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变成冰人的天音

    他低着头,看着怀中昏睡过去的她,那脸颊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看着她消瘦的脸颊,憔悴的容颜,以及那微皱着的眉头,他的心在痛着,都是他不好,如果他有陪着她,那她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出了这样的事,她不敢跟人说,也不敢让他知道,独自一个人承受着,想到这,他抱着她的手不由的收紧了起来。

    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床上,帮她盖上了被子,他俯身吻上了她的唇,喃喃的说着:“对不起……”

    床上的筱筱被唐心扎了睡穴,此时什么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的睡不踏实,到了这一刻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冷煞坐在床边看着她,轻轻的抚着她消瘦而苍白的容颜,心中尽是满满的怜惜。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何她要说出那样的话,原来,她把苦都留给了自己,想让他离开她,想断了他的念想。

    “真傻。”他的手,描着她的眉,轻轻的来到了她的眉头,为她揉去那微皱着的眉头。

    这一夜,他守着她,并没有离去,而另一边,唐心则让人去暗中调查那个男人的身份,虽然筱筱说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但也得再调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来历。

    筱筱这一睡,就是睡了整整两天,两天的时间足以让唐心和冷煞调查清楚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查到了那个叫柯元颢的男子的身份,那人是一介散修,通常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太过久留,但这一回,他在这青峰城中却是已经有数月之久,这一点,便是让他们多留了个心眼,因为他们知道,对于散修而言,他们除非有什么事,否则,是不会在一处地方太过久留的,那么,他留在这里数月之久又是为了什么?

    就着这个方面,他们再细查了一下,却查到那人在这城中几乎没有与人有来往,只除了筱筱,这一点,皆让他们生出了几分防备与警惕之意,想要设再查清筱筱当让日遇到的事情时,却发现什么线索也断了,断得诡异,找不到半点痕迹可寻,也正是这样,让他们对那个柯元颢生出了一丝的怀疑。

    “主子,那个柯元颢也许并不是如他表面那般,他接近筱筱极有可能是别有用心,这两日我暗中注意着他,他不是呆在房中就是在酒楼中坐着,而他酒楼所在的地方,离这并不远,如果坐在临窗的位置还可以注意到城主府的大门前。”想到了这一点,冷煞浑身的气息越发的显得冰冷。

    唐心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思索着,道:“筱筱说她要回去见她父亲,我们就让她回去,你暗中盯着,看看那个人是不是也会出现。”本来她是要去天音他们那里看看的,不过筱筱出了这样的事,又不能声扬,便只好先留下与冷煞商量着,待这事处理好了,再去看看天音他们。

    “好。”他点了点头,看向了那关着的房门。

    “我等会去解开她的穴道,待到明日早上她便会醒来,你就先不要出现,在暗处就好。”她交待着,看着身边的他,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身,便往里面走去,进了房,解开了她的穴道之后,看着睡了几日气色明显好多的她,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第三天的清晨,筱筱醒来时,只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她揉了揉太阳穴,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也很安稳,没有再作恶梦,也没有半夜惊醒,洗漱后,便往外走去,刚出房门时就见唐心已经坐在院落中逗着两个孩子玩,看到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她不由的一怔。

    “筱筱,你醒啦,来,你还没见过我的一双儿女,是双胞胎来的,你看,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来,过来帮我抱一个,他们都出去了,孩子他爹也被我爹叫去下棋,我一个人抱两个,抱得手酸死了。”唐心见她出来便招呼着她过来,让她帮忙抱孩子,好在她的两个孩子都乖得很,只要有得给他们玩,便不会哭闹。

    “唐唐,你、你当母亲了?”筱筱怔愕过后连忙走上前去,这阵子因她自己的事情她对什么事都没上心,就是他们回来了也没多怎过问,此时看到两个那么可爱的孩子不禁的露出了这一个多月来的第一抺真心笑容,伸手抱过了她的其中一个孩子,孩子软软的身体,以及那粉嫩嫩的小脸蛋,让她一时间忘却了那些让她痛苦的事情。

    “是啊!你抱着的那个是女儿,叫沐云笑,小名叫笑笑,比较淘。”唐心笑说着,又捏了捏怀里的孩子,道:“这个是儿子,叫沐云曦,小名就叫曦儿,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嗯,真可爱。”她抱着怀中的笑笑,看着她挥舞着小手,时而抓了抓她的发丝,时而又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看着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咯咯直笑的模样,她唇边的笑意也加深了,眸光一柔,淡化了眉眼中的那抺伤痛。

    “咯咯咯……”

    被她抱着的笑笑咯咯直笑着,凑着粉嫩嫩的小嘴就往她往筱筱的下巴凑去,惹得筱筱轻笑出声。

    暗处,看到她笑了,冷煞眉眼中的冷意也柔和了几分,他在暗处看着她,看着她逗着孩子玩,看着她露出那样温柔的笑容,那一瞬间,似乎又看到了以前那个开心无忧的她。

    “对了筱筱,你不是说想回去看看你父亲吗?我也想过了,你离开了那么久,又没回去过,也应该回去看看了,不过,你可不能在那久留,住些天后就要回来,我们大家都在这里,你若太久没回来,我们可是会很想念的。”

    闻言,筱筱微垂下了目光,道:“唐唐,我、我想今天就回去。”她怕见到冷煞,因为不知应该如何去面对他。

    “好,不过,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我让人陪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她摇了摇头说着。

    “也好,那我等会跟大家说声就好,你一个人上路的话,要小心一点。”她叮嘱着,看了看天色,道:“这会天还早,你想什么时候起程?用不用准备些什么东西带上?”

    “不用,既然红绫她们都出门了,那我便现在走吧!”她知道,若是红绫她们知道她要走,一定会问为什么的,倒不如趁她们出门时离开。

    听到这话,唐心眸光微闪,笑了笑,道:“那要不要跟冷煞道个别?”

    筱筱摇了摇头,垂低着眼眸,没有说话。

    “那好,孩子给我吧!你也要收拾些东西,我们就先回去了,到时你到了就让人报个信,让我们知道你平安到达就成了。”她站了起来,伸一手抱过笑笑,将两个孩子抱在手里便道:“那我们也走了,我得把这两个小混球给沐宸风送去,让他带带孩子才行,呵呵……”她轻笑着,便抱着孩子转身离去。

    虽然感觉她似乎对她离去很放心似的,但也没怎么多想,本来就是她自己要走的,她也挽留过她,自然便不能再多说什么了,想到他们此时都不在,她便转身进了屋中,收拾了一些东西后便往外走去,一路往外走去,竟是没遇到半个人,怕又遇到冷煞被他拦下的她,心中虽有疑惑,却也释然,想必,定是唐唐支开了众人吧!

    出了城主府,她站在大门外回头看了一眼,心中尽是不舍,但,咬了咬牙,仍是迈步走出。

    而就在她出现在大门外时,那不远处酒楼上的柯元颢喝着酒的手一顿,目光微闪了一下,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便站了起来往下而去。就在他离开后不久,血煞从暗处走出了,盯着那人离开的方向便也下了楼。

    待他们离开有一段距离后,冷煞出现在酒楼的门前,血煞一见,当即就迎了上去,对他道:“那人确实是一直盯着城主府的大门看,在看到筱筱出来后神色也有些异样,几乎是筱筱前脚一走,他后脚就跟上了。”

    “嗯,多谢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你先回去吧!跟主子说一声。”他朝血煞点了点头,便暗中跟在两人的身后,身为八煞之一的他,跟踪的本领可说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如今他的实力比以前高,想要避开前面两人的耳目更是轻而易举,只要他不想被发现,他们就无法发现。

    血煞看着他离开,眼中划过一丝不解,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回事,冷煞只是让他盯着那个男的,注意的他的动静,这一盯,才知道那男人一直盯着城主大门前,再到后来看到筱筱出来,他就有些似懂非懂了,莫非,冷煞碰到情敌了?可不太可能啊!

    暗自摇了摇头,见已经不见了那几人的身影,便也迈步往回走去,主子似乎也知道的,只是主子和冷煞都不说,他们也不好多问,兄弟多年,他们知道,冷煞不说自有他不说的道理。

    城主府中,沐宸风和唐正宇正在下棋,旁边围着的是她娘亲以及红绫他们众人,看到她抱着两个孩子回来了,梦珊率先快步上前抱过孩子,扬起笑容就在孩子粉嫩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笑,来来来,梦珊姨姨带你去玩。”

    “我也要抱,我也要抱,把小曦儿给我抱。”红绫也凑了上来,一把抢过了唐心怀里的云曦,便对他笑道:“小曦儿,来,给你红姨亲一口,吧唧!”说着,还真的就在云曦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还发出了声音,只是,云曦不比笑笑,被红绫这么一亲,顿时很不给面子的扯开了喉咙哭了起来,挥着双手就要朝唐心扑去,看得众人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

    “这小混蛋,真不给面子。”红绫又爱又恨的捏了捏云曦的小脸蛋,却又不舍得下重手,说是捏,倒不如说是揉,只是某个小家伙却是扁着嘴别开了脸,似乎只要她再动一下他就再度哭出声似的,看得她一阵好生无奈,只好对梦珊道:“来来来,跟你换,这小子就是不肯给我抱,我来抱最可爱的笑笑,那丫头跟我可亲了。”

    白嫣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将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问:“心儿,筱筱怎么样?”

    “娘亲,不用担心,有冷煞暗中保护着,她不会有事的。”她走上前,在沐宸风的身边坐下,而原本看着棋盘的沐宸风也抬起了头,朝她看了一眼,露出了一抺温柔而深情的笑容。

    “既然她想回去看看,有冷煞跟着我们也放心点,只希望等她散完心回来心情会好些。”白嫣点了点头说着,因为她也没有跟他们说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们也知道,筱筱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想让他们担心的,本来还担心她一个人离开会不安全,不过有冷煞暗中跟着,这倒好一些。

    另一边,筱筱独自一人往城外走去,在将近出城门的时候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她一怔,回头一看,问道:“柯大哥,你怎么在这?”因他说不要叫他恩公,但直呼其名她觉得太过了,便唤他为柯大哥,毕竟他虚长她几岁,也能担得起她的这一声大哥。

    “筱筱,你要回去了吗?就你一个人?”他其实一路上也注意了一下,确定没人跟来才放心上前唤住她。

    “嗯,我跟唐唐说了,今天就回去,她本来要让人送我回去的,是我说不用。”她微垂下眼眸,想到直到她离开也没有见到冷煞一面,看来,她是真的把他给伤了。

    闻言,他眸光微闪了一下,装作不经意间的问:“哦,原来这样,那,那天的那位公子呢?他怎么没来送你?”

    筱筱本不想答的,但想到他是她的恩人,若问了不答,又似乎不太好,顿了一下,这才幽幽的道:“我想,我应该是伤透他的心了,从那一天回去后,我就没再见过他。”

    “筱筱,你也不要想太多,那根本不是你的错,这样吧!路上我与你作伴,这样也安全一点,毕竟你一个女子,又怎么可以独自一人行走呢!”

    “不……”她的话还没说出就被打断了。

    “你就不要说什么不用的话了,反正我也是一介散修,平日里也就是四处走,走吧!我们一起走。”说着,便伸出手要去牵她的手,哪知,还没碰到她的手,筱筱本能的一退,便躲开了。

    看到他朝她看来的眼神,以及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她不由的低下了头,歉意的道:“对不起,我、我不太习惯别人牵我。”她心里有着抵触,不喜欢别的男人牵着她的手,那一日若不是为了让冷煞断了对她的心,她也不会任由他牵着。

    “呵呵,没关系,我们走吧!”他笑了笑,只是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脸上的笑意有几分的僵硬。

    而不远处,冷煞在暗处看着,将那人眼底掠过的神色尽收眼底,越发的觉得那人有问题,看着他们两人出了城,往外走去他也屏起浑身的气息再度跟上。

    一路上,他看着他们的相处,筱筱的疏离与那人的有意无意的靠近,尤其是一路上他们休息时,那个男子便会游说着让筱筱跟着他去哪个什么样的地方游玩散心,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走出来,但一想到筱筱,又再度忍住了。

    而在冷煞跟着他们的这时,另一边,唐心和沐宸风带着两个孩子在梦珊的陪伴下,借用着将魂珠的能力,往天音他们所在的城镇而去,有将魂珠的能力,他们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来到了萧轩尔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几人抱着孩子,看着大门紧闭着,门外甚至连个守门的护卫也没有,不由的微怔。梦珊见状上前敲了敲门,好半响才有一名老者前来开门,看到他们几人时,老者微怔了一下,问道:“几位是?”

    “我们是萧轩尔的朋友,他在家吗?”唐心开口问着。

    闻言,老者打量了他们一下,打开了大门,请他们进来,道:“几位,里边请。”

    几人迈步走进,见这府中一片冷清,甚至就是连下人也没见着几个,不由的微拧起了眉头,唐心看向那老者,问:“天音呢?她可在家中?”

    “夫人也认识我家夫人?”老者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嗯。”心念一动,母虎化身成人站在她的身边,她把怀中的孩子递给她抱着,便又再问:“这府中怎么这般清冷?下人也没几个?”

    “几位,您们厅中请坐,待小人跟你们细说。”那老者叹了一声说着,看到突然出现的那个女子,心知定是灵兽幻化而成的,而这几人,想必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当下也不敢怠慢了。

    几人在厅中坐下,梦珊和母虎各抱着一个孩子坐在下方,老者让人上了茶,站在一旁道:“还没请教这位公子和夫人如何称呼?”

    看着老者谨慎的样子,唐心露出了一抺笑意,道:“你不用担心,我们确实是他们的朋友,我夫君姓沐,你大可称我为沐夫人。”

    听到这话,老者一个激灵,整个人顿时激动了起来,但目光却是看向了唐心,颤声问:“沐?莫非是这位公子是沐宸风,沐公子?”

    “不错。”沐宸风抿了口茶,应了一声。

    “那、那、那你一定就是唐心,唐小姐了,老奴拜见沐公子,唐小姐!”他突然间整个人激动的跪了下去,就朝他们两人磕起了头来。

    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态度,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了一眼,沐宸风抿着唇,没有开口,而唐心则皱着眉道:“怎么回事?莫不是天音真的出什么事了?”从进来到现在,她心中隐隐有着不安,再加上这老者的神色,很难让她不这么想。

    “唐小姐,哦,不,沐夫人,老奴是萧府的管家,家主吩咐给青峰城送信时,都是交待老奴去办的,老奴从家主口中知道两位的大名,也知道两人位与我们家主和夫人交好,今日见到两位,实在是,实在是有些激动,家主几个月前还到处打听着沐夫人的消息,只是一直都没有消息,青峰城那边也说你们还没回来,这可真是急死了家主,盼了这么久,你们终于来了,沐公子,沐夫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家夫人吧!小主子还小,不能没有了母亲,我们家主也不能没有了夫人,沐夫人,求求你们想想办法吧!老奴听我们家主说过,这天下间如果有人能救夫人,也就只有沐夫人了!”说着,他又朝地面上重重的磕着头。

    想他若不是得他家夫人相救,如今也不能在萧府里过着安稳的日子,夫人那样善良的人,怎么可以遭此劫难呢!更何况,更何况小主子还那么小!

    唐心在听到他的话后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天音、她、她的天阴之体真的发作了?而且她、她也生下了孩子了?这么说来,她的孩子应该比她的还要小……想到这,心,不紧的揪紧着。

    沐宸风握住了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她,继而看向了那老者,道:“你起来说吧!我问你,萧轩尔现在在哪里?”

    闻言,那老者这才站了起来,道:“家主在、在冰窖中。”说到这,他不禁掉起了眼泪,道:“夫人本来还好好的,只是,生了小主子后身体就突然不行了,小主子才刚满月的时候,夫人,夫人全身就结成了冰,家主一直在找你们,可是一直没有消息,自从夫人变成了冰雕,家主整日就只在冰窖中守着,小主子才几个月大只有奶娘照顾着,老奴本来想把这件事告诉青峰城城主他们的,可是家主说已经晚了,就算沐夫人回来也晚了,说不想让青峰城主他们担心着,不让老奴去送信。”听着这话,唐心的心头掀起了阵阵的痛意,她竟然来晚了吗?天音已经变成了冰人吗?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才出生就没了娘亲吗?心,一阵阵的揪疼着,眼眶中隐隐泛着泪花,强压下心中的痛意,她开口道:“去,先把孩子给我抱来。”