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颜沐的到来

    来到前厅,迈步进去就看到三名中年男子坐在里面,唐子浩露出了一抺笑容来,拱手道:“几位家主,久等了。”

    三人听到这声音连忙站了起来,也拱手道:“见过唐家主。”抬头间,这才细细的打量着他,见他容颜出色,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更是散发着一股强者的威仪,不由的心中一凛。

    他们知道唐子浩还很年轻,但没想到今日见到他的真人时,竟是这样的出色,别的就不说了,就是他的那份气度与威仪,就足可见不是一般的人物,难道,难道啊!唐心的兄长,试问,又怎会在泛泛之辈呢!

    唐子浩在主位上坐下后,这才道:“几位请坐。”暗藏着锋芒的目光掠过三人,这才露出一抺笑容来,道:“管家已经跟我说过几位了,远道而来,路上定是辛苦了。”

    “呵呵,唐家主,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东边一带的生意发展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直接开口说着,既然想要跟他谈生意,便要单刀直入的好,他们相信,以唐子浩的精明,他们若是拐弯抹角的只怕会招来他的不喜。

    闻言,唐子浩脸上的笑容加深了,看着他们三人道:“我也正有此意,比起几位的家族与生意交连,我其实更为看重的是几位的人品,几位也是爽快人,我也就直说了,我是打算这样的……”

    厅中,几人在商量着合作的事情,而后院,唐心他们则在陪着孩子,除了派出一些人去打听玄月他们的下落之外,还有的便是打听飞仙大陆最近有没什么异常,毕竟平静太久了,他们也觉得太过不正常,他们都知道还有一个没解除的大隐患留着,那天魔哪一日冲破封印出来,将是一大劫数,后面到底会发生会么样的事情,就是他们此时也无法说清,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知道现在平静的日子到底有多难得,众人相聚在一起的日子,有多可贵。

    而这一天,颜沐也来到了青峰城,看着唐家的大门,心中有些微动,这么久没见,她可还好?想着,便迈步上前,护卫讯问了一下后,在知道他是颜沐时,便匆匆进了里面禀报管家,不多时,便见管家快步走来。

    “颜公子,里面请。”管家面露笑容的将他请进了里面,一边问:“颜公子,你是来找我家小姐的吗?他们在后院,老奴带你去吧!”

    “有劳了。”颜沐点了点头,便跟着管家往后院走去。

    来到后院一处院子时,人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那里面传来的笑声,听着那声音中还有着孩子咯咯笑的声音,他不由的一怔,而这时,便听见管家快步上前,来到院中门报着:“老爷夫人,姑爷小姐,颜公子来了。”

    听到这话,院中的几人一怔,回头一看,竟是一袭红色衣袍的颜沐让在院门口处,唐心眼中浮现一丝欣喜,道:“大师兄!好久不见。”

    颜沐听着管家的话,目光不由的落在沐宸风的身上,见他怀里抱着一个与唐心怀里一模一样的孩子时,眸光微闪了一下,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都还好吧?”说着,便走了进去。

    “呵呵,颜世侄来了,快,上茶。”唐正宇笑着吩咐着,他现在已经是闲人了,府中的事情有年轻的去打理,他自己不用操心,乐得一身轻松。

    唐心抱着怀中的孩子站了起来,走向了他:“大师兄,请坐吧!”她笑了笑,道:“我们回来也没多久,这不,因为玄月他们还没消息,便让血煞他们去打听一下,知道你平安回到了颜家,我们倒也放心。”说着,挥着怀中曦儿的小手,道:“你看,这是我儿子,叫沐云曦,还有个女儿,叫沐云笑。”

    “你们手脚倒是挺利落的,竟然这么快成了亲还生了这么一双可爱的双胞胎。”他笑了笑,目光在两个孩子的脸上看了看,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便笑道:“来得匆忙,又不知你们有了孩子,师兄我可是什么礼物都没带,看来,只得下回补上了。”

    “大师兄说哪里话呢!我们都这么熟了,哪里用得着客套,再说,我的孩子也不缺什么,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好了,别站着,坐着聊吧!”她笑了笑,抱着孩子来到沐宸风的身边。

    沐宸风冲着他点了点头,道:“坐。”

    “恭喜你。”颜沐真诚的说着,真没想到,一别之后,他们已经成了亲,还生了孩子,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他不可否认,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谢谢。”沐宸风露出了一抺笑容来。这时,下人已经布上了茶,而后恭敬的退到一旁,管家把人带到后便也跟着离开了。

    “大师兄,八煞他们在海外地域倒是有了不少机遇,实力大涨了很多,我看你好像实力也提升了不少,看来,你也一样因祸得福啊!”唐心笑了笑,从看见他时就看到他身上气息的不一样了,看来,修为提升的不仅仅是八煞他们。

    “嗯,说来那次遇险也是一机缘,一直无法突破的阶段突破了,实力提升了不少,对了,你们呢!这阵子没遇到什么事吧!”

    “说起来我们遇到的事不少,不过好在都化险为夷,我们去了龙潭之地,而后又去了海外地域,在那边遇到了八煞他们,还有秦叔和我娘亲,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轻描淡写的把那些事情一笔带过,而颜沐却知道,他们所遇到的事情绝不会是那样简单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没事了便好。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这才道:“今天来找你们,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的。”

    “嗯?什么事?”

    “还得记当初那散落各地的十二将魂珠吗?”他看着她问着。

    听到这话,唐心挑了挑眉头,问:“大师兄这么说,莫非是有十二将魂珠的下落?”

    颜沐点了点头,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毫无光泽的珠子,道:“这是我意外所得,不过我知道,这东西估计落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处,知道你们回来了,便拿过来给你。”说着,便将珠子递上前给她。

    唐心异讶的看着他手中的那颗珠子,不由的眨了眨眼,这将魂珠被他放在空间时,她感应不到,但当他拿出来时,她隐隐能感觉到身体里的将魂珠有了波动,见状,她伸手接过,在则此时,原本没有光泽的珠子被她接过手后,竟是涣发出了一股强柔和的光芒来。

    “多谢大师兄。”她感激的说着,将魂珠其实并非说于他们就完全没用,只是他们想要让将魂珠认主很难,但到了她手里却又不一样了,没想到他会把这珠子给她送来。

    “谢什么,不过一颗珠子罢了。”他无所谓的挥了挥手,又问:“若尘最近在忙什么?他也在这里吗?”

    听到这话,她笑了笑,道:“前阵子还在这里的,不过前两天去慕家了,还没回来,大师兄既然来了,就多住两天吧!正好赶上他们的婚事,冷煞还有墨以及若尘他们三人的。”

    一旁的白嫣也开口笑道:“是啊!正好他们都回来了,正好把他们的亲事给办了,府里已经在准备了,只等他们回来就可收了。”想到他们一个个终于可以成一对了,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加深了。

    “哦?是那个慕飞雪?”他挑了挑眉,虽没见过,却有听说过,倒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嗯,飞雪是个好姑娘。”

    “也好,反正眼下我也没什么事,便留下这参加他们的婚礼再走。”说着,对唐正宇和白嫣说道:“世伯,伯母,这阵子我就打扰了。”

    “呵呵,哪里,你肯住下,我们求之不得呢!”两人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道:“府里有的是住的地方,就是因为朋友亲人们多,就是长住都没问题,等会让人带你去挑处院子。”

    “好。”颜沐笑了笑,这才对沐宸风道:“你抱着的这个是笑笑吧!来,把孩子给我抱抱。”

    沐宸风看了他一眼,便把笑笑抱给他,道:“笑笑比较好动,尤其喜欢扯人头发和咬人。”说着,瞥了他那半敞开着的衣襟道:“我建议,你还是把你衣服拉一拉,免得让我女儿咬到了。”

    “哦?真的?呵呵,放心,我就喜欢漂亮的女孩,尤其还是这么可爱的。”他抱着云笑,笑得那个诡异,看得沐宸风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不过很快的,沐宸风便不去理会他,而是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嘶!”

    突然间垂落在身前的墨发被一只小手给揪住了,而且还是揪住后往下一扯,冷不防的让颜沐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盯着那挥舞着小手的笑笑,道:“还真会扯头发啊!”他还以为沐宸风就说说呢!谁知这小丫头还真的扯。

    “咯咯咯……”

    小捣蛋扯了扯颜沐的墨发后趴在他的怀里咯咯的笑了起来,而颜沐的衣襟本就是半敞着的,笑笑一趴过去,还直接就凑上了他的胸口,小嘴一张,便以为找到什么好吃的东西伸出了舌头舔了舔,而这一幕,唐心和沐宸风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但颜沐却是一脸怪异的瞪着那趴在他胸前占便宜的小丫头,双手往她腋下一抱,站了起来就把她给举高了起来。

    “小捣蛋,你还真揪我头发啊?”

    “咯咯咯……”

    被举高了笑笑竟也不害怕,反而咯咯的笑出声来,手脚一起舞动着,一副兴奋不已的模样,看得颜沐直摇头,对唐心道:“你这女儿还真是另类,看来,有你小时候的风范吧!”

    唐心瞥了他一眼,笑道:“我家笑笑可爱得紧,你可别吓到她了,要是晚上她做恶梦,我非抱着她去找你不可。”

    “你看这丫头的样子像被吓到的吗?”他又逗着笑笑玩,时而抱了下来,时而又将她举了上去,惹得她咯咯笑个不停。

    “不过你们倒是厉害,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已经浑身灵气,这以后修炼起来相信也会事半功倍。”他看着两个孩子的身上都弥漫着一股灵气,尤其是在这股灵气之下,两个本来就长得十分精致的孩子更是灵气逼人,让人爱不释手。

    唐心听了这话,故意扬了扬下巴,有些得意的道:“那是,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孩子。”

    看着那那模样,沐宸风不禁也轻笑出声来,摇了摇头,一脸的宠溺与深情。

    而在这院中的几人笑意正不浓的时候,却听到了外面护卫走动的声音,听到那声音,沐宸风便对一旁的下人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那一旁的下人迅速往外走去,不多时,便又再度回来了,恭敬的禀报着:“禀姑爷,外面有人闹事,好像说是纳兰家旁系的人,家主已经带人在处理了。”

    “纳兰家旁系?”唐心挑了挑眉,道:“纳兰家的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吗?跑这里来惹事?”说着,又问:“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闹起来的?”

    “管家说,是因为东边一带的灵药生意几乎被唐家拢断而引起的,纳兰家的人带着的围在大门外,把和家主谈生意的三位家主给拦下了,说要教训他们。”那婢女将管家说给她听的事情原话说给他们听。

    “没想到纳兰家底下已经烂成这样了。”唐心冷笑了一声。放眼整个纳兰家,也就只有舞倾凡和纳兰若尘这两人她放在心上,其他的,就连那个所谓的亲生父亲,于她也是如同陌生人,如今纳兰家底下的人敢在唐家大门口闹事,这事若不给他们个教训,以后还得了?

    “你去告诉我胖子哥哥,就说,好好给他们个教训,让他们长长记性!”

    “是。”那婢女连忙应了一声,又快步的往外面走去。能在唐正宇和白嫣身边侍候着的婢女,自然不是一般的婢女,无论是机灵劲还是在修为上,都是极为出色的,听到唐心的话后,自然也不敢有一丝停留。

    而此时,唐家的大门前,那纳兰家旁系的人带着人围在大门口处,大声的嚷嚷着:“唐子浩!我告诉你,我们纳兰家可不是一般的世家,你若敢与我们作对,一定会吃不完兜着走!别以为你们拉拢了那些小家族就能成什么事,我告诉你,没门!”

    唐子浩负手而立着,目光微沉的看着那前面的三十几岁的男子,此时的他,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着什么,唐家的人全都站在他的身后,就连那三位家族的家主也站在一旁,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想到他们来到唐家谈生意,却给唐家带来了这样的麻烦,不禁心有歉意,那带头的人是纳兰家族的人,虽然说如今的纳兰家族已经不比当年风光,但也是一实力强大的家族,根基稳扎,不是他们这样小家族可以撼动与挑衅的,此时自是不敢对那些人怎么样,更何况,还是在唐家的大门口,就更没他们的事了。

    因为纳兰家族旁系的那些人大声的嚷嚷着,周围也围满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其实在这青峰城中的百姓对唐家一家还是极有好感的,至少他们不以势欺人,尤其是唐子浩他们,贵为城主却很为城中百姓着想,成为青峰城城主后,不仅为青峰城引为进发展,还减少了百姓的地税收入,这样为他们着想的城主,他们自是十分拥戴的,此时看到有人在城主府前闹事,一个个也都小声的指责着那纳兰家旁系的人。

    唐子浩的目光从那些人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那为首的男子身上,沉声道:“识相的,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今日这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这纳兰家旁系的人也是在这青峰城当中的,他是想着她妹妹,才没有把事做绝了,毕竟这纳兰家旁系也是主家的一脉,若是这些人安份一些,他们让他们在这青峰城中发展也无碍,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眼红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势力越发扩展,竟带人前来惹事。

    “哼!我是应该识相的应该是你!”为人的那男子也太不识好歹了,以为唐子浩真不敢把他怎么样,便大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可是纳兰家的人,纳兰明月身体里流着的可是我们纳兰家的血,你一个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的人也敢跟我们纳兰家的人叫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而这时,一婢女从后面护卫中走出,低声在唐子浩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退了回去。唐子浩听了那话后,目光微闪了一下这,唇角勾起了一抺不易察觉的笑意。

    “来人!把他给我捆起来!”唐子浩沉声说着,声音低沉而有力,隐隐带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威仪。

    “是!”身后的护卫一听这话,当即沉声一应,快步上前,就朝那男子抓去。

    “我看谁敢!”那男子抽出了剑的同时,手中灵力一运,一道凌厉的剑气就朝那两名朝他抓去的护卫身上劈去,气势之猛,速度之快,压根就是想取了那两人的性命。

    好在那两名护卫迅速一闪,各自往一边避去,躲开了那道凌厉的剑气,但就算如此,凌厉的气流声掠出,还是狠狠的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剑痕,爆发出一声响亮的气流声。

    “泼!把油给我往他们府里泼!如果他们敢动一下,就点火把他们全给烧了!哈哈哈!敢跟我们纳兰家作对,就是不想活了!”那男子看着他们一瞬间没人上前,不禁得意的仰头大笑着,而因他的话一落下,他身边的几名护卫竟全拿出了油来,就准备着往城主府的里面泼去。

    唐子浩见状,目光眯了起来,眼中划过了一抺冷意,而这时一直注意着他的三名家主看到他那沉了下来的脸色,不禁朝那纳兰家的人看了一眼,心中暗叹着,这纳兰家的人就算是旁系的,可怎么让这样的人主事?这不是害死纳兰家的所有人吗?哪怕是一个正常一点的,一个有点主事能力的,此时也不应该这样去激怒唐子浩。

    唐家若真如纳兰家那些人那样,又岂能在这青峰城中立足?更何况,别说唐心他们了,就是唐子浩本身的实力,想要杀死这纳兰家的人也是绰绰有余。

    “唐家护卫听令!”唐子浩周身的气势顿变,变得凌厉而骇人,俊脸沉了下来,眉宇间的威仪让他不禁不敢去视于他。

    “属下听令!”众名唐家护卫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不难听出声音中的恭敬。

    “一个都不准放走!反抗者,杀无赦!”

    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一落下,唐家护卫们一个个是眼中冒着兴奋的光芒,周围的百姓们则是眼中有着激动与期待,期待看到他们城主处置着那些人,就连那三位家主在听到唐子浩的话后也是心中一怔,他们没想到他竟会下到反抗杀无赦这道命令,看来,那纳兰家的人今天是在劫以难逃了。

    “你!你好大胆子!”纳兰家为首的那名男子怒视着唐子浩,手中直指着他的剑也因气愤而颤抖着。

    而唐子浩只是沉着脸看着他,并不言语,相反的,唐家护卫却是在下一刻飞身掠出,将纳兰家的人包围住,同时厉声喝道:“不想死的,全给我们蹲下!否则,一有反抗者,格杀不论!”

    杀气凛冽的声音一出,纳兰家的那些护卫和子弟们不禁有些惊慌的相视着,目光看了看身边的人,又看了看前面的男子,一时间犹豫着,不知应当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然而就在这时,从后面的百姓人群中传来了一道焦急又惊慌的声音,一名大约五十来岁的老者急匆匆的挤出人群。

    “住手!都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