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夜幕下的暗杀

    “父亲?你怎么来了?”那男子看到老者时,脸上浮现怔愕的神情,下一刻,便说道:“父亲你且看着,且看着我收拾……啪!”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伴随着怒斥声传起。舒悫鹉琻

    “你个逆子!”

    老者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面前的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他厉声怒喝着:“还不给我跪下!”

    “父亲!你做什么!”

    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到底工惹了什么麻烦的男子根本就不知错在哪里,更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去,尤其是此时被他的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掴了一巴掌,更是气愤难当,当下长剑指向唐子浩,厉声怒骂着:“你个该死的唐子浩!看我今天不杀了你!”说着,竟是提气而起,飞身而上。

    然而,唐子浩只是静静的负手站在门前,沉着脸,不用他动手那挡在他身前的护卫也会拦下那男子,看着一名护卫跟那男子打了起来,一时间,倒是让那一旁站着的三位家主眼中划过愕然。

    他们知道如果唐家要对付这纳兰家的旁系,估计可以让他们全部死在这里,且不说对方的人力战斗在压根经不上唐家的人,就是地位与势力也远远不能相比,这一点,那个冲出来的老者应该是明白的,才想要让他儿子跪下认错了事,只是,事情弄到这地步,唐家若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将来只怕别的家族也会效仿着,到时,唐家又如何在这青峰城中立威。

    看着那男子与唐家护卫在前面较量着,唐子浩目光短浅一眯,下一刻,手一扬,一股内劲化成一道气流袭向了那名男子的胸口处,将他瞬间击飞了出去,同一时间,唐家护卫也把他制住,扣压着跪在唐子浩的面前。

    “放开我!放开我!唐子浩,你要敢动我一下,我一定要你们全家不得好死!”被按在地上趴跪着的男子还在那里喊着,怒骂着,听得那一旁的老者冷汗直冒,险些无法站稳。

    “逆子!你、你……”

    “打断手脚,割去舌头,将纳兰家的旁系的人全部赶出青峰城!”唐子浩眯着眼沉声下着命令,负手而立着在大门前的他,一身凛冽的气息很是骇人,尤其是他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威压,更是让那纳兰家的护卫和子弟们都惊了。

    原本想着他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可现在,现在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将纳兰家放在眼里,甚至,就是取了他们的性命也是毫不眨一下眼睛!

    “你敢!”听到唐子浩的话,那男子脖子间青筋浮现,目光狠厉的看着他。

    “他有什么不敢的?没杀了你,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在这时传来,只见,唐子浩的身后,众名护卫让开了一条路来,一袭白色衣裙着身的唐心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来到了唐子浩的身边。

    “妹妹,你怎么出来了?”唐子浩看着她,目光柔和了几分,脸上的冷冽也少了一分。

    “听着事情还没解决,反正无事,便出来看看,胖子哥哥还是手下留情了,若是我,这人如此冒犯,必死无疑。”轻缓的声音淡淡的,却让人听了心惊不已,如此淡然的说着令人心颤的话语,唐心,果然是非同一般!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不由的落在她的身上,多大数人的目光中都带着震惊,因为他们没想到唐心此时就在唐家里面,纳兰家旁系的那些人则是是吓得腿都软了,唐心的话,无疑的让他们连死的心都有,就是那被按在地上的男子此时也不禁吓傻了,一声也不敢吭的看着唐心。

    那老者双腿一软的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求大小姐饶了我儿子一命吧!”

    唐心淡淡的扫了老者一眼,道:“我与纳兰家毫无关系,担不起你的一声大小姐,你教子无方,纵子在唐家大门前闹事,我胖子哥哥已经是说了,打断手脚,割去舌头,将纳兰一族赶出青峰城!”声音一落的,目光扫向周围的护卫:“还站着干什么?动手。”

    “是!”

    唐家的护卫们沉声一应,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的同时,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也传入众人的耳中,下一刻,那惨叫声却是骤然而止,一截带血的舌头飞出落在地面上,吓得周围的百姓们脸色惨白,纷纷捂住了嘴不敢吭声。

    老者看到那一幕,只感觉血气往上一冲,两眼一番,便也昏死了过去,一时间,那些纳兰家的护卫和子弟纷纷不敢乱动,他们清楚,如果真的动了,他们只怕会死在这里。

    “胖子哥哥,我们进去吧!”唐心看向他,露出了一抺笑容来。

    “好。”唐子浩宠溺的一笑,点了点头,对一旁的三位家主道:“三位家主,让你们看笑话了,我让人送你们一程。”说着,吩咐着主手底下的护卫调出几人送他们回去。

    “多谢唐家主,多谢唐小姐。”他们三人猛的回过神来,连忙向他们道谢着。

    在唐子浩与唐心两人往府中而去后,府中护卫便留下清理着手尾,周围的百姓们看了这一幕,对唐家对他们青峰城的城主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唐子浩今日处理的这件事中,不仅仅震摄了纳兰家的人,也震摄着这青峰城中的人,他用行动与实力告诉了他们,在青峰城中,别想着与唐家对着干,在青峰城中,唐家,主宰着一切!而唐心的出现更是告诉了他们,哪怕是唐家与纳兰家对上了,她也是站在唐家这一边!

    当众人散去不久,青峰城的城门处正走进来一个唐心他们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色的衣袍,沉稳内敛的冷酷气息,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他迈步在城中走着,一边打量着城中的繁华的景物,在找了个人问清了城主府的方向后,便往那方向而去,当他来到城主府,唐家大门前时,那里原先围着的人早已经散去,又恢复了一惯的清静,只是,大门前的地面上,仍留有着一些血迹,就是空气中,也飘散着淡淡的鲜血气息。

    闻着那淡淡的血腥味,他目光微闪了一下,看着面前紧闭着的大门,走上前,敲响了门,见大门打开,里面走出来的两名护卫,便冷声道:“我找唐子浩。”

    两名护卫见状,眼中浮现着诧异,除了与他们家主认识的人之外,一般人上门来都不敢这样直呼其名,莫非,眼前之人与他们家主相识?

    “请问公子贵姓?”

    玄月看了两人一眼,道:“我与他是旧识,让开。”说着,便迈步往里面走去,他本就不是守规距的人,又岂会被两个护卫拦在门外候着。

    “公子,公子请等等。”两名护卫一见,连忙跟上,然而就在这时,看到那里面的管家,连忙道:“管家,这位公子说是家主的旧识。”说着,不由轻呼出一口气来,好在见到管家了,要不然若真让他那样直闯进去,只怕他们还得受责罚。

    管家一看,朝两人挥了挥手后便迎了上来,面露笑容的问:“公子找家主吗?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玄月打量了一下这唐府里面的设计,听着旁边传来的问话,便扫了那管家一眼,道:“玄月。”

    听到这名字,管家眼睛一亮,连忙笑道:“原来是玄月公子,公子请这边来,家主和小姐他们都在后院中。”因为是这府中的管家,有很多的事情护卫们不知道的他却是知道的,想到家主和小姐他们前段时间还派人出去打听他们的下落,没想到今天他就上门了。

    带着玄月来到后院,管家看着里面的几人,便道:“家主,小姐,玄月公子来了。”说完这话后,他便退到了一旁。

    听到管家的话后,院中的几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正好看到玄月迈步走了进来,看到玄月,唐心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玄月!你终于回来了。”

    “主子。”看到她,他的唇边微不可察的勾起了笑容,虽然很淡,但确实是笑了。

    唐心来到他的面前,道:“回来就好。”看到他们一个个的回来了,心中真的很是开心,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道:“看来你们都有机缘,实力提升得都不错,玄月,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下,晚上设宴再细谈。”

    “好。”他应了一声,目光看向她后面的几人,朝他们点了下头,目光落在那几个孩子的身上时微闪了一下。

    “管家,你玄月下去梳洗,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吩咐下去,让人准备今晚的宴席。”唐子浩开口对那在院外的管家说着。

    “是,家主放心,老奴会让人侍候好玄月公子的。”管家笑眯着眼说着,来到玄月的身边,道:“玄月公子,这边请。”

    玄月点了点头,便跟着管家往外走去。

    “我让人通知了花非花,他应该也在这两日会过来,只是,子漓到现在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唐子浩说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闻言,唐心便笑道:“大家都差不多回来了,出事是不会的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在身。”

    “但愿吧!”他叹了一声,他们众人分散各地的时间远比相聚在一起的多,如果可以,真希望大家都能在一起,不必再这样分隔几处地方担忧着。

    夜色下,唐府花园中设下了宴席,众人齐聚着,聊起了他们众人在外遇到的事情,说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天音和萧轩尔他们,话题有开心,也有让人叹息,直到夜色渐深,众人这才准备各自回去歇下。

    让玄月意外的是,唐心和沐宸风成亲了,还生了一对双胞胎,他有想过他们两人迟早会成亲,但当看到了时,心中还是有些感慨,感慨时间过得很快,感慨命运真的变幻莫测,还记得当年找到她时,他还一本正经告诉她,她是他的妻主,不过到后来,一幕幕的相处,让他加深了对她的了解,也知道她永远不可能会是他的妻主,再者,沐宸风也确实远远在他之上,甚至,在唐心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之上,他们两人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走到一起是理所当然的,而今,他自然也是心存祝福,祝福着他们,希望他们能幸福。

    而这一夜,正当众人喝得酒意醺醺起身往院中走去之时,却隐隐听到了有护卫在喊着,后院着火,有黑衣人潜入府中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时,众人的酒醒了大半,于他们而言,真正喝到不醒人事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喝多了几杯,顶多也就是脚步有些虚浮罢了,以他们如今的实力对付敌人用上五成的实力都算多了。

    “来人!送老爷夫人回内院!”唐子浩沉声喝着,从暗处出来几名黑衣暗卫,护着唐正宇和白嫣往后院走去。

    唐心见状,对秦天南道:“秦叔,你陪我娘亲先跟我爹爹和他们一起吧!”也不知是什么人进来了,若有他陪着她爹爹和两位娘就亲,她会放心很多。

    “也好,云烟,我们走,这里交给他们就行了。”秦天南说着,扶着抱着孩子的云烟跟着唐正宇他们一同而去。

    沐宸风和唐心抱着孩子站在一旁,夏雪和红绫还有墨他们都出门了,八煞他们此时也还没回来,府中能对战只有府里的护卫,因为如今的唐家一般人根本不敢跟他们作对,更别说敢暗杀了,所以府中现在的戒备倒是不严,而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后院放上一把火后又跑进来暗杀?

    “妹妹,你们两人抱着孩子小心一点,我去看看前面怎么样了。”唐子浩回头对唐心和沐宸风说着,当下便朝前掠去,如果单单只是暗杀,他们可以将人手调到前面,不过现在后院还起火了,还得让人迅速灭火,否则,只怕火势会越烧越大。

    “大师兄,若尘他们都不在,你是水属性的,后院的火就麻烦你了。”唐心看向一旁的颜沐,露出了一抺笑容来。

    闻言,颜沐摇了摇头,笑道:“我是水属性不错,不过火势那么大,单凭我可不行,把你的青龙唤出来,有它帮忙会快点,要不然就这火势,指不定还会将唐府烧了大半。”

    经他这一提醒,唐心这才想起,当下眼睛一亮,笑道:“大师兄说得在理,瞧我竟想不到青龙在这个时候可派上用场。”说着,心念一动,将青龙唤出,只见一道光芒飞出她的身体,下一刻便盘旋在半空中。

    “那我去了,你们照成好孩子。”说着,纵身一跃,往那火焰之处而去。

    “以如今的唐家,竟然有人敢动手,看来这人不一般。”玄月在他们的身边说着,目光则注意着周围。

    “确实,胆子不小。”唐心说着,眼底掠过一抺寒光,敢动她的家人,背后之人,一定要让她胖子哥哥把他揪出来!

    “放心吧!就算八煞和墨他们都没在,也不会有事的,子浩培养出来的人身手都不错,相信很快就能解决了。”沐宸风最是淡定了,抱着孩子坐在一旁,还不时的逗着怀中的笑笑玩着。

    听到这话,唐心扬唇一笑,道:“那倒是,胖子哥哥培养的人都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成为一方霸主。”虽然离目标还有点远,不过,她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一定可以让这飞仙界的家族都以唐家为首的。

    而在这时,玄月目光一闪,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手一伸,光芒闪过的同时,一把长剑出出现在他的手中,就在这一时间,二十几名黑衣人瞬间将他们包围住,目光紧盯着他们,冰冷而嗜血!

    “你们小心!”

    玄月说着,黑色的身影一动,瞬间飞掠而出,手中的利剑折射出一道凛冽的剑光,咻的一声,划过那些黑衣人的面前,黑衣人见状提气以手中

    武器一挡,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手中的兵器在挡住那道凛冽的剑气时,竟是锵的一声断裂而开,其中一截落于地面,同时他们也被那直袭而来的剑气所伤,身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如果不是有手中的兵器相挡着,只怕那一剑必然取了他们的性命。想到这一点,黑衣人们看向玄月的目光多了一丝的警惕,但依旧是冰冷如初,嗜血狠辣。

    沐宸风和唐心看到了那些黑衣人嗜血狠辣的目光时,不由的相视一眼,心中在思索着,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杀手?这些人从他们眼中迸射出的杀气与狠辣来看,绝不是一般的杀手,更何况,如今有哪个杀手组织敢接下暗杀唐家这样的任务?还有一点就是,这些黑衣人的修为都不低,虽然比不上玄月,但却远在唐府的护卫之上,这一点是无需质疑的。

    玄月只有一人,独自对战二十几人自是分身不过来,这时,那些黑衣人一些缠住了玄月,另外一些则持剑朝沐宸风和唐心袭去,蕴含着杀气的冷冽剑气还没到他们身边,就见沐宸风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袭卷而出,直接就将周围的黑衣人拂了出去。

    “砰砰砰!”

    看似没什么威力的一个拂袖,却偏偏让那扑上前的几名黑衣人整个人飞卷而出,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一口热血从胸口处涌起,直冲喉咙,飞喷而出,那几个黑衣人站了起来,想要起身,身形却微晃了一下,又再度趴了下去,以手中的剑支撑着身体,一双冰冷嗜血的狠辣目光仍紧盯着沐宸风和唐心。

    深邃而蕴含着威压的凌厉目光朝那黑衣人扫去:“若惊了我女儿,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灭。”明明声音听起来很是平静,就像是在述说着什么事情一般,但那话中的意思,以及他那眼中的凌厉,却是让人听了不禁心中一颤。

    “咯咯咯……”

    窝在他怀中的笑笑却是不懂危险为何物,此时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前面玄月和黑衣人的战斗,竟是咯咯直笑了起来。听到了女儿的笑声,沐宸风眸光一柔,看着怀中的孩子对着身边的唐心轻笑的说着:“娘子,你看咱们女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是不是很像你?”

    唐心白了他一眼,也只有他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说笑,虽然说这些人伤不到他们,可也烧了唐家后院,今晚又不知会死多少护卫,她都替她胖子哥哥心疼损失呢!哪有心思跟他说笑。

    “既然你很闲,要不,你去帮玄月一把?”

    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带着温柔与宠溺,低沉的声音缓缓的道:“这些人还不够玄月练手,我就在这里保护你和孩子就好。”对他来说,她和孩子才是他的一切,再说,这些人本就不是玄月的对手,又何需他动手。

    “杀!”

    被人轻视的感觉让那些黑衣人迸射出了骇人的杀气,这份杀气不约而同的朝沐宸风和唐心袭去,对于他们两人而言,这股杀气不会地伤到他们,但,他们防中的孩子却就不一样了,于是,当感觉到那股杀气的袭来,沐宸风抬起扫向那些黑衣人的目光掠过了一抺冷冽,再度一挥手,一股气息拂出,将周围的杀气尽数反击了回去,同一时间,唤道:“麒麟,出来。”

    光芒一闪,麒麟咻的一声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用他吩咐,直接就扑向了那些黑衣人。本来沐宸风是不打算让麒麟出来的,然而,那些黑衣人竟然敢用杀气混和着威压袭向他的孩子们,这分明就是触动了他的逆鳞,触他逆鳞者,死!

    “吼!”

    麒麟的威压与战斗力远远不是那些黑衣人可比的,区区二十几个人,饶是身手不弱,此时此刻却也是一个个的倒下,剩下的七八人见瞄头不对,当即相视一眼就要逃离。

    玄月回头看了沐宸风和唐心一眼,见他们有麒麟保护着,便道:“我去前面帮忙。”说着,追着那些黑衣人而去。

    “你说,会是什么人动的手?”看着一地的血腥,唐心微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