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到来

    沐宸风眸光微闪,看着地上的尸体,以及那一地的血腥,又看了看幽深的夜色,道:“平静了这么久,风波还是要再掀起了。舒悫鹉琻”

    听到这话,唐心脸上也划过一抺凝重的神色,他们不担心是飞仙大陆上哪个家族派的人,但,如果是恶神他们那一类的,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而且,他们一旦出手,只怕事情就会接踵而来。

    “呼!”

    气流拂过的声音传来,只见青龙腾飞而起,下一刻,又回到了唐心的空间之中,而在后面,一袭红色衣袍的颜沐也随着而来,衣袍一拂翩翩落于两人面前,道:“火总算是灭了,好在烧得不多,损失也不大。”说着,扫了周围的尸体一眼,挑了挑眉:“还有人来对付你们?”

    “我们正说着,不知是什么人派来的人。”唐心说着,神识朝外释放而出,感觉到前面的打斗声也渐渐的弱了,微皱着的眉头这才松开。

    颜沐何其聪明,一听这话便问:“你们觉得是恶神他们做的?”这怀疑倒也没什么不对,试问,如今的飞仙界中有谁敢对唐心他们为敌?但,那恶神一伙的却又不一样,如果是他们的话,估计接下来还会有麻烦。

    “嗯,是有那个怀疑,不过到底事情是怎样的,还要等我胖子哥哥查清楚才能确定。”正说着,就见玄月和唐子浩他们正往这边而来。

    “妹妹,你们没事吧?”唐子浩来到他们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见他们没事,这才放下心来,道:“潜入府中的黑衣人已经是全部解决了,虽然活捉了几个,但他们嘴里却是含有毒药的,全都已经死了,半点信息也没有。”

    沐宸风看了他一眼,道:“这件事还得仔细调查,我们怀疑跟妖帝和恶神他们有关,如果是他们的话,还得多加小心才行,黑衣人的实力都不低,而且都是死士,这一点应该是杀手无疑,可以查查这些杀手是不是飞仙界这一带的。”

    “嗯,你们放心吧!我会的。”唐子浩点了点头,道:“夜已深了,现在已经安全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后院着火的地方我刚去看了,好在烧得不大,明日我再让人去修饰一下。”今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还得善尾,这一夜,估计是有得忙了。

    “嗯,那我们先回去了。”沐宸风说着,目光看着身边的唐心以及怀中的孩子。

    唐心朝他们点了点头,便也跟着沐宸风转身离开。

    待他们离开后,颜沐看着唐子浩道:“有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现在也没什么事了,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唐子浩露出一抺笑容,看着他说着。来者是客,他又怎么可以让颜沐帮忙。

    “那好,我也回去休息了。”他扬了扬手,红色的衣袍一拂,便也转身离开。

    “我帮你。”玄月看着唐子浩说着。并没有离去。

    闻言,唐子浩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让人把尸体都堆起来,我们去看看有没什么样线索。”

    “好。”玄月应了一声,与他一同转身离开。

    次日,唐府中依旧是一片的清幽雅静,清晨的府中听不到喧哗的声音,只有着轻风拂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以及晨起鸟儿在枝头的鸣叫。

    因为昨夜发生的事情,府中的人都较晚睡,今日也起得较晚,这一会,府中一片的宁静清幽,根本看不出昨日在这府中的嗜血战斗,而地面上所沾染的血迹早已经在昨夜清除掉,剩下的只有着这清晨中树叶的清新。

    一大早,夏雪和云汐以及墨他们回来了,与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暮飞雪和纳兰若尘以及暮飞雪的父亲,当他们回到府中,在听说了昨夜的事情后,一个个皆浮上了一脸的愕然,他们谁想着,如今在这飞仙界中,应该是没人敢对他们动手的了,谁知,竟然有人敢夜闯唐家,布下暗杀!

    “他们都没事吧!”夏雪问着一旁的管家,心微提着,平静了这么久,风波又要再起了么?

    “夫人不用担心,都没事。”管家恭敬的说着。

    听到这话,夏雪的心这才放了下来,顿了一下,又问:“家主呢?现在在哪?”

    “家主和玄月公子在后院中。”

    “玄月到了?”墨眸光微闪,没想到玄月也来了。

    “这两日不仅玄月公子来了,颜沐公子也来了。”

    闻言,夏雪便道:“管家,你把暮家主他们带下去休息,再看看有没什么缺的,让人一并办置了,切不可怠慢了他们。”

    “是。”管家应了一声,这才对一旁的暮家主他们道:“暮家主,暮小姐,这边请。”

    暮飞雪和她父亲朝他们点了点头,这才跟着管家一同离开。与此同时,纳兰若尘则道:“我去看看我大师兄。”说着,便也转身离开。

    “我们去看看玄月他们,小雨,你们去跟主子说声我们回来了。”墨沉声说着,看向身边的夏云汐和红绫她们。

    “好。”几人扬起了笑脸,便往后院中走去。

    后院中,从昨夜清点出死伤的护卫后,他那一张脸就一直黑沉着,旁边的玄月倒还好,反正本来就是冷着一张脸的,虽然说唐家在这一带的势力已经逐渐起来,不过真正能用的好手却不多,尤其是忠心的暗卫与护卫就更少了,昨夜那些黑衣人的实力都太过强硬,竟是让他唐府的护卫折损了近一半,这样的损失,让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冷冽与低沉的气息。

    “不是都处理好了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墨走了进来,见他们两人坐在院中,脸色难看,不由的问着。

    “你们知道了?”唐子浩看了他们一眼,见夏雪也跟着走进来,便道:“小雪,你去娘亲他们那里看看他们醒了没有,我担心着他们昨夜不知会不会吓到。”

    “好。”见他没事,夏雪便也笑着转身离开。

    墨走上前,在他们旁边坐下,道:“刚回来就听说了,有没让人去查?”

    “已经派人在查了,不过,有很大部分会是恶神和妖帝他们所为。”唐子浩拧着眉头说着,想到那总无法一次解决掉的敌人,心中一阵烦燥:“如果当初能解决了他们,估计会省事很多。”

    “他们本就不是容易对付的,又怎么可能轻易解决得了,更何况,不说那恶神,就说那妖帝,为妖物之尊,实力强悍,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杀死他也不会被尊为妖帝了。”他说着,看着他们两人沉默着,便又问:“府中人手可还足够?”

    “目前是够的,只是昨夜折损了不少。”说到这,唐子浩的眉头又拧了起来,一名拥有强大实力又忠心的手下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这个倒不用急,主子给你找了一批暗卫过来,算算时间,如果他们速度快的话,应该也就在这阵子会到了。”墨开口说着,想到了唐心在海外地域为唐子浩收的那些暗卫,每一个都是姣姣者。

    听到这话,唐子浩一怔,道:“嗯?有这事?妹妹没跟我提起过。”

    “那些暗卫本是秦家的暗卫,不过主子留了他们一命,让他们过来跟随于你,那些人的身手很是强硬,只要能让他们认可你,不难留下他们。”

    听他这么一说,唐子浩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唇角不由微扬起,露出了一抺笑容来。

    另一边,唐心他们洗漱后便到院中走了走,伸展腰肢,两个孩子还在熟睡,这一刻倒是让沐宸风和唐心偷了会空。虽然说孩子可以让人帮忙带着,但怎么也比不上自己带着好,每每看着两个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与清澈的目光,虽然被折腾了一整天有点累,但也开心着。

    “夫君,我教你打套太极拳法怎么样?”唐心原本在随便比划着,伸着腰肢,不过比着比着,就成了太极拳了,缓慢的动作看着轻盈毫无杀伤力,但只有她自己清楚,这慢吞吞的太极在武技当中可是可以四两拨千斤的。

    “就像你那样?”沐宸风面带笑意,目光宠溺的看着她。

    “呵呵,你看着,这样。”她演练了一遍,动作缓慢而轻柔,但却暗中蕴藏着暗劲,看着他也跟着她一起比较起来,不禁一笑:“如何?这套拳法可以调整呼吸,也可以让全身筋脉得到伸展。”

    “我想着,让老头来比划估计会更为适合。”他练了一遍后便收起了手,轻呼出一口气,站到一旁。

    “唉,也不知老头这几年都去哪了,连个消息也没有。”说起老头,她不禁也收手一叹。

    见她眉间浮现的思念,他笑了笑,道:“不管他在哪,都会活得很好的,他的手段多着呢!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对手,这几年没见,我估计着他的实力应该更为厉害了。”

    &nbs

    p;“这倒是。”听了他的话,唐心不由笑出声来,以老头的精明,确实是不用为他担心的。

    “小姐,我们回来了!”夏云汐和红绫以及梦珊几人走了进来,人还没到,就听见云汐的声音响起。

    唐心回头看去,见到她们几人时,不由的一笑:“刚回来的吗?他们也来了?”

    “嗯,都来了,不过我爹爹应该过两天来,他手头上还有事情没处理好。”夏云汐笑盈盈的说着,上前挽着她的手问:“小姐,听说是昨晚有人潜进府里来了,曦儿和笑笑没吓着吧?”

    “噗嗤。”

    想到她两个孩子昨夜的好奇,唐心不禁轻笑出声,道:“他们两个压根就不知道那是在干什么,但却看得很是兴奋,手脚一直在舞着,昨夜睡得也晚,这不,到现在还没醒来呢!”说起她的两个了孩子们,眉眼间,皆是为人母的慈爱神彩。

    “原来还没醒啊!”红绫一听叹了一声,道:“我还想着回来抱着笑笑出去玩呢!看来这会没戏了。”

    “等他们饿了就会醒了房,我估计着这会也左不多了,你们要不进去把孩子抱出来?”

    “算了,还是让他们再睡会吧!”红绫挥了挥手,又问:“冷煞他们还没回来吗?还有血煞他们有没子漓的消息?”

    “没。”唐心双手一摊,很是无奈。

    看着他们聊得开心,一旁的梦珊道:“我去让人准备些吃的吧!这会大家都还没吃呢!也好给孩子们都准备一些。”

    “嗯,去吧!交待下人去做就可以了,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唐心说了一声,从空间中拿出了酒葫芦喝了一口,便和桌边走去,一旁的沐宸风见状,便也一同往那桌边走去,拿过她手里的酒葫芦,也喝了一口。

    “知道。”梦珊回头一笑,便迈步走了出去。

    正午时分,唐家大门前又迎来了两个熟悉的人,这两人便是花非花和冷子寒,两人是在路上遇到的,便也一同而来,敲开了唐府的大门后,在报上名后,就被那管家热情的请了进去。

    管家通报给唐子浩他们知道,不多时,唐心他们也知道了花非花和冷子寒来了,尤其是梦珊,听说她是师兄来了,更是顾不得正在厨房里交待着什么,提起衣裙就往前面跑来。

    除了一些欢喜的之外,红绫此时心中却是一叹,有着说不出的惆怅。他们一个个来到了这里,而莫子漓却让还一直没出现,到底,他是去了哪里?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打听消息应该是不难的,可如今,连冷子寒都来了,他又去了哪里?

    又过了半个月,冷煞和筱筱与她父亲也一同来到了青峰城,第一回来到这飞仙界中的青峰城,此时,轩辕城主心中是激动万分,尤其是他还是来参加女儿的婚礼的,这份激动就更为的让他兴奋了。

    “这青峰城真是繁华啊!竟是什么东西都有买。”轩辕城主在冷煞和筱筱的陪同下,在城中转了一圈,带着他看一下这青峰城的景物,三人才来到了唐府的大门前。

    “冷公子,轩辕小姐。”打开门的护卫一见他们两人,当即露出了笑容来,请他们进去。

    “最近有谁回来过了吗?”冷煞迈步走进的同时,顺便问了一声。

    “最近来了好几位公子,如今府里可热闹了。”护卫笑着回答着。

    闻言,冷煞这才点了点头,与他们两人往里边走去。进了里面,管家连忙迎了上来:“冷公子,轩辕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这位是?”他看向一旁的陌生中年男子。

    “他是我爹爹。”筱筱笑说了一声,挽着她爹爹的手道:“爹爹,我们去找唐唐他们吧!”

    看着他们往后院走去的身影,管家一怔,继而摇了摇头一笑,迈步直到大门口处,正准备着吩咐守门的人些什么话,就见大门外的不远处好,十几名黑衣人正迈步往这边走来,而且十二人身上的所息嗜血而狠厉,比起府中的护卫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由的让他多了一份警惕,那些人,是什么人?

    那唐府大门外,十几名暗卫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前面的大字,不由的目光短浅微闪,终于还是来到了这里了吗?唐家,他们甚至连休息也有,以着最快的速度从海外地域来到这里,以后,就要成为唐家的一份子了吗?

    身后的十几人看着为首的那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

    复杂感觉。其中一人微顿了一下,开口道:“我们真要进去吗?”

    “进去看看又如何?如果那个叫唐子浩的真有本事,跟了他也求尝不可,如果没有,那我们再离开。”为首的那人沉声说着,想起了那个女子自信的神情,以及言语中对唐子浩的敬佩与欣赏,此时,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在那个女子子口中十分出色的唐子浩,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迈步往前走去,那大门正打算关上,他一脚上前,挡住了对方关住的大门,开口道:“我们找唐府主人。”

    管家看着面前的十几人,视线从他们的身上掠过,最后落的在面前的男子身上,看到他挡在前的脚,目光微闪,挥手示意护卫把门打开,待大门完全打开后,他这才问道:“你们是什么样人?找我们家主有什么事?”

    “我们从海外地域而来,是一个叫唐心的女子让我们来找唐子浩的。”

    “啊?”听到这话,管家微怔了一下,又看了看他们,问:“是唐心小姐让你们来的?”

    “是。”

    微顿了一下,管家这才道:“你们随我进来,我去禀报家主和小姐。”说着,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身后的十几人相视了一眼,也迈步跟上。跟着那管家来到一处院中,十几人找了个地方坐着,而那管家则离开了,不多时,待那管家离开后,为首的男子这才开口道:“听那人的话,似乎那叫唐心的也在这府中?只是,他们不是比我们慢吗?怎么可能会在这府里?”

    “估计他们也回来了。”

    众人沉默着,偶尔只说着一两句话,直到,一抺熟悉的白色身影和一道陌生的身影走了进来时,他们才站了起来,迅速的站好,看着那走来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