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 上门拜访

    “我再也不要失去你,再也不这放手了!”他几近疯狂的喊着,看着面前的筱筱,又似在看着他记忆中的人,当他的手要撕开她的衣襟时,一股凌厉的气息猛的袭来,将他整个人掀了出去。

    “咻!砰!”

    “噗!”猛的被击了出去,柯元颢只感觉胸口剧疼,血气往上一冲,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而随着这口鲜血的喷出,他似乎也回过神来,怔愕的抬起头看着那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而此时,筱筱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怔怔的看着那个被击了出去的柯元颢,又看了看那浑身湿渌渌站在她面前的冷煞,心头中的惊吓似乎慢慢的被压了下去,取而出现的是欣喜与安心。

    “果然与你有关!”

    冷煞手中长剑指向了地上的人,凛冽的剑光迸射出骇人的杀气,因为下雨和打雷,他只好到潜到屋外守着,风雨声和雷声掩盖住了他的气息,破屋中的人并不知道外面的他,但他却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一幕,柯元颢像着了魔一样对筱筱动手时,他在外面看着,就因为察觉到他的不正常,他忍着没有冲进去,果然,那些话从他的口中说出,也印证了他的猜测,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来筱筱没有失了清白,这一切不过是这个柯元颢搞的鬼!

    看到了面前浑身湿渌的冷煞,柯元颢回过了神,低低的笑了起来:“呵呵……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还跟来了,就连她失了清白你也不在乎吗?呵呵……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男人?每个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失了清白,为什么你还要跟来?”他的目光有些涣散,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质问着冷煞,只见他仰着头大笑着,那声音却如在哭泣一般:“呵呵,不错,都是我,都是我做的,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无论是她,还是筱筱,我都得不到,得不到……”

    “你该死!”冷煞眸光中迸射出杀气,手中的利剑一扬就朝他剌去。

    “住手!”

    筱筱终于回过神来,也终于理清楚了柯元颢所说的话,只是,她看着他的眼睛仍是带着不可思议,但见冷煞要杀他,却也不忍,她起身来到冷煞的身边,按下了他手中的剑,目光看着有些颠疯状的柯元颢,问:“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就因为我跟你说的那个人相像吗?”

    因为她的话,柯元颢转而看向了她,定定的看着她:“是我设计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你,杀了我吧!”说着,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们。

    冷煞看向了筱筱,这个男人心术不正,为何她不让他杀了他?

    筱筱看着柯元颢,想着这些日子她所流的泪,想着这些日子她心里的悲伤,想着她因为以为自己失了清白不敢再跟冷煞在一起,想着她今晚险些毁在他的手里,说不恨,那是假的。她从不与人结仇,她待人和善,实在是想不懂,为何他要费尽心计的设计她?就因为她像他口中说的那个人?就因为这样他就是得到她?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此时,她的身体还不由的颤抖着,若不是冷煞跟着来了,若不是冷煞出现,她要怎么办?可尽管如此,她仍不忍看着他死在她的面前。

    “你走吧!走得远远得,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念着她唤他的那一声柯大哥,她让他离开。

    听到这话,冷煞眸光微闪,却是收起了剑。而那柯元颢则怔愕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似乎想问,为什么?可,在那样的目光之下,他竟是问不出来,就是那样的目光,就是那份善良,才让他将她错当成了她的替身……

    “还不走?”冷煞冷声一喝,强大的气息迸射而出,袭向了他。

    他撑起了身子,一手捂着胸口,复杂的看了他们一眼,迈着微晃的脚步往外走去,只听,在经过筱筱的身边时,低不可闻的说了声对不起。

    待他离开,筱筱这才转过了身,看向了冷煞,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不低垂低下了头,一副无措的样子。

    冷煞看着她被扯得微乱的衣服,伸手帮她整理好,这才开口问:“还好吧?”

    “你、你怎么会跟着来?”她咬了咬唇问着,想到自己先前跟他说的话,现在很是不知所措。

    “你以为我就那么容易放手吗?”他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严肃而正色的神情,道:“筱筱,看着我。”

    “啊?”她怔怔的抬起了头看着他,这才注意到,因为淋了雨的关系,他浑身都坐湿的,墨发也还在滴着水,而此时,他的脸上是她少见的严肃神情。

    “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跟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一起想办法解决。”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份郑重,声音铿锵有力的传入了筱筱的耳中,深深的震动了她的心,看着面前的他,她终于忍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我好怕,好怕看到你嫌弃我,所以、所以我、我就想自己走了。”

    冷煞一手环住了她的腰,一手在她的背上生涩的安慰着,眸光却是流露着难得一见的温柔,就连语气也放柔了几分:“傻瓜,我怎么可能嫌弃你。”

    她在他怀里抬起了头来,眼泪婆娑的看着他,咬了咬唇,道:“真的不嫌弃我?可是,可是我觉得我好笨,让人设计了都不知道,还对你说了那些让你伤心的话。”

    “你就是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心悦你,不会嫝弃你。”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伸手为她拭去了眼泪,露出了一抺笑容,道:“知道你笨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要跟我商量,如果我不在,你也可以跟家里的人说,大家都很关心你的,只要你说出来,都会帮想办法。”

    而筱筱看着他突然笑了,还笑得连眸光都染上了几分的笑意,不由的看呆了眼。

    “怎么了?发什么呆?”

    “你、你笑起来好好看。”她不是没见他笑过,只是,他以前的笑只是稍微勾起了唇角,哪有像现在这样笑得耀人眼。

    闻言,冷煞眼中的笑意更甚了,道:“好了,我一身都是湿的,不能总抱着你,免得把你身上的衣服都弄湿了。”

    “可是,可是你你很少这样抱着我,我、我……”她羞红了脸,不舍得放开。

    “呵呵……”

    听了她的话,冷煞不禁低笑出声,道:“那我们先把衣服弄干,来,到火堆边坐下,下了雨夜里也比较冷。”他牵着她的手,来到火堆边坐下,自己则解开了身上的衣服,见她双眼亮晶晶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挑了挑眉,打趣的道:“你想看我换衣服吗?”

    筱筱被他看得脸上一热,别开了眼,背过身去,道:“你、你快些换,我是怕你感染风寒了。”

    听着那底气不足的话,冷煞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利落的脱下衣服,再从空间中拿出一套来穿上,将衣服放在一旁的凉干,这才走到火堆边坐下这,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道:“好了,你靠着我睡吧!”

    筱筱身上的衣服则在火堆边烘干了,此时倚在他的怀里,冷煞身上的暖意传递到她的身体来,让她莫名的感到了温暖与安心,她伸手抱住他的腰,道:“我睡不着,不如,你陪我聊天吧!”

    “好。”

    “我问你,那日我都说了那样的话了,你怎么不生气啊?还跟着来保护我。”

    “因为我相信你,你不是一个会变心的人,对我说了那些话,一定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他此时不禁庆幸着,当日主子为他解惑,也让他知道了她遇到了什么事,而会在今晚发现原来那只是那个男子设的一个局,则是意外。

    “冷煞,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她不由抱紧了他,心中仍有些后怕,如果,如果他没跟来,今晚也许她就真的毁了。

    “是我不好,一直跟着主子,很少陪你。”

    “我不怪你的,唐唐那么好,而且大家都一样,你跟在她身边不能陪在我身边我能理解的,只要你无论离开多久,都平平安安回来就好了。”她知道,在冷煞的心里唐心是很重要的,就是要他为她去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因为是她给了他们的生命,给了他们的一切,虽然说是以主仆相称,但大家的相处却是如同家人,而且唐心极为护短,如果谁伤了,她都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嗯,你虽然什么也不肯说,但主子也猜到你一定有事没告诉我们,一直叮嘱我要保护好你,不能让你出事了,这次回来,主子说要帮我们把亲事给办了,这次我们就顺便回去把你爹请到这边来。”

    “好。”她甜甜的笑了,等了这么久,他们终于也要成亲了吗?

    “我也要怀小宝宝,我们也生个孩子,以后你要是没在我身边,我也有我们的孩子陪着我。”她向来最喜欢孩子,想到以后他们成亲了也会有孩子,不禁笑眯了眼睛。

    而听了她的话,想到自从她跟着他来到飞仙界,他与她相处的时间却不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两人分隔两地,就是见面了,他也不是经常性与她在一起,心中不禁生出了歉疚与怜惜,道:“以后只要我有时间,我一定多陪着你。”

    “好。”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窝在他的怀里与他说着话。

    这一夜,两人都毫无睡意,谈天说地,聊了足足一个晚上,直到次日雨停了,才离开,而这一次的事情,非但没有让他们两人的感变破裂,相反的,还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的牢固……

    与此同时,另一边,颜家,听说唐心和沐宸风他们回来了的颜沐,在次日便起程去了青峰城,想看看他们近来如何。而一直没有消息的玄月和花非花,此时也回到了飞仙界的一处城镇中,在打听到唐子浩他们如今在青峰城落脚扎根,也往青峰城而去,同时,与舞倾凡呆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莫子漓,也在听了他师傅的话后,拜别了她,往青峰城而去。

    分别从不同方向往同一个方向而去的几个人,再次归来,有的却已经是变换了心态,就像莫子漓来说吧!他从海外地域回来后却遇到了他师傅,跟在他师傅身边一段时间,直到最近,他师傅才让他回去找他们,虽然不知他师傅为何要将他带在身边数月,但他师傅做事向来自有道理,她不说,他也不能问。

    在青峰城中的众人,并不知玄月他们正往这里而来,而此时,青峰城唐家中,却是因为得知天音的事情后一个个显得有些担忧,气氛低落,虽然知道她生了个孩子,但孩子出生没多久,天音又那样,而且还不知何年何日天音才有机会再恢复过来,都是共同经历生死的伙伴与亲人,此时看到天音变成那样说,萧轩尔也消沉着,还有他们的孩子才那么小,众人每每提起,都不由的轻叹出声,纷纷想着寻着办法,看看有没什么办法可行,可,天阴之体那样少见的体质,却也是将众人都给难倒了。

    而,在整个飞仙大陆中,青峰城唐家的崛起,很多人都在看着,如果说不知道唐家的背景来历,那么,说出唐心和沐宸风这两个名字,却是无人会不知道的,青峰城的唐家家主是与唐心毫无血缘关系的兄长唐子浩担任的,如果说有的人以为这个唐子浩与唐心没有血缘关系就可轻视,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且不说唐心待他们远远胜过纳兰家族的那些人,就是唐子浩本身的实力也领导能力也是极强的,这一点,那些一直盯着注意着唐家动静的人是知道的。

    想原本不算富裕繁华的青峰城,被唐子浩接手后,迅速的发展起来,那势力的扩展,更是让人惊呼连连,那么就多双眼睛都在看着,相信再过不久,飞仙大陆上的四大超级家族唐家一定会居于首位!也正是因此,很多人家族势力也纷纷向着唐家靠拢,这一日,便又有着人来唐家拜访。

    “请代为通报一下,我们几人是……”四名男子自报了一下家门,请着守门的护卫待为通传一声,他们想要求见唐子浩。

    “你们等等。”那护卫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里面走去,不多时,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便走了出来。

    “几位请回,我们家主正在忙,没空见客。”唐家的管家沉声说着。

    “那何时唐家主才有空?我们何时能再来?”其中一人不死心的问着。

    “几位不必再来,家主不会见你们的。”管家说着,当下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见状,几人的脸色也不大好看,想他们虽然家族不大,但好歹也是一族之主,竟然三番五次求见唐子浩,他却不见。

    而此时,不远处结伴而来的三名中年男子看到那一幕,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也是来拜访唐子浩的,那几人都被拒了,他们若是上前去,会不会也被拒?

    “试试吧!既然都来了,岂能不试就放弃。”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说着,便迈步走上前去。

    “也对,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另外两人也说着,跟着走上前去,眼见那护卫就要关上门,连忙开口唤着:“请等等。”

    而那原本要走的四人看到又来了三个,瞥了他们三人一眼,笑道:“你们不用白费心思了,唐家的大门哪是那么容易进的?我们都来了好几回了,每一回都吃闭门姜。”那神色,那语气,分明就是瞧不起那几人。

    说起来也是,都是一些差不多的家族,自然都略知一些事情,那四人见那三人也是与他们一样是不大不小的家族的家主,自然也想着,他们也是进不了这唐家大门的。

    然而,护卫在听到声音后却是问道:“来者何人?”

    “我们是……”几人也报上了家门,道:“想求见唐家主,还请通报一声。”

    “你们等等。”那护卫说着,往里面走去,追上了那还没走远的管家,把大门外又来了三位家主,以及他们的家门号报上,不多时,便见管家沉思了一会,便朝大门走去。

    又看到那管家来了,那还没走远的几人站在一旁看着,本就想着他们三人一定也会被他们拒,谁知却见那管家在让他们拿出证明身份的东西后,便露出了笑容来,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道:“三位家主里面请。”

    听到这话,看到这一幕,两方的人都怔了一下,那三人脸上浮现着惊喜的神色,而那四人则脸色难看的走上前,其中一人更是口气不善的质问着:“为何我们求见却不得见,他们几人却可以进去?”

    管家淡淡的看了他们四人一眼,沉着脸,道:“我乃奉命行事,家主想见谁,自有他的道理,唐家大门前不得喧哗,几位还请速速离去。”

    “你!”其中一位家主怒气难平,想要当场发作,却又被身边的人按住,毕竟,唐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谁敢与他们搞对抗?在唐家大门前叫嚣,那不是找死吗?

    “几位,请随老奴来吧!”管家再度扬起了笑脸,请着那在一旁微怔的几人往里面走去。

    几人有些受宠若惊的跟着管家往里面走去,他们也想不明白,为何他们三人可以进去,而那四人却不能,甚至,连管家对那四人的态度也不太好,对他们却是面露笑容,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的家族势力比得过那四人,那么,又是什么让他们能进了唐家大门?

    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客大厅中,下人们上了茶,管家便对几人道:“几位家主,请稍坐片刻,待老奴去请城主。”

    “那个,管家,请等一下。”其中一人开口唤着。

    “沈家主有什么吩咐?”管家回身问着,面带笑容,一副和蔼的样子。

    “这个,管家,请容沈某冒昧问一句,为何我们能进来见唐家主,而那几位却不能?”这一点他们实在是想不懂,他们是在哪一方面入了唐家人的眼?

    听到这话,管家笑容加深了,道:“呵呵,不瞒几位家主,确实,每日来府上拜访的人虽多,却不是每一个都能进来,并不是我们唐家门槛高,而是我们家主对一些作威作福为人阴险的人没有交好之心,各个家族的一些信息我们还是能掌握的,因此,能被请进来的,皆是我们家主认为可以相交之人,所以,请几位家主放心。”

    听了这话,三人心中更是震惊,越发的知道唐家非同一般,试问,谁有那样的实力去掌握每个家族的信息,从而选出可以相交的家族?其实他们明白,管家能把这话说给他们听,自然是经过唐子浩允许的,若不然,一个管家又岂能把这样的消息告诉他们,而他们也知道,唐家人是在告诉他们,在合作方面,家族利益方面,他们已经过了第一关,同时也在告诉他们,若是与之合作,最好不要怀有居心,否则,以唐家的势力,他们根本无以对抗。

    想到这,他们不由压下心中震惊,虽然未见过唐子浩,但就冲着这一手,也着实让他们刮目相看,更相信,唐家,假以时日将会成为这飞仙大陆第一家族!他们若能与之合作,打好关系,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当下,几人露出了笑意,对那管家道:“多谢管家解惑,还请管家代为通传一声。”

    “几位家主稍坐。”管家笑着,便退了出去。

    “呵呵,有劳了。”因为唐家的非凡,就是一个管家,他们也不能轻视。

    唐子浩在书房中听到管家的禀报后,便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去。因为唐家要发展,也不能说单单就靠他们的势力,还要有多方面的因素,因此,一些值得相交的,他们还是会相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