着,又从唐心的怀里溜了下来,扑到了沐宸风的怀里:“爹爹爹爹,哥哥欺负我!”说着,眨巴着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呵呵,笑笑乖,爹爹等会帮你收拾他。”沐宸风用一旁的布擦干净了手中沾着的葡萄汁后,将剥好的葡萄递给怀里的宝贝女儿:“来,刚剥好的,给你吃。”

    “爹爹最好了!”小女孩顿时笑眯了双眼,小脚一蹬,就在沐宸风的脸上啵的一声,亲了一口,这才张开了小嘴,一口将那颗剥好的葡萄吃进嘴里,一双眼睛则黑溜溜的朝那院子门口处瞄去。

    唐心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朝沐宸风瞥了一眼,那一眼就好像在说:看看你的女儿。然眼中却是藏不住的宠溺与慈爱。

    而在这时,院子外又走进来一个与笑笑一般大小的小娃儿,小小人儿一身白色的小衣袍,腰间系着白玉带,脚蹬一双白色小龙靴,头发束了起来,面容与笑笑一模一样,就如同一个印子印出来的一般,不过,不同的是前者古灵精怪,浑身透着一股灵气,后者脸上的神情却是像极了沐宸风,尤其是那眉宇间散发出来的贵气,活脱脱就是尊贵无比的小王子,只要仔细一看,更是能从他们那精致的面容中看出了与唐心和沐宸风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